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下留情》粤语中字在线观看-聚力影视
搜下留情
地区:台湾
  类型:喜剧片
  时间:2022-10-07 13:33
剧情简介
“你,你是,白面书生?”
18059309次播放
40203人已点赞
38531人已收藏
明星主演
昀夕
作者1107
老虎来了
最新评论(888+)

晓晓十八岁

发表于32分钟前

回复 王牌宅 : 浆石昊内视,不禁惊醒,推测出小人来历,为至尊骨上的!符亍化,而今凝成人身。这足以令其他生灵惊叹,不愧为人族至尊的骨,一旦复苏,竟有这种惊世的表现,显化人形,与道相合。这与其他神通的区别太大了,一般所见的宝术,即便是显化,也会化成凶禽、猛兽,哪有人形的。在古老的修炼史上,人族一直弱势,由先民挣扎与模仿,到后来的逐渐演化与开创,经历了漫长的岁月。归根结底,那是因为人族没有自己的符文,所有这些都是先血,而后才开创的。但也不是没有例外,极个别人苦修,一步一步向前,最后功参造化,天上地下无敌,终是会化生出自己的符文,那是专属于他一个人独一无二的宝术。更有罕见者,则是石昊这种,天生便孕育出至尊符文,可号令天下,纵横九天十地。这种符文的凝结,最后显化为人形,体现出人族的奥义,在无尽修行路上,在诸多的宝术中,真的太过稀罕了。而这种宝术,毫无疑问,都蕴含有无上奥义,每次出世都会引发滔天波澜,其威称得上震古烁今。只是,眼前这种情况很诡异,哪有道骨上盘坐一尊炽盛小人的,在那里诵经,传出去会震世。此际,石昊浑身精气都被抽离了出来,强健如他,号称肉身不坏,此时也在打颤,血肉内曦光蒸腾,全部涌向胸口。时间流逝,涅池中的浆液不断变少,最后快干涸了,很难想象那块骨多么的强,吞纳一切·恨不得将天地精华抽干。两日过去后,石昊大变样,皮肉干枯,就是脏腑都也不再晶莹·骨骼更是失去光泽,萎靡不振。这种变化非常惊人,令打神石直哆嗦,向后躲去,若是它在近前,说不定也要被吸干,那是个无底洞啊。然而·石昊的精神却越发的旺盛了,血肉干枯,而心中饱满·看着至尊骨在化生,他充满了喜悦。可是这块骨太过恐怖,想要成长,所需甚大,简直难以想象。池中有太古朱雀涅时的精华,若是拿到外界去,必要轰动,让尊者都要打破头颅去争抢,会引发一场浩劫。虽说涅池中以岩浆为主·并不都是神性物质,但也很惊人了,是这十数年来的积累。指节大的一块至尊骨而已·就把浆液全部耗掉了,可以看到,它并没有继续生长·只不过更有光泽了。最为重要的是,在那块骨上,有繁奥莫测的符号闪灭,孕化在当中,阐释诸天的奥义!石昊一阵头大,他一直在观看这块骨,它不是很大·雪白晶莹,上面的符号是如此的奥妙-·他竟然不曾堪破。一是符文一闪而逝,不曾清晰显化,二是真的太繁复了,犹若漫天星斗齐现,在那里构建天宇。数日后,涅池干涸,石昊体内那块骨大小不变,一尊缭绕仙霞的小人盘坐在上,诵经声一直在响。最后,太古朱雀涅出的神性精华稀薄,再也难以滋养此骨,一切才慢慢恢复宁静,停止了下来。那块骨寂静了,炽盛的小人消失,化成一枚符号,隐于骨中。石昊默默盘坐,涅池内只有岩石,没有其他了,他皱着眉头,去催动至尊骨,想展示它的奥义。然而,他感觉一阵胸闷,并且伴着剧痛,胸部发光,这块骨虽小,但却气息迫人,简直像是可以开天。此刻他强行催动,竟有让自身龟裂的危险。很难掌控,这是个大问题!