《游戏王在线观看》完整版电影在线观看-聚力影视
游戏王在线观看
地区:日本
  类型:
  时间:2022-08-18 00:31
剧情简介
至于白乐童所说的“北方士兵不善水性”,的确已经不再是北方部队作战能力的短板,至少相较于海汉在这一地区的主要对手来说,北方部队拥有着压倒性的实力优势。
92498954次播放
91183人已点赞
29377人已收藏
明星主演
老贱鱼
妖九
不朽皇帝
最新评论(888+)

超超先生

发表于00分钟前

回复 牧江南 : 乌云之上,月光皎洁,月婵的主身秀发飘舞,仙肌玉骨近乎虚幻,她将速度提升到了极尽,竟是缩地成寸这种大神通,不断出击。若非石昊有鲲鹏神速,在这场对决中一定会吃大亏,这两种身法都是天下最顶级的,号称这一领域的极致。在石昊的背上,月婵次身眸子中光彩纷呈,在不断的推演,认真的琢磨,不时给予石昊启发,告知敌手的弱点。“你执迷不悟,要与我对立到底吗?”对面,那清冷的仙子出语,她很美,在如水的月光下空灵无比,嗓音带着磁性。“既已分开,你是你,我是我,若要斩我尽管来。”月婵的次身说道,伏在石昊的背上,不再回顾。“那好,断掉这份缘,你我就此陌路,今日一斩,道尽无情。”月婵主身轻语,在月辉下更加朦胧,肌体越发晶莹,散发无量光。“小心,她体质特别,可以沟通银月,衍生无量神力!”石昊的背后,月婵次身提醒。同样为星辰之力,但太阳与明月距离大地更近,因此沟通起来所获得的神能也越发的强大,有时堪比神罚。“轰!”果然,她话语刚落,月婵主身发光,与这片天地凝结为一起,而天空中那轮灿烂的神月仿佛一下子变大了千百倍。无量月辉洒落,让这里一片银白,仿佛来到了仙乡·神圣而灿烂,皎洁而高远。那月婵仙子立身在中心,所有月华都如水波般向她汇聚而去,可以看到,她成为了光明的化身,一轮神月在她背后形成。“嗯?!”石昊惊疑·觉得对方仿佛化成了传说中的月神般,雅洁而灵动·最为重要的是此时所漾出的神力强大的过分。“哧!”月婵一指点出·那银白光束划过虚空,若一道雷电劈来,拥有宏大的神能波动,令人敬畏。石昊掌心发光,一道真正的闪电轰出,与那光束撞在一起,顿时神辉炸开·激烈爆发。月婵主身迈步·步履轻灵,那天空上,茫茫无尽,像是汪洋一般的洁白光辉汹涌而来,全都汇聚向她的肌体,化成一轮神月,将她包裹在当中。她越发超凡·仿佛月宫中的仙子降临人间。成片的符号闪烁,在其体表交织,而后她一声轻喝:“镇压!”天空暴动,这一次在她挥手的刹那,神光炽盛,聚集成束,从天穹上方不断劈落下来,威能浩瀚。石昊哑然·这有点离谱。那些光都是从月亮上直接降落下来的,猛力劈下·这像是一场神罚。他极速躲避,头上的人皇宝印发光,化解漫天的月华,消弱这种天威!“小心,这才是开始,月华加持,她的力量将暴涨,会凝成真龙、凤凰等,那样的宝术会更恐怖。”月婵的次身提醒。石昊点头,化成一道金鹏,在月亮降下的通天光束中冲击,杀向月婵。一声龙吟,银白月华浓郁,凝聚成一条巨大的真龙,横贯天穹上,显得雄武而又磅礴,体积大的惊人。这一次的真龙宝术,威能叠加,伴着月之力,圣洁中亦带着狂暴,恐怖无比,轰隆隆碾压而至。与此同时,一只神凰浮现,赤色中带着银白,混合在一起,气息惊在这一刻,石昊有一种错觉,月婵的真身仿佛已经突破了尊者境的极限,强大无匹,带动了整片天地的大道。这种感觉很不好,像是无法抗衡。“轰!”这一击,龙凤交颈,同时扑杀,简直无法力敌。石昊被轰飞,嘴角淌血,这是面对同辈人时,感觉到的最强压力。“有意思!”他擦净嘴角的血,眸光大盛。“坚持住,她虽然能调动磅礴的月之圣力,但只有片刻间,不能持久。”在他的背后,月婵的次身提醒。“没什么。”石昊道。在这一刻,他开始演化原始真解的符文之力,让自身陷入到了极尽空灵的地步。