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忠的妻子》电视剧完整版在线观看-全集剧情片-聚力影视
不忠的妻子
地区:欧洲
  类型:奇幻片
  时间:2022-11-28 13:57
剧情简介
血月下,那些断山内部空洞,如火山般矗立,寸草不生.一个出尘的男子,嘴边横着一支洁白如玉的骨笛,衣袂飘飘,身体晶莹,站在红褐色的断上方,吹响了一曲仙音."是你导致了这一切!"石毅双目内瑞光流转,在瞳孔间交织成符号,盯着前方.曲音幽幽,若天籁般,在夜月下回荡.那人神色祥静,只是平和的笑了笑,牙齿很白,浑身有种仙道气韵,连发丝都根根剔透,发出柔和的光.只是,远处的惨叫声此起彼伏,与这种祥和格格不入,血在洒,令人心颤.长弓衍手持黑色的大弓,左脚弓步上前,将一根黑色的箭羽搭在弓弦上,左手持弓高举,右臂猛地向后拉弓弦.一瞬间,这天地都剧烈地抖了起来,以他为中心扩散出黑色的涟漪,如同潮水般,席卷向四面八方.这是一股强大的神能,自弓箭中散发!四周,各种砂石,古木,石山等,隆隆摇动,许多草木拔地而起,在虚空中炸开.更有很多浮上了半空,甚至有些石山断裂,跟着这黑色涟漪起伏,若海中的浮萍般,上下颠簸.法力慑人!这就是古代怪胎,一旦动怒,所发出的威势不可阻,这天地都因此而抖动,发出轰隆隆的鸣音.当然,最为暴烈,最为慑人的还是那黑色的箭锋,吞吐黑芒,绝世犀利,遥指前方凶巢区域."哧!"终于,他松开了弓弦.一根黑色的古箭飞出,化成一道乌光.破碎虚空!这种景象,神祇皆要胆寒,一箭惊世,若是被贯穿躯体.必死无疑.所有人都能感觉到它所蕴含的恐怖威力.如火山般寸草不生的断山上,那身影一纵而逝.凭空消失了.但是,那笛音还在,悠悠扬扬,若一曲仙道宝音.从那九天上落下.黑色的古箭射碎了那里,一冲而过,只贯穿一道残影,并没能击中真身,呼啸着,飞向了天际.刷的一声,那身影再现.仿佛从未消失,依旧散发着迷蒙的光彩,在那里吹笛,斩杀远方的群雄.花瓣飘落.片片沾血,每一片都在抹杀一位强者!"呼!"大风呼啸,一片乌光从远处激射而来,那黑箭掉头而回,再次射杀向那神秘人,不杀不归.可惜,他太快啦,以肉身扭曲虚空,又不见了.当他再现时,身畔出现一个口袋,古朴而黯淡,但是大道气机隐约间迫人,这是——乾坤袋.这可不是石昊在下界得到的那个用来装灵药的兽皮袋子,而是一件真正的可怕秘宝,为大杀器.它由数十近百种古兽的原始神皮组成,符文密布,可收山川万物,神灵等如果被收进去,立刻要被化掉,成为血与残骨.这东西极其可怕!传说中,仙古曾有一至宝,由上万种祖兽之皮祭炼而成,号称能装下上界三千州,能熔炼宇宙内无尽星辰.眼前这件,由近百种古神兽皮炼制而成,不可能为仙宝,但是也足够恐怖了.长弓衍变色,双手结印,牵引黑色的古箭变向,划过一道弧形线,极速飞了回来,落在他的手中.并且,他背后又取出一支黑色古箭,与手中的那那一支融合在一起,化作了一体,要再次射出."不对!"忽然,石毅一惊,双目深邃,像是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其他几人也都悚然,一股凉意浮现心头,身体都跟着冰寒,他们见到了无比可怕的一幕.随着笛音响起,那成片的断中出现很多黑影,从火山口般的洞穴中爬出成千上万的生灵,都黑如墨汁,气息惊人."嗷吼……"它们咆哮着,向这里扑来."鬼魔神!"石昊神色大变,一眼认出,是人为干预而培养出的诡异生灵,他曾在采摘半参果时见到过."快走!"龙女说道.此地过于可怖,那个人深不可测,身边还有这样一群鬼魔神,根本不可力敌,成千上万,密密麻麻,如同打开了地狱的大门,它们从寸草不生的"火山口"爬出,奔啸而来."嗡!"那乾坤袋放大,悬在半空中,发出一缕缕霞光,口袋已经张开,要将几人收进去.龙女一声冷哼,手中的古角发光,猛力一划,那虚空顿时紊乱了,如水波在摇动."