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丽维娅 赫西》粤语中字在线观看-聚力影视
奥丽维娅 赫西
地区:台湾
  类型:科幻片
  时间:2022-12-02 11:29
剧情简介
同样有年岁,相差无几有天赋,这二人在风不平眼中都的可以在未来接替自己衣钵有最合适接班人。
19329279次播放
05237人已点赞
99284人已收藏
明星主演
橙子澄澄
爱德华诺顿
本维特利
最新评论(888+)

清酒大魔王

发表于44分钟前

回复 熊猫胖大 : 一役过后,石昊扫平界海这一边,平定黑暗大动乱,解决了大患。他该离去了,回归仙域。在回去之前,他扫荡了终极古地,又进入黑暗之地,遍寻界海这一端,看是否还有什么古怪遗留。随后,他将遗存下来的那些接引古殿都开启了,而后,他更是轰开虚空,见到成片的黑暗牢笼。虽然许多牢笼都空了,但是也有一批还关押着元神。甚至,在个别接引古殿中,也有一些大长老那般的惊艳人物,肉身亦在。关押无尽岁月,许多生灵都疯了,也有的痴呆了,这是岁月之伤,也有一些生灵彼此吞噬过,很是可怖。石昊释放出所有修士,他施展无上帝法,神光普照,昏沉的人渐渐复兴,彼此吞噬过的生魂被分开。“咦?”他见到了一个熟人,接引古殿中有一灰袍女子,姿容绝美,风姿动人,眼中有沧桑,这是一个活的岁月久远的生灵。她也在看石昊,眸中现重瞳。“真的是你,踏平黑暗,斩开牢笼,扫灭界海这一端的祸患。”她在轻叹,有无尽的感慨。石昊也是思绪万千,想到了过去,想到了昔日的人与事,眼前的女子怎会不认识?她是重瞳女。当年,石毅就是被她救走的,令之复活,因为他们都是重瞳者。此外,她也跟石昊有交集,还曾笑谈,以后要向他借皇蝶,可是后来,她就消失了,再也未曾见到。“多少英杰,陷入黑暗。”石昊说道。“世事难料,没有想到,你已在仙王之上。”重瞳女子慨叹。石昊遥望虚空,而后斩开,他去接孟天正、柳神、火灵儿回归。“石昊!”火灵儿笑着,哭着,眼睛中有泪水滑落,这一次又等了十几万年,她真的无比担心。石昊为她擦去泪水,轻声道:“别哭了,我带你回家!”“好,回家!”火灵儿更加忍不住,放声大哭。被困这么多年,她有无尽的思念,想念故土,想念昔日的人,可是,她也知道,世间肯定已是桑海桑田,有些人再也见不到了。物是人非,那是不可避免的。但她也不是特别的惶恐,因为还有石昊,还在身边,可以相伴。“我们回去。”她哭泣,心伤中也怅然,她知道,父母等多半都不在了,顿感悲苦,眼泪不断。此时,孟天正拍了拍石昊的肩头,连说了几个好字,再次见到这个最满意的弟子,他内心畅快,哪怕遭遇黑暗劫难,而今也很满足了。石昊也很高兴,即便已经为仙帝,也依旧难忘昔日之情,对大长老很尊敬,认真行了弟子之礼。只是,再次见到柳神,他沉默了,心中难受,这只是一段黑暗的树桩,没有生机,如何救活它?“柳神,我一定会让你再现世间的!”石昊发誓。柳神影响了他的一生,若是没有柳神,就不会有现在的荒天帝,他对柳神有一种特别的感情。这一日,界海这里一阵嘈杂,而今仅有数几位仙王活着,比如屠夫、葬主等,当然,他们比一般的仙王要强大的多。但是,毕竟还没有踏足准帝领域中,依旧是王。“你……是荒,你活着回来了!”纵然为屠夫,号称最冷酷与彪悍的男人,此时也睁大了眼睛,看着石昊,无比的震惊。因为,他曾经感受过,界海那一边有大恐怖之事发生,哪怕相隔无穷远,他还是曾经颤栗,感应到一股超越准仙帝的波动。他与葬主都一致猜测,真正的仙帝出世了,荒独自渡海过去,多半凶多吉少了。“我很好。”石昊对他们点头。而后,他一甩袍袖,一大批生灵出现,石昊请屠夫、葬主帮忙,将他们送回各自的故里。这些都是从黑暗牢笼中解救出来的生灵。至于黑暗大军,在昔日时,便被石昊灭的差不多了。这一天,各地沸腾。仙域被打成了很多块,各自漂流远去,没入不同的混沌区域中,一般的真仙都无法寻觅这些地方了,唯有仙王可以。屠夫、葬主行动,震动了仙域各地。哪怕这些碎块之地彼此分隔,也都是在同一日,欢呼震天,许多人高呼荒天帝之名。“平定了界海那一端的黑暗大动乱,天啊,这是真的是吗?”“荒天帝!”许多人大呼,在不少人看来,这是万古不朽之大功绩,举世都应诵其名,表示敬意。石昊回来,着实引发大地震。举世同欢,各地的修士都在庆贺。黑暗祸端被平定,就此根除,让人怎不喜悦,怎不激动与兴奋。