石昊意识到,这主要是因为至尊骨不全,还没有彻底再现出来,现在去催动,各方面都不太契合。然而,他终是很坚韧,毫不惧怕,始终坚持,尝试祭这块骨。终于,他感觉一阵钻心的痛,灵魂像是在被分割,精神一下子萎靡了,且胸口龟裂,发生了可怕的事。这一切都是因为那块骨被强行复苏,散发出一股滔天的波动,导致他自身吃尽苦头。石昊还在坚持,并未放弃,最后觉得要粉身碎骨了,整个人都将昏厥,胸膛流血,眉心裂开,极其严重。“轰!”一道可怕的光从他的胸部射出,击穿巨宫,造成大地抖动,岩浆澎湃!“咦,发生了什么,难道圣皇宫中有变?”在地表上,一片火山群中,小红鸟栖居在一株古树上,露出疑惑之色。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石昊才感觉神魂复归肉身,刚才太危险了,那种符光不被他所理解,超脱一切,震的他魂魄离壳。那道光可怕到让人难以相信,击穿上方,圣皇宫破损,威势惊人。石昊很难衡量这一击yf强,因为神魂都被震的离体而去,自身都懵了,只觉得!应十分可怕。不过,这种威势难以控制,不好施展,因为他勉强催动,造成的后果十分可怕,差点先把自己干掉!“强大如我的肉身都受损了?”石昊不淡定了。精神回归后,他觉得浑身剧痛,胸部更像是烂掉了,血肉模糊,体内一些骨头被震断,这……也太恐怖了。这让他无语,实在危险,他险些将自己斩杀。石昊默默估量自己的身体状况,那块骨动用起来会很麻烦,不过若是以它防御,应该不至于如此吧?“终究是还没有生长好,不受控制,才导致了这般结果。”不过,短暂失神后,石昊还是很振奋,而且目光灼热,因为他知道,至尊骨还没有成长好就有这般威势了,一旦凝结成形,圆满后会有多么可怕?!他隐约间知道了,这才是最适合他的宝术,先天而成,在这个世间可以说独一无二,超越以往所得。即便石毅得到了他的骨,想来也不一样,因为他自己这块骨先是枯死,沉寂多年后,涅再生,完全不同了。“期待涅,等待真正长成!”石昊自语。下一刻,他呲牙咧嘴,不仅因为妄动至尊骨而导致遭创,身体本来也不容乐观。因为化生这块骨时,他周身燃烧,抽离精华,差点熬干自己。他皮肉干枯,脏腑没有光泽,骨骼也失去了晶莹,怎么看都是一副被打落下凡尘的悲惨样子。这若是被别人看到,一定难以想象,终究是遭遇了怎样一场浩劫,才能让这个可与金刚不坏身抗衡的少年这般落魄,有些吓人。还好,这并未伤到他的根基,破败的只是表象而已,只需要调养便可在短时间内恢复。石昊取出猴儿酒,向嘴里倒去,“咕咚咕咚”喝下一斤多,躯体发光,有了光泽,不再像方才那般灰暗,若死人般。打神石去了哪里?他心神一动,立刻捕捉到,抬头望去,这家伙悬在虚空,跟做贼似的,不出声响,张着嘴,在那里接神液。太古朱雀涅时所产生的浆液,藏于火域中,每隔一段时间能向火皇宫中渗透进一滴,就在那虚空出现。两个涅池就是如此日积月累而形成的。此时,打神石堵在那虚空泉眼间,数日来喝到了几滴。“这又不是石头与土,你凑什么热阄?”石昊道。“胡说,浆液混在岩浆中,已算是石头,我自然可以炼化掉!”打神石跟护食的獒犬般,警觉无比。“咦,那里有一块混沌石。”石昊露出惊色。“哪里?”打神石转过身,紧接着惨叫:“小子,你骗我!”刹那间,石昊与它换了位置,正好接住那滴鲜红中带着淡金色的液体,而后降落在地。打神石愤懑,等了一天一夜,眼看这滴就要落下,结果被人抢走。“我身体有伤,需要它来修复!”石昊说道,而后盘坐下来,不再言语。