“金莲遍地!”月婵的次身惊讶。此时此际,虚空中化生出一株又一株金莲,十分神秘,这是一种异象,与大道亲近,在尊者境时都很难出现。而且,他的肉身此时亦在散发清香,那是大道惶惶、无尘超然以及破尽一切的真义。“尊者境,便是生出了一些大道异象,也不可能用来参战,有用吗?”月婵的次身问道。不过,她还是很吃惊,这些大道奇景在将来可能会化作真实的道痕,能参与到大战中去,那个时候,将威力无穷。石昊不语,一瞬间而已,下方的皇宫龙气沸腾,滚滚而上,注入这些金莲内,越发璀璨,释放出一股无量神能。并且,他头上的玉玺亦如此,温莹中传出龙吟,震动天地,数不清的天龙飞出,条条粗大,没入金莲。仅此一刻,虚空中一片璀璨,所有金莲都摇动,带着大道的气息,拔根而起,向前轰杀而去。天上的月辉被击散,遍地金莲!每一次摇动,它们都伴着一种大道轰鸣声,强大而可怕。“轰!”最为可怕的的冲击发生,大道金莲与真龙还有仙凰遭遇,爆发出惊世的波动,让高天都在剧烈摇动,符文燃烧。这是一次恐怖的大对决,最终月光溃散,金莲暗淡。两道身影倒飞,全都狼狈不堪,石昊的嘴里再次咳血。而对面月婵的主身也好不到哪里去,她只有关键部位还有雪衣,双腿修长·藕臂晶莹,一片莹白,都露在外面,她的口中也溢出血液。“就是现在,速速镇压!”月婵的次身传音,告诉石昊·月光圣力消退时,主身将有短暂的衰弱期。“好!”石昊点头·极速冲了上去。他一声长啸·浑身电芒闪耀,周围浮现无尽的大星,全都是闪电构筑的,狻猊宝术呈现,肆虐高天。在各种神力中,雷电毫无疑问是最暴虐的,用以攻击虚弱的敌人最适合不过。当然·这不是全部·石昊也已经在催动剑气了,在雷电中伴生着一株又一种草,简直要斩开了虚空。此外,他的右拳化成了金色,不断轰出,那是鲲鹏在咆哮,震耳欲聋!仅这一瞬间而已·他一下子施展出三大神通,每一种都可怕无边,足以活活将同代中的翘轰碎。便是尊者挡在眼前,也得要逃避,不然难逃被轰杀的命运!月婵变色,迅速倒退,但是很快就被雷电淹没了,肉身莹莹发光·电芒与她的护体符文碰撞,轰隆作响。“哧!”一株草的剑意爆发·绝世犀利。月婵祭出宝术来阻挡,但还是被斩伤了,一道剑气洞穿了她晶莹的藕臂,鲜血长流。眼看另外几株草发光,绝世剑意将要斩到她的颈项、前胸、头颅等要害部位,月婵的主身再次施展补天术。她不可能总是动用,需要一定的时间才可以,而此时刚刚能祭出,不过她的神力似乎处在衰弱期,威力不是很强。她的肩头再次中了一剑,鲜血溅起很高,负伤不轻,晶莹藕臂沾染上了血滴。与此同时,石昊的拳头不断砸落,鲲鹏俯冲,强大无比,月婵的主身迅速倒退,在这一次交锋中,她几乎被压制,口中喷血。若非头上的黄金小鼎发威,不断垂落下神芒,阻挡住了石昊的攻击,她则危矣,很可能会被斩杀在此。然而,石昊头上的宝印也是上古神器,爆发神威,与那黄金小鼎撞击,接连闪耀神纹。而在此时,石昊开始准备催动至尊骨,因为现在又可以动用了,要进行最后的一击,将月婵主身镇压。“嗡!”陨石飞来,发出灿烂的光辉,密密麻麻,轰击向石昊。而月婵主身,则利用这个机会,转身就走。“追,正是镇压她的好时候,她已遭受重创,且月之神力退尽,正处在最衰弱的时刻。”石昊的背上,月婵的次身轻语道。石昊估量,这陨石大阵虽然威力强绝,但是却布的有些粗糙,单一攻击一个方向可以,但是以他的身法游走,绝对可以避过,故此追了下去。敌手负伤,且处在最衰弱的时刻,机会难得!虚空中,陨石密密麻麻,这是一座粗糙的法阵,可召唤各种山峰、巨石等,呼啸过虚空,威能恐怖。“向左百丈,向前疾驰……”月婵的次身指点,石昊横渡法阵,速度飙升,快速接近月婵的主身。“小心,这法阵虽粗糙,但也有些变化,别走错,千万不要追丢她。”