这么多纪元以来,黑暗大祸威胁太大了,让诸王都束手无策,死的死,亡的亡,没有剩下几个。连仙域都残破了,分成成百上千块,生灵死伤无数,而今听到这样的消息,谁都激动无比,这意味着日后将不会有灭族的黑暗大乱了。举世沸腾时,石昊却回到了天庭遗址,在那坟地中,祭拜英灵,他带着感伤,还有怅然,更有遗憾。“我会想办法的,你们暂且安息。”他将柳神的焦黑树桩放在这里,每日间,都是独自一人盘坐树下,很沉默,看向不远处的石碑,他很悲伤。那是他的亲子,葬在那里。除却小石头外,还有太多人的坟冢,比如,禁区之主的衣冠冢,鸟爷、精璧大爷等人,还有穆青,秦昊、长弓衍、石毅等人。亲人、朋友,都葬在这里,有些人死的很凄惨,可惜那个时候,他无力回天,阻止不了。“小石头是……你的孩子?”火灵儿来了,话语颤抖。“是的。”石昊点头。火灵儿有些沉默,更有些伤感,还有心酸,但是,也不怨,分隔这么多年,总有许多事情是他们所无力阻止的。若是不离开,或许,小石头就是她的孩儿了。“他血祭了自己,为我而死。”石昊平静的说着。火灵儿捂住了嘴巴,眼中泪水滑落,当了解小石头是如何死去的后,她忍不住跟着伤悲哭泣。“好可怜的孩子,好可惜的小石头。”说到这里,她很担心石昊,丧子之痛,他得有多么的凄伤?尤其是,小石头血祭了自己,为了父亲才选择了这样的生命道路。“石昊,你如果悲伤,就哭出来吧,不要这样憋着。”火灵儿劝道。“哭不出来。”石昊摇头,他看着小石头的碑文,他用手摩挲,一遍又一遍,不愿放手。火灵儿虽然知道石昊已经功参造化,但是,她并不没有在意,还依旧当他是曾经的那个少年,看到他这个样子,为他而难受。成帝了,却哭不出,他心中有太多的悲,她知道,她同情,事实上他们之间,是否也算是一种悲呢?曾经要在一起,但是,却分开这么多年。“这是我弟弟的墓。”石昊终于离开了小石头坟,站在秦昊的石碑前,久久都没有离开。“他也血祭了自身,还有石毅,我少年时立志要战胜的仇敌,他最终用血与命来还,很男人的和我了断,我……真的承受不起啊。”石昊伤感,石族一脉尽凋零。“这是天下第二的墓,鸟爷啊,当年那两个老头子再也不能出现了。”石昊一路走一路介绍,无比的惆怅,心中酸涩。“还有禁区之主,亦师亦友,我怎能忘记?”石昊站在另一座大坟前,无比怀念。“这是八百老兵的衣冠冢,这些子弟兵曾追随我征战于末法时代,走过了一生,最后却又出世了,以命护着我的孩儿,参与了最后的大战。”石昊说着,声音很低。附近,有数十名老兵,是幸存下来的,他们闻言都潸然落泪,想到了那些老兄弟生前的种种。“成帝了,可是,你也失去了这么多,难怪我看不到你的笑颜了,再也不是当年我见到的那个嬉笑顽劣的少年了。”火灵儿说道。她知道,石昊的心一定很难受,真的失去了太多啊。身边的人没有剩下几个。“小昊!”阿蛮走来,她一直守在这里,直到石昊归来,她很担心。不久后,天角蚁回来了,赤龙也出现了,昔日故人中他们还活着,幸存下来。“我刚才去葬地了,祭祀曹雨生。”天角蚁道。“又重新埋在了葬土。”石昊点了点头,心中有些空空落落,再也回不到过去了,没有办法同曹胖子还有小兔子抢酒喝了。“石昊,哪怕你现在成为仙帝了,想哭就哭出来吧。”天角蚁说道,这些日子他们都看在眼中,石昊回来后,一直就沉默的坐在这里,如果没有人来寻,他几乎都不说话。“我真的哭不出。”石昊摇头。“孩子!”大长老走来了,拍了拍他的肩头。岁月无情,它斩掉了太多太多。石昊回来了,他没有立刻解封石村,因为,界海那一端的天穹上,还有一个可怕的洞,他还未真正探清楚。他没有将那里的恐怖之处告诉身边的人,避免他们担忧。火灵儿沉眠了,因为她与黑暗火灵儿融合了,归于一体,而她有些怅然,沧海桑田,人世变迁,当年的小石都有了孩子。所以,她一时间不愿醒来,在梦中去怀念曾经的旧事,她觉得,仿佛又回到了火桑花开的那个季节,在梦中,她的眼角挂着泪。石昊见到她这个样子,心中微颤,有些心疼。在接下来的数年里,石昊游历天下,他重回了九天十地,他一个人走过昔日的旧路,探寻着曾经的感动,欢声笑语等。有些人见不到了,他在这样的路上追忆。最后,他更是用无上大法,行走于时间长河中,回到了过去,回到了少年时代。他接近了,回到了那一年,回到了那宁静的石村。远远的,他看到了一株焦黑的柳树,只有一根嫩芽,发出柔和的光,守护着大荒中的这个村落。他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看到了大壮、二猛,看到族长爷爷,看到了村中那早已逝去的叔伯婶子们。