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导航》HD免费在线播放-聚力影视
唐人街导航
地区:日本
  类型:科幻片
  时间:2022-11-28 12:41
剧情简介
孟天正将要逝去,帝关前,血色赤霞凄艳,让人感伤。【】一群人恸哭,都知道他将坐化,难以挽留下性命。一代人杰,免不了最后的殇逝。“前辈!”石昊站在近前,他有些哽咽,怎能面对?他将那些神草、仙药叶片都送了过去,但孟天正摇头,足以说明一切。这一幕,怎能让人不悲,绝世一战过后,守住了帝关,可是大长老孟天正却断了自己的路,还要葬下自身。黄金战衣,染着血,有敌人的,也有他自己的,辉煌落幕在即。“吾有一憾,未能成仙。”孟天正轻语,原本在这不可能成仙的大环境中,他另辟他途,几乎要成功了。可是,为了最后一战,为了守护帝关,他自断一世辉煌,放弃了原本的绝世荣耀。此时,他虽然有绝世风采,但终究不免也有遗憾。孟天正的身体气息在内敛,生命波动仿佛放缓了,不再那么炽盛,不再那么汪洋般浩瀚无穷,如今是寂静的。“在我心中,前辈胜过诸仙!”石昊说道,他对孟天正有无比的敬意,这是真心的话语。“老友,你想去哪里,在何处安眠?”仙院的老头子走来,要送老友最后一程,他心中满是伤感,相交大半个纪元,而今要为他送葬。帝关,修补的差不多了,一些人先后赶来。“道友,我们送你!”有人叹息,至尊来送行,他们知道,已无力回天。孟天正注定要死去,没有谁可以复活他。“我不需要葬地,不需要墓碑,就葬在整片天地间,沉眠边荒就好。这里是我最后战斗的地方,就守在这里。”孟天正说道。这些话语,让人心中大痛。“与天地同在!”孟天正喝道,而后他猛力一震。将所有人*退,并祭出一条大道神光,将石昊送走,让他进帝关。轰隆!这一刻,孟天正爆发了。整具躯体都在发光,仿佛在焚烧,释放出不朽的力量。一股至强波动在浩荡,席卷了天上地下,孟天正满头黑发飘舞起来,眼神犀利如电芒,他的气息在暴涨。从的躯体中,蒸腾起一道又一道仙光,氤氲仙雾将他笼罩,令那里看起来神圣无比。如同真仙降世!“孟前辈!”帝关上,人们都吃惊,他在极尽释放,要做什么?“道兄果然气吞山河,英雄气盖世,就是生命无多,将要逝去,也要最后一击,踏那仙路!”王长生感叹。所有人都明白了,孟天正哪怕生命无多了。也不低头,勇猛直进,要踏出最后的步子,彻底成仙。这代价未免太大。他在焚大道,燃精气神,竭尽所能,要冲破天地大环境的阻隔,要迈入仙道领域。这是在逆天!谁都知道,他负有重伤。不可逆转,现在这般拼命,那么即便立足仙道领域,也活不成了。他会死的很惨烈!因为,那个时候,他已经耗尽了一切。不能活到成仙那一天,那就刹那辉煌,一击贯穿,证明自己曾经来过,击碎这一纪元的魔咒,打破桎梏。孟天正风采无双,此时灿烂而永恒,所有人都倒退,进入帝关,不可临近了。那里光雨飞舞,带着仙道气息,带着不灭战意,那是他的意志,不屈,不甘,进行人生最后一战。向仙道迈步!光雨飞洒,成仙光绽放,无比璀璨,照亮整片边荒,也照亮了这一世!帝关内,人们震撼。可惜了,若是大弓内的神胎无损,道果不伤,那么他便不会英雄末路,能够自然成仙!轰隆隆!孟天正在动,演绎无双法,仙道气息蒙蒙,漫天都是瑞霞,成仙光遮体,让这里越发的神秘与宏大了。如同战神转世,犹若真仙复生!此时,孟天正虽然英雄末路,但是却依旧气吞山河,一声长啸,边荒震动,他在烈焰中永恒,璀璨而慑人。轰隆!孟天正抬手间,从域外抓来一颗又一颗大星,以带着仙道气息的法力炼化,重筑帝城,快速修复完毕。“超越了至尊,双脚都要立足在那一领域了吗?”有至尊震撼的说道,声音都微微发颤了。不久前,孟天正稍微踏足仙道领域,已经震撼了当世,因为个时候就已经超越了至尊,睥睨天下。现在,他真的成功了吗?全身都进入那一领域中?!只是,死亡也将至。这一世道果在火光中要燃烧起来,在灿烂中踏足仙道。轰隆!突然,天渊方向剧震,那里波澜壮阔,法则之海沸腾了。天渊向下倾泻法则,更多的秩序神链落下,淹没那里。“吼!”同一时间,异域方向传来大吼声,有盖世强者在动,可以看到有安澜之矛,无殇的大戟,全都在天渊中出现。最早时,无殇的大戟就在那里,要劈开一条通道,送过来一位不朽者,让他葬灭帝关。