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清十大刑酷》免费观看完整版-蓝光在线-聚力影视
满清十大刑酷
地区:美国
  类型:犯罪片
  时间:2022-10-05 22:42
剧情简介
“嘿,你以为自己能跟安澜、俞陀古祖年轻时比肩吗,一个人也妄想镇压我等,哈哈……”对面,有人大笑,但是目光很很冷,因为石昊的话语让他们听着太刺耳,帝族何其超然,谁敢小觑?自古以来,都是帝族一出,镇压四方,无论哪个时代,从他们这些族中走出的高手都可以横推世间。只要他们出世,便可压制一个时代!可以说,帝族一出,各族暗淡,整个大世的同代生灵都要失去光彩,无人可与他们撄锋。现在,荒,一个人,他要挑战所有人,要让数位帝族高手一起上,这是何等的强势,令他们动怒。“安澜?又不是没有战过!”石昊轻描淡写,从容而镇定,他再次出手,要杀时间兽赤蒙泓。“那是你吗,若非那滴古血,化来不可思议的存在,谁能奈何安澜古祖!”有人斥道。天渊阻隔,尤其是法则之海更恐怖了,连不朽之王的真身都过不来,故此哪怕现在提到他们的名字,其法身也不会降临。“不服,便过来领死!”石昊的话语简单而直接。哧!剑气冲霄,撕裂天穹,他手中的赤红神剑斩开了火红宝炉,石昊大步向前逼去,仗剑斩帝族!“住手!”对面,邬昆、索孤、余禹、庆坤几人一起向前逼迫,都是熟人,石昊全都认识,是所谓的六小帝成员。当日,他们同在蛄族阴阳炉内熔炼,几人借石昊而蜕变,都是老对头。“呵呵,当日在异域,在你们的古界中,我没办法出手,现在,就是此时,杀个痛快,斩你们全部!”石昊大喝,曾经身陷异域,被视作阶下囚,不能光明正大的一战,他一直憋着一股战意,要在今日尽情释放。在说这些话时,石昊并不收手,依旧在挥动赤剑,斩杀赤蒙泓,要先手刃他。这一刻,身材高大的邬昆、风采过人的余禹等一起出手,向前逼来,要阻止石昊,不让他重创时间兽。“轰!”远处,十冠王等人动了,一齐大步走来,迎击那几人。“敢拦我等,滚开!”索孤大喝,十分张扬,抬手间就祭出一件兵器,古塔横空,要镇压在场的几人。人们变色,谁都知道,那是一件古宝,非常恐怖,是前辈高手所炼制!不说其他,但凭此宝就足以镇压一代人!“滚!”十冠王出手,手中霞光一闪,仙光四溢,照亮了九重天!在其手中,浮现一株小树,不过尺许高,晶莹欲滴,透亮的惊人,散发混沌气与仙雾,异常绚烂。那是世界树幼苗,是世间最珍贵的宝树!异域也有一株,守护那片古界。而十冠王身上也有一株,只是还很幼小,能蜕变成这种树体,其前身来历绝对的恐怖惊天!轰隆一声,十冠王一扫,世界树幼苗将那古塔撞飞,轰向远方。众人一颤,这幼小的宝树果然惊人!轰隆!同一时间,石毅睁开重瞳,释放出崩天的气息,将前方的虚空震的粉碎,让那几人动容。重瞳开天地,号称不败的神话!当年,石昊跟这位堂兄征战时,九死一生,一战过后,被废半年以上,在石村修养,是他所经历的最苦的一战。而那时,石毅却未能施展出重瞳终极一击,而是动了至尊骨的力量,可以说成也至尊骨,败也至尊骨。别人不知石毅深浅,但是石昊却深知,这个平日跟他对立的堂兄,绝对深不可测。异域,诸雄都是一惊,觉得小觑了帝关,低估了那边修士的实力。最起码,那手持宝树的男子是个威胁,龙行虎步,散发着很危险的气息。那生有重瞳的年轻男子,也极其惊人,现在所露出的波动很是慑人。哧!一道剑光闪过,那座宝炉被切开,险些分为两半,鲜血淋淋,赤蒙泓被压制,即将被击杀。那几名年轻人快速向前冲,而这一边,谪仙、十冠王也都再次出手了,法力浩荡。轰!