只能走了,这处凶巢已被他掌握了部分,法阵随他而开启,无法力敌."长弓衍一叹.毫无疑问,想反攻根本不可能,几人才逃出来,深知那里多么的可怕,有各种大阵,若非联手,早已死在里面.他们没有犹豫,转身就走,因为身后那群鬼魔神冲了过来,太多了,鬼影绰绰,在血月下显得格外狰狞."他是谁,你们认识吗"石昊询问龙女还有长弓衍..结果,两人都摇头,以前并没有见到过那张俊美无瑕的面孔,根本不认识."怎么会如此"秦昊脸色苍白.凶巢,自古长存,居然成为了别人布杀局之地,那个人太过可怕,最近加起来已经坑杀了十几万生灵.就是心性坚韧如石毅,此时也感觉到阵阵凉意,他心思深沉,少年早慧,现在却也觉得那人过于可怕.依照龙女所说,她曾在凶巢中见到古代奇才留下的石刻遗言,此人布局六七世了……现在认真思忖,每一个人都发毛.六七世过去了,这个人却默默无名,不被人知,这是何等的隐忍,多么的深沉,最后一世才出手,无所顾忌了."不说以往,就是刚才,死在里面的古代怪胎就有三四位!"龙女道出这样一句话,让人沉默.这个人太过妖邪,厉害的可怕,利用里面的法阵,击杀众人,毫不留情."我想,他还没有彻底得到凶巢中的全部造化吧,是在利用众人的血来祭祀,想打开什么.同时,漫长岁月以来,也培养出来了无数的鬼魔神."秦昊道.他是一个心气很高的少年,可是这次凶巢之行却倍受打击,若无他兄长出手,都不一定能活着走出来.很快,他们冲进了殒仙岭.蓦地,几人想起,传言曾有真仙折落在此地,相传其血精被凶巢吸收,存于宝池中.难道,这个人吸收各种血液,是为了祭祀,引出那池仙血或许也是想利用血祭,打开凶巢一些他目前不能开启的地带,这是几人的猜测."六七世布局,何其坚韧,此人非常可怕,强到不可揣度."长弓衍说道."若是从古代怪胎中选出一人,谁最符合条件"石昊问道.一刹那间,所有人都想到了十冠王,号称古来同境界最强大的几人之一,同辈争锋,古今无敌!"虽然没有见过十冠王,但应该不是他,因为不符合他的行事风格."龙女摇头,给予了否定."那样就更可怕了."石昊一叹.自古至今,都没有这个人的名字,不曾引人注意,没有一世夺冠,只在这最后一世绽放璀璨光辉.他们已经追上了前方正在逃亡的各族生灵,都是强者,可现在却都在亡命远遁,想立刻离开这片厄土.呼喝声,长啸声不时响起,这天地间都在飘落花瓣,带着芬芳,若玉石刻成,晶莹欲滴,斩落而下.每一片花瓣都粘着血,击杀一名强者!身后笛音不绝,化成成片的音符,斩杀群雄,可怕到极点.血花不断闪现,看起来很凄艳,带着血丝的花瓣十分绚烂,若繁星点点,漫天坠落,在山地中纷舞.那个人追来了,站在虚空中,嘴边横着羊脂白玉般的骨笛,驱动上万鬼神魔而行.殷红的月光洒落,显得妖艳而美丽.那个人超然世上,不食人间烟火.可是笛音幽幽,却又让所有人都感觉到头皮发麻,寒毛倒竖."你这么狠辣无情,就不怕遭报应吗!"有人临死前怒吼.回应给他的只是一片由符文化成的花瓣,斩进他的眉心,带出一串红艳艳的血珠子.天空中,那个人出尘依旧,神色平和,看起来无比圣洁,嘴角带着笑,不发一语.花瓣并未飘落向龙女,石昊他们,因为天空中那个人不做无用功,他知道,这种大面积杀伤性骨文难以奈何几人.不过,鬼魔神在咆哮,足有上万具,冲杀向石毅他们."这些东西追不上我们,但是为何我感觉到阵阵心悸"秦昊自语,觉得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准备血拼吧,前方肯定还有鬼魔神."石昊说道.果然应言,他话音才落,殒仙岭前方便传来呼啸声,数千鬼魔神浮现,从山体上跃下,扑向所有人."啊……"群雄惨叫,在幽幽笛音下,很多人喋血,被群魔撕碎.这些鬼魔神都很强大,有一部分都早已是真神,神火境的人怎么抵挡而且这么多,漫山遍野都是.血色月光下,山林成为了杀戮地,化作可怕的修罗场."杀!"石昊全力出手,艰难闯出殒仙岭.(.)