涅浆液实在是惊人,石昊体内有骨头被震断,结果现在吸收这滴浆液后,立刻开始爆响,骨骼接续,滋养生之气。像他这种比肩不朽金身的体魄,一旦骨断,绝对是一件大事,一般情况下怎会伤到?肯定是受了重创。可现在转眼间,那几根骨就接续好了。在接下来的数日内,石昊与打神石夺了几次涅浆液,彻底完好无损,且补充好了肉身耗掉的那些精华。他恢复到了巅峰,极度强大了起来!至此,他自然不去与打神石争夺了,耳根也清净了下来。火灵儿还没有破茧,那里一片火红,带着淡金色的光泽,她陷入沉眠,正在经历人生最为重要的一场蜕变。石昊向前走去,就在不数百丈处,他停下脚步,这里有一堵壮阔的墙,每隔不远便有一座古老的石门。“这是什么?”他露出疑惑之色。每一座石门都很宏大,在上面刻有凶兽、神禽等图,凌厉气机扑面,宛若真有洪荒生灵要扑出。他站在一座石门前,用手触摸上面的貔貅图,顿时听到了一声咆哮,震动此地。这令他大吃一惊,不禁松开了手,没有急着推开石门。他来到另一座石门前,上面刻有一头金翅大鹏,栩栩如生,那种霸气、敢屠神的可怕姿态,惊人心魄,欲透壁而出。“里面有什么?”他惊疑不定。” 


三叶猫草

发表于01小时前

回复 翻身吐泡泡: 这部武侠片《搜下留情》墙体高大,呈淡金色,皇家选料石很讲究,不仅要坚固还要有祥和与威压气象。楼阙雄伟,全都是琉璃瓦,在夕阳下闪烁出一层神圣光彩。石昊大步而行,早已从城门楼入内,来到了这皇家禁地中,平日间一般的人根本不能踏足半步。隐约间,他感受到了一种压抑,整片皇宫十分浩大,殿宇成片,金碧辉煌,有一种肃穆,更有一种皇道威压。实力越强大的人感受越明显,当存敬畏。举国气运尽汇于此,可以说这是石国的心脏,是最重要之地,自上古传承至今,这里有着太多的神迹。宏伟天阙横亘,自然有多重,石昊踏进城门后不过是第一重而已,刚一进来有领略到了肃杀之气。刚才城墙上的战将已经站在第二重宫阙前,带领大批修士,神色冷酷,看着这边,杀气阵阵,不断腾起。一群老人拥簇着石昊,有荒天候府的,还有皇宫内的老侍卫,一个个神色严肃,跟着石昊共同前进。“你们这是何意,屡次阻挡荒天候入宫,想谋反吗?!”一个老侍卫大喝。“我等只是尽职守护皇宫,不能让闲杂人等闯入。”战将抱拳,不阴不阳的说道。显然,他早有立场,有人先进去了,他已投靠,并不认可石昊,甚至要违逆石皇所留下的遗诏。十五爷的老兄弟闻言皆露出怒色,皇宫内的几名老侍卫也瞪眼喝道:“你们不要忘记,这个国姓石,而非域外之大姓。”“我等自然知道。”战将不为所动,眼神冰冷。石昊向前迈步,没有片刻停留,道:“若为公我欣赏你。若是投敌,卑躬屈膝出卖石国今日我必轰杀你!”他只有十五岁,年龄不大,并且十分清秀,可在说这些话时却有一种大威严,让那些修士不禁倒退。“荒天候,好大的威风,但你要记住这里是皇宫!”战将阴沉着脸冷笑连连。石昊前行,根本就没有理会他,穿过宫阙门,径直向着皇宫深处进发,让这些人一退再退,终是没敢阻止。“守住这里,一旦有动静立刻封闭皇宫,将进去的人斩杀干净!”战将低声喝令,让其他兵士脸色一变。石昊连过四重宫阙群,来到一片十分广阔之地,马上就快到中央天宫了,而在这里他见到了一个陌生的面孔。一个年轻的男子,年龄不大,也许不足二十岁身穿紫衣,拥有一双凤目看其气质贵不可言。他站在玉池畔,那水中有成片的莲花,伴着蒸腾的灵雾,让他整个人很非凡,宛若仙神临世。