关键时刻,两方的至尊也都动了,散发神光。孟天正很果断,动用十界图、浸染仙王精血的战旗等,遮拢高天。“异域不过如此,输不起吗?”他喝道。砰!至尊出手,大漠剧烈震动,虚空炸开,想要冲过去的年轻人都倒退,不敢临近。“啊……”赤蒙泓长啸,破裂的炉体内,冲出一头拳头高的血兽,蛟龙头、狮子身、鲜红如血,身上没有皮毛,都是一根根倒刺,逆冲向天,这就是时间之兽。如今,他的元神冲了出来,对着石昊大吼。“岁月如刀,斩尽天骄!”他拼命了,到了这一步,生死威胁,毫无办法,动用本命神通。火红的时间兽,在那里咆哮,那是元神,施展出最可怕的时间法则,血拼石昊。“轮回旧世,葬灭千古,杀!”石昊低喝,时光碎片飞舞,在其周围旋转,而后向前汹涌。同一时间,他手中的赤剑光芒大作,全力一击。砰!剧烈的碰撞,恐怖的声音,炽盛的光芒,此地被笼罩,沸腾了!那是时间的符号在鼎沸!所有人都吃惊,震撼莫名。最后,至尊没有开战,各自不语,沉默着,注视两人交手。轰!时光碎片炸开,两人再现此地,赤蒙泓横飞,显出人形,满身是血,胸前有一个血洞,前后透亮。石昊抬手,以赤剑遥指他,一步一步向前。强弱之分,显而易见!“前辈!”异域有一些年轻人看向至尊,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赤蒙泓战死吗?但是,那几人没有动,也未出手,保持缄默。“晚了,赤蒙泓已活不了,荒果然可怕。”有一位中年人叹息。赤蒙泓显出人形,不再是火炉,他的眉心淌血,头颅被洞穿。而那元神,虽然在外,不曾在颅内,但是,也有剑伤,满是裂痕!“哪怕他活不成了,也不能让他受辱,看着他被荒斩掉!”邬昆说道。他满头发丝浓密,身材雄伟,如一座铁塔般,一步一步逼了过去。同一时间,余禹浑身发光,如同璀璨骄阳,当空而悬,也向前逼去,压制石昊,想让他收手。索孤、庆坤也动了,一步一步,朝着那里走去,让天地都为之而颤栗。当看到十冠王、谪仙、石毅等人要再次出手,石昊阻止了,道:“就让我一个人来掂量下诸帝族的神通祖术!”这不是说说,而是要真正的挑战!这一次,至尊都没有干预,都在那里凝视。“轰隆!”邬昆几人散发至强波动,席卷向石昊,要将之镇压,他们绝不允许石昊当众劈掉赤蒙泓,将其当作猎物拖走。“晚了。”石昊说出这样两个字,轻轻一弹手中赤剑。并未攻击,只是这么一个随意的动作。砰!赤蒙泓的元神,那头拳头大的血兽直接爆碎,成为光雨,而后熄灭。噗!接着,赤蒙泓的头颅坠落,颈项那里鲜血冲起很高。没有攻击,一代帝族年轻高手便这么毙命,殒落了!所有人都大惊失色!“在刚才的剧烈交手中,赤蒙泓就被斩了,不过他强行凝聚形神,没有当场倒下。”有一位老者叹息,为赤蒙泓感到惋惜。那可是一位天纵奇才,来自帝族,结果就这么被荒斩掉了。谁与争锋?这一刻,所有人都心中凛然,荒的确可怕,连帝族都说杀就杀。刷的一声,神光一扫,赤蒙泓刚显现出时间兽的本体,就被石昊收走了。此时,他一个人而已,竟破开了几位帝族年轻强者的围堵,夺走战利品。邬昆、余禹、索孤、庆坤四人面色冷冽,石昊当着他们的面,就这么斩掉了赤蒙泓!“谁愿出手杀了他!?”邬昆问道。身为帝族,有他们的骄傲,都非常自负,自然不愿真个围攻一个人。“你们一起上吧,让我杀个痛快!”石昊主动出手,轰隆一声,宝术绽放,同时攻击四大高手,璀璨神霞将他们都笼罩在当中!“狂妄!”余禹大喝,捏法印,第一个动了,向前轰杀。同一时间,索孤面色一沉,从后侧冲来,一拳轰向石昊的后背,要将他打穿。“砰!”邬昆通体发出乌光,骇人之极,身如铁塔,从不远处横空而来,掌刀如虹,斩向石昊,要将他劈杀。……四大高手居然都动了,一齐出手,法力滚滚,气息压制同代生灵,一起镇杀荒!他们虽然自负,但是也不会被条条框框束缚,既然荒这么霸道,那就趁此机会结果他的性命。第三章应该不会非常晚。
