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大班 电视剧》粤语中字在线观看-聚力影视
金大班 电视剧
地区:其它
  类型:犯罪片
  时间:2022-12-02 19:53
剧情简介
热门推荐:曾经见过?这真的跟天方夜谭般,怎么可能,太荒谬了!一个活于亿万年前,一个生在当世,当中隔着一个纪元,怎会相遇?可是,这是十凶之一,是曾经最强大的长生者之一,身份尊崇,不应该说谎。这很矛盾,石昊一时间失神,不知是否该相信,他很是不解,这其间有什么变故吗?“吼……”在旁边,金色小蚂蚁长嘶,这个时候,它可真不小,跟山岳一般巨大,通体金黄,每次挣动都闹出巨大的动静,震裂虚空。可惜,它不知道亲生父亲的烙印显化,不能面对,此际它是疯狂的,失去了意志。中年人金色长发垂到腰腹以下,雄姿挺拔,星空为图,映照起身,说不出的伟岸,眸光盛烈,傲视古今群雄!慢慢的,他的目光变的柔和,看向那小天角蚁,跟一代盖世强者应有的气质不相符,不再气吞山河。这是亲情,是父爱,看到自己的孩子在眼前,盖世无敌的天角蚁也有了柔和的一面,这本应是一个霸主,一代君王!“我知道了。”石昊自语,想通了一些事,因为,他想起在三年前的一桩往事,在仙家战场寻机缘时,一条时光长河横@亘,万古前的巨头曾跨域大河而下,见到了他!若非一个白衣女子横空出世,击退异域的古祖,那么石昊多半危矣。那女子站的很远,风华绝代,给石昊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可惜就是没有见到真容,唯一能说明她身份的鬼脸面具,却不识得。既然曾有两个人可以屹立时间长河上,俯视万古。那么天角蚁也多半是这样看到他的。因为,天角蚁论实力在那个年代绝对是最强之一,单论肉身宇内第一,傲视群论,所向披靡!“前辈窥破未来,见到了我?”石昊问道。“你还不算木讷。”天角蚁说道,回过身来,看着他,一双金色的瞳孔内浮现日月星辰坠落,诸多仙道生灵厮杀的场面。那是曾经的大世界崩毁的画面,化成了九天十地!轰!恍惚间,石昊感觉到,一股可怕的气息扑面而来,他仿佛置身于仙古末年,随着星系撕裂,世界塌陷,万物凋零。哧!倏地,他看到了绝世一剑。青色的,没有光泽,但是却一下子洞穿了宇宙,而后没入自己的眉心间。剧痛传来。“啊……”石昊一声大叫,感觉通体冰冷,浑身都是汗水,寒毛炸立。下一刻。他知道了,那是天角蚁大人的经历,他曾在激战时。被人袭杀,一剑钉穿眉心,血染星空。这是在向石昊传达某一种讯息,让他小心那个无上强敌!曾有一个生灵,就这么持一口青色的长剑,破开了天角蚁的眉心,伤到了号称宇内第一的肉身。“那个人还活着。”天角蚁说道。这样的话语让石昊确信,对方在提点他,在告诉他未来最可怕敌手有哪些!“轰!”下一刻,天角蚁眸子中出现一只黑色的身影,大手遮天,劈了过来,覆盖了苍宇。石昊感觉要窒息,被短暂的禁锢了,不能动弹!“嗯?”他觉得,很熟悉,无比的清晰。是那个人,一位俯视万古的巨头,曾在时间长河上游遥望,要灭杀他,最后被白衣女子击退而去。这应该也是天角蚁的遭遇,曾被此人缠住!“哧!”一道惊天神芒,撕裂了永恒,破灭了大宇宙,那是一杆枪,金色的枪尖刺的人神魂要裂开了,眼睛都要被照耀瞎了。这是异域第三位绝世高手出手!这一枪太快了,同时摧枯拉朽,不可阻挡,噗的一声,鲜血溅起,石昊感觉像是刺进了自己的胸膛,而后震断了全身的骨骼,破碎了所有经脉,而后杀气又卷向灵魂!这是破灭大世界的一枪!很明显,这是天角蚁的经历与遭遇。伴着这一枪,天角蚁曾经怒吼,星空中的许多大星簌簌坠落,更是发出激烈的反击,跟仇敌厮杀。“原来的世界被毁,化成九天十地,跟这一战有不小的关联啊。”石昊惊叹。随后,他感觉眼前一黑,仿佛昏厥过去了。石昊知道,那是天角蚁遭受重创离开了战场,而他也跟着退出了这种感觉。“我杀敌无数,斩灭一个又一个所谓的不朽,但是,这三个生灵十分可怕,都活了下来。”天角蚁说道。那绝对是世界另一岸最可怕的几位生灵,还有没有更厉害的,天角蚁不得而知,那一战后他就半废了。本是天纵人物,盖世无敌,可却毁在了末世一战中。