月婵的次身指点,让石昊迅速逼近,开始攻伐。在这片密布陨石的苍穹上,大战再次开启,虚弱的月婵主身不断咳血,再次遭创。“轰!”前方传来巨响,一片霞光绽放,月婵似在燃烧潜能,要与他进行最后的生死对决。“她要拼命了,快将我送回青铜宝盒内,不然我可能会在你们最后的决战中被神力碾碎。”月婵的次身说道。最后的决战,肯定会无比惨烈,她现在修为被封,担心殒落。石昊微笑,道:“你不说,我也要将你送进宝盒世界中,看我这最后一击,动用至尊骨头,将她斩杀。”说罢,他通体发光,符文密布,与此同时将月婵的次身送进青铜盒内,收了起来。前方,月婵的主身似预感到不妙-,极速而去,并未跟他对决。下一刻,天地暴动,石昊的至尊骨这一次的威能超乎想象,竟传出宏大的诵经声,无量符文冲起。逃出去一段距离,月婵的主身倏地停住了,看着那道异常强大、带着滔天符文而来的人影,她淡然一笑,十分从容了。“嗯?”发光的石昊,符文遍体,像是在燃烧,他突然也止步了,露出惊容,因为无论如何也无法接近前方的丽影。明明很近,但却像隔着一片天堑,可谓咫尺天涯。他不禁愕然,而后极速倒退。“晚了。”月婵主身绽放无量光,身上的伤口迅速愈合,裸露的肌体莹白透亮,爆发出无以伦比的力量,她秀发披散,灵动若仙,道:“你以为我真的不敌你吗,什么衰弱期?同辈一战,我从未败过!只是,像你我这样的人几乎很难杀死,若一心想遁走话,会有各种方法,我不得已示弱而已!”四周,无量神光腾起,虚空中各种符文璀璨,接连八重法阵复苏,浩瀚莫测。“神级大阵,八座······你真的看得起我。”石昊似乎非常吃惊,而后咬牙道:“这么说来,你的次身在欺骗我?”“她虽然有了异心,但我们毕竟同源,刚才不过是为了引你入瓮罢了,而今你已经安全的将她送进青铜宝盒内,那么可以送你上路了!”月婵主身冷笑道。“其实,早就可以发动法阵了,可是不引你进入中心,终究是不放心啊。”她轻语,摇了摇头。“等一等!”石昊叫道。月婵主身十分果断,不给他任何机会,刹那激活这些法阵,轰隆一声,神级气息爆发,当场将中央的那道身影击碎,爆发出绚丽的芒。当神级力量消失,那道身影自然早已毁灭,原地只留下一个青铜宝盒,悬浮在布满符文的虚空中。月婵的主身仲出一只纤纤玉手,将它捡起,道:“想要打开,有很大的难度,不过去上界后请一位大师出手,终究是能开启的。”她深吸了一口气,在这里站立良久,如水的月光洒落,让她朦胧而出尘,飘逸而惊艳。最后,她开始收拾阵旗,也不想耽搁过久,拆掉了神级法阵的各**旗等,很多都是藏于陨石中。“小石不过如此。”她轻笑,无比的灿烂,美的让人神驰目眩,身上衣裙破碎,雪白晶莹的肌体大片的露在外面,无暇无疵。没有意外发生,她停驻了片刻后,心神放松,而后准备就此离去。忽然,一块陨石炸开,一片密密麻麻的符文冲出,伴着轮回之力。“嗯?!”月婵的主身大吃一惊,美丽的瞳孔急骤收缩。她竟然再次见到石昊,他胸部近乎透明,一块骨发出无量光,上面盘坐着一个小人,此时竟长身而起,冲出体外,并且迅速放大,与石昊一模一样,挟至尊神威杀来。这一刻,月婵的主身一阵冰凉,她立刻知道,刚才毁掉的石昊是至尊骨上盘坐的身影,并非真身。” 


一支小梅花

发表于48小时前

回复 心驰神往之: 这部动作片《游戏王在线观看》成片的古树,都有数百丈高,叶片透亮,树影婆娑,更有许多水缸粗细的藤蔓缠绕,非常蛮荒与原始。只是,太幽静了!石昊寻觅,手持大罗仙剑,在这个地方戒备、寻找。忽然,远处传来奔跑的声音,又有人来了,是三千州的修士一路疾驰到了这里。“小心!”石昊大声提醒。那越过边荒的生灵没有对他出手,出一股奇异的波动冲向来路,冲着新赶来的人而去。“啊……”一声惨叫传来,快到让人来不及反应,那个人就毙命了,这种手段还有度让石昊都大吃了一惊。