79001679次播放
32215人已点赞
83887人已收藏
明星主演
封璟
团子123
夜挽云
最新评论(888+)

妙丝语

发表于19分钟前

回复 王汪才超凶 : ,完美世界至尊来袭,可是荒却挡住了,并且导致仙殿的老者咳血,身子横飞,震惊各教。仙殿,称皇称霸,自太古岁月至今,它是一个庞然大物,从未衰落过,一直鼎盛,俯视三千州。尤其是,当传出那里有残仙后,谁人不怕,哪个敢不敬?便是九天上的长生皇朝等都忌惮,不会招惹。可是就在今天,就在此时,一个年轻人迎战了,毫不顾忌的出手,跟仙殿的至尊激战,舍生忘死,却不曾吃亏。仙殿的老者露出真容,雾霭散开时,他白发如雪,脸色泛出不正常的红色,嘴角带着血迹,眼神寒冷。刚才的对击,让他气血翻腾,周身坚固不灭的骨头都一阵噼啪作响,险些断裂。“哪位道友,既然来了,就放手一搏,过来一战!”仙殿的老者冷冷的说道,扫视四方。暗中,两位至尊针对他,令他眼底深处阴冷无比,杀机浮现,当世残仙为尊,谁与争锋?到现在还有人敢挑衅仙殿的威严吗?不过,暗中无人回应,两大至尊都没有跳出。“老匹夫,你不行了吧?”石昊说道,言语轻慢,挑衅仙殿的老至尊。“呵呵,哈哈,老夫称雄的年代,你的祖上还不知道在那里呢!”他冷笑着回应。“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吗,便是残仙出世,他也不见得敢说比石族古老与久远!”石昊说道。仙殿的老者神色一滞,的确如此,石族与众不同,是从上一纪元就延续下来的种族,有莫大的来头。可惜,这一族都折损在边荒了,不然的话,长生世家怎会少的了他们?当年可是封王的种族!“怪只能怪你的祖上不明智,自取灭亡!”仙殿的老者哈哈大笑道,带着冷意。还有一种嘲讽之色。轰!域外,石昊挥动大旗,向前轰杀了过去,发丝飞舞。眼神凌厉无匹,真的动怒了。边荒一战,封王之族立下赫赫战功,结果却被不公平对待,石族反倒成了最血后裔!可以说。这幕后判罚者就有仙殿,跟残仙有绝大的关系,令石族屈辱与悲愤漫长岁月,实在不公。尤其是,现在仙殿的老者还这样说出,越发让石昊杀意无穷。“老混账,不久前边荒大战,异域入侵,你在哪里,不敢迎战。缩在后方,现在也有脸提及旧事,你算什么东西,敢辱我的祖上?相比起来,你仙殿就是贪生怕死的小人,也只会窝里横,在边荒血战落幕后跳出来逞凶,有你们这样的道统,实在是三千州的耻辱!”石昊喝斥,手中的大旗猎猎作响。狂风大作,将域外的一颗又一颗大星都给吹了起来,漫天星斗摇颤。在噗噗声中,有些大星龟裂。爆碎,威能恐怖之极。当!青铜仙殿发光,迎了上来,挡住了铁血战旗,两者间仙雾澎湃,神光亿万重。像是有一片不朽之海在沸腾!仙器碰撞,至尊参战,这样的战斗自然危险到极致。石昊陷入危机中,毕竟对方是一名至尊,他才是遁一境界的修士。相对来说,再想越级一战,那不可能了!至尊,这是一个极其神秘的领域,他们的强大的,是毋庸置疑的,在人道领域中不可超越,因为只有到了这个境界的生灵,才有触摸仙道的可能。望遍九天十地,古往今来,亿万修士,而今又有几名至尊?都是于不同时期而诞生的一代天骄!他们都是各自所处时代的天地主角!这样的人物,若是被人以下克上,逆行杀伐,那还怎么能称为至尊?故此,现在当仙殿的老者召唤来青铜殿宇后,石昊的处境一下子糟糕透顶,极度危险了。