无需多想,那一战一定璀璨辉煌,可以载入古史中,惊天动地的场面,惨烈的激战,真正至高存在的争锋。可惜,一切都尘归尘土归土,没有什么记载,后世人不知,被遗忘了。也许,只有去那繁盛的世界另一岸,才能洞悉,从仇敌的嘴里了解到先民的一些往事,曾经可悲的灿烂。“我不知道其他人遭遇了怎样的敌手,但是对于真的很照顾我啊,三大绝世高手齐出,带着众多不朽,嘿!”天角蚁冷哼,有遗憾,也有不甘,他终究是殒落了。“我在你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轻时代的影子,追求极道,超越最强,如果你也是天角蚁一族的,我会更高兴!”天角蚁说道。这一刻,他气息迫人,浓密的金色长发铺展,在其身边,那些星辰破碎,炸开,景象可怕之极!独自屹立在宇宙中心,俯瞰万古兴衰。看九天十地沉沦,他无喜无忧,像是已超脱,不再关心任何事。“前辈,你都看到了什么?”石昊问他,很想知道,未来究竟会怎样。“我为了看一眼我的孩子,故此也看到了你,他跟你在一起,经历血战。战火焚烧了九重天!”天角蚁目光如火焰般,气息逼人,像是重新焕发了当年气吞山河的风采,想要投身战场中。可惜,他只剩下了残魂。“结果怎样?”“看不太清。”天角蚁摇头。“怎么会看不到?”石昊不相信。“大战不会太久远了,这一战比我们所经历的还要可怕,波及太广,我真没有想到,有些东西最后也会跳出来!”天角蚁道。石昊震惊。未来的大战还有其他东西?这……让人不寒而栗,还有九天十地的活路吗?“有史以来,最黑暗的时代就要来了,超越仙古纪元。比我们遭遇的更恐怖,你准备好了吗,你怕吗?!”天角蚁喝道。“怕什么,连他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都来吧!”石昊说道。“如果有朝一日,没有人可以帮你,整片天地都杀到了没有其他声音。唯有臣服,你还敢对抗吗?”“敢!”石昊毫不犹豫的说道。“举世茫茫,可你却很孤独,一个人的战场,一个人流血,从青年战到华发早生,再到暮年凄凉,血气干枯,直到生命之火摇曳,你还会战斗吗?”天角蚁问道。“你看到的这些,便是我的一生吗?”石昊平静的问道。“我只是随便一问。”天角蚁说道。“其他人呢,为什么只剩下了我自己?”石昊大声问道。“我看到了两个结局,这只是其中一个。”天角蚁说道。强大如他,看着眼前这个少年,也是心情复杂,从来没有想到,一个人所要面对的,会比他们那一纪元还可怕。“结局只能有一个,不可能有两个!”石昊说道。“因为,我看到的不真切,有些东西重合了,模糊了,那是两组画面,有其他人的,也有你的,我只能认为是两个结局。”天角蚁如实说道。“我不相信现在窥到的未来,我只坚信,我以一双拳头会打出一片未来,轰出一个朗朗乾坤!”石昊握紧双拳,语气无比坚定。因为,不止一次,有人向他预示未来的不祥,他不会接受,他坚信自己的力量,要扭转乾坤,改写那个“果”!“未来都会有哪些仇敌?”石昊问道。“很多,有一些,恐怕仙古纪元的人都不会想到,那些人一直存在在,都会跳出来。”天角蚁双目如同火炬。“比如,九天十地守护者一脉,他们的体内何以有金血,来自哪里?到时候一切都清楚了!还有跟他们来自同一地的人。”天角蚁给了重要的提示,他有一种遗憾,一声叹息,恨不得再向天借五百年,可以真正去跟那些人大战!他是一个不屈的强者,一个盖世人物,渴望与世间所有强者一战。“到时候,你会发现,九天十地不是很大,真正的战场,浩瀚无疆,波及到的范围无法想象!”天角蚁说道。剩下的话,他不想多说了,因为石昊不到那个层次,现在提及,也许只会让他感觉到悲观。“我要不灭经!”最后,石昊只有这样一句话。敢跟天角蚁这么说话,这么直接索要经文,真的没有几人,他却很坦然,很直白。“好,我指点你去取!”天角蚁很痛苦的答应,因为看到了一角未来,那种大世,太过可怕,争斗太激烈了。他希望,这片天地中有一个人可以崛起,能去一较长短,真正的胜出!正是未来的残酷,而天角蚁看中了石昊,想要造就他,所以不会浪费时间,也不客气。“哧!”天角蚁一指点出,一片烙印,伴着星辰陨落的场景,直接冲进石昊的眉心内!“当年,我修炼此功,到最后也没有能够大圆满。很有可能,是因为没有得到完整的经文!我希望你去了那个地方后,能够将整本古经带出来,不要留下跟我一般的遗憾!”天角蚁告诫道。(未完待续……)R1292