他没有退缩,而是冲了过去,因为他知道绝对绕不过去,必有一战!在那里,一条虬龙般的古藤上,有一名人身、象头的生灵毙命,依旧如同前面那些人般,骨髓、脏腑、血肉都被吸了干净,只剩下一张皮。他挂在藤蔓上,随风而飘舞,面色苍白,有点瘆。又一位修士遇害,这个地方恢复平静,那个可怖的存在竟没有立刻出手对付石昊,沉寂了下来。不过石昊心有所感,暗中有东西在窥视他!此时,他浑身肌肤绷紧,寒毛倒竖,觉得像是被一只洪荒野兽盯上了,如临大敌,那种危险的感觉让他心有寒意。虽然在高度戒备,无比紧张,但是石昊心中却也稍微落下一块巨石,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糟糕,因为这个生物如果足够强,就不会观察他了,而是直接吞食。这是个什么东西?石昊蹙眉,那个生灵居然可以隐伏在虚空中,即便生有天眼,都很难现它。找到了!他目中精光一闪,天眼通可以看透虚妄,直视本源,他看到了虚无中的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然而,下一瞬间,他的双目一阵刺痛,那里出现一道赤霞,简直像是钉子般,刺痛了他的双眼。赤光一闪,那生物消失。“哧!”石昊挥动手中的剑胎,向着后方斩去,这是一种本能,因为他后背寒毛炸立,生出一层鸡皮疙瘩,有危险临近。“锵!”火星四溅,一片骨文被磨灭,那生物出的一团光挡住了剑胎,并且有一股灼热涌向石昊的体表。这是罕有的事,石昊全力一击,大罗仙剑可断藏穹,可裂诸天秘宝,但此时却受阻了,石昊自身反倒遭遇侵袭。他脚下出一片符文,缩地成寸,快横移,前方一片古木成灰烬,而后一座巨山融为岩浆,在那里炸开。虚空中,一团黑乎乎的东西隐去。石昊双眉倒竖,一声呼啸,浑身出现金色斑纹,十万根鲲鹏羽飞出,都是符文所化,将那片虚空淹没。那里直接炸开,十万根神羽像是十万柄天剑,将虚空斩碎。终于,那生物冲起,露出本体,它浑圆若球,直径能有一米,黑乎乎,带着焦黑,而且还有血迹。这是一颗眼球!当它闭合时,隐藏于虚空中,难以现。而它稍微睁开时,眸中出赤光,如同火焰,又如闪电,可毁掉阻挡在它前方的有形物质。而此时,它倏地大睁,顿时间,整片天地都是赤霞,被血色光束充斥着,带着一股森然杀机,像是坠落进血色地狱中。“喀!”石昊抬手间就是一道闪电,从掌心中喷薄而出,金色虹芒滔滔,如一挂长河奔了出去。“雷帝的秘法!”那颗眼球以非常诡异的古语说道,石昊自然听不懂,但是却透过其神念感知其意,明白了意思。“你连这都知道?!”“小鬼,我知道的事多着呢!”那眼球这般说道。“轰!”眼球光,血色雾气蒸腾,居然挡住了雷电,并且这虚空中莫名其妙-的渗血,恐怖无比,在石昊周围的虚空,似乎遭遇碾压,在扭曲,出现一道道裂缝,向外淌血。石昊一凛,那血液腐蚀万物,将他困在当中,其中一些血液溅起,他尝试用手指碰了碰,感觉阵阵灼痛。“血池再现,灭!”随着那眼球一声断喝,虚空扭曲,出现一口血池,当中全都是污血,拥有奇异的力量,要将石昊吞噬进去。他终于知道那些人为何只留下一张皮了,就是这么被吞食掉的!“雷罚!”石昊大喝,双手结印,虚空中各种宝光浮现,而后天地间雷电滔滔,如同倾盆大雨般倾泻而下。随后,在其身前,出现一口雷池,当中蕴含着各种雷光,有太阴电弧,有五行神雷,有混沌电芒。这是他几次渡劫而悟出的雷道**,直接整出一口雷池!“喀嚓!”电光霍霍,雷霆万钧,从当中随便溅起的电芒就形成了毁灭性的力量,跟那血池对抗。最后两座池冲向一起,在那里爆出绝世光芒。一瞬间,什么都见不到了,只有雷霆,只有血液,其他都被覆盖了。直到这些消退,石昊很狼狈,被炸的战衣破碎,浑身是伤,整个人砸塌了数座山峰,那林地更是被毁的不成样子。