“小辈,纳命来吧!”老者大喝,以铜殿挡住大旗,两者间仙光无量,如海洋咆哮,汹涌澎湃。并且,他探出一只大手向着石昊抓去,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因为,他发现暗中的两大至尊忌惮了,顾忌残仙出世,没有再出手,且秦族的五行山激烈震动后,居然又安静了。他知道,多半是仙殿根基那里的残仙发出意识,震慑了他们。的确,就在刚才,这天地间产生一股莫名的涟漪,虽然很轻,但是却惊吓住了不少巨头,那是残仙意志复苏!或许,那位蛰伏的存在会出世!战况吃紧,石昊处境堪忧时,突然间,天地一阵动荡,仙殿的老者剧震,口中咳血。他寒毛倒竖,十分惊悚,因为暗中两大至尊再次出手,这次跟以往不同,这是要不死不休,取他性命吗?那两人要跟他决战?!轰隆!两道光浮现,带着仙气,带着蒙蒙瑞彩,斩了过来,避无可避,极度危险。同一时间,天地剧颤,秦族深处的五行山浮现,居然漂浮而起,带着磅礴的威压到了域外,要镇压而下。这可不是一般的仙器,在它上面竟然浮现出一道身影,有一个生灵要出世!同时,石昊手中大旗猎猎,缠绕上了青铜仙殿,然后另一只手中,大罗剑胎璀璨,极其耀眼,向前劈去。“你们敢!”仙殿老者大叫,面色变了,他以为两位至尊还有秦族的人怕了,忌惮残仙,谁能想到,那不过是暴风雨前宁静,他们真敢杀他!砰!对方发难太快,哪怕他躲避的及时,还是中招,最起码那两大至尊的妙术激荡而来,让他避无可避。在轰隆声中,他不仅口中咳血,就是身体也在冒血,是被震荡的。当然,最大的威胁是那奇异的五行山,仿佛一尊真仙被解开了封印,向着他镇杀而下,十分的恐怖。轰隆!关键时刻,他躲避五行山,被两大至尊的秘术笼罩,身体剧震不止,鲜血溅起,毁掉域外诸多大星。哧!他冲向青铜仙殿,要进入当中,躲避外界的轰杀。“老家伙,你还想当进王八壳子?”石昊抖动那杆大旗,阻挡他,因为铁血战旗正在缠绕青铜殿。轰!青铜仙殿剧震,荡开旗面,露出入口,仙殿的老者一语不发,就向里遁去。当!可是,这个时候五行山发光,一下子射来五道仙光,震的铜殿剧烈颤抖,导致站在仙殿中的老者身体跟着抖,身上满是裂痕,大口喷血。哧!同一时间,石昊手中那把被忽视的大罗剑胎光芒璀璨,射出的一道剑芒,竟剖开了老者的护体罡气,将他洞穿,让他惨叫了一声。“你……你们!”他霍的回头,怒视石昊,因为他知道,两位至尊在暗中加持神剑,重创了他,这伤太严重了,伤到了他的本源。但是,事情并未完,就在这一刻,他感觉杀机刺骨。吼!他怒吼了一声,体外符文绽放,熊熊燃烧,躲避杀劫。因为,早先两位至尊发出的秘术缠住了他,有部分真力不曾消散,如跗骨之蛆,现在竟然爆发,化成神剑,要截断其躯。噗!一刹那,他护住了要害,两条手臂脱落,而后碎掉了,化成血雾。犹若壁虎断尾,他用以自保。这太狼狈了,也太憋屈了,最起码,对于一个至尊来说,这是不可忍受的耻辱,居然遭受此劫。“当!”青铜仙殿之门闭合,严丝合缝,将外人的视线隔绝了。仙殿的老者怒火冲天,他可是至尊,居然受此奇耻大辱,怎能忍受?“古祖,你若可行,还请出世!”仙殿的老者低语,而后吟诵起一种古经,在召唤,沟通仙殿根基之地。那里有残仙,其真身在沉眠,但有一道意志烙印始清醒,感受外界一切,不久前的法旨就是它所传下的。咚!天地间,像是有仙鼓在响,震动三千州,如同鼎盛的神庭浮现,要出世,仿佛有成百上千万天兵在呼啸。一刹那,三千州某一地,那里仙光澎湃,瑞彩亿万条,有一股仙道气息铺天盖地,冲上苍宇。“残仙……出世了!”这一刻便是教主都在颤栗,瑟瑟发抖,有人颤声说道。明天三章,今天只有一章了。” 