现在,不止一件兵器,而是两三件,承受着类似诅咒般的力量,全力以赴,送那名不朽者过天渊。这是一场剧变!喀嚓!最后,有兵器龟裂,甚至将折断。他们快速收手,无法再继续了,真要是彻底毁掉盖世兵器,那么漫长岁月的准备就会功亏一篑。他们的大道法器不容有失,将来还要征伐天上地下呢。因为,他们深知仙域的存在,现在不容受损过重。帝关,城墙上,所有人都震撼,万万没有想到最后关头会发生这样的事,好险,对方终是失败了!“呵呵,哈哈……”突然。大笑声传来,源自天渊。就在人们以为有惊无险时,有一道身影走了出来,他踉跄着。满身是血,伤口密布,深可见骨。甚至,有许多地方血r都脱落了,骨头都折断了。部分躯体已经扭曲、变形,那是承受了无上力量所致。轰!但是,下一刻,他挺直了脊背,站了起来,血气遮蔽星空,震动了浩瀚边荒。不朽的气息弥漫,至强的法力汹涌,无上神光绽放,如同一头孔雀明王降世。释放无上仙道气息。这是一名不朽者,他成功过来了。那几件兵器攻伐,竭尽所能,就是为了庇护他,送他过关。天地间,杀气刺骨,整片乾坤都崩裂了,只因他站在那里,冷漠的望来。不朽者,俯视帝关!怎么会如此?人们如坠冰窖。从头凉到脚,感觉无比的森寒。都以为大战结束了,可以安度数百年,迎来了最为平和的一段岁月。怎能料到最后的刹那,过来一位不朽者。天渊中,高空不断垂落法则,秩序神链,彻底封锁那里,规则比以前更旺盛了。在沸腾。毫无疑问,那边再也无法强闯了。但是,这已经过来的不朽者怎么办,谁能挡,谁能相抗衡?!不朽者看向孟天正,露出异色,很是意外,因为那个人在绽放仙道瑞霞,在迈入崭新的领域中。“有意思,先杀你!”异域的不朽者露出残酷的笑意,一步一步*来。当见到这个生灵出现后,帝关所有人都一阵头皮发麻,心中灰暗,很是绝望。但是,孟天正见到他后,却没有一丝沮丧,反倒是笑了,很灿烂,带着凌霄的战意,还有一种绝世的风采。他居然大步向前,主动迎了上去,道:“未能成仙,心有一憾,这是在为我补憾吗?”他大笑着,黄金战衣流淌煌煌如天日般的光泽,绽放出仙道光辉,哪怕战死,也胜过寂静的坐化。孟天正神采飞扬,黑色发丝披散,带着强大的自信,要对决不朽者。“我一根手指就可杀你!”不朽者冷漠的说道,并且,真的探出一指,极速放大,向着孟天正压落而去。孟天正摘下断弓,在当中还有血在淌,落在他的身上,并且从里面落下一具躯体,带着妖异之光。那是神胎,也是他的道果吗?轰!下一刻,一股恐怖气息吞没天地,乌光压盖世间。或许,称之为神胎不符合,那更像是一具魔躯,散发着妖异的气息,乌光遮蔽乾坤。且,孟天正自身也在发光,熊熊如天火,如十日横空,他自身更像是神胎,释放仙道光辉,永恒不朽。嗡隆一声,两具躯体同时向前轰杀而去。不灭经文绽放,打破永恒,得见长生!咚的一声闷响,y阳神光照耀古今未来,孟天正与之相对应的魔躯一同轰杀对手,将那一指震开。不朽者,缓缓收手,指端发麻,有血落下。他冷冽的看向孟天正,道:“有些门道!”“一指杀我?你不行!”孟天正开口。帝关,城墙上,所有人都震撼了,孟天正在硬撼不朽者?这真的要打破神话、得见长生了吗?!这一刻,孟天正分为两面,一个神光普照,黑发披散,另一个却是妖异而冷厉,如同盖世魔神!他们都很年轻,都在黄金岁月中,身材修长挺拔,英姿勃发,但是一个满头黑发,一个却白发如雪,完全不一样!相同的是,都极度强大,带着仙道之力,穿着黄金战衣,英姿慑人,无上力量弥漫而出。孟天正大喝道:“今日,在杀伐中前行,在血路上迈步,此生一憾,由你来补,成仙路上决战!”灿烂、辉煌的孟天正,现在发一张他的真身图,沐浴至尊血,独对不朽者,杀出无敌风采。放在我的微信上了,微信号是cd后面五个4,直接搜就能找到我,也可以搜辰东这两个字。加上我后,对我发送孟天正、或者大长老,就能看到图文了。..(未完待续。)
90554113次播放
12155人已点赞
31500人已收藏
明星主演
雪花有罪
说梦煮酒
雁丘01
最新评论(888+)

逆运

发表于87分钟前