36282311次播放
34536人已点赞
59881人已收藏
明星主演
洛子云
H海冬
五连阳
最新评论(888+)

乔佩那

发表于09分钟前

回复 比克大魔王0 : 而白嵩看见了周不疑出来是轻轻有舒了一口气是把小本本和断成两半有那支短笔都收入了怀中是恢复了刚刚那副模样” 


海盗小猪

发表于62小时前

回复 佐藤顺一: 这部武侠片《不忠的妻子》不老山,终于有人站出,所有人都心中一凉,感觉压抑!至悚然,因为这个地方出来的修士太可怕了。谁都知道,他们人不多,并非横跨诸域,更像是一个隐世家族,栖居一隅,但是他们却足以抗衡补天教、西方教,震慑各域,睥睨天下。“早就知道,他们的后人被人折辱后,不可能善罢甘休,现在要发难了。”一名修士眼中有精光闪耀。不老山,一个无上的传承,号称与世长存,有不老不死的古代强者,一直活到当世来,凌驾于各大教之上。这一刻不要说是火国的人,就是域外的强者也都心中不宁静,这个古老的道统盯住谁,那肯定没有好结果。这一脉平日很低调,但是一旦与人交战,必然雷霆出击,横扫敌手,不会留下什么隐患。“小石惊才绝艳,傲视同代人,可是现在惹上了不老山,根本就是断了前路啊。”有老辈修士轻叹。而今的石昊,谁人不知,哪个不晓,一旦成长起来那可能就是一位真正的至尊,天上地下无敌!可是现在过早的惹上了一个平日几乎不履尘世、但却极为护犊子的不老山,他的处境堪忧,这样一天纵奇才很可能要夭折了。不老山很神秘,有不老不死的神明隐居,可以俯视众生,他们若是针对谁,就是太古神山也会被夷为平地。人们低语,但是声音不高,因为怕引起不老山那几人的不快,显然站出来的中年人很强,十分的厉害。况且,就是不老山的人自身修为不高,也没有人敢公开触怒,因为他们的背景太过恐怖。“既然你们两个与他有关系,那就过来吧。”中年人开口看着大红鸟还有九头狮子。“你哪冒出来的,谁啊?拽的跟天王他二孙子似的,自以为是,爷不怕你!”大红鸟的嘴一直很贱从来就不肯吃亏,更何况是正在自我感觉良好的时候。众人石化,这只“乌鸦”还真有个性,见到不老山的人依旧口出不逊,根本就不怕,当真是了不起。“我说的话你没听到吗?!”中年人冷漠的说道,声音不高但是却有一种大威严。九头狮子浑身金黄,矗立在那里,不怒而威有一种极其强大的威势,这是血脉复苏后的力量体现。它没有回应,金色瞳孔中有光芒爆发,该族自古至今都是强族,有自己的尊严,连神王都曾吃掉过。“老小子,你吃多了吧,别跟爷诈唬,不惧你!”大红鸟叫板。“咻!”中年人抬手一道符光若银梭般冲了出去,破空声音若雷鸣,响声极大带着大片的符文,镇压而下。众人惊异,随手一击而已就这般的强大,这个中年人十分厉害!“王者!”有人低语。在尊者封山、至强者谋生路之际,王侯便是最顶级的存在了,可以横行荒域中。不老山的中年人有这等手段,自然令所有人都神色凝重,一般来说,对付一个小辈而已并不应该出动这等人物。便是在域外,这个人的身份也很高。因为尊者一般情况下都在修炼,不愿管红尘中事。“呱!”大红鸟真跟乌鸦似的,大叫了一声,展翅飞逃,脸色有点不好看,它可不敢跟这等人物硬碰,不然必死无疑。“狮子王,你上!”它躲到了九头狮子的身后。那道如银梭般的符光飞来,击向擂台上的九头狮子,要将它与大红鸟一同封住。“嗷吼……”狮吼如雷,黄金浪涛拍天,九头狮子喷吐出九枚金色符号,凝结成杀阵,铮铮作响,阻挡那银梭。“轰”的一声,九枚黄金符号与那银梭撞在一起,符光漫天,纹络交织,构建出一片绚烂的光雨。