他见到幼年的自己在疯跑,开开心心,小家伙笑个不停。不知道为何,现在的他却哭了,一位成帝者这里落泪。小时候的他,若是伤心,在村中哭着哭着就笑了,而现在的他,笑着望向前去,却想哭。“我是荒天帝啊,怎么会落泪?”石昊擦去脸上的泪水,他看着石村的那些人,只有少数人封印下来,早期的那些叔伯都不在了。他转过身,离开了,在这里他既开心,可是又想落泪,只得离去。很多事,再也回不到从前,仔细想来,那个时候的他或许最快乐,总是无忧无虑,调皮捣蛋。石昊沿着岁月长河而行,他见到了清风,又去了补天阁。那个时候,他年少顽劣,曾大言不惭的嚷嚷着,榔头在手,天下我有,将萧天敲的满头大包、“头角峥嵘”。随后,他看到了补天阁覆灭,诸位长老悲壮战死的一幕。石昊离开了,沿着岁月长河,他去了百断山脉,也是在那里他认识了九头狮子,可是而今那位结拜兄弟在哪里?已经埋骨二百多万年了。也是在那里,他第一次见到了火灵儿、云曦他们。远远的看着年少的自己,石昊一动不动。随后,他看到了七神下界,年少的自己,百战而亡……石昊沿着岁月长河,离开了荒域,进入了三千州,当再一次看到曹雨生、太阴玉兔、还有那个十几岁的自己,他笑了,他们一同经历生死搏杀,战后,他正在与曹胖子、小兔子抢肉吃,抢酒喝。曾经的欢笑,曾经的生死与共的感动。不久后,他去了罪州,再次见到了那片火桑林。他看到了火灵儿,伴着晚霞采桑而归。石昊站是岁月长河中,他在想,如果那一年他没有远行,留在这里,会是怎样一种结果。那时,他年少轻狂,总想着鲲鹏展翅,扶摇而上九万里,搏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那个时候,他离去时根本没有注意到,火灵儿一个人伴着夕阳,站在火桑林边,一个人有多么的孤独,怅然,眼中写满了不舍。而那时,他已经远去了,怀着凌云志向,大步闯向远方。现在,他站在岁月长河中,有些惆怅,还有些酸楚,为火灵儿伤,为她而愧疚。后来,如果安澜没有抓走罪州,他们或许还有机会在一起,还能不分开,可是,那终究是不可逆的一段岁月,该发生还是发生了。石昊像是又一个幽灵,独自一个人在岁月长河中前行,看着那些鲜活的面孔。踏着时光,他去了葬地,看到了三藏、幽冥,可是而今呢,跟曹雨生一样,葬于葬土中。他又去看了谪仙,去看了石毅,为帝关见了卫家四凰、拓古驭龙、齐宏等人,还去九天见了大须陀、邀月公主等。可惜,他终究只是如同一个幽灵,独自在远处静静的看着,什么也做不了,他只是在追忆那段岁月,那曾经的感动,曾经共同的经历。而现在,那些人都躺在了冰冷的坟中,而有些人甚至尸骨都未存下。在岁月长河中,石昊笑了又笑,哭了又哭,他是荒天帝,此时没有人看到他在落泪,他的心绪毫无保留。在现实中,他真的哭不出来。而在这里,伴着岁月,徜徉时光长河中,他仿佛正在跟那些人同行,有欢喜,有伤感。但是,那终究是曾经的旧事,如水逝去,一去不返。石昊怅然,擦去泪水,走出时间长河,回到了当世。在这里,他看着那些大坟,抚摸着他们的墓碑,心中很伤感,但真的哭不出来了。“成帝了,我却哭不出了……”回来后,石昊闭关,不见任何外人,他开始炼器,将几件准仙帝兵都取出了,事实上,羽帝、灭世老人他们的兵器,都是不可想象的材料炼成的。他们活的岁月悠远,不知道度过了多少个纪元,统治诸天时,他们也不知道熔炼了多少至宝入自己的兵器中。可以说,他们只是还未成帝,若是真正成为仙帝后,可以直接摹刻大道符文等,推动自己的兵器晋阶,单以材质来说足够了!这一次,石昊祭炼自己的仙帝兵器!除却弑帝战矛外,他将其他几件准仙帝兵器都熔炼进了自己的法器内,不断淬炼,那简直不可想象!世间,所有绝世材料等于都被熔炼为一炉了。弑帝战矛的成分,都被其他三件准仙帝兵所包括了,所以石昊便没有将之毁掉,留下一杆准仙帝兵,留给仙域。不过,他却抹去了这件准仙帝兵的各种印记,免得它日后反过来噬主。随后,石昊又将大罗剑胎熔炼进自己的兵器中。至此,他的法则池还有仙剑,一下子变得恐怖无比,成为仙帝兵器后,超越大罗剑胎。还有一口棺,这是从大罗剑胎中坠落出的。他也曾想熔炼,但最后放弃了。因为,那口棺被他堵在界海对岸的诡异之地,封印那个洞穴,且,他而今的帝兵包括了天下所有至宝材料。同时,他亦觉得那口棺很特别,坚韧无匹,可以用来当做一件防御性法器。