人们心头一凛,便是石昊也眯起了眼睛,这个人很不一般,虽然很俊美,但是却让人觉得这是一头蛰眠的凶兽,一旦发狂,将十分恐怖。“石兄我等你多时了。”他开口。“他来自不老山。”一个老侍卫低语,向石昊禀告。石昊闻言点头,暗中问道:“石皇曾留下诏书让我进宫,可曾也叫过此人?”“怎么可能!”老侍卫摇头。石昊闻言,心中腾起一股怒火,域外大教的爪子伸得太长了,肆无忌惮,就这样直接闯了进来,这还是一国皇宫吗?这是要谋篡皇位,想必已选好了傀儡。他一句话没有说,转身向回走,气息强盛,若一座火山将喷发。这紫衣男子再次开口,道:“石兄这是为何,怎么一语不发,就这样退走?”石昊没有理会,重归第二重宫阙群,看到了那批封锁在此的兵士,眸子冰寒无比。那名战将心头一跳,脸色一沉,带着杀气,可是跟石昊一比,根本算不了什么,对方那种气势压的他要窒息。“你这狗才,竟敢放外人进皇宫禁地,当杀!”石昊声音冷漠,早先不杀他,是不想给人以嗜杀的错觉,因为现在皇城内外各方势力都极为敏感。他宁可费些周折,这样返回,很需要这个立威的机会,同时不至于招致摇摆不定的那些势力的恐惧与反感。“你说什么,锁阵,诛杀他!”战将喝道,这是彻底叛逆了,早已投靠域外大教,他掌控诸多兵士。“退走的,我既往不咎,留下的全部杀净!”石昊森冷的说道。众人面色,当即就有部分人极速后退,深悔卷入这场风波中来,便是有域外大教主导又如何?这终究是石国,未来千夫所指,恶名在身,如何度过。战将虽有惧意,但是却没有后退,一声狞笑,祭出一个血葫芦,拧开葫芦塞的刹那,一道剑光喷薄出来,直斩石昊头颅。“圣人法器!”几名老侍卫大惊失色,便要挡在石昊身前,他们得石皇密诏,十分忠心。荒天候府的人也冲向前来,拼命出手,可是面对那种恐怖波动,让人绝望。“退开!”石轻喝道。难怪敢对付他,在这大劫刚过、神圣俱消散的时刻,能危害到他的自然是这种大杀器,但是他并不惧怕。“轰!”滔天神光腾起,从石昊的身前背后冲霄而上,宛若一片抵天神剑,绽放光华,淹没这片宫阙,所有人都看不清发生了什么。事实上,这仅是掩饰!石昊的胸口在发光,他要立威,要速战速决,直接动用了至尊骨,这是他最大的底牌,不然何以敢一人独自入石都。一年半的修行,他进入列阵王境,那块骨自然也在复苏·虽没有彻底掌握,但是也能动用部分威势。一道光扫过,血葫芦冲出的剑芒直接被打了回去,并且整件宝具都被裹住,被夺了过来,而后被镇封。瑞光再闪·石昊以至尊骨祭炼了这件兵器,抹去了葫芦内原主人的印记·丢给荒天候府的一位老人。“失了一件王级兵器·换件圣器,不亏。”下一刻,所有光芒都消失,这天地恢复清明,石昊面现冷色,抬手间,一道粗大的剑气斩出·噗的一声将战将拦腰斩断。任他刚才躲避·发出宝术,都根本无用,所有符号都被剑芒劈碎,直接将他劈杀!鲜血汩汩,他在地上哀嚎,眼中写满了绝望,还有无尽的恐惧·直至到最后睁着眼睛而亡,充满悔意。那是什么手段?圣人法器都失效了,一个照面就被夺,这荒天候到底多么可怕?剩下的兵士毛骨悚然。石昊冷漠无情,通体绽放剑气,哧哧声不绝于耳,一颗又一颗人头滚落,满地都是血·刺鼻无比。“啊······不,我是被逼的·荒天候手下留情!”可惜,石昊无动于衷,刚才已经给过机会,让他们退出,很多人照做,但依旧有部分人想“变天”。这是一场杀戮,任这些人祭出宝具,施展神通,但是全都难挡石昊一击,鲲鹏法展开,他化成一道金芒,俯冲而行,横空而过,地上伏尸一片。石昊衣不染血,清秀绝伦,踏过尸体,转身再次向皇宫深处进发,离开血尸,又若谪仙。