回复 红场唐人 : 黑纸船很小,不过巴掌大,秀小而精致,哪有什么幽灵船的气势,更不要说山岳般那么巨大了。石昊心颤,从上古年间漂流下来的幽灵船,其真实样子就是这般,源头在这里?河流为灵气液化而成,晶莹透亮,喷薄霞光,刚一临近就让人有有羽化飞升的感觉,通体舒泰无比。石昊怀疑,那门户是否真的连通着神界,不然何以至此,有哪个地方的河流是灵液化成的?这在大荒来说简直不可思议,这样的一条河会引发古国大战,会让各方上古大教争夺,实在太珍贵了。他到了近前,掌心符文一闪,将那顺流漂下的纸船截住,收到了掌心中,顿时感觉到一股旺盛的生机。同一时间,他的灵魂一颤,差一点就要栽倒在地上,感觉日月星河在坠落,茫茫一片,这天地都要倾覆了。“这是……”石昊骇然,好半天才稳住心神,这是怎样的一种威势,一切都是黑纸船造成的。终于,他心中空明,一切都静了下来,没有再受到波动影响。黑纸船如新,像是才折好没多久,上面一行字,鲜艳欲滴,流动异彩,这是一行血字:只剩下我自己了。随风声而起,随河流而逝,仿佛有一位女子在叹息,自那上古年间幽幽传来,带着伤感,带着凄迷……石昊寒毛倒竖,纸船依旧,很还新,血还未干,难道那女子还在不成,就在那光芒炽盛的门户内?不对,血液虽未干涸。鲜红晶莹依旧,但是他分明在纸船上体悟到了一种岁月的力量,用心去感应会有所觉。人们在上古发现幽灵船,可是黑纸船真正起源何时,那是不可预测的,除却他外,世人还不知黑纸船之秘。石昊心中波澜起伏,难以平静。黑纸船来自哪里,难道真是另一个世界,怎会漂流了万古那么久远?至今血字还在。它到底在写给谁看。“鲲鹏于太古筑巢,与此门毗邻,这……”石昊一时间没有了声音。一个人站在那里,好长时间都没有动一下。很久,远处的喊杀声将他惊醒。他低头看着手中的黑纸船,不知道为何,这船竟令他心弦一颤。仿佛看到一个高坐九重天的女子带着一种凄迷,回眸的一瞬,万古悠悠而逝。他用力摇了摇头,回过神来。“这血好强,好神秘,也只有这黑纸船能容纳下。”石昊惊叹。黑纸船上的鲜红血迹内蕴有一种浩瀚莫测的神能。若是不触发也就罢了,若是真正引动出来,这天地都将失色!“好惊人!”石昊震撼。难怪最初将纸船托在掌心时,看到了诸天星辰陨落,茫茫天地倾覆的画面,这预示了血液的力量吗?一丝血而已,最后就将纸船演化成了无敌的幽灵船。而今这血液神性还未散尽,故此还能领略到那一缕风采吧。幽灵船上的血早已干涸。而这黑纸船血依旧,神性虽有消散,但还保存了部分,光辉内敛。石昊小心的保存了起来,收入乾坤袋中。他暂时不去想了,抛开这些,现在不可不是走神的时候,一个不慎就会殒落在此。那光门前人逐渐多了一些,似乎引发了某种骚动,一群人突然出手,符文漫天,竟然大战了起来。“天啊,这里有一段神木!”终于,有人惊呼,惊动了鲲鹏巢附近的人,许多强者闻声闯来。石昊闪目观看,在那炽盛的门户中,横着一段烂木,虽然被泡的快腐朽了,但是依旧散发一种神辉,灿灿而淌。他恍然,黑纸船才漂流出来,多半是因为被这根烂木挡住了漫长岁月。那段木头应该是个枝杈,有水桶粗,通体有龙纹,烂的不成样子了,可是依旧有浓郁的神性光辉在闪烁,十分惊人。由于那光门炽盛,还有河水为灵液,故此之前没有人注意到它。“看那纹络,看那种光辉,怎么跟神话传说中的昆木相似?”有人惊呼。“还有一枚青叶,晶莹透亮,并没有腐烂,浸在水中,真的跟昆木的叶子一般无二啊。”这个地方引发大轰动。战斗更加激烈了,不同种族的生灵呼唤己方的人来援,鲜血喷溅,尸体刹那就倒下了一大片,战况惨烈。这片岛礁沸腾,冲来的人不比鲲鹏巢那里少,全都因昆木二字而疯狂,生灵密密麻麻,符文漫天飞舞,将这里淹没。石昊也震惊,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这种神木?“这难道是开天之地吗,这门后该不会是神界吧?”“昆木啊,确信没看错吗,这实在让人难以置信,真的出现了?!”一些生灵一边大战一边向自己族中人求证,疯狂向前杀去,跃入河水中,准备争夺那段烂木头。“噗”然而,进入河水中,逆着河流欲通过那道门户时,所有人都直接炸开了,燃烧成灰,化成晶莹的光雨。这让人震撼,就是一些强大的生灵,比如数百丈长的海兽,依旧是在此爆碎,化成血雾,不堪一击。那门户仿佛禁忌之地,不允许凡尘界的人触及。石昊站在远处,心潮澎湃,平静不下来,他想到了黑纸船,想到了鲲鹏巢,想到了光门后,想到了昆木,这一切都在此,太震撼人心了。昆木,生于天地中,众神缘之上天,是沟通天地人神的桥梁。这种树,只在传说中出现,号称通天,贯穿苍穹,无以伦比。