“它跟三世铜棺是否有关联?”石昊曾仔细思忖。三世铜棺,大棺内还有一口小棺,若是按大小来看的话,剑胎中落下的棺可以被收进那口小棺中。“三世铜棺,三口棺,是这样吗?”石昊蹙眉。石昊上路了,带着自己的仙帝兵,还有那第三口棺,独自一个人悄然上路,再临界海对岸,登临终极古地。终极古地上方,那里的洞被堵住了,散发妖异的光。石昊取出了那口棺,在此研究了很长时间,这口棺很坚硬,疑似达到了帝级,倒也是一件不错防御法器!同时,他确信,自己可以轻易毁掉三世铜棺,那两重棺没有这口结实。“如果真是一体的,这是第三口,也是最里面的一口棺,最不凡,最坚硬。”石昊自语。天穹上有一个洞,有晶莹液体,其中染着黑血,此外,还有金色血液,银色血液等……很是诡异,这里秩序交织,有些可怕。尸骸仙帝遭劫,只是一种黑血落下导致的吗?石昊手持帝兵,准备闯进去。他很在意这里,因为此地有提到轮回,他想要复活柳神他们。上苍之上,永恒长存,轮回难覆,无上之地。这么一句话,预示着这里绝对的超凡。或许,这是更高层次的领域。石昊手持帝兵,他的这身闯进去了,哪怕纵天一战,也要有收获!法则交织,轰杀过来,他确信,一般的仙王都不见得能承受,这里很可怕。石昊闯进来了,轰的一声,他沿着通道,一路上冲,发现自己站在一座岛礁上,只有一丈见方。它上面有一个洞,通向终极古地那里。“这是哪里?”石昊放眼四顾,一阵吃惊,四野,寂静无声,猩红的血水,蔓延过了大地,缓缓流淌,像是河流,像是湖泊,像是海面。有些大坟,矗立在猩红的水面上,没有被彻底淹没。血色的黄昏下,流血成河,漫过坟地,这个景象太熟了,这不是大罗剑胎映现出的景象之一吗?确切的说,是大罗剑胎中的小棺所映现出的景象之一。石昊神色凝重,他竟然真实遇到了,见到了。最终,石昊将铜棺放进猩红的血水中,他坐在了上面,古棺缓缓漂浮着,不沉陷下去,载着他,以极速向这片世界深处驶去。他就这样消失了。一万年、两万年、三万年……荒天帝一下子消失了八万年,当他再次出现时,仙域剧震,屠夫、葬主等人都忍不住了,登门拜访,请教他。“我去了一个地方,那里太浩瀚,极度危险,你们去不了,我只走了一角之地,当年的黑暗之源是从那里坠落出来的。”石昊说了这样一些话,便不再多语。然而,最为震撼人心的是,荒天帝这一次回归,带回一些东西,他竟然救活了留下残骸的一些人。比如穆青、太阴玉兔、魔女、皇蝶、打神石等。就是柳神的干枯树桩也带上了点点绿意。“我要救活小石头,我要救活柳神,我要救活石毅、秦昊他们,哪怕有些人尸骨无存,我也要打破那樊笼,让你们活着出现在世间!”这是荒天帝的誓言。他又要上路了,不过离去前,他揭开了石村的封印,唤醒了所有人,他以帝血之精粹,给予他们延命。这一日,天庭很热闹,石村也很热闹,许多人都出现了。就是那头五色雀,居然也很逆天的再现,飞到了这里,它竟然在昔日的大劫中活了下来。少不了欢声笑语,少不了悲欢离合,再相见,又怎能不伤别离?但石昊还是决定上路!这一次,石昊带上了柳神,而火灵儿亦执意相随,死不分别。“我已经错过了一个大世,哪怕那里危险,也带上我吧,我想去看一看,跟你同行!”他坚决追随。最终,荒天帝又消失了,漫长岁月都没有再回来。可是,天庭有一些生灵在后世复活了!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直到有一日,九龙尸骸莫名拉着铜棺,在九天十地孤独的旅行,被人发现后,人们才意识到什么。因为,有人从铜棺中听到了一些大道符文声。“三世铜棺,三口棺彼此间有联系吗?”“荒天帝还活着,在向我等传递一些信息!”屠夫来了,他仔细感应后,蹙眉,道:“尝试修补天地,不对,还有其他,涉及到了什么?”他破译经文,最后慨然长叹,道:“越是参悟,涉及到的东西越深,当有朝一日,真正出现可以跟荒天地并肩而行的人,才会明白吧。”“或许,他希望有一天,有人可以追随他的脚步而去!”葬主判断。“啊……”岁月悠悠,不知道多少万年后,一声大吼,人们再次听到了荒天帝的声音。屠夫、葬主、天角蚁等人,第一时间冲向界海,看向那里。“荒,我的兄弟!”天角蚁大叫。“荒天帝!”屠夫身边,也有不少人大叫,还因为他们也过来一些弟子等。这一日,他们看到了荒。“我无恙,我在另一界等你们!”荒天帝,长发披散,连浓密黑色发丝都发出了炽盛光彩,如同黄金铸成,他在挥动仙剑,猛力一斩,劈开了万古长空。至此之后,界海不见了,被他隔断!