“留下的人守住此地!”石昊的声音远远传来,剩下的人噤若寒蝉,全都照做。“石兄你又回来了?”紫衣青年还在,感觉到了他的杀气,心中一震,究竟还是小觑了小石,他只身一人便敢进皇都,还敢在这里大开杀戒。“我为什么不能回来,这是我石族皇宫禁地,倒是你如何进来的,想夺我石国大业吗?”石昊冷漠的问道。“呵呵,石兄你或许不知道,你我可能有些血缘关系,我来自不老山。”紫衣人笑着说道,而后自我介绍,他名秦勇。石昊没有说话,凭着感觉他知道此人极其强大,多半是不老山这一代的头面人物,不说最强,也快差不多了。“石兄,只要你愿意,我等可助你成为新皇!”秦勇说道。“让我成傀儡皇?”石昊冷着脸看他。“何出此言,只需为不老山出一些力而已,其他不会干涉你。”秦勇说道。“等我镇杀你,还是你自己逃命?”石昊打断了他的话,强势无“石兄,你真以为靠你自己便能扫平一切吗?”秦勇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意。石昊没有说话,一招手,身后族人手中的血葫芦落在他的手里,这是一件圣器,他直接催动,向前镇杀。秦勇当即变色,他为天纵奇才,号称不老山年轻一代中最强三杰之一,可是此刻却心头凛然,那可是圣器,他身上也带了,但还不想这样血拼与死战。当下,他转身就走,道:“好,我暂且退出。”他十分痛快,直接倒飞,面对这个清秀的少年,他有一种错觉,像是面对太古十凶的亲子,令人忌惮。这出乎众人预料,竟没有大战。石昊大步前行,终于到了中央天宫前,天上有一条真龙翻腾,为皇宫龙气所化,发出阵阵龙吟,震动九天。这里有不少人,有域外的强者,也有石国皇都的各路王侯,气氛诡异。石昊在一群老侍卫的拥簇下,迈步而来,睥睨四方,目光冷漠无比,而这个时候所有人也都看向他。“域外来人,立刻退出我石国皇家禁地,否则杀无赦!”到了这里后,这是石昊的第一句话,强势无比。“投身域外、想颠倒乾坤、希望变天的王侯,我给你机会,迷途知返,否者杀无赦!”这是石昊的第二句,刚进皇宫而已,就是这般的果断,冷酷无情。其声音宛若剑鸣,铮铮作响,震动苍天,让所有人都变色,心中震颤。


寂冉

发表于99小时前

回复 墨染江湖 : “你到底是谁?”雨族众人喝道,周围有那么多人围观!他们不想成为笑话,被人当做猴子看。这个时候,街道上挤满了人,所有人都露出玩味的目光,雨族也太倒霉了,前后两次被人拍碎大门,真是流年不利。“没什么可说的,无论你来自哪里,今日犯下这等大过,都得死!”这是一种近乎歇斯底里的咆哮。雨族何曾吃过这样大亏,而今日却屡屡被挑衅。石昊嘴角带着一丝冷笑,雨族这么多年来一向强势,近来接连出现问题,想来他们心中一定很愤懑。他并不介意对方的怒火汹涌,来这里就是要大战一场,对方发作的越疯狂,他越是平静,像是置身事外般。“我是送你们礼物的人。”石昊轻语。“什么,那人头是你让人送回来的?!”有人暴怒,这是**裸的挑衅,送人头上门,结果自己又打上门来,欺人太甚。也有人惊疑不定,觉察到不妙-,对方这般有恃无恐,肯定不简单。就在这时,街道上一阵大乱,铁蹄震耳,雨族派出去那些包围虎门客栈的人回来了,冲过拥挤的街道。“雨穆呢?”破碎的门楼前有强者喝问道。“雨穆大人战死了······”铁骑上有人回应,带着哭腔,他们的头领等一个都没有活下来,全被击杀,此刻如实禀报。“废物!”雨族内有强者喝道,那么多人去围剿一人,结果被击杀重要人物不说,还被对方先一步找上门来。