而这还只是余波,刚才的对决全部是在虚空中展开的!雷池不见了,血池亦消失。天空中,悬着一只眼睛,黑乎乎,上面的血迹又多了一些,它在那里转动,带着冰冷的杀意。“可惜了,我只有一只眼睛过来,不然你这种蝼蚁成千上万也不够杀。”古语晦涩难明,但是那种意念却很清晰,它很不甘,觉得连一只天神级的生灵都斩杀不了,很丢面子。石昊心中大震,它的本体怎样?会强到何等地步,连一只眼球都如此,真是可怕。他觉得,就是教主来了,多半也远不及其本体。下一刻,石昊更加悚然了。因为,它见到眼球转动间,露出了一个可怕的伤口,当中竟有半截青铜断矛,都已经生锈了。“这……”石昊呆,若非那青铜断矛毁掉了眼球大半的生机,他多半连一只眼球都挡不住啊。“若非有伤,你以为可以在我面前放肆吗?”那眼球冷冷地说道。“镇守边荒的七大王者盖世无敌,若是出手,你肯定过不来,是他们的手下伤了你,侥幸漏网?!”石昊问道,他在套这颗眼球的话。“七大王者,这是多么久远的人物了,还有人在提及,哈哈哈……”眼球大笑,带着冷冽,更有一股杀机。石昊心头当即就是一沉,难道说,七大王者不复存在了吗?罪血的祖先,号称无敌的王者,镇守边荒,不被三千州的人了解,拥有盖世功勋,连死都要这样无声无息吗?石昊心中一痛,有股压抑,更有一种悲愤,一股强烈的情绪在汹涌。“所谓的边荒,都快不存在了,我们即将过来,到时候天下大同!”那眼球冷幽幽地说道。“你少废话,连你这么强大的生灵都只是逃过来一枚眼球,还被人用战矛钉穿了,险些彻底毁掉,还妄想全部入关?”石昊说道,希望得到更多的消息。“边荒注定要腐朽了。”这眼球嗤笑,而后盯着无人区深处,道:“我这伤,不是在边荒所负,而是这片禁区太诡异,有不灭的战矛,刺痛了我。”竟还有这等事?石昊大吃一惊,这禁区中一杆生锈的战矛居然莫名重创此眼球。忽然,那眼球不再言语,像是在默默思量,而后猛地睁开,那眸子一片赤红,如同血海滚滚,杀气更浓了。它自语道:“被这战矛洞穿,我小憩了一会儿,以为只有几个时辰,不曾想到,已经过去一万年。”一万年?!这是何等漫长的岁月,这颗眼球负伤修养,陷入沉眠,直接就过去了上万载。石昊一叹,这等生物太过可怕,实力强横,幸好被重创,被战矛击穿,不然的话必然是一场大患,动辄休眠万载,不可以道理计。“嘿,你所说的边荒不复存在,看来破产了,你们那边败了,无法过来。”石昊揶揄,希望刺激对方,了解更多。显然,这颗眼球即便有损,不完整,也是一个老古董,明白他的意思。不过,它并不在意,因为有信心,对边荒那里的事不着急,它自语道:“看来,他们实施了第二种方案,不曾强攻。”“哈哈……”石昊大笑。“小子,你在得意吗?”眼球看了他一眼,带着蔑视,更有一种冷漠的怜悯,道:“你应该悲哀,因为第二种方案实施后,一旦他们过来,这所谓的三千道州都将不复存在了,更可怕。”“你在说什么?”石昊很想知道具体情况。“等你死了,我告诉你的残魂!”那眼球说道,向前扑来。石昊一声长啸,动用所有宝术,跟它大战。这几年来,石昊一路高歌猛进,也算是无比强势了,可是眼下却险死还生,这枚眼球即便残缺,但还是厉害的邪乎。“我不信杀不死你!”石昊大吼。至于眼球早已赤红如血,通体光,让虚空扭曲、塌陷,不成样子。它更为恼怒,竟虚弱到了这种地步,连一个小辈都杀不了。“锵!”就在这时,眼球中插着的那杆生锈的断矛颤动,而后出炽盛的光,震落铜锈,上面浮现一行古字,熠熠生辉。“啊……”眼球大叫,不断淌血,浑身上下更加焦黑了,像是遭遇了重击。“我就知道,你这残兵是仙器碎掉所留,有仙道意志!”它怒吼。这是也它无法逼出这杆战矛的原因,始终扎在瞳孔深处。“杀!”石昊大吼。而青铜战矛亦在震动,令这眼球惨叫,鲜血长流,它在裂开,要被震为两半了!(.)