混沌取代,淹没那里。那里有无上法则,封印了那边。荒,纵天而去!这故土远离惨烈,远离更残酷的大战,这是荒最后所能做到的了。“说是等我们,为何还要封印这里?你们感受到了吗,那一剑涉及到了时间的更迭、变迁,我感觉像是隔断了万古岁月!”天角蚁颤声道。“师傅!”赤龙大吼,他知道,自己的师傅如此做,是在保护所有人,给予了他们一个相对来说平和的世界,对比惨烈上苍大战来说,这里可能就算是完美的世界了。“他在等我们,等我们追上他的脚步而去。”屠夫说道。“他为荒天帝,自然会无恙,有朝一日,总有人会再次看到他,不过那可能不是我们了,需要跟上他脚步的人才行。”葬主怅然。多年后,天庭依旧有人在复活,世人莫不震撼,他们知道,那是荒天帝的手笔。“是荒天帝!”“他虽然隔断了万古,但还是有后手……”“纵天一战,谁能杀过去,求你带上我,我要再次见到我的兄弟!”天角蚁嘶吼。一剑劈开万古,断开上苍之下,隔开了万古岁月。那是时光的力量,那是空间在更迭,那是岁月在变迁,跨过万古的岁月,弥漫着至高无上的伟力。而在上苍之上的深处,荒的身边有了大量的追随者,都是至强者,在这里,虽有恐怖大战,但是他亦在绽放辉煌,释放璀璨,那是属于盖世荒天帝的传说!完结了,最后这三章总共写了一万五千多字,跟平日的五章字数一样多,一直写到天亮才结束。这个时候,心情很复杂,写了这么久的一本书终于落下帷幕,结束了,心中有些空空落落,我的思绪还在写这本书中。不过,该结束的还是要结束了。少年小石,走出大荒,一路前行,有欢声笑语,也有悲伤,有波折,也有热血,还有无奈,荒天帝,他的辉煌还在延续。希望这本书能让大家满意。如果不满意的话,那就拍砖吧,在我的微博,在我的微信公众账号上留言批评。因为我知道,任何一本书都无法满足所有书友的喜好啊。一万五千字,整整写了一夜,现在辰东很想立刻躺在床上睡觉。新书会在11月1日上传。完美世界这本书写的时间太长了,辰东确实很疲累了,真的要好好休息一下了,请兄弟姐妹等待。新书在我脑海中酝酿很久了,每次想到这个故事,我自己就先内心澎湃起来了,我想呈现给大家一本无限精彩的新书。新书将会与众不同,请等待。接下来的三个月,我会认真准备,十一月一日再见!谢谢所有兄弟姐妹!...” 


圣之语

发表于51小时前

回复 太乙无忧散人: 这部《奥丽维娅 赫西》,完美世界风族来的强者,一个都未能走脱,都被斩了个干净。对于这种敌人,石昊不会留情,别人就是为杀他而来,还谈什么仁慈,那很可笑。风吹过,这片天地都静了下来。石昊一叹,在这片区域徘徊,去了太阴族,又去了太阳族,究竟哪里是回家的路?太阴长河的尽头,太阳河流的尽头,哪一个为真?“嗯?”突然,石昊心中一动。“或许,都为真!”他这般说道。太阴太阳,阳之极尽为阴,阴之极尽为阳,太阴河流的尽头与太阳河流的尽头是否交汇在一起呢?石昊心中剧震,他觉得极有可能,这一刻,他心中激动,仿佛看到了回故乡的路,找到了希望。只是,这样的地方在哪里?依照两族所说,它在虚空中,在宇宙中,亘古长存,那样的河流不是地上的太阴与太阳水泽,而是天地永恒不灭的规则所化。石昊想破头,也不知道在哪里。他一声叹息,很是无奈,最后一路走了下去。这里毗邻无人区,他想到了仙古遗地,就在那片无区中。当年,三千州天才争霸结束后,仙古遗地出世,跟三千州对接,连在一起,就位于广袤无人区中。昔日,在那片古地中曾发生过很多事,石昊斩杀堕神子、击杀黑暗神子,大战各路天才,强势崛起。并且,那些仙古遗族有不少人跟他结下善缘,石昊曾为他们化解诅咒,在他离开时,被教主阻击之际,那些人曾庇护他。若是在过去,石昊想进无人区,肯定要冒着巨大的风险。但现在,他可以横渡而过。尤其是,这块区域并不需要深入很远,他平安到达。隔着还有一段距离时。他就体会到了一种莫名的气息,那是仙古遗地特有的道韵,宛若跨越时间长河而来。这片古地,道则相对来说还算完整,是一片得天独厚的修炼之地。当石昊深入仙古遗地。顿时引发震动,不少族群赶来,跟他相见。“哈哈……”八臂魂族的族长来了。接着,丽人族、岩魔族等族的高层都到了,再次见到石昊,他们充满惊喜,眼神火热无比。“小兄弟,你终于来了,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把你期盼来了!”这些人太热情了。一个个都大笑着。将石昊围住,那种眼神比之单身汉见到绝世美女还要炽热,眼神火辣辣,让石昊浑身不自在。