事实上,这些铁骑早有人先行动,准备回族内报信,但却被石昊追上,在路上一并并解决掉了。他们还没有石昊先赶到雨族让族内的人一个个脸色铁青,认为他们实在是糟糕透顶!街道上,一些大族的修士赶来了,闻言皆笑了议论纷纷。“雨族是不是真不行了,被大魔神镇压也就算了,今日还被一个少年人搅闹,还有什么颜面可言?”“唔,确实如此啊,他们即便能镇杀此子,也是名誉扫地被人打上门来,要我说,他们这座气派的门楼还不如不建嘿嘿。”听着人群中的声音,雨族众人脸色越发寒冷了,有人煽风点火,有人幸灾乐祸,对他们实在是一种嘲讽。“杀,不管他是谁,不管他来自哪里,今日都要给我镇杀个干净!”一位老者出现,一摆手让众人出手。现在没什么可多说的,唯有尽快解决掉这个少年,不然他们会被全皇都的人看戏实在是一种奇耻大辱。其中四人先后一起走出,皆为雨族战将,曾在外磨砺很长时间近期才返回族中,这个时候他们封堵四方,将石昊困在中央。其中一人取出一只袋子,大喝道:“受死!”呼的一声,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整片街道都摇动了起来远处一些房屋的瓦片更是冲上高天,景象惊人。就更不要说身在场中的石昊了这么近的距离,压力更大,他心中一凛,对方这是什么袋子,刚一展开,就出现了飓风,而且有光刃飞来,铮铮作响。“当”石昊轰击,以手掌硬撼,击碎了一些闪烁符文的光刃,而风声更大了,让他难以站立。另一个人取出一个鼓,咚咚的敲了起来,刹那间迸发出一道道闪电,向着石昊劈来,更是犀利。剩余的两人则大吼,乌云翻滚,大雨倾盆,将石昊笼罩在下方,四个人一起出手,竟然导致了天地出现异象。这里狂风呼啸,电闪雷鸣,大雨倾盆,果然不愧为雨族,直接在这里掌控了天象,弄出了雷雨天。这让石昊相当的被动,因为无论是雨还是风,都是符文化成的,无孔不入,不断向他冲击,就更用说那些雷电了,都是真实存在的,不是幻象。符文化成的雨电很狂暴,劈头盖脸就下来了,石昊浑身发光,他相信,换成其他人的话,肉身肯定被击溃了。他撑住了,而且是强势的出手,一口洞天开启,一头紫色的狻猊咆哮,带着金色的斑纹,腾跃而起,跟一座小山似的巨大!在这狂风暴雨中,狻猊一声吼啸,无数球状闪电飞出,狂暴无这像是一场灾难,球状闪电借助雨幕,迅速蔓延,噼啪作响,惊雷声伴着炽盛的光芒,让人心颤。“啊······”持掌风袋的人立刻遭殃,被巨大的闪电击中,整个人在颤抖,那只口袋没有人催动,风顿时小了。“嗷吼······”狻猊咆哮,张口喷出的闪电更可怕了,紫色雷霆如海啸般,疯狂席卷。这个地方一片炽盛,紫气蒸腾,四位强者没有一人可以逃脱,全都被电芒击中,皆体弱筛糠,簌簌的摇颤。其中那个擂动神鼓、也在放电的人更是炸开,化成一片血雾与碎块,惨不眨眼间,四位强者被镇压,彻底大败,这个结果令人震撼,一个少年而已,摧枯拉朽,在极短的时间内解决了四大高手。“紫色的狻猊,你是···…”后方,雨族众人中有几人眼皮直跳,有些怀疑,一下子想到了那个熊孩子。难道真是他?这些人顿时觉得热血上涌!狻猊钻进那口洞天,自这里消失后,天地间已经恢复清宁,没有了闪电、水雾等,朗朗乾坤皆可望。“雨族你们不行啊。”石昊说道。经历了一桩又一桩事,雨族现在最愤恨什么?就是这种奚落与轻视,接连遭遇打击,让他们充满了怒怨。“杀!”有人大喝,身形威猛,祭出一张大网,是以蛟筋炼化而成,迅疾如闪电般落下。