永恒之界

发表于22小时前

回复 江湖喵: 这部惊悚片《满清十大刑酷》白乐童说来说去,还是没有提及会给登州中学什么实质性的支持,这让心怀期待的赵溥不免有点失望。不过他并未在脸上表现出来,仍是面带笑容地为白乐童的发言献上掌声。


风动云乱

发表于66小时前

回复 MR.六 : 血与骨的恨!许多人都快狂了,但是却难以吼出声,接连四场大败,四位年轻王者横尸战场上,倒在血泊中。任你不甘,可现实就如此血淋淋。在此时,所有人都体会到了仙古末年那一世的人有多么的不甘还有绝望,这种战斗结果让人悲愤。甚至,很多人心如死灰,觉得前方一片黑暗。号称拥有无敌古种的人,都这么败了,还有什么希望可言?心虽然忿,有哀,但是却看不到光明。从这些战斗中,所有人都看出了端倪,异域绝对的强大,无论是古代的生灵,还是当世的年轻王者,一个个都如同不可战胜的魔神般。早先,石昊还很怒,还很恨,但现在他神色冷漠,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冰冷的望着战场。他的心从未有过的沉重,如何去战,哪怕他无惧对面的年轻王者,可是赢了的话,还要面对更多的人。他深知,这一界的无暇古种被异域找出了破绽,寻到了对付的方法,后果严重到极点。也许,日后少有人可与他并肩作战了。石昊心中冷,哪怕给他时间,有朝一日他成长起来,也可能要只身面对无数的人,少有战友可相助。一个人,独战一域?那得多么的可悲,不现实!“太弱了。”螳蜈吐出这样几个字,打破了战场的宁静,它看着地上的尸体。“不!”有人大叫,那是紫日天君的族人,还有仙院的长老,真的不忍看到这一幕。许多人悲呼。“主上!”还有一个书童,也在撕心裂肺的大叫。清冷的风划过大地,卷起一阵血腥味,让这边的每一个人都体会到了一种绝望,还有森冷。“天运在我们这一边。”异域的一位古老生灵说道。螳蜈转身时,忽然现。跟他对应的那块仙龟甲片出盛烈霞光,瑞气滔滔。“天象大吉!”异域老一辈人又惊又喜。“下一个对手,会导致你道运隆厚,真是罕见。”异域一位老者解释。他们这一边许多人都惊讶,没有想到会生这种事。就像是黄金魔鸟对应的甲片染血一样,这种事少见,那代表了大凶。而现在则正好相反,是瑞象!“咻!”“我先带你保存。”黑暗深渊畔,一位老者出手,将鸿蒙紫气种禁锢,召唤了过去。并让螳蜈留在战场中。“天运在我,哪一个来送死?”螳蜈面对九天十地的年轻奇才,十分的冷酷,目光幽幽。带着冷意,还有一种轻蔑。跟他对应的甲片瑞光澎湃。十分的炫目。仙龟甲片通灵,预示了大吉之象。异域的一群年轻王者一个个都无比羡慕,恨不得取而代之,去前方征战。只是。他们不敢妄动,古祖已经话,没有人敢下场。九天十地这一边,一片悲声,瑞光居然为异域而生,让所有人倍受打击,一些人身心灰意冷。在大哭声中,一群人将紫日天君残躯抬走,为他拼接,努力组成完好躯体。就这么死了吗?这一族人不甘,就是外人也简直不能相信,紫日天君降生时,可是伴随着一轮紫色大日啊。“孩子,你太在意胜负,何须如此?也许正是那颗种子害了你啊,若无它,你也许走的更远。”一位老者凄凉长叹,老泪滚落。哧!仙龟甲片光,飞出一块碎片,再次选择了一个人。螳蜈没有退走,那么意味着他的对手出现了。“居然是他!”人们侧目,看着一个方向。秦昊呆呆愣,他成为了出战者,被选中。此时,他的战衣铿锵作响,银光灿烂,体内更是出道鸣声。就是异域的生灵亦望来,盯着他。“嗯,他的战衣有古怪,很有可能是仙王甲碎片炼成!”异域,一位古老的生灵露出惊容。