83400756次播放
11525人已点赞
45136人已收藏
明星主演
凌晨两点半
女王娟姐
独坐池塘
最新评论(888+)

墨眼喵者

发表于27分钟前

回复 春诵夏弦 : ;真的寻到了!石昊惊讶,更多的是喜悦,看着巍峨神岳上的那株古树,心中满是激动。一步一步接近,隔着很远就能体会到那种神灵独有的气机,古树的金色叶片、花朵、枝干、果实等莫不流转氤氲精气。它很高,也很粗大,树皮开裂,若巴掌大的鳞片展开,整株树体呈黄金色。“年轻人,你是幸运儿,居然走到这里。”古树开口。很明显,天神树不是一般的药草,是真正的强大生灵,仅结出的果实都可以让人成就天神位,更遑论是它自身。“见过前辈!”石昊相当的客气。他已经看出,此株古树比之在仙药园见到那那棵要强大很多,因为那一株遭受过重创,树干都快断裂了。眼前这一株如同一头黄金天龙在蛰伏!“唉,老天真是不公,看你小小年岁就快比肩天神了,枉我修道无尽岁月却始终不能突破。”古树叹息。身为天神树,可结出大道果实,让别人成就天神,这是何等的逆天?可是它自己却被天地压制,很难修行,它的路早已断,不能成为真正的无上高手,如今也只是天神巅峰,一只脚迈进教主列而已。**但总的来说,它比其他神药要幸运,总算有强大的战力。须知,无论是虚天神藤、渡劫神莲等神药,还是白龟驮仙这种无上长生药,虽然有逆天的药性,但都不可进行深层次的修行,实力不强。“我辈虽可修行,但是却被生老病死困扰,不得长生。而前辈生而为天神,自古不朽。寿元绵绵,无有穷尽时。坐看世间一代又一代天骄归于黄土,实属超然在上。”石昊说道。“你倒是会说话,我的境地不过如此,有苦自知,若非扎根在这劫土中,早已被人掳走,当作神药栽种。”黄金古树说道。它有数十丈高,枝桠繁茂,通体呈现金黄色。有一股神圣气息,叶片发光,撑开了云朵。“罢了,你既然能来此地,你我就是有缘,我送你一颗天神果,让你稳固道行,成就天神位。”它这般说道。石昊心头火热,他自然也想尽快突破。时不待他,越是强大越好,因为他知道乱世要来了,唯有自身修为超绝。才能更好的活下去。他委婉表达,可否能多得几枚果实,因为他见到那树上黄澄澄的果实可不是只有一两枚。“很不巧,只有一枚果实成熟。其他不是花朵,就是还很青涩,服下也无用。”金色古树摇头。枝叶哗啦啦作响。石昊虚心请教,服下天神果都有哪些何妙用。“最起码可以让你百劫不侵,秽气不临体。”古树说道,除却能瞬间成就天神位,还有这等妙用。“百劫不侵是怎么回事?”石昊问道。“可避雷击,可挡火劫,可抗水祸……”天神树一桩又一桩的说道。石昊闻言,脸上的表情当即就垮了,可避雷劫,这怎么行?!他每一个境界都要渡劫,要淬炼己身呢。“前辈,那雷劫……”“哦,我忘记了,这一纪元很难见到雷劫,有此药效与否都不影响什么,不用担心。”古树说道。“怎么不担心,我需要渡劫。”石昊说道。“什么,你说你渡过天劫?”天神树吃惊,他以为石昊是个幸运儿,是从外面意外闯进来的,而非硬抗天劫降临。“我已经渡过三次天劫了。”石昊点头。瞬间,他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神识扫来,随后这株古树探出一条金色的枝桠,搭在了他的肩头上。“好强的肉身,拥有经历过雷劫洗礼的元神!”天神古树才一触碰到,就感觉到了不同的气息,大受震动。石昊并未抗拒,因为他有比肩天神的战力,而且看出老树没有什么杀气等,且可以随时护持己身。“前辈,你久在此地,对外界都陌生了,可愿跟我出去?”石昊试探。到了现在,他觉得天神果对他作用不是很大了,但是却可以帮助亲朋故友,这绝对是一株无上神树。他本身就已经比肩天神,吃下果实后也无太大意义,而且万一因此无法引来天劫,那就麻烦大了。此外,他觉得修为还是靠自己修来为好,这样突然一下子成就天神位,总让人不踏实。但这株树对他来说依旧拥有莫大的吸引力,若是能带回石村,让族长爷爷吃上一颗天神果,就不用担心他一天比一天衰老的问题了。