据说,它在太古年间被伐倒了,天地间便再也没有了。当然。世间一些最古老的神山或许有它的一两片叶子,其余只能在古籍中看到了。最初,众人激战、惊呼时,人们还有怀疑,以为只是相近的古木,可现在那禁忌光门威能体现后,背后若是神界般,一下子令很多人相信了。这多半真的是昆木,内蕴天地奥秘,持有一片叶子修行。可以更好的悟道,提升修行速度,乃是瑰宝。这里有一枚晶莹透亮的昆木叶子。还有一段烂木,自然让人疯狂了,就是纯血生灵也要争夺。“都滚开!”就在这时,一声大喝传来,强势而霸道。带着滔天黄金光而来,铺天盖地,将很多人震的大口咳血,横飞了出去。更有一群人在其落下时,被一股金色浪涛淹没,碾压成血泥。脆弱如瓷器,当场就丢掉了性命。“海神的后代!”众人心颤。不是那些人弱,而是海神的后代太强了。他一身黄金战衣,长发飞舞,眸子若蓝宝石般,俊美的如同一个女子。这是一个强势的少年,手中金色的战戟一指。道:“都退开,否则杀无赦!”金色浪涛汹涌。他宛若置身于一片汪洋中,整个人的精气神如火炉,旺盛无比,熊熊燃烧,睥睨群雄。自然有人不服,当中不乏超越化灵境的人,更是不忿,一个小小的后辈而已,敢这般嚣张与强势,实在欺人太甚。天地间轰鸣,宛若陨星降临,成片的宝具镇压向前,众人出手了。“轰隆!”然而,这个少年手中黄金战戟横扫,爆发出通天的光芒,有一种面对千军万马都可大杀的气势,杀光滔天。噗噗声响起,在金色的浪涛中,在黄金战戟前,一片又一片强者爆碎,只有最强的一批人被拦腰斩断,保留下残体,竟没有一个人活下来。而那些宝具则全部裂开,坠落在地,不曾保存下一件。冲上去的人都死了,没有一人幸存下来,这种强势,这种无敌的手段,深深震撼了每一个人,这简直是少年海神再生!“想活命,都给我退开!”海神后人强势无匹,满头蓝色发丝飞舞,手持战戟,点指所有人,他年龄不大,但却有一种气吞山河、惟我独尊之势。附近成群的人不由自己倒退,这个少年太强悍了,在化灵境登峰造极,远超凡俗,于此境等若少年神明。“你没听到吗,还不后退,留下来找死吗?!”一群身穿黄金甲胄的人出现,一个个神色冷傲,喝令众人,其中一人更是点指站在场中的石昊,大声喝斥。“你一介奴仆,也敢这般嚣张?”熊孩子自然不忿,那场中少年本就够狂妄了,让他难以忍受,手下的仆人也敢如此。“没有立刻斩杀你,还不谢恩,敢与我海神一脉对抗?找死!”那身穿金色甲胄的几人立目,眸子冰冷,盯着石昊,其中一人跃起,作风强悍,一脚踏了下来。这些都是经过生死考验的海族战者,实力强大,沐浴过很多生灵的血,追随在海神后人的身后,向来雷厉风行,出手无情。现在这种作风,体现了他们平日的强势,跃起后,一脚就踏向了石昊的胸膛,居高临下,眼中冷意与倨傲尽显,手中更是符文炽盛,拍落下来。众人变色,这是一个极其强大的海中生灵,难怪如其主子般,话语生硬,冷酷而彪悍,他真有这样的实力。许多人意识到,自己真若与之一战,不是对手,海神后人的仆从也太强了。石昊目光冷冽,没有什么话语,手中黑色断剑撩起,向上劈去,顿时间乌光暴涨,贯穿天宇。这个海族生灵大叫,浑身秘宝尽出,符文漫天,强势镇压,但是依旧挡不住。“噗”他被石昊劈成两半,自下而上,非常平整,带着大片的血雨,两半躯体摔倒在地上。“他那口断剑的威力好强,他自己才入化灵境而已。”有人看出虚实。众人眼皮直跳,这般强大的一个海族战士就这么被劈了?很多人都觉得异常痛快,这些黄金战者气势过盛,欺人太甚。每一个人都憋了一口气,被海神后人驱逐也就罢了,还被这些战仆喝斥,实在愤懑。“你敢杀我的追随者,找死吗?!”海神后人转身,手持黄金战戟,点指石昊,满头碧蓝的发丝飞舞,眸中射出两道光束。“你当自己是谁,真以为成海神了吗,就是海神活过来,敢惹我,也照剁不误!”熊孩子凶悍的回应。” 


愉昧

发表于33小时前