“古怪,在他体内有……一块骨,太特别了!”黑暗深渊畔,一位古祖开口,非常吃惊,他的眉心露出一只竖眼,竟看透了秦昊体内的秘密。很快,他们醒悟了,立刻明白,那块骨多半是上一纪元某一位大人物的,寄存在他的体内,还有生机。“造化啊,那块骨了不得,难怪仙龟甲片异动,一旦杀了他,便可得到那块骨,有大秘密!”他们低语,洞悉了原因。“恨不是我出手!”异域的一些年轻高手嫉妒,想取而代之,换掉螳蜈,去猎杀秦昊,从而得到大机缘。“哈哈……”螳蜈一改早先的冷酷,放声大笑,点指秦昊,道:“你,过来受死!”“你,我会杀了你的!”秦昊气愤,迈开大步,向前就走,他是一个骄傲的人,从以前不断跟石昊相比就可以知道。突然,一条手臂拦住了他的去路,前方一道身影背对着他,如一堵山,横在前方,挡住他的路。“哥哥!”秦昊低声叫道。“你不要去!”石昊沉声道,他没有转身,而是盯着前方的螳蜈。“你这不知死活的人,想阻碍我获取猎物吗?”暗金色的螳蜈目光变冷,站在前方的一块巨石上,俯视着石昊。“哥哥,让我去杀了他!”秦昊道。“你年岁还小,修为不足,需要时间去巩固。”石昊说道,他的手臂非常有力,横在那里,不肯放他过去。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弟弟若是前去,必死无疑,不会是螳蜈的对手,他不能看着自己的弟弟枉死。“我……”秦昊想要说什么。石昊一摆手,不让他多语,他面对战场。看向螳蜈,道:“我是他的兄长,让我替他出手,可否?”“笑话,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阻我获仙骨。走开!”螳蜈冷笑道,昂起了头颅,不屑一顾。“这个人谁,真当自己是什么人物了吗,居然屡屡干扰决战,真是可笑,不知死活。”远处。异域的年轻王者皆取笑,在那里奚落,看不起石昊,不将他放心上。唯有黄金魔鸟一阵心悸,感觉阵阵胆寒。总觉得面对此人时,生出一股非常不好的感觉。此时,九天十地这边的许多人也都望来。“哥哥,你走吧。让我过去!”秦昊脸色通红,透过石昊的手臂。愤怒的看着对面那些生灵。“不行!”石昊纹丝不动,阻在这里,挡住他的去路。“年轻人,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又一次搅闹,这次我若杀你,别人都无话可说!”“哥哥,你快走!”秦昊想绕道过去。“砰!”石昊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让他难以挣动。“年轻人,你想葬送在此吗?”对面,异域那里传来浩瀚威严。同一时间,九天十地这一边,大长老也散出强大威压,针锋现对。“我按规矩来,你们请看!”石昊大声道。同时,他对秦昊传音,道:“全力激活我送给你的至尊骨!”“哥哥!”秦昊望着他。“快,不要耽搁时间!”石昊斥道。秦昊的心结早已解开,对石昊不再像当年那么抗拒,他闻言照做。哧!一团神圣光辉冲起,无比灿烂,至尊符文蔓延,气象惊苍宇。与此同时,石昊也激**内的的至尊骨,让某一种天赋神通迅复苏,两个人的气息竟完全一样。他们的体内,都流淌着同一种至尊血,还有同源的至尊骨。石昊共有三种天生的宝术,曾经送骨于秦昊,故此有一种宝术重生于他的体内。哧!这一刻,悬在空中的那块仙龟甲片摇动,被石昊一把抓在手里,依旧在光,当场选中了他。石昊松了一口气,跟他猜想的一般,成功了!“你退后!”石昊对自己的弟弟说道。“哥哥!”“回去,这里由我来!”石昊神色严肃,话语很重,命令他立刻退回去。