九头狮子浑身发光,被那股巨力冲击的横飞,差点跌出擂台,还好没有遭劫,因为它并未被银梭击中。“一头小狮子而已,也敢在我面前逞凶,捉你回去当坐骑的确是不错的选择。”中年人表现的很淡然。他再次出手,这一次掌心中出现一枚雷符,闪烁紫光,就要发动,王者出手,年轻一代中有几人可以挡住?所有人都神色凝重,荒域的生灵自然不希望九头狮子被人镇压,而域外的生灵也不愿这样一头让诸神都动心的坐骑落入不老山手里。“道友,且慢动手,这是一次聚会,请不要大动干戈,况且你要找的人又不是他们。”一位老者站出。这是火灵儿的一位族叔,显然是被火灵儿请出来说话的,想拦下此人,救下黄金狮子,免得被镇压。“这是不老山的事,你火国就不要掺和了。”中年人神色冷淡的说道。火国的高手闻言,心中都有些愤怒,再怎么说,这也是火国,而这个中年人却这般强势,太不留情面了。“道兄,请坐下一谈,何必跟一个小辈计较。”火族的这位老者说道。“我如果说不呢?”不老山的中年人冷声说道,丝毫不给面子。火灵儿娥眉微蹙,握紧了秀拳。她请王叔开口,希望让他们暂时不要动手,可是此时却让她的王叔失了面子,让她心头有火气。“公主,别理会这个自以为是的东西,他以为是谁,不老山怎么了?不讲理的话照揍不误!”大红鸟嚣张的叫道。它平日就很混账,从不会受气,即便不老山来历再大,它也想奚落一番。当然,它也不想吃亏,毕竟心中还是有些底气的。诸强皆变色,质疑不老山,且认为不算什么,这只乌鸦还真敢开口,这个世间有多少人敢埋汰这个古教。“聒噪!”中年人斥道,再次出手,他腾空而起,就要飞上擂台。“狮子接剑,干死他!”大红鸟将黑色的断剑递给九头狮子,因为它知道,在更强者的手中,此剑才能发挥出最大威力。九头狮子倒也没有客气,面对王者必须要借用这等法器,不然根本就没有一点胜算,即便它这些年得了大造化,但也难以逆天。黑色断剑悬在其身前,它张口喷出金霞,若一片莹莹星辉,而后燃烧了起来,注入了惊人的神力。“嗡”的一声,断剑发光,乌芒暴涨,极速冲了出去,像是一片黑色闪电,景象恐怖。不老山的王者变色,探出一只大手,爆发刺目的符文,他避开锋芒,想要将九头狮子一把抓在手中。然而,这剑芒太犀利了,光华慑人,神威凛凛,竟让他心头发寒,这最起码是圣人以上的法器啊!有所警觉后,他急忙撤回了探出的大手,避开剑光,横移出去数十丈,而后从另一个方向冲来,要镇压黄金狮子。不老山的人进入荒域较晚,并不知道这把剑的来历,故此刚一上来就差点吃大亏,让他心头一惊。“一头小狮子,竟拿一柄圣剑护身,倒也小觑你了。不过,也就到此为止吧,纵然你有这等法器又如何,等阶差距过大,你无法逾越。”中年人冷笑。他说的是实话,一旦进入“列阵境”,实力将暴涨,前几个境界是夯实根基,这个境界才是成为真正高手的体现。无论是对符文的运用还是感悟等,都进入了一片新天地,从其名字也可以看出,所谓列阵,就是开始运转以前积累的符文,全面爆发。“哧”九头狮子不言语,再次喷出一片金色霞光,裹着这口断剑,让它爆发,一时间剑气纵横,神芒激荡。众人眼皮直跳,这头黄金狮子太猛了,催动起这口断剑后,竟逼迫的不老山的王者不断倒退,不敢撄锋。事实上,即便是列阵境的王,也没人敢与圣剑、神剑硬碰,只能躲避其杀伐气,从侧面攻击。不老山的列阵境强者没有想到,九头狮子这般威猛,手段非凡,将黑剑化成了身体的一部分,让剑气连绵不绝,使之没有办法立刻冲过去。中年人心头凝重,还好他身法足够快,不敢硬撼,但却可以躲避,围绕着擂台寻找机会出手。很快,整座擂台都化成了金黄色,九头狮子发威,符文澎湃,将断剑催动起来,横斩竖劈,剑气冲天。