回复 黎夕瑶: 这部奇幻片《唐人街导航》他是天人族的那个自太古岁月活下来的老天人,多年未见,他不仅没有坐化,精气神还强了不少。【】老天人,身材枯瘦,的确年轻了一些,满头灰发,身体虽然依旧干枯,但是有一股生命之火在体内燃烧,不再死气沉沉。“看来你在帝关内得了造化,生命之火没有熄灭,又要燃烧一些年了。”石昊说道。当年,老天人生命无多,已经走到晚年,现在却精神矍铄,血气充沛,短时间内无生命干涸之忧。“进入帝关,我是来卖命的,要发挥最后的余热,如果刚来这里就死掉,岂不是对不起这一身修为。”老天人道。这没什么可隐瞒的,当一些名震天下的古老人物生命无多时,会选择进入帝城,遵守太古的盟约,出战!城中药道大宗师会赐予他们神丹,延续性命,保证可以活上一段岁月。“关外多造化,相传有仙药,我曾出关数次,虽侥幸未死,但可惜终是没有寻到仙药,想活出第二世不容易啊。”老天人叹道。石昊心头一动,帝关外的区域果然神秘,竟有那等逆∈天的东西,他倒是听说过,曾有生命垂危的强者走出帝关,活出了第二世!原来这一切,竟跟仙药等有关。老天人幽幽说道:“逆天的造化,可不仅仙药那么简单,活出第二世的办法有数种,但都太难了,关外那些机缘不好寻啊。”“你对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石昊看着他,对老天人没有好感。当年,在三千州时,他护送云曦数十万里,躲避战族追杀,结果到了天人族。他们却觊觎其鲲鹏宝术等。到头来,天人族不仅未报恩,反而将他打入牢笼,差点就死在那里。该族恩将仇报,令石昊十分厌恶、反感。“小友,你进入帝关有些时日了,算算时间也该接受征调了。可我深知,你天赋超绝,不忍心你进入大军厮杀的正面战场,若是殒落。太可惜了。故此,我向一位前辈建言,让你去采摘长生仙药,你看如何?”老天人笑眯眯。石昊当即就冷下了脸,恨不得一脚踩在他那张老脸上,这绝非好差事,长生药若是那么好采摘,早就绝种了,何必等他去?真有的话。也肯定生长在禁区中,常人不可接近,至尊去了多半也得死。同时,石昊也是一惊。老天人何其老迈,活的岁月无比悠远,居然还称曾向一位老前辈建言,这让人头大。“你向来机缘不浅。是一个有大造化的人,我思来想去,若是有采药成功的人。也得是你这样的人不可。”老天人微笑道。“我对采药不感兴趣,是来帝关磨砺自身的,另外我等不受征调,可自愿出关。”石昊冷淡的说道。“是吗,不过我们这片区域没有接到通知,所有人都在征调的范围内。”老天人笑眯眯。在他的旁边,那几名中年人都穿着银色甲胄,一个个杀气腾腾,都是执法者,实力强大,对石昊虎视眈眈。“你若不愿采药也无妨,可以随大军出征,但是,那可不是儿戏,在战场上需要面对各种生死险境。”老天人道。石昊冷冷的看着他,没有说什么。“一别多年,你我故人相见,也算是忘年的交情,先不谈出征的事,叙叙旧吧。”老天人带着笑容。“我以为到了虚道境,便离你这位老教主不远了,现在看来,还是差了一截。”石昊轻叹,不是矫情。“呵呵,年亲人你吓住我了,这么小的年岁就要跟我比肩,唉,我是该伤悲呢,还是该苦笑?”老天人自嘲。随后,他收敛笑容,平淡的说道:“教主也是分三六九等的,最差的天神境就可自称,强大的自然要超越虚道境,像我这样的老家伙,怎么说也能在三千州的古史中留名,不能太弱。”何止不弱,实在是太强了!老天人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撑得上一个十分恐怖的生灵,一身道行深不可测!“小友,其实我很看好你,也很后悔当年的决断,真的应该将云曦嫁给你,让你入赘我天人族。”老天人叹道。石昊不理会,因为都早已发生了,旧事重提,毫无意义。“呵呵,你或许觉得我虚伪,但是我想说,我真的后悔了,若是如今我促成你与云曦成为道侣,你觉得如何?”老天人问道。“前辈,过去的事就算了。”石昊说道。因为,他知道,跟天人族很难和好,该族的祭灵都因他而殒落了,这种事瞒不住,老天人肯定能得悉。“也是,有些人与事一旦错过,就很难挽回了。唉,尤其是,我听闻祭灵惨死,心如刀绞啊。”说到这里时,老天人眼中锋芒毕露,让天穹都颤抖了,简直要震落下星辰来!“不关我的事,那位祭灵年岁太大,耗费心力推演天机,结果把自己给耗死了。”石昊平淡的说道。“你说的真轻巧!”老天人微眯眼睛,他收敛了杀意,恢复了平静。但是,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显然在平息心中的那股躁动,忍着不出手,因为这里是帝关,无人敢乱杀。“我族的云曦没有来,三石天君为何也没有见到?”老天人开口询问。“我不知。”