花园里的小草

发表于14小时前

回复 亿万s : 乌云压顶,黑雾笼罩,小不点竭尽全力对抗,终究是挡不住,身体越发的模糊,他愤愤的叫着。不知道为何,看到这个熊孩子这般,将被驱逐,众人实在是缺少同情心,很多人都笑到嘴角抽搐。“嘿嘿……”“哈哈……”“我还会回来的!”小不点带着不甘,带着遗憾,带着愤怒,留下这样一道稚嫩的声音。“等你回来!”精璧大爷眯缝着眼睛,翘着花白的胡须大声回应。“早去早回,下次别这么财迷。”锤叔笑的很畅快,挥动一只断掉的锤子,跟他告别。“唉,可怜的娃,竟然被虚神界驱逐了,这也是一项纪录吧,好像从来没有过。”鸟爷叹道,这孩子真是让人无语,的确有点极品,为了得到宝骨,什么都敢干。“呼呼……”小不点生气,居然被驱逐了,挣扎也无用,他被压顶的黑雾给挤出初始地。一片浩瀚的废墟出现在眼前,断壁残垣,透发着古老沧桑的气息,瓦砾遍地,讲述着过往的辉煌。更有一座又一座太古魔山,缭绕混沌气,出现在地平线尽头,震慑人心,像是来到了开天辟地前。这同样是虚神界,诸神以精神力构建而成。只是这里超脱了初始地,以及诸多洞天福地,不属于那样的范畴。远处,一株通天的柳树扎根在废墟中,五条嫩枝随风摆动,正在吸收雾霭,凝练混沌气,摇曳出绿霞。“柳神。”小不点轻唤,他很郁闷,小脸上挂着不开心之色,一步一步挪动了过来。柳神从一种特别的修行状态中复苏。有点惊讶,道:“你怎么回来了,依照你的天资,即便多呆上半个月,外界的肉身也不会有大碍的。”“我被赶回来了。”小不点愤懑,磨动闪亮而晶莹的小虎牙,道:“我很不甘,有没有办法杀回去?”“你被谁赶回来了,难道遇到了对手而不敌,被人打出来了?”柳神问道。声音柔和,让人感觉宁静而祥和。“我被虚神界驱逐了,它不让我在里面了。”小不点沮丧,低着头,将一块瓦砾踢起。“嗯?”柳神惊讶,向来淡定与宁静的它,似乎露出了情绪波动,问道:“怎么回事,虚神界为何要赶走你?”“我……震裂了一块石头。而后又不小心弄碎了有一块碑,从里面挖出来了几块骨,结果就被警告了,让我乌云压顶。”小不点答道。“不对。肯定发生了一些特别的事,你说的具体一些,若真是受了欺辱与不公平的待遇,是可以回去的。”柳神道。“哦。那块碑是纪录碑,那块石是虚神界的通道……”小不点很简洁的说了一下经过。柳神:“……”很长时间,柳树都无言。焦黑的树体吸收混沌雾霭,鲜嫩欲滴的五根柳条汲取虚空精气,像是石化在了那里。“柳神,你倒是说话呀,我能不能给它讲讲道理,再次回去,我很不甘啊!”小不点露出希冀的神色,小声的问道。“不能!”柳树简洁而干脆,直接否定了他。“为什么?”小不点心虚。柳神叹道:“你可真是……还能再出格点吗,如果是我,肯定不会对你放逐。”“就知道柳神最好,唉,可惜你不是那无情的虚神界。”“如果是我,直接将你扔进黑色兽狱中。”柳神道。小不点闻言一呆,不禁挠头。他小声辩解道“那么大的虚神界,那么多的石碑,也不差那一块,再说也没写着不让人击碎呀。”“两年后再来吧。”柳神盖棺定论,果断而干脆地打消了他的念头。“我还会再回来的!”小不点跑到废墟的尽头,对着一块大青石喊道,那是连向初始地的一条通道。“咦,我怎么听到那娃的喊声了,真的假的,他都被驱逐了,难道还有这么大的神通吗?”初始地一群人惊疑不定,面面相觑。废墟中,绿霞如水,柳神通体发光,而后猛地爆发出一股滔天的波动,五根嫩枝暴涨,长也不知道多少里,逆冲向上,洞穿了苍穹。“轰隆!”虚空战栗,一道门户出现,雾霭浓重,瑞气蒸腾,它裹带着小不点冲霄而上,跃过了那道门户。石村,柳神的本体发光,洒落下无尽的神辉,将整片村子都笼罩了,而后一股磅礴的意志出现,降临树体中。树下,一个漂亮的孩子正在盘坐,小脸莹白如玉,睫毛很长,此时倏地睁开了大眼睛,快速站起。“孩子你醒了,感觉怎么样?”“你肉身不动,精神俱无,我们还以为你出问题了呢,你该不会是魂魄离体了吧?”一群族人围了上来,很担心,一脸紧张之色。“我没事,有柳神照顾,不会有危险的,我去了一个名叫虚神界的地方。”小不点站起身来,告诉他们自己只是神游太虚而已。“啊,我早该想到了,一定是虚神界,不过我并没有进去过。”族长惊呼。“哇哦,神游太虚,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虚神界是什么样的地方?”