一时间这里光芒灿烂,霞光如云,那种波动非常惊人,令众多生灵心头沉重。这是一场大战!不老山的王者虽然很强,但是身上没有圣器,一时间竟奈何不了九头狮子,他心中大怒,说要镇压这头金色的狮子,可是却一直拿不下。更何况,正主还没有出现呢,他却与小石曾经的坐骑大战,奈何不了,简直是一种耻辱!“轰!”最终,他不断结印,震出一片神力波涛,身法一下子快了很多倍。并且由于黄金狮子连续催动断剑,神力消耗过巨,剑气不是那么密集了,不老山的王者逮到机会,逼到了近前。“坏了!”大红鸟惨叫。然而,让人吃惊的是,一道剑气自虚空中斩来,一下子让不老山的王者血花绽放,差点被人腰斩。“哧!”第二道剑气从虚空中斩出,“噗”的一声,他的一条手臂坠地,被切落了下来。现场一片寂静,鸦雀无声,这可是不老山的王者啊,怎么败了,谁敢这样伤他?!


玻璃森林

发表于70小时前

回复 不见曙光 : “跟我这么说话的人都死了。”银袍年轻人开口。他身材不是很高,但是却有一股英武气,面色平静,不曾生怒,对于眼前的对手并不是多么的在意。“他名洛道,来自赤州,有一口雀骨剑,据传那可能是他的初代骨,剑芒一出,无坚不摧,在尊者境时就杀过神祇。”红凰暗自传音,再次提醒石昊。一名初代,且有辉煌战绩,傲视数州,如今已经成神,绝对是目前仙古中危险的生灵之一。初代,本就天纵无匹,一群人齐上、围攻他们也只能枉死,更何况是一个成神的初代,绝对的可怕。石昊看向银袍年轻人,道:“你算什么,一个初代,就敢这样无法无天,觉得可以俯视天下所有人了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对于你这样的人,我的确可以俯视。”银袍年轻人洛道平静开口。“老规矩,杀了他,所有东西一人一半。”后方,一个蓝衣青年走来,连眼瞳都是蓝色的,体外带着蒙蒙蓝气。他气血如海,随着他的迈步,这天地都动荡了起来,隆隆作响,这方天地与他相合,发出道鸣声。这绝对是道行高深、法力纯厚、自身资质极度强大的体现,随意走来,脚步的节奏就融入了天地,隐约间有天人合一之势。像这样的人,肯定是一族的青年翘楚,属于最强的一列人。日后要号令一族。“你又是何人?”石昊眉头微蹙。“蓝一尘。”青年说道,眼中带着戏谑。看着石昊,从容而来,轻易就将得到一株神药,让他笑的很灿烂。因为,这里的法阵很厉害,难以破解,而今有人帮他们做破去了。这种在背后等待,关键时刻站出来。轻巧摘桃子的感觉,让他觉得很好。“他……竟是蓝一尘。”红凰一惊,快速对石昊传音,告知此人的底细。这个种族很不凡,源自蓝金岭,为某一种精金通灵化形而成,族群不大。但是走出的人各个都格外的恐怖。而这个蓝一尘,则是该族最有名气的年轻人,纵横一方,大战各路强者,在尊者境时可于一州称尊。远处,还有一些成神的强者。都是因这里动静太大而赶来的,此时有人认出他们,都不禁倒退。一个初代就足以睥睨群雄,号令一方,绝对的强势与无敌。来成片的同阶者都不够杀。而现在居然有这样的两人联手,还怎么去战?根本就没有半点胜算!谁都不曾料到。会有这样两尊大高手一同而来,注定要横扫四方,无对手可敌。红凰也早已变色,扯了扯石昊的衣角,示意他,不行的话就赶紧逃走,不然的话危矣。“这么说来,今天遇上了排名最起码在一万名内的两个高手。”石昊说道,依旧很镇定,没有什么惧意。蓝一尘闻言笑容渐冷,他为一州最强尊者,而上界只有三千州,居然被此人以一万的排名来论。“上界何其大,天才何其多,不要太自信。”石昊说道。“有意思,死到临头了,还不醒悟。”