石昊摇头,云曦都不曾去九天,自然无从知晓。至于三石天居,就是石昊也很好奇,他究竟去了哪里?据闻,曾登上了九天,但却失去踪影。老天人不再跟他多语,而是看向同来的几人,道:“呵呵,几位,这位小友可是一位天纵奇才,其天赋潜力称得上震古烁今,你们不要让明珠蒙尘。征调时,一定要多加考虑,当然也要注意他的安危。”石昊冷冷的看着老天人,这一次对方露面,不可能怀着善意,是为天人族而来,还是其他人与他勾结所致。也许,这些原因都有。“我说了,我等来此地磨砺,不受征调。你们要强行带走我吗?”石昊冷声道。“大哥哥不要走!”“不要将大哥哥带走!”一群孩子喊道,他们年纪虽小,但早已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知道一旦离去,就算是死别了,出征的人难以有活着回来的!“几位大人,的确还未到日期,不能将这个年轻人带走啊。”石厚德等人也开口。“真是一群可爱的孩子,看着就让人怜惜。应该远离战场才对,但……唉。”老天人摇头叹道。石昊心中一凛,这老家伙一向看起来和和气气,但是行动起来却冷酷无情。这是在威胁他吗?“若有人针对石族,他外界的族人也要当心被灭!”石昊很强势的说道。老天人还有那几个身穿银色甲胄的人都是一惊,而后短暂沉默,因为他们想到了叶倾仙、孟天正等人。这个名为荒的少年,可不算是孤家寡人。老天人道:“年轻人你多想了,帝关何以屹立千古?那是因为各族同心。皆可以为它血战。你去准备一下吧,该出关了。”身穿银色甲胄的几名征调使,也算是执法者,都点头,并言称,他们并非针对石昊来征调,而是的确有规矩,哪怕来这里磨砺的天才,该出关时也要出关,若是不出去,便请立刻返回九天。“好,我的确想出关了!”石昊说道,其实,他知道这就是变相的征调,是针对他而来的,也许是想置他于死地。不过,他相信,这些人不敢真个破坏规矩,他无惧,本就在计划出关呢。“孩子,你一定要小心啊!”石厚德等一群成年人送行。一曲孩子更是扯着他的衣角,仰着小脸,十分担心,有些小女孩直接哭了出来,因为觉得他会死在外面。“师傅,你要活着回来啊!”阿兽目中含泪。“我听人说了,大哥哥是年轻一代人中的至尊,衡勇无敌,曾经连杀异域十王,一定会平安回来的!”一个孩子嚷道。“孩子,保住性命最要紧,别逞强!”这个部落的人送行,都在小声叮嘱。“呜呜,大哥哥,一定要平安啊!”有小丫头哭泣。石昊心中涌过一股暖流,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仿佛回到了下界的石村,有一种面对亲人的感觉。“放心,老天都收不了我,有朝一日,我还要横推异域呢!”石昊大笑着说道,大步离去。“我想知道,怎么能才能洗刷尽石族所谓的罪与罚?”在路上,石昊问几名征调使。老天人身份很高,已经离去了,并没有再直接掺合。“哦?你想为这一脉罪人赎罪?”一人惊诧。“我就是这一脉的人!”石昊说道。“为一人赎罪,需斩敌百人,如今石族人口少的可怜,仅千余人左右,需要杀异域十万强者,就可真正豁免大罪。”身穿银色甲胄的一位执法者冷冷的说道。杀生十万!?石昊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太艰难了。这不是平日同辈间的对决,而是在情况复杂的战场上,需击杀十万名可怕的强者,难于登天。因为,在那里有异域的“斩龙者”,专门监视战场,看到有潜力的生灵,或者太出众的人,会果断实施斩龙行动!另外,在那真正的战场上,也许会有不朽者!这种情况下,九天十地这一边,谁能杀十万名强敌?“你想做吗?”一位银袍执法者冷笑。“想,给我时间,我会做到!”石昊说道。很快,他们来到了一块巨大的演武场上,这里早已有很多人,一位银袍执法者大笑,道:“各位,有人说要杀异域十万敌,你们信吗?”这一刻,很多目光一齐望来,盯着石昊。在这里,各族强者在集结,准备出关,对抗敌人,要去边荒外大战!“我想知道,如果能击杀异域统治种族,如安澜、俞陀等帝族,斩掉他们族人的头颅,是不是会有更大价值?”石昊问道。“不错,有些生灵的头颅一颗就值其他强者上千颗头颅,甚至有值十万颗头颅的重要人物!”天穹上,一位骑坐在吞天兽上的大骑士说道。“好,我知道了!”石昊点头。(未完待续。。)...