石村那么多人,若是让那些阿叔、伙伴都吃上一颗天神果,不仅变强,还能在接下来的岁月中继续相守,而不至于看着一个又一个亲人衰老、死去。至于自己的祖父大魔神,石昊相信,他自己也能修到天神位,真要是不行,自然也会让他服下天神果。所以,这个时候他盯着古树,不知不觉间,眼睛已经开始冒绿光了,恨不得立刻挖走。“小子,你想干什么?”天神古树被看的发毛,总觉得这小子不是善类,看的它浑身不自在。“前辈,外界要大乱了,太古的盟约、边荒、广袤无人区等,一个有一个问题都将爆发,世间大乱,你这里将不再是净土。仙古遗地所在的空间出现大裂缝了,即将与外界贯通。前辈要早作打算啊。”石昊说道。“你在说什么,外界怎样了?”天神树露出凝重之色,详细询问。当它从石昊口中了解到详情后,树干上显化出的老脸阴晴不定。外界发生了这等事,仙古都将不复存在了,那么这片不被外界打扰的古地多半也要跟三千州贯通。“若是能跟那长生之地贯通就好了。”天神树自语,但是它知道多半不现实。“前辈,晚辈愿领路,请前辈出去。”石昊说道,越发的热切。“就凭你身在圣祭领域中。如何保我,外面可是有一群教主呢,到时候我注定会被人掳走,被栽进药园子中。”天神树说道。“前辈,我才二十岁,就已经有如此道果,若是再有几年呢,眼光需长远。”石昊微笑,他打定主意,要带走这株古树。二十岁。比肩天神,这绝对是吓人的,就是在上一纪元也称得上不凡了。下一刻,石昊不加掩饰,露出三道仙气,在头顶上方结成三朵模糊的大道花瓣,日月精华,天地之精,随之而动。且与诸天道则呼应。天神树不能淡定了,惊的一下子跃起,根茎从泥土中拔地而出,呼吸急促。树叶剧烈摇动,满树金光璀璨。“三道仙气,你竟然走到这一步,就是在上一纪元也是少有的年轻至尊了!”这让它深感意外。大受震动,在这个天地大变、逐渐走向“末法时代”的纪元中,还能见到如此修道奇才。着实令它心头震撼。天神树的态度一下子变了,早先它可以淡定,现在则不能宁静了,觉得遇到了一个“靠谱”的强者,也许可以跟着走出去。接下来,一老一少相谈甚欢。天神树摇动,那些金色叶片上滑落下一些甘露,居然带着淡淡酒香,它请石昊喝了一杯。“这不会也能避雷劫吧?”“不用担心,这只是天地甘露,被我酿成酒浆了。”老树说道。连石昊都没有想到,此行如此顺利,已经说动天神树,它动心了,很可能会跟他一起离去。天神树有些顾忌,告知石昊,它这么繁茂,跟在石昊身边太过显眼,到时候一定会引发各教争杀。它可以缩小,藏在空间法器中,但是这样会影响它生长,天生果实等容易脱落,不是办法。石昊也蹙眉,道:“没有其他办法吗?”这么大一株古树,除非栽种进补天教、仙殿、冥土这些地方,不然在他手中肯定保不住,太招人嫉妒了。“你若是能寻来那万物土,我即便化成一尺高,也可以在当中涨势旺盛,道行精进,可结出累累硕果。”“我有万物土!”石昊道,想到了从钧道手中夺来的那一盆土,但已经送给了小兔子。天神树告诉石昊,在这片古地深处也有万物土,疑似蕴含着上一纪元的秘密。石昊上路,既然此地有万物土那最好不过,能是能寻来直接就可以将老树带出去了,不用担心被人发现。天神树百般叮嘱,告诉他前方很危险,就是它也不敢闯,路途上有最强雷劫!石昊笑了,他就是从雷劫中闯过来的,已经渡劫三次了,对于其他人来说是必死之局,但他根本不惧怕。果然,这片山川中,有的地方很祥和,植物葱郁,可有的地方一片焦黑,雷霆万丈。石昊蹙眉,最深处的雷劫果然可怕,真的有最强闪电不时劈落而下,更有一些电弧化成生灵,张牙舞爪,向他冲来。也有安全通路,但下一刻就可能会雷电淹没,想要通过,除非有大气运,不然就是有秘宝,或者自身足够强。前行了数日,石昊看石拱桥,通向一片净土中,那里草木晶莹透亮,霞光万丈。石昊踏在青石上,向那里走去,结果雷霆将他劈的一片焦黑,若是一般的人当成就爆碎了。隔着还很远,他遥遥看到当中的一些景象,净土深有一块奇地,各种异象纷呈,璀璨瑞光流淌,神圣无比。“万物土!”石昊大喜。同时,他也很震惊,因为在那万物土间有诸多异象,很是神秘。最让他吃惊的是,土中霞光点点,如同镜子般,映现出一个女子的身影。“怎么有点熟悉?”石昊当场就有点发呆,感觉认识她。是谁呢?可以抢先看到,我将她发在**上了,画的相当的倾国倾城,大家想看的话可以去加我**cd44444,或者直接搜索我名字辰东两个字,就能找到我。(未完待续……)” 