蓝一尘淡笑,而后看向银袍年轻人,道:“这次,该你先出手了。”银袍年轻人洛道,一步一步向前走去,看着石昊,道:“给你们一个机会,臣服,饶你们性命。”“留着他们当累赘吗?”蓝一尘撇嘴。“留着他们去破阵,以后用得上。”银袍年轻人洛道这样说道。阵法师,一般来说修为都不够强大,但是在这仙古中可能会发挥出极大的作用,因为肯定不止这一处遗迹。“小子,你找死吧?”打神石叫嚣,早就不耐了,愤懑不已。若是一般的人在此,肯定要忍气吞声,就是一族年轻翘楚,估计也得隐忍。因为,要面对的是两大年轻王者。但无论是打神石,还是石昊,在这方面都是暴脾气,怎么可能会让敌手压制呢?“将石妖留下,男的杀了。”蓝一尘说道,面色冷冽了下来。银袍少年点了点头,淡漠无比,而后看了一眼红凰,道:“我认识你,血凰后裔,一方贵女,可以追随在我的身后。”这两人一个是初代,一个有同阶的战力,有恃无恐,这般的强势,半路摘桃子,确实有足够的底气。石昊看着他们,神色平静,没有轻视,也无惧意,以平常心对待,一步一步向前走去,要迎战!有人来犯,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因为,夜里时,他与红凰触碰到了法阵,剑气滔天,必然会惊动很多人。但是,他无惧,已然成神,有面对群敌的自信。“都给我退后,别在这里碍眼。”蓝一尘冲着后方冷声道,威压一展,惊的很多强者倒退,不敢过于靠近。虽然神药动人心,但是也要有命拿才行,两个初代联手,堵在那里,谁敢轻易上前,那是在找死。“你们两个一起上,还是轮流来?”石昊淡淡的开口。这句话一出,不仅远处的众人一惊,就是两大初代也都是一怔,而后目光深邃了起来。“阵法师,也有这种自信,难道还以为可以在这里迅速布下一座杀阵吗?”蓝一尘冷淡的说道。银袍年轻人洛道,眸子内光束灿灿,盯着石昊,感觉到了他体内不俗的血气,但是也觉察到,他被神火洗礼的不彻底,有些部位灿灿,有些地方暗淡。这是因为,石昊被一百零八种大道火焰灼烧,分散在一百零八处。虽说算是成神了,但是的确不够彻底。一些部位还不曾被洗礼。“一个成神都不算彻底的人,也敢以这种姿态对我说话,这世道真的变了吗?”银袍年轻人说道。他早就在后方注意到了石昊的状况,并不担心,这样的人他可以杀一片。“赶紧动手吧,采摘神药要紧,一会儿找个地方去炼化,你我的道行都能增加。会有大造化。”蓝一尘在后方催促道。银袍年轻人洛道爆发出恐怖气息,身上披上一层符文甲胄,这是成神后的至强体现,骨文交织,护在体外。他盯着石昊,话语无情,道:“臣服。或者死亡,自己选择!”“滚!”石昊只有一个字,举拳轰杀。“嗯?!”后方,蓝一尘吃惊,他发现那成神不完全、身上有些部位光泽暗淡的少年,居然一下子爆发出了滔天的血气。这个结果让他都动容。精气太旺盛了,神力狂暴,绝对是一个初代,不会弱于他们,看走眼了。石昊并未动用法力免疫这种能力。而今他可以更好的控制了,能选择开启与否。现在他只想凭硬实力。镇杀敌手。“轰!”这个地方沸腾,法力汹涌。银袍年轻人长啸,竭尽所能,催动战气,力敌石昊。“砰砰……”那是符文的碰撞,也是法力的对抗,虚空中像是有一朵又一朵烟花绽放,极为的绚烂。转瞬间,两人就以宝术碰撞了数十次,刚猛无比,最后银袍少年退了出去,胸膛剧烈起伏,面色苍白。后方,一群人石化,这个早先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少年,居然这么强大?逼退了一个初代!蓝一尘看的清楚,神色阴晴不定,真的走眼了,以为阵法师并不是多么的强大,结果如此凌厉。