他自然知道原因,不光是因为有交情,更因为他来了后,可以帮助他们化解诅咒之力。仙古遗民都身中神秘诅咒,一个个都活不长,那种苦痛伴着他们的一生,唯有雷劫液可解!想得到雷劫液。一般的天劫根本不行,非得最强的几种天劫才能诞生这种液体。在这三千州,有几人可以渡那种劫?石昊当年帮他们化解过,有部分人因此而解脱。现在他又来了,自然令他们兴奋而激动,要知道各族人口可不是少数,非常需要雷劫液。“放心吧,如今我的修为不可同日而语,一旦渡劫。所产生的雷劫液,一滴就足以救活很多生灵。”石昊答应。这句话一出,令各族无比欣慰,许多人都高兴无比,如众星捧月一般将他护在中央。“小兄弟,看你心不在焉,是否遇到了什么麻烦?”有人问道,因为将石昊请如他们的净土中后,面对各种山珍美味时,石昊总是走神,令他们诧异。在过去,他们可是知道,这个少年对于美食来说,那叫一个凶残,没有条件也要创造条件,自己烤了不少仇敌,当作珍肴。现在,满满一桌美味,他居然会走神,无动于衷,这也太稀奇了。“我在想回家的路……”石昊并未隐瞒,如实说来,他觉得这些种族是仙古遗民,或许了解一些秘密也说不定。虽然有所希冀,但是他没有想到,这群人真的知道,给了他一个天大的惊喜!“太阴与太阳的尽头,那不是传说中的虚空十字河吗?”有人说道,带着狐疑。“没错,肯定就是那个地方!”另一位老者点头。“你们……知道?!”石昊震惊。“祖辈是手札上有记载,确实有这么一个地方。”八臂魂族的族长说道。石昊发呆,不久前他还在发愁,不知道去哪里寻找,不曾想现在有了眉目,可能要洞悉那条路在哪里了。这真是一个意外的惊喜!这群人没有去过,也不可能去过,因为,他们一直生活在仙古遗地,等若与世隔绝,至于那条路根本不在这里。很快就有人找来了古书,他们逐字逐句的为石昊解释,为他分析在何方。“阴阳交汇之地。”“虚空中的两条河流。”“太阴太阳碰撞之处!”天地间,有太阳与太阴,两者对立,但是也能相互转化,那处地方就是在阴阳诞生之地。可以说,世间万物都可用阴阳来阐释,所谓太阴与太阳代表了对立,更代表着两大法则,真要能弄明白,大道可期。最后,又有一族人马找来几部玉石书,上面记载的更为详细,有了确切地址。“在生命禁区中!”当最终确定后,在场的人都倒吸冷气。就是石昊也是一阵惊悚,那种地方绝对不可踏足。不然的话,会将自己葬送掉。怎么会如此?他一阵发呆。在仙古年间就存在的禁区,那绝对可怕,岁月久远,时间漫长,那里的存在,想都不用想,肯定早已不朽。“小友,你还是放弃吧,就是在仙古年间,那些禁区也是不能踏足的,他们中立,一旦惹怒,会有大麻烦。”有人叹道。“那个时候,他们就有如此威风?”石昊震动。“是,有的禁区存在岁月漫长,贯穿整部古史,甚至比我们了解的历史都长。”一人点头,神色复杂。石昊也是一阵震撼,那些禁区都来头巨大!他一阵沉默,怎么回到故乡,麻烦大了。“咦,这地图地貌,就在三千州内?”忽然,石昊讶然,他注意到,那玉石书上的记载,就在三千州间。可是,他从未听说过三千州还有生命禁区。据他了解,自古长存的几个禁区,都在九天上,远离凡尘,一般的人别说误闯进去,就是想寻找都很艰难。“这片大地上,没有禁区?”就是这些仙古遗民也很吃惊,都一阵发呆。“十字阴阳地,不存于世间了吗?”他们不太相信。“没有听说过,最起码,在书中所记载的这块区域中,应该没有什么绝地吧。”石昊不太确信。一群人不解,议论纷纷。石昊趁机详细了解,弄了个清楚与明白,到最后确定了精准的位置。接下来,他在这里逗留,取出一些雷劫液,都是以前渡劫后所留,过多的宝液他还剩下部分。并且,石昊为了救这些有交情的族群,还曾在无人区中渡劫,真正抗击雷海,独抗闪电汪洋,只是为了获得雷劫液。遁一境界的天劫自然可怕无边,极度吓人,石昊满身是血,九死一生,这才渡过,他所收取的雷劫液自然价值大的吓人。一滴而已,就足以化解无数人身上的诅咒。他留下九成,送给了这些人,剩下的一些他自用,服食下去,不仅恢复到最巅峰状态,最后还有所突破与精进!最后,石昊告辞,他要去十字阴阳地,去那片禁区外看个究竟,那里有一条路,现在是否存在?同时,他也想确定,所谓的十字阴阳地到底怎额回事,如今还是禁区吗,为何三千州没有记载,无人提及。石昊骑坐着黄金狮子,这一次是通过祭坛离去的,横渡亿万里虚空,到了某一州,而后径直赶向十字阴阳地。很快,他就确定了,临近了目的地!