加文欧康诺

发表于85小时前

回复 宝宝今年十八: 这部冒险片《金大班 电视剧》下界,洪域。天穹间电闪雷鸣,各种符文出现,与冲霄的的血光碰撞在一起。那虚空破碎了,一道又一道黑色的闪电出现,这不是一般的雷霆,而是真正的天罚,代表了上苍的怒意。猩红的血自虚空中淌落,这等异象一出,俗称“天哭”!“发生了什么,天地落血,这……有人造下了无边的杀劫啊,这是传说中的……天哭!”便是隐居在深山大泽的修士也都抬头,被惊动了,露出震惊之色。至于外界,人们知道,一定是与失踪的人口有关。就在今日,洪域无数大部族消失,一座又一座巨城空了,人口被掳走,这预示着他们都殒落了吗?天哭这种可怕的事都发生了。“轰!”一声巨响,天崩地裂,黑色的闪电伴着血光横空,一头巨兽冲了出来,庞大无比,比太古山岳还要巍峨,气息恐怖,挣脱了黑色的雷霆,向大地降落而去。后方,光芒炽盛,无数电芒劈落,追着它降下天罚,那是灭世般的雷劫。“天啊,是虚空兽,竟然这么庞大,闻所未闻,这是逆天了吗?”洪域中有强者惊呼,瞠目结舌,震撼莫名。虚空兽数量稀少,极难生长,一般成年后也不会过于庞大,而今更是早已灭绝,谁见过山岳这么大的?那庞然大物也不知道有几万丈高,俯冲而下,威势盖世!突然,上界一些混沌光洒落,击在了在它的身上,让它燃烧,剧烈摇动,像是要解体了。这场面惊憾了每一个人,这是天谴啊!不过,像是有一些意志在对抗。干扰了天罚,让天地扭曲,规则磨灭,那混沌光在变弱,而后消失。“这……战天意,有人在逆天而行!”轰隆!最后一声巨响,那闪电消失,雷罚溃散,所有异象都不见了。上界,古老的殿堂化为废墟。一些被混沌气笼罩的身影踉跄倒退。口中咳血。“战天意。果然要遭反噬啊,再也不能施展了,机会只有这一次,还好我等虽然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但成功了。”一些人擦去嘴角的血,站起身来,若亘古长存的魔神般,目光无情,绽放炽电,周围雾气汹涌。下界,虚空兽俯冲,奔着那座祭坛而去。轰!突然间,残留在它身上的一些混沌光化成了符号。十分密集,在这个时间段爆发,让整座巨大的兽体发光。整张兽皮瞬息燃烧,而后化成火炬,强大的神能散开。照亮天际,如一颗天外彗星撞击向大地。虚空兽解体,随着一道刺目的光炸开,不仅神皮烧成灰烬,就是骨骼也毁掉了,寸寸断裂,冲向四面八方。在其头颅内,有一座拳头高的神炉发光,与虚空凝结为一体,极力对抗,阻挡这种可怕的余波。但是,它终究还是被波及到了,隆隆轰鸣,这座神炉流转古老而神秘的符号,进行自保,并且快速放大。虚空熔炉!它化成山岳高,但上面已经是千疮百孔,很多地方凹陷,瘪了下去,受损严重,化成一道火光冲击向大地。在一声天摇地动的大爆炸声中,它降临在地面,与沼泽中的祭坛接触,如同陨石砸落,光辉万丈。这座祭坛当场就毁掉了,无数的生魂哀嚎,在圣光中瓦解,永远消失,而地上的尸骨与血浆更是燃烧、蒸干,成为了灰烬。天际,几位尊震动,血祭虽然成功,但跨界而来的神灵还活着吗?最后的关头,似乎功亏一篑。地上,烟尘滔天,沼泽中的水汽早已被蒸干。那里大裂缝密布,蔓延出去上百里,恐怖无比,祭坛消失,地上出现一个大峡谷,可以看到破损的神炉倒在那里。虚空熔炉,绝对算的上是一件镇教宝具,珍贵无比,连各大天神都难以炼成,为绝世稀珍神物,但现在却毁掉了。上面的符文破碎,虽然炉体还在,但是绝对难以发挥出威力了,几乎快成为了凡物。烟尘散去,很久后那里都没有声息。直至又过了半个时辰,当的一声金属颤音传来,结束这种死寂,当中有强者活着,现在开始脱困。“轰!”重物击在炉盖上,让这里散发宝光,一股强大的波动扩散,附近飞沙走石,十分恐怖。因为炉体变形,盖子扣在上面,一时间难以分离,虽然破损,但毕竟曾为镇教宝具,难以攻破。“当!”一刻钟后,那盖子被震开,飞了出去,因为它只剩下了坚固,没有了法力蕴集,故此可以硬撼。一只染血的手扶着炉口,艰难的伸出,有强大的生灵活着,但却负伤了。