他并没有急着上前去帮忙,而是站在后面,依旧观战。洛道双目幽邃,化成两道光束,盯着石昊,他知道这次很麻烦,遇上的不是凡人,竟是初代。锵!洛道动了,右手臂发光,赤红无比,而后从掌心缓缓冒出一段剑尖,如同血钻般晶莹。这是一口剑,多半米长,鲜红欲滴,如同红色玉髓雕刻而成,很圣洁,但也十分的锋锐。“初代宝术,雀骨剑!”有人惊呼。洛道体内有朱雀的血脉,据传这雀骨剑是他天生的,恐怖无匹,在尊者境就能杀神祇!“咻!”洛道如同一支离弦的箭,迅速冲了过去,手持雀骨剑,射出一道道红芒,灿灿刺目,再次与石昊战在一起。并且,在其背后出现淡淡血翼,让他的速度加快,围绕着石昊攻击,一剑又一剑的刺来。石昊眉头微蹙,并不是惧怕,而是感觉有点妖异,那口剑很特别,还真不能轻易去触碰,他觉得就是真神被刺中,都得死去。转眼间,两人移形换位,洛道攻了上百剑,始终没有刺中石昊。“受死!”忽然,洛道气质大变,手中之剑重逾大山,且速度放慢了,仿佛带动着整片天地的威压,镇压石昊。他一剑又一剑的刺来,虽然不快,但赤红光芒惊天!轰!在两人再次相遇的刹那,他爆发出了最刚猛的剑气,决一死战。“当!”石昊目光变冷,不再观察这口剑,爆发神威,也开始猛攻。“咚!”天地颤抖,这一剑切开石昊的法力符文,贴着他而过,险些斩中。洛道遗憾,这剑若是擦破真神的皮就足以致命,诡异而妖邪,可惜没有斩中对方,错过了机会。但这个时候,在两人交错而过时,他的发丝突然发光,变成了血红色,暴涨起来,一下子缠绕向石昊,符文冲天。这太突然了,谁都没有想到,他的发丝会这么可怕,爆发的符光足以很多成神的人颤栗,战战兢兢。“这才是……初代宝术!”就是后方的蓝一尘都是一惊。石昊极速横移,但是手臂还是被缠绕上了,这发丝异常的恐怖,勒进了他的肌肤中,有些地方出血了。“原来如此!”他知道了,这洛道很阴沉,外界所传他天生了一口雀骨剑,不过是在故意混淆真相,那是他师门赐下的强大秘宝,而他真正的天赋神通蕴在发丝中。“死!”洛道大吼,浑身发光,尤其是头发暴涨,比太阳还盛烈,符文璀璨到让人胆寒。那发丝疯狂缠绕,汲取石昊的神力,勒进血肉中。并且,他挥动雀骨剑,要立劈那被缠绕住的石昊,红芒爆发,绝世犀利。“这是你自己找死。”石昊轻语,并没有惧怕,浑身发光,轮回宝术祭出,透过对方的发丝涌了过去,全部作用在对方的身上。若是在激战中,他发出这种宝术,洛道还可以躲避,但是现在,想后退都不行。这是初代宝术的争锋,是最激烈的碰撞。“啊……”下一刻,洛道仰天大叫,变化太快了,他满头光芒璀璨的发丝暗淡,符文溃灭,他像是一下子苍老了一万年。白发三千丈,他瞬间暮气沉沉,满脸皱纹堆积,生命像是走到了终点,彻底无力了,垂下双臂,连头颅都抬不起了。砰!洛道坠落在地,发丝从石昊的手臂上脱落。这一幕,震撼了所有人!石昊迈步,一步一步走到近前,踏在他的身上,低头俯视着他,道:“臣服,或者死,自己选择!”而后,他抬头,看向蓝一尘,道:“我缺两名仆从,你,也可以有两种选择。”这里鸦雀无声,强大的初代,都被他踏在了脚下,怎不让人胆颤。外界,各教修士同样发呆,这就是他至尊宝术?带着岁月的力量,可以剥夺人的生命,太过恐怖。所有人都心惊,这是第一次见到他在上界施展轮回术!。 

猜你喜欢
不忠的妻子
热度
97396
点赞

友情链接:

斯巴达克斯第一季 高攀(校园) 中国农民歌会 丁婷和锅炉房老李 长冢圭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