清风好奇,接着一群孩子都围了上来,叽叽喳喳,要求他快讲……小不点如实道来,并没有什么隐瞒。一群人听的一愣一愣的,全都发呆,过了片刻后爆发出哄笑。“我说孩子,你可真能折腾啊,把你驱逐出来真的不冤。”所有人都在大笑,唯有小不点黑着一张小脸,还在愤愤不已。“我们也要去那里修行。”一群孩子嚷嚷着,非常向往。退出虚神界后,一切如故了,小不点再次开始修行,每日间都要进深山、闯大荒,与各种凶物对战。可每到夜深人静、独自一人持原始真解感悟时。他都难以静心,总会想到不久前的经历。这一次的精神之旅,让他看到了外面的世界,心中向往,有那么多的强者在对抗,无尽的门派与净土以及王侯古国等在争锋,他很想参与进去。终于,他将这些想法告诉了族长,后者沉默,好长时间后才点头。道:“孩子,你的确该去展翅翱翔了,石村太小,已不适合你。”族人得悉,全都赶来了,对于小不点这个决定,虽然理解,但是却很难舍。看着他学会走路,咿呀学语。而后又这般非凡,现在马上就要离开了,所有婶子、奶奶等都落泪。就是一群成年男子也一阵沉默,孩子终于是长大了。小小的石村已经留不下石昊,他需要一片更加广阔的天空展翅翱翔。“小不点,要不我们跟你一起走吧。”二猛、皮猴等人凑了过来,也想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不行。你们的修为还不足以走出这片大荒,还差的远,给我留在这里好好的修行!”“不错。二猛,皮猴,你们也都十二三岁了,该成亲了,留下一窝娃再走。”他们的父辈还有族老都反对,更是提到了成亲,让这些孩子面红耳赤,很不好意思。“我与小哥哥一起走。”清风道。众人没有反对,因为小不点就是要送他去补天阁的。“好,我们明天就上路,一路修行,慢慢闯过去。”小不点点头。最后,他向柳神告别,询问它的意见。“去吧,自己路上小心,不过你最好在十二岁前回来。”柳神这般建议。小不点露出疑惑,向他请教为什么。“回石村接受洗礼。”柳神告知。大部落中的孩子、王侯的子弟、净土的门徒等,在五岁、十岁、十五岁时要分别进行几次洗礼,以凶兽真血、罕世的宝药等熬炼真身,洗涤脏腑,因为关乎到未来的成就。小不点五岁前,曾被封于鼎中,以太古遗种狻猊的宝血熬炼真身,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你根骨很好,早一两年、晚一两年进行第二次洗礼都可以,但千万不能彻底错过,记得回来。”柳神叮嘱。小不点认真点头,表示记下了,心中感激,这一次柳神似乎很重视,不知道要让他进行怎样洗礼。终于到了离别的日子,全村人都来送行,独角兽小白浑身发光,银白锃亮,跟精金铸成似的,独角更是缭绕符文,它几乎快蜕变成了凶兽,而今成为了这群宝驹的头领。而一群独角兽与石村的人早已不再生疏,几乎算是接纳了众人。“小白,这次不能让你随行了,要去的地方太远,会有很多危险。”小不点拍了拍它低下的硕大头颅。禽鸣响起,紫云、大鹏、小青降落而下,一个个都长达数米,越发神异与强大了,浑身都在流转符文。再有一两年,它们必然会彻底成长起来,将称霸附近的山脉,到了那时不仅石村将固若金汤,而村人外出打猎时也将再无危险。“紫云你们也不能随行,路途太远,而且真的很危险。”小不点安抚它们,要它们留下,守护好石村。三头异禽不断以头颅摩擦他的身体,表示亲昵与不满,但也没有办法。最终,只有金色的毛球跳上了他的肩头,主要是它只有拳头大,目标小,无论去那里,带上它都很方便。临行前,族长取出一个石盒,郑重地打开,取出一根赤羽,道:“孩子,带上它。”这是当年的小红鸟留下的,柳树为其治疗好伤体,它无以为报,留下一根神羽以作信物,对于一些巨族来说,可能是一种强大的震慑。最后,小不点与清风上路,村人一直送出去数里远,许多人落泪,真怕这两个孩子出意外,毕竟他们还那么小。天地太大,一片大荒动辄数以十万里,一次别离便很难再相见,村中很多女人都哭了。即便是一些成年男子也是眼中发酸。“小不点你一定要早些回来,我们还等你带着我们一起去闯荡呢!”一群孩子喊道。再相见时。或许他们已经长大,为人父、为人母了。“再见!”小不点也落泪,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带着清风,极速奔向远方。