一二八神

发表于72小时前

回复 浮墨 : 红毛飞舞,鲜红如血,旋风狂暴,如瀚海起伏,这个地方的场景相当的妖邪,阵阵嘶吼声传来。那可是一位尊者啊,直接就被卷进去了,人们看不到魔蛛的身影,只有惊恐的大叫声传出。“啊……”魔蛛遭遇了极大的麻烦,像是随时会殒落,因惧而大吼,那里面有阵阵咆哮传出,像是万魔在叫,低沉无比。现场众人寒毛倒竖,冷汗横流,一位强大的尊者来自太古神山,可现在宛若砧板之肉,叫的很凄厉。没有人能看清红毛旋风内的真实景象,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一定很恐怖,不然何以让一位尊者如此不顾形象的大叫。就是那中央天宫散发出的金色火焰都暗淡了,近乎熄灭,石国人皇大震动,但却没有发声,平静的看着。“杀!”终于,里面传出了魔蛛的杀声,但是紧接着又是一阵惨痛的嚎叫,它像是在极力挣扎,但依旧摆脱不了。苍龙横空,在红色旋风中透出影子,一片神火浮现,朱雀划破天穹,红色旋风覆盖的区域很大,直达天际。人们模糊的看到这些,一个个更加大惧,汗毛倒竖,真是英灵吗?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神禽、凶兽的虚影。传说中,有人可以召唤古代的英灵参战,只是那种代价极大,动辄就要献祭,燃烧自己的生命。现在这个场景,让人觉得就是那种禁忌大神通,召唤死去的战魂,凝聚他们的法体,在今世一战!红毛旋风更可怕了,但是那些虚影却也更多了,一会儿隐伏,一会儿被人的目光捕捉到。“那是一头……真!”有人惊恐,看到了一头庞然大物在红毛旋风中出现,满身都是血色的毛发,狰狞无比,一闪而没。风中红色的毛发是它落下的吗?相传真修到巅峰,是可以屠神的存在,凶狂无比,威势滔天,而当中有些自己便号称是天神。在太古年间,它们创下了赫赫威名,无以伦比撕裂魔族,吞噬神血,战绩辉煌到让世人颤栗。真一晃而过又现出一头貔貅,同样如此,鳞甲与毛发等也是血色的,庞大的躯体一闪而没。“天啊,连那头苍龙也是血色!”有人见到横空而过的龙,声音发抖,怎么回事,为什么都是血色的?“我知道,古代有一种名为血祭的仪式就是如此啊。”“这些······无敌的生灵,难道被人献祭了,怎么可能?任你无敌的生灵天大的神通都如此别人还怎么活?!”那道这是因血祭而产生的英灵吗,这是怎样的一种场景,是昔日景象的再现吗?红毛旋风深处石昊也相当的发毛,一群生灵浮现,在撕扯那头蜘蛛,将它快肢解了,十分可怕。石昊浑身不自在,从来没有想到过小塔这么妖邪,有如此可怕的一面这都是塔中飞出的生灵虚影。“你······到底是什么?”魔蛛恐惧,在这里喝问。可惜这个时候它的声音穿不出去了,旋风中心自成一界,渐渐与外面隔绝了。在石昊的身前,小塔洁白如玉,莹灿发光,每一次摇动,都会有一头生灵浮现。“它身上一定有好东西,赶紧夺来。”石昊小声道。小塔认同,霞光一闪,太古魔主的身体中顿时飞出一些材料,全都很晶莹,散发符文,绝对是宝贝。石昊美滋滋,仲手就要去拿,结果小塔一颤,直接就给吞掉了,渣都没有剩下。“你怎么吃了?”熊孩子气急败坏,尊者身上的东西岂是凡物。“这种东西对你无用,只能惹来祸端。”小塔说道。“你······到底是什么妖邪?”太古魔蛛颤声道,它被吓怕了,与不久前盛气凌人、惟我独尊的样子判若两人。“赶紧解决掉,免得出现什么变故。”石昊担心。这些话语听在魔蛛耳中,让它通体冰凉,不久前它还俯视这个人族少年,觉得一根指头就能点死他上百次,不曾想转眼间它自己成为阶下囚,并要亡掉了。小塔发光,周围的虚影一个个消失,都烙印在塔壁上,化成一个又一个符文。而后,小塔下方出现一个黑洞,将太古魔蛛吸收了进去,刹那大半边身子没入,这让它亡魂皆冒。这是什么法器,是天神造就的吗?它恐惧,就是它们这一脉的金蛛天神也不过如此吧,而今这个世上怎么还能有这等存在?!“不要杀我,我是魔灵湖的尊者,我的祖先是天神。”它大叫,到了生死时刻,就是凶狂的魔蛛也要崩溃了。因为,它感觉无论怎么挣扎,都不是小塔的对手,被对方定住了,无从反抗。小塔没有理会,喀嚓一声,粉碎了它半边身子,吞了进去,炼化成一缕缕神光,而且塔壁上出现一个蜘蛛符文。“不!”魔蛛大叫。与此同时,石昊也大叫:“不要啊,给我留点!”整只大魔蛛都要被吞进去了,石昊却什么都还没有得到呢。