接着一颗头颅探出,弓着腰爬出,腾的一声跃起,来到在地面上。这是一个满头银发的年轻人,黑色的瞳孔,满脸苍白,手臂上都是血,他扫视四方,最后嘴角露出一缕冷笑,道:“成功了,我降临在下界!”大峡谷中,虚空熔炉内再次传来声响,一个身上没有血肉,只是一具骨架的生灵走出,行动时各处骨节咔咔作响。他周身骨头完好,都是金色的,流动灿灿光泽,没有一点阴气,相反显得很圣洁,而在背后还有一对翅膀,连着脊椎骨,这并非骨翅,而是生着雪白的羽毛。“我并未死去,成功出现在下界,那超脱篇一定要得到,我要夺天地造化!”一头巨兽出现,它通体银白,鳞片闪耀,身体长十几丈,这是有意缩小躯体的结果,不然将跟山岭般巨大。这是一头穿山甲,它没有负伤,只是被震的昏厥过去了片刻,因为它的皮甲最为坚实,号称可以穿透天地中各种神山。在后方。一株魔葵出现,化成一个男子,身后浮现一轮黑色大日,将他笼罩在当中,乌光洒落,与外天地隔绝。随后,一个通体金黄的人族强者走出,也安然无恙,因为修有丈六金身,金刚不坏。只是受到了一些震荡。再后面。又出来两人。一个几近虚无,像是要融入虚空中。另一个是一位老人,气息格外恐怖,让同下界而来的生灵都忌惮不已。不愿过于接近。总共有七个生灵出来,受的伤并不重,一个个都精气神旺盛,他们并立在一起,站在大峡谷上方。“腾!”一片火光腾起,所有人都发光,这显然是一群点燃神火的生灵,强大而神武,全都无比的慑人。这一刻。他们不加掩饰,全都释放神力,绽放符文,用以疗伤,并且体悟这片天地。迅速适应这一界。“法则不全,天地并不压制修士,在这里可以发挥出的威能感觉比上界强大很多!”这是他们的第一感觉,这也是为何,一直有人想下来磨砺的主要原因所在,在这里能提前接触到更高境界的力量,再回去更容易悟道与突破。七道身影并列,神火燃烧,璀璨夺目,神武而霸气,超绝世上,这一界没有如此多的强大生灵,无法比肩。他们屹立在这里,在血色的夕阳下,影子被拉的很长,身上染着夕阳最后的光彩,如同七尊魔神般,睥睨天下!“其他人都死了吗?”有人开口,声音很冷漠。轰的一声,唯一的老者一抬手就将虚空熔炉抓了上来,而后用力一抖,落下七八具尸体,有的成为焦炭,有的头颅裂开……死相各不相同。这神炉下坠时遭击,一些地方凹憋了进去,而这些生灵正好被撞击到,故此惨死。“身上还有神源,也还有一些价值,我等平分。”有人开口。最终,所有尸体都被收走,而那穿山甲更是直接,一口就将自己得到的神尸给吞食了下去,浑身发光。“诸位,我等一起行动,还是就此分开?”最先出来的那个满头银发的年轻人开口,神色漠然,眼神却炽热。“刚下界而已,还是莫要擅自行动为好。”老者说道。金色的骨架张嘴,传出神念,道:“诸位,别忘记,冥主有托付,让我等先去斩了那个名为石昊的少年,容不得他多活一日。”“不急,下界很诡异,先不要妄动,我要先去我教留在下界的道统中看一看,顺便寻一件趁手的兵器。”有人开口。“好,先各自处理一些事,然后再聚!”西方教的金身强者点头。几道身影破空而去,散发光辉,而躲在远空的几位尊者被他们直接卷走,显然当作向导,用以指路。至于那虚空熔炉则也消失了,被人收走。一瞬间而已,天地寂静了下来,这里除却一个巨大的峡谷,裂缝蔓延数百里外,什么都没有留下。天地寂寂,毫无声息。而这一日,消息在其他大域传播开来,洪域一下子消失了无数的人,震惊八域,传到了每一个大势力的耳中。这是一则爆炸性的消息,连夜从各座祭坛传向其他各地。举世哗然!伴着这则消息,虚空兽下界,俯冲而来,透过大裂缝降临洪域,最后炸开的异象也被人见到,并传播了出来。这毫无疑问是一场大地震,各方皆心颤。“战天意,有人对抗大道,开启了一条路,从上界降临而来!”这是一位隐士传出的,让各族不安,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世间沸腾。


雨曦夏

发表于29小时前