时间匆匆,转瞬数月飞逝而过。小不点与清风还没有走出大山,若是徒步而行,这三十万里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不过两人也很会想办法。在这一路上,降服了诸多猛兽。代步而行,当然这样死亡率极高,不时需要换坐骑。因为,他们这次以磨砺己身为主,并不是要急着赶路,不断的探险,去过诸多禁地,几次差点惹出杀身大祸。这也是小不点不带独角兽出来的原因,毕竟已经有了感情。不想它死在路上。“哎呀!”清风大叫,身在半空中,分外紧张,周围风声呼呼。小不点抓到了一头凶禽。两人跳到了它的背上,在山脉上空极速而行,凶禽发狂,几次险些将他们抛下去。但两个孩子像是两块膏药一般。死死的粘在了它的身上,控制它朝着一个方向前行。直到数日后,这头凶禽累到口吐白沫。实在撑不住了,他们才放它离去,事实上他们的食物与水也该补充了。“真刺激!”清风很激动,这段旅程对于他来说很新奇。不过这样做也很危险,有时凶禽猛兽过于刚烈,直接朝着一些禁地冲去,会惹出无比恐怖的生物。事实上,接下来的一天,他们便遇到了危险。两人捉到了一头身体密布紫色鳞片、叫不出名字的凶兽,驮着他们冲入一片沼泽,惹出一条长达十几米的大蜈蚣,喷出毒物,瞬间毁掉了一片森林。而这头紫鳞兽更是当场惨死,化成了一堆白骨。若不是小不点他们两个机灵,提前跳了下来,向回奔逃,也肯定是血肉无存。他们不急于赶路,一路闯荡与修行,倒也寻到了十几株灵药,更是猎取到不少凶兽宝血,对他们的修行大有益处。最终,耗时大半年,两人走出了三十万里大荒,来到了石国边疆。在此期间,小不点开辟出第五个洞天,一座火山喷薄黄金色的液体,汩汩而涌,没入小不点的体内。至此,他的头顶、身体两侧,以及胸前与背后,都被火山口包围了,而这时他才九岁多而已。“小哥哥好强大,这才大半年,又突破了,族长爷爷说,别人开辟一个洞天最起码要数年!”清风近乎崇拜,在他小小的心田中,这个年岁相仿的小哥哥简直无所不能。“还不够,我要变得更强。”小不点轻语道。这大半年来,清风也进步神速,在小不点的帮助下,猎杀诸多凶兽,以真血洗礼,同时吞食灵药,他已然进入了搬血境,且快要到中期了。他的符文早已很深,唯一的弱点是身子骨不够强,不可能如小不点那般可与纯血神禽以及凶兽的后代争锋。终于,他们进入了石国,并非上次的路线,而是从另一座城池通过的。“咦,能感应到虚神界了,可惜我进不去。”当他们进入石国,来到一座很大的城池后,小不点发现了这个事实。“清风你进虚神界看一看,找名叫锤叔、鸟爷、精璧大爷的几人,向他们打探补天阁在哪里,该怎么走。”上次他只在那里呆了不到一天,根本就没有来得及询问这些。最终,清风盘坐下来,静心凝神,感应到了虚神界,终于进去了。足足大半日后,小清风的精神才回归本体,慢慢睁开了眼睛。“怎么样?”小不点期待,事实上,他很怀念那片神秘的世界。“小哥哥,我没有想到你那么出名,那片世界因为你沸腾了。”小清风很激动。“怎么了?”清风道:“你干了那么多的事情,击碎了虚神界的通道、破了重瞳者的一项纪录、更是毁掉了纪录碑,虽然大半年不曾出现,但却成为了传说中的人物。不过……名声不是怎么好。”清风小心翼翼的补充。小不点黑着小脸,摸了摸下巴,还在耿耿于怀,一直想再杀进去呢。“锤叔说漏嘴了,不少人可能知道了你要去补天阁、逐鹿学院,现在那片世界疯狂、暴动了,而且似乎很多人要跟着去补天阁、逐鹿学院。”清风说出了这样一则消息,有点忐忑。事实上,此时的虚神界真的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一切都只因为那个传说中的破孩子又要出现了,而且是在现实中。第三更求订阅,求月票!辰东在努力,今天还要写,还有更新,请兄弟姐妹订阅下,把月票投给本书吧(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
游戏王在线观看
热度
97396
点赞

友情链接:

斗罗大陆160 默契游戏 遇龙在线观看 80s电影网站 重生继承家族所有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