这一刻,所有人都呆,这仙龟甲片怎么还能如此,选定一个人,居然还能变吗?众人愕然,就是异域那边的生灵也都张口结舌,一阵无言。秦昊想坚持自己去一战,可是被石昊呵斥,最后低头,听从他的命令,向后走去。“哥哥,你要小心!”“放心吧,我不会有事,该他们要当心了!”石昊以平静还有自信的语气说道。秦昊退走,石昊松开手掌,那块仙龟甲片并不飞走,出清辉,照耀在他的身上,确认已经选定他。“怎么会这样?”异域的一些修士不解。“他们是兄弟,且竟有同一种血脉之力,十分罕见,并且刚才气息完全一样,等同一人。”一位年老的生灵解释道。石昊大步向前走去,这一次异域无人反对,谁都没有想到会生这种事。“荒,你一定要赢啊!”在后方,有人喊道。失败了太多,接连数位年轻至尊殒落,让许多人都憋了一口郁气,已经快要吐血,渴望一胜,迫切希望一扫颓势。石昊出场,让很多人都生出一股希望,因为知道他非常强!不过,还是有不少人心中无底,失败了多场,心中忐忑,且对石昊并不是真正彻底的了解,怕他也败亡。这一刻,众人都十分的紧张。战场中,螳蜈脚下的巨石龟裂,而后炸碎,它以人类的双足站在虚空中,蜈蚣躯体半立,目光冰寒。“你竟敢破坏我的大机缘,我要将你分尸,你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东西!”螳蜈很生气,面色阴冷。“你马上就要死了!”石昊很干脆的说道。螳蜈大笑,满是讽刺之色,道:“你们这一界的人死了一个又一个,都是所谓的天骄,算的了什么,你也一样,在我看来,什么都不是!”“哈哈……”远方,异域的一群年轻王者皆大笑不已。“我,既然站在这片战场,就要杀你们全部!”石昊平静而冷漠的说道,话语震动了天地,如雷音在激荡。远处,有一个书童跪下,冲着石昊叩,道:“荒,我求你了,一定要杀死那条蜈蚣!”他是紫日天君的书童,曾很敌视石昊,而现在却含着泪水,跪在那里,真诚道歉,认真叩,饱含着感情,道:“过去,我错了,求你,为我的主上报仇,杀了他!”说到最后,他悲吼着,而后放声大哭。不管他过去如何,这一刻他是重感情的,为紫日天君而伤,向石昊求助,希望为自己的主上复仇。“好,我答应你,就在今日,就在此地,我杀了它!”石昊喝道。“就凭你,妄想杀我,别做梦了,看你的状态,都在抖了!”螳蜈冷笑道。不光是它,其他人也都看到,石昊的双手在微微抖,甚至躯体都如此,不过所有人都明白,这不是害怕,而更像是一种压抑后的释放。“我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感觉状态良好,终于……可以出手!我的身躯在兴奋,在颤抖!”说到最后,石昊大吼了起来,一头黑色的长在乱舞,如同一个盖世魔王,一股滔天的杀气冲出,席卷了天上地下!此时,他比异域的修士还凶狂,伸展双臂,仰头望天,咆哮道:“今日,我一个人要杀你们全部,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一对我杀一双,斩尽你们年轻一代人!”伴着这种话语,他的周围出现一道道巨大的闪电,贯通天上地下,跟他的声音共鸣,有一座又一座巨大的雷池浮现,这是天地奇景,不是在施展宝术,其声音在整片天地间回荡!(未完待续。):"..",。,谢谢!。 

猜你喜欢
满清十大刑酷
热度
97396
点赞

友情链接:

摸逼逼综合网 我不是明星第五季 郑州车辆违章查询 98足球网 脚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