回复 智圣小马贼 : 黑纸船很小,不过巴掌大,秀小而精致,哪有什么幽灵船的气势,更不要说山岳般那么巨大了。石昊心颤,从上古年间漂流下来的幽灵船,其真实样子就是这般,源头在这里?河流为灵气液化而成,晶莹透亮,喷薄霞光,刚一临近就让人有有羽化飞升的感觉,通体舒泰无比。石昊怀疑,那门户是否真的连通着神界,不然何以至此,有哪个地方的河流是灵液化成的?这在大荒来说简直不可思议,这样的一条河会引发古国大战,会让各方上古大教争夺,实在太珍贵了。他到了近前,掌心符文一闪,将那顺流漂下的纸船截住,收到了掌心中,顿时感觉到一股旺盛的生机。同一时间,他的灵魂一颤,差一点就要栽倒在地上,感觉日月星河在坠落,茫茫一片,这天地都要倾覆了。“这是……”石昊骇然,好半天才稳住心神,这是怎样的一种威势,一切都是黑纸船造成的。终于,他心中空明,一切都静了下来,没有再受到波动影响。黑纸船如新,像是才折好没多久,上面一行字,鲜艳欲滴,流动异彩,这是一行血字:只剩下我自己了。随风声而起,随河流而逝,仿佛有一位女子在叹息,自那上古年间幽幽传来,带着伤感,带着凄迷……石昊寒毛倒竖,纸船依旧,很还新,血还未干,难道那女子还在不成,就在那光芒炽盛的门户内?不对,血液虽未干涸。鲜红晶莹依旧,但是他分明在纸船上体悟到了一种岁月的力量,用心去感应会有所觉。人们在上古发现幽灵船,可是黑纸船真正起源何时,那是不可预测的,除却他外,世人还不知黑纸船之秘。石昊心中波澜起伏,难以平静。黑纸船来自哪里,难道真是另一个世界,怎会漂流了万古那么久远?至今血字还在。它到底在写给谁看。“鲲鹏于太古筑巢,与此门毗邻,这……”石昊一时间没有了声音。一个人站在那里,好长时间都没有动一下。很久,远处的喊杀声将他惊醒。他低头看着手中的黑纸船,不知道为何,这船竟令他心弦一颤。仿佛看到一个高坐九重天的女子带着一种凄迷,回眸的一瞬,万古悠悠而逝。他用力摇了摇头,回过神来。“这血好强,好神秘,也只有这黑纸船能容纳下。”石昊惊叹。黑纸船上的鲜红血迹内蕴有一种浩瀚莫测的神能。若是不触发也就罢了,若是真正引动出来,这天地都将失色!“好惊人!”石昊震撼。难怪最初将纸船托在掌心时,看到了诸天星辰陨落,茫茫天地倾覆的画面,这预示了血液的力量吗?一丝血而已,最后就将纸船演化成了无敌的幽灵船。而今这血液神性还未散尽,故此还能领略到那一缕风采吧。幽灵船上的血早已干涸。而这黑纸船血依旧,神性虽有消散,但还保存了部分,光辉内敛。石昊小心的保存了起来,收入乾坤袋中。他暂时不去想了,抛开这些,现在不可不是走神的时候,一个不慎就会殒落在此。那光门前人逐渐多了一些,似乎引发了某种骚动,一群人突然出手,符文漫天,竟然大战了起来。“天啊,这里有一段神木!”终于,有人惊呼,惊动了鲲鹏巢附近的人,许多强者闻声闯来。石昊闪目观看,在那炽盛的门户中,横着一段烂木,虽然被泡的快腐朽了,但是依旧散发一种神辉,灿灿而淌。他恍然,黑纸船才漂流出来,多半是因为被这根烂木挡住了漫长岁月。那段木头应该是个枝杈,有水桶粗,通体有龙纹,烂的不成样子了,可是依旧有浓郁的神性光辉在闪烁,十分惊人。由于那光门炽盛,还有河水为灵液,故此之前没有人注意到它。“看那纹络,看那种光辉,怎么跟神话传说中的昆木相似?”有人惊呼。“还有一枚青叶,晶莹透亮,并没有腐烂,浸在水中,真的跟昆木的叶子一般无二啊。”这个地方引发大轰动。战斗更加激烈了,不同种族的生灵呼唤己方的人来援,鲜血喷溅,尸体刹那就倒下了一大片,战况惨烈。这片岛礁沸腾,冲来的人不比鲲鹏巢那里少,全都因昆木二字而疯狂,生灵密密麻麻,符文漫天飞舞,将这里淹没。石昊也震惊,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这种神木?“这难道是开天之地吗,这门后该不会是神界吧?”“昆木啊,确信没看错吗,这实在让人难以置信,真的出现了?!”一些生灵一边大战一边向自己族中人求证,疯狂向前杀去,跃入河水中,准备争夺那段烂木头。“噗”然而,进入河水中,逆着河流欲通过那道门户时,所有人都直接炸开了,燃烧成灰,化成晶莹的光雨。这让人震撼,就是一些强大的生灵,比如数百丈长的海兽,依旧是在此爆碎,化成血雾,不堪一击。那门户仿佛禁忌之地,不允许凡尘界的人触及。石昊站在远处,心潮澎湃,平静不下来,他想到了黑纸船,想到了鲲鹏巢,想到了光门后,想到了昆木,这一切都在此,太震撼人心了。