李铢真

发表于14小时前

回复 萌新山鬼 : “古代怪胎,一个个不都独来独往、惟我独尊吗,怎么还要结盟?”石昊说道。“形势所迫,因为有人率先结盟,其他人若是落单肯定危矣。就比如道兄,虽然惊才绝艳,堪比古代天骄,但是若两人联手、或者被三人围攻,你还能自保吗?”隆宇道。石昊笑了笑,没有说话。“我知道,以兄台的实力的确可以睥睨当世,但是古代的王,任何一人都是如此啊。都曾称尊一世。”隆宇看他不以为然,进一步解释,道:“古代的王,除却像十冠王这样的个别人外,如果不迈出那一步,谁会比谁弱多少,一旦两三人联手,攻杀一人,那绝对是致命的。所以,兄台虽强,但也应联合一些同路者。”石昊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曹雨生、清漪等坐旁边,不发表意见,他们心头很惊讶,古代怪胎终于来了,视石昊为同类人。“兄台与我们联手吧,如此才能在仙古自保,并且最后去夺大造化。”隆宇说道,进一步劝解。“我可以考虑,不过区区天国猎杀者等人还不放在我眼中。”石昊平静的说道。“道兄,莫要小看天国,确切的说他们是最危险的,那个第一猎杀者很强,可对古代的王造成一些困扰。但真正可怕的是天国的古代怪胎,他若出手,连十冠王还有宁川都要严阵以待。”隆宇郑重告诫。“他难道他迈出最后一步了?”石昊问道。“凭借此人的能力,绝对可以!”隆宇说道。“哦!”石昊不置可否。打神石憋的很难受。它很想说,荒已经先迈出那一步了。但是它却不能说,还要藉此坑杀不世敌手呢。“神庙古圣子的九天十地经几乎无解,强大的离谱。”说到这里,他特别强调另一番,而后也提到了冥土,道:“黑暗神子不是古代怪胎,但更胜过。”“有什么说法?”清漪问道,能够进一步了解敌人总是好的。“黑暗神子是一具古尸。于这一世通灵与觉醒,尽人皆知。他的真正根脚,你们可知?那是太初年代就埋下的奇尸,肉身不坏,金刚不朽,可怕的近乎妖邪。他虽然失去了前世神通,但是肉身还有各种本能反应。可发出神秘光辉,撕裂诸敌,极其可怕。在钧道与堕神子大人看来,他可能比一些古代的王还恐怖。”“这样啊。”石昊点头,依旧没有表态。隆宇一叹,道:“道兄太自负了。我再告诉你一则还在求证、但还没有确定的消息吧。”“什么消息?”打神石问道。“六冠王出关了,他在整合人马,有几名最强大的王跟他在一起。除此之外,凶巢中那个修出一道仙气的神秘人出世了,也有人与他联手。”隆宇这样的话语一出。让曹雨生、清漪他们都变色,消息太糟糕了。非常惊人。宁川,那是一个无匹的强者,他与十冠王都能绝对迈出那一步了。至于凶巢那个人,石昊更是目击者,亲眼看到他的威势,早已成功,绝世强大。“仙古要乱了。”曹雨生说道。“没错,所以道兄一定慎重考虑,理应结盟啊,我们共度难关。”隆宇说道。石昊终于点头,道:“可以,我很想立刻就解决天国、冥土的人,不知道你们的人能否找到他们,并跟着出手。”隆宇一怔,道:“兄台太心急了,天国的古代怪胎何其可怕,冥土的黑暗神子更是诡异,需从长计议。”“这样犹豫不决,要等到什么时候,难道看着他们迈出那一步。”石昊道。隆宇摇头,道:“最后一步岂是那么好迈的,就是古代的王也没有几人可以做到。”说到这里,他话语一顿,道:“也不是不可以出手,只要我们有把握时,便可发动雷霆一击。”“怎样才算是有把握?”小兔子眨巴着大眼睛问道。“自然是我们这边有人迈出那一步,钧道道人在闭关,还不知道如何,但是而堕神子大人绝对可以,他马上就要成功了。”隆宇道。这让清漪、曹雨生都是一惊,对于这个人他们很清楚,的确惊才绝艳,傲视古今诸多人杰。堕神子,是数千年前的人,是上一次参加仙古争霸的魁首、至尊,那一次他以新人的身份斩杀两位古代怪胎,震惊天下。“要迈出那一步了?真是厉害。”石昊道,这不是讥讽,的确是在赞叹,只有亲身经历才能明白当中的大恐怖。隆宇说道:“我曾听闻,道兄不久前得到了一具仙体,若是能让钧道大人他们一同参研,我想他们一定会有突破性进展,堕神子大人也许可以在第一时间内突破,成功。”很快,他又急忙补充,道:“我知道这很冒昧,但是形势所逼,我等必须要迅速迈出那一步,不然危矣。