石昊一惊,迅速躲避,但是这张网很特别如影随形,迅速赶来,罩在了他的身体。“捆仙网!”有人惊呼,街道上传来一阵议论声雨族竟然会炼制这种法器,它随目标而行,不追到猎物不会停下。石昊猛力一挣,此网光华大盛,无尽符文亮起,几乎要勒进他的肉中,开始对他进行炼化。“赶紧斩了他!”雨族的人大喝一群人向前冲,同时出手。“给我开!”石昊大吼,浑身熊熊燃烧砰的一声,整张大网被挣断,与此同时他祭出宝术,不断挥掌,砰砰声传来,接连数人被震飞。“还看着做什么,立刻杀了他!”雨族一位宗老大喝道。这一刻,无论是铁骑,还是其他强者同时冲向前去各种符文飞舞,一起大杀石昊。嗡的一声,石昊祭出了刚才得到的那组剑阵顿时八柄飞剑卷起千重浪涛,寒气袭人,冷森森让人身上生出小疙瘩。冲在最前方的铁骑,被一柄飞剑立劈,连人带凶兽分为两半,鲜血淋淋。“哧”第二柄飞剑划过,一位强者的头颅被斩落,无头尸体栽倒在血泊中。这样一群人齐上,却让剑阵发挥出了最大的威力几乎都没有落空,八柄飞剑一剑比一剑威力大这样叠加,其神能惊天动地。“噗噗”声不断传来,这个地方人头不断滚落,也伴着凶兽的哀鸣,眨眼间雨王府门前便留下成片的尸体。很快,满地鲜血,人头数十个,强者躯体一具又一具,这个景象震惊了整片街道,所有人都发毛。这还是一个少年啊,雨族的强者竟然挡不住,跟切菜似的斩了一片石昊大步向里走去,惊的雨族一群人变色,不断倒退,宛若在面对一尊魔王,全都胆寒。“列阵!”一位老者喝道。一片阵旗出现,猎猎作响,这次石昊不敢大意,早已与不灭金身融为一体,浑身乌光闪烁,璀璨无比。符号成片,大旗轰鸣,一杆杆大旗不断放大,仿佛耸入了云朵中,蒙蒙雾霭缭绕,电闪雷鸣。可惜,还是挡不住,石昊一掌轰出,乌光大盛,成片的符文炸碎,十几杆大旗折断,他轰碎了这片大阵,闯入府中。“哪里走,给我收!”几名老者出现,其中一人手托一座宝塔,抖手抛向高空,那塔身放大,竟将石昊收了进去,流转蒙蒙彩光。“好,将他炼化!”几位老者喊道。整座宝塔发光,垂落下一道道神霞,宛若火光一般,开始燃烧,整座塔身都在摇动,要将石昊熬炼而死。然而,仅片刻工夫而已,此塔剧震,而且暴涨,最后轰的一声炸开了,很多人惨叫,那些碎块将不少雨族修士击穿,遭受重创。石昊浑身都是乌光,冲了出来,如同一头魔神般,无惧他们,向前闯去,一群人阻挡,结果难以抗衡,皆被震的大口咳血,更有一些人炸开。“轰!”石昊再出手,前方一片浩大的院落被摧毁,轰然崩塌,宫殿、楼阁等全部倒下,成为废墟,瓦砾遍地。“果然啊,雨王府又要被人拆了!”“雨王府一向强势,可是连续两次被人杀上门来,连府邸都被人拆了,落得灰头土脸,威名直坠啊。”外面,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观看,有人冷笑,有人感慨,令雨族众人又惊又怒。石昊站在一片废墟上,睥睨四方,而后向前逼去,他一路挥掌,将一片宏伟的宫殿与院落扫平,这等若在抽雨族的脸膛。“你究竟是谁?”有人大喝。“我是谁?”石昊停下,面对雨族一群人,冷漠无比,露出了真容。“什么,是你!”雨族众人大叫。。 

猜你喜欢
搜下留情
热度
97396
点赞

友情链接:

同居男女 chengrenyingyuan 派克式左轮 陆小凤之大金鹏王 全职家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