昆木,生于天地中,众神缘之上天,是沟通天地人神的桥梁。这种树,只在传说中出现,号称通天,贯穿苍穹,无以伦比。据说,它在太古年间被伐倒了,天地间便再也没有了。当然。世间一些最古老的神山或许有它的一两片叶子,其余只能在古籍中看到了。最初,众人激战、惊呼时,人们还有怀疑,以为只是相近的古木,可现在那禁忌光门威能体现后,背后若是神界般,一下子令很多人相信了。这多半真的是昆木,内蕴天地奥秘,持有一片叶子修行。可以更好的悟道,提升修行速度,乃是瑰宝。这里有一枚晶莹透亮的昆木叶子。还有一段烂木,自然让人疯狂了,就是纯血生灵也要争夺。“都滚开!”就在这时,一声大喝传来,强势而霸道。带着滔天黄金光而来,铺天盖地,将很多人震的大口咳血,横飞了出去。更有一群人在其落下时,被一股金色浪涛淹没,碾压成血泥。脆弱如瓷器,当场就丢掉了性命。“海神的后代!”众人心颤。不是那些人弱,而是海神的后代太强了。他一身黄金战衣,长发飞舞,眸子若蓝宝石般,俊美的如同一个女子。这是一个强势的少年,手中金色的战戟一指。道:“都退开,否则杀无赦!”金色浪涛汹涌。他宛若置身于一片汪洋中,整个人的精气神如火炉,旺盛无比,熊熊燃烧,睥睨群雄。自然有人不服,当中不乏超越化灵境的人,更是不忿,一个小小的后辈而已,敢这般嚣张与强势,实在欺人太甚。天地间轰鸣,宛若陨星降临,成片的宝具镇压向前,众人出手了。“轰隆!”然而,这个少年手中黄金战戟横扫,爆发出通天的光芒,有一种面对千军万马都可大杀的气势,杀光滔天。噗噗声响起,在金色的浪涛中,在黄金战戟前,一片又一片强者爆碎,只有最强的一批人被拦腰斩断,保留下残体,竟没有一个人活下来。而那些宝具则全部裂开,坠落在地,不曾保存下一件。冲上去的人都死了,没有一人幸存下来,这种强势,这种无敌的手段,深深震撼了每一个人,这简直是少年海神再生!“想活命,都给我退开!”海神后人强势无匹,满头蓝色发丝飞舞,手持战戟,点指所有人,他年龄不大,但却有一种气吞山河、惟我独尊之势。附近成群的人不由自己倒退,这个少年太强悍了,在化灵境登峰造极,远超凡俗,于此境等若少年神明。“你没听到吗,还不后退,留下来找死吗?!”一群身穿黄金甲胄的人出现,一个个神色冷傲,喝令众人,其中一人更是点指站在场中的石昊,大声喝斥。“你一介奴仆,也敢这般嚣张?”熊孩子自然不忿,那场中少年本就够狂妄了,让他难以忍受,手下的仆人也敢如此。“没有立刻斩杀你,还不谢恩,敢与我海神一脉对抗?找死!”那身穿金色甲胄的几人立目,眸子冰冷,盯着石昊,其中一人跃起,作风强悍,一脚踏了下来。这些都是经过生死考验的海族战者,实力强大,沐浴过很多生灵的血,追随在海神后人的身后,向来雷厉风行,出手无情。现在这种作风,体现了他们平日的强势,跃起后,一脚就踏向了石昊的胸膛,居高临下,眼中冷意与倨傲尽显,手中更是符文炽盛,拍落下来。众人变色,这是一个极其强大的海中生灵,难怪如其主子般,话语生硬,冷酷而彪悍,他真有这样的实力。许多人意识到,自己真若与之一战,不是对手,海神后人的仆从也太强了。石昊目光冷冽,没有什么话语,手中黑色断剑撩起,向上劈去,顿时间乌光暴涨,贯穿天宇。这个海族生灵大叫,浑身秘宝尽出,符文漫天,强势镇压,但是依旧挡不住。“噗”他被石昊劈成两半,自下而上,非常平整,带着大片的血雨,两半躯体摔倒在地上。“他那口断剑的威力好强,他自己才入化灵境而已。”有人看出虚实。众人眼皮直跳,这般强大的一个海族战士就这么被劈了?很多人都觉得异常痛快,这些黄金战者气势过盛,欺人太甚。每一个人都憋了一口气,被海神后人驱逐也就罢了,还被这些战仆喝斥,实在愤懑。“你敢杀我的追随者,找死吗?!”海神后人转身,手持黄金战戟,点指石昊,满头碧蓝的发丝飞舞,眸中射出两道光束。“你当自己是谁,真以为成海神了吗,就是海神活过来,敢惹我,也照剁不误!”熊孩子凶悍的回应。。 

猜你喜欢
金大班 电视剧
热度
97396
点赞

友情链接:

安娜的情欲 刑柱之地 他们的娇宠 整篇都是车的文章 千岁爷别乱来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