而且,我想两位大人肯定不会白白参悟,会以等同价值的至宝交换。”“哦,究竟是什么至宝呢,我倒是很期待,如果价值超凡,我不介意拿出仙尸来让他们参悟。”石昊说道。隆宇闻听,有些激动,道:“好,我这就离去,马上禀告大人,保证让道兄满意,请在葬城等我。”他站起身来就走,片刻都不想耽搁。“他离开了葬界,用的是破界符,很难跟踪。”打神石道。“形势真的这么危急了吗,连古代怪胎都要结盟了。”小兔子皱眉,红红的大眼睛眨动,握紧了小拳头。道:“我也要迈出那一步!”“可信吗?”清漪道。“他所说的话有些为真,有些不可信。”石昊说道。目光深邃。天国、冥土走到一起,他并不意外,因为早先就有勾连。但是,如果说宁川也在与人结盟,他就有点不太相信了,那个人虽然是仇敌,但是石昊能够感觉到他的骄傲与自负,要靠一个人横推天下。自信无敌世间。并且,石昊自身修出了仙气,能体会到,这个阶段根本就不怕群战,无惧他人联手。仙气沟通天地,法力源源不绝,无比超然。先天立于不败之地,根本不是其他人所能够想象的!古代的怪胎虽多,但最终也没有几人能修出仙气来。真正修出的人,不用结盟。石昊将这些说完后又道:“还有一点,隆宇对我了解太少,根本不知道我与堕神子有仇。”几人一呆。那堕神子可是一个无比恐怖的人物,第一次进仙古就杀过一个三冠王,举世震惊与哗然。一个未知的小千世界,一片古地,云蒸霞蔚。深山中。一座古老的洞府内,钧道睁开了眼睛。看着出现在面前的堕神子,道:“你实力又精进了,仙气已经迷蒙出现,马上就要成型了,真让我吃惊而又羡慕。”古洞中,混沌气缭绕,一片朦胧,堕神子盘坐下来,眸子开阖间,有神殒魔伏的可怕景象,那是他的道。他开口道:“不知道为何,这一次我冲关,诡异没有再出现,但我生生止步了,没有敢突破那最后一步。”“什么,你马上就要成功了?”钧道目露精光,而后一声轻叹。据他所知,最近以来,古代的王死掉半数多了,全都是因为在这条路上失败而终,而眼前这个堕神子却即将仙气绕体,超然在上。“我担心,最后时会出现无比恐怖的诡异与不祥,所以在认真准备,不敢轻易迈出,免得身死道消。”堕神子答道。“也许你多虑了,如果我猜测没有错误的话,最近以来这仙古内可能发生了一些变化,诡异暂消退了。”钧道说道。“为何这样说?”堕神子目露神芒。“我得到消息,就在今日有三人同你一样,冲关时不曾出现诡异,不过他们还是死了,不是死于不祥,而是亡于自己的大道上。”“诡异与不祥蛰伏,不再出现了?!”堕神子双目盛烈,瞳孔内,诸神坠落、古魔凋零,异象惊人。“我这次请你来,是有一件好消息,也许你马上就可以迈出那一步了。”钧道开口。“何事?”“隆宇不久见到了荒,那个人得到了小半截仙尸……”钧道说道。“你失算了,数千年前我曾去过至尊道场,将荒的两位师兄踏在脚底,将他们赶走。”堕神子平淡的说道。“还有这样的事,我不知。”钧道摇头。堕神子冷淡一笑,道:“我原本就不想借助仙尸,我都将要成功了,没有必要在借什么外物,自己修出来的东西,才最让人放心啊。”“你这人,的确绝艳,到头来能真正超然在上的也许只有十冠王、宁川还有你等有数几个。”钧道一叹。“我去闭关,迈出那一步后,帮你将仙尸取来,供你参研。现在不能分心,没时间去杀伐。”堕神子起身。“我正要冲关,你先耐心等待,让我来试一试诡异与不祥是否真的不复存在了。”钧道说道。堕神子闻言,点了点头。一日后,钧道出关,道行精进,在自己的那条路上再次前行了一段,并无诡异与不祥出现。钧道开口:“看来真的发生了变化,那种悚人的磨难不再出现。堕神子,你去闭关,但也不要大意。虽然诡异与不祥不见了,但能否降服自己的道,才是关键。我们这样的人,大半都是死在了自己的大道上。”“放心,我必然成功,两日后出关,帮你取来仙尸。”堕神子转身离去。。 

猜你喜欢
奥丽维娅 赫西
热度
97396
点赞

友情链接:

养父的花样年华剧情 上海李雅15部 幼儿园老师吃学生小鸡 博鳌在哪 别对我撒谎第三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