然而,小塔根本不理会,依旧是不紧不慢的吞食,符文璀璨,笼罩那里。“不要啊······”到了最后,石昊叫的比魔蛛都凶,让魔蛛大惧的同时,感觉到一阵滑稽,这是怎么了?“给我!”熊孩子相当的彪悍,冲了上去,撑开十大洞天,夺取魔蛛,定住了它两条蛛腿,用力向外拉。“小塔你不能吃独食!”他凶巴巴地大叫。魔蛛被粉碎了大半的躯体,还有头颅露在外面,此刻在中,又感觉到一阵耻辱,堂堂尊者居然落到这步田地石昊跟小塔拔河,夺那蜘蛛残身。魔蛛悲凉的笑了,它纵横一生,结果却是这么个死法,好惨!不久前·它还看不起石昊,俯视他如蝼蚁,结果现在,这只蝼蚁在夺其残身·这是何其讽刺啊。最终,整头大蜘蛛都被小塔收了进去,炼化了个干净,在晶莹的塔身上,出现一个蜘蛛纹络,印记很新。“小塔我跟你拼了!”石昊分满,张牙舞爪。“这是一个平衡的世界·等价交换。”小塔不为所动,无喜无忧,跟过去一般·没有一点情绪波动。当红毛旋风消失,人们看到熊孩子大口喘粗气,似乎非常的不甘,气呼呼,正一个人在那里踢地上的石子。“真倒霉,可恨啊,为啥就连根毛都没有给我剩下?!”他正在叫嚷。众人发呆,这家伙在跟谁说话。“太古魔蛛呢?”有人仗着胆子问道。“自然被我至尊殿堂的英灵镇杀了,它以为自己是谁·敢与我教争雄,不过是一只蛛蛛而已。”石昊说道。短暂的寂静,这里喧沸。尽管人们早已预感到魔蛛凶多吉少·但是得到证实,还是很惊憾。这少年太凶残了,刚才到底怎么回事·他真的召唤来了英灵,斩杀了魔蛛?许多人狐疑。“有帮手,刚才绝对有强大的生灵降临,可惜啊,那红毛旋风掩盖了一切。”“难道他真的来自至尊殿堂,有长辈隐伏在此,不是说·至尊殿堂每一代都只有一人在世间行走吗?”石昊收拾起不满,四处张望·道:“那只鸟呢,一定是被吓走了。”天穹上,一只青色的巨鸟神色冷漠,同时心中有点恐惧,它的确飞走了,但是又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牵引了回来。这是怎么回事,那熊孩子太邪门了,似乎那股波动就源自他的身太古魔蛛被击毙,深深震撼了青鸾尊者,让它心中恐惧,恨不得立刻飞回神山,永远不要再回来。“咦,你躲在云层中,看你哪里走!”石昊大叫。“轰!”青鸾抢先发动攻击,既然被一个莫名力量牵引而归,它知道,多半走脱不了,与如此此,还不如先下手。那是一股磅礴的神能,青色神霞满天,如碧海般汹涌,倾泻向石昊那里,化灵境的小修士怎承受的住,必然要炸开!“游走与太虚的战魂请听从我的呼唤,惩罚眼前这个罪民吧·……”又来了,众人一阵头大,感觉石昊像个神棍,但是不得不说,这咒语还真管用,一股浩瀚的力量汹涌,击溃了上方的青霞。与此同时,一座神台出现,将石昊托了起来,而后无尽金色的波纹扩散,接着神力如海,浩瀚澎湃。人们惊呆了,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现在召唤出来的英灵场景,神圣而祥和,宛若诸神下界,跟刚才完全不一样了。这是两种风格,没有了红毛旋风,没有了阴沉气,现在有的只是炽盛的神光,笼罩苍穹,遮蔽天日。“这家伙怎么做大的,谁在暗中帮助他?”火灵儿一双美丽的大眼瞪的很圆,无比的吃惊,她自然知道,石昊没有这种修为,肯定有至强者相助。“难道他真懂得召唤英灵这种禁术,刚才召唤来的是魔,现在召唤来的是诸神?”另一边,紫衣少女云曦也不解,眼中光芒流转。所有人都傻眼,那光芒越来越盛,最后竟如点燃神火般,天地间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到了,只有光。此外,还有青鸾的一声大叫,人们知道坏了,又一个尊者被卷了进去,多半凶多吉少。“这一次,不能吃独食,要分我一半!”石昊在神力汪洋中愤愤大叫,与小塔争辩。“世界是平衡的,你我有协议,你承受不了这种因果,你的身上已经沾染了很多。”小塔道。这一刻,石昊寒毛倒竖,他最讨厌这种说法,可是小塔似乎一直在藉此而与他交易,他不禁蹙眉,道:“你是不是将很多因果转嫁到了我的身上。”“想得到,怎能没有付出。”小塔只有这样一句话。“比如?”石昊要问个明白。“有很多可能,比如魔蛛一脉的天神若活着,可能会找你,比如青鸾一脉的神王若复苏······还比如,这天地直接找你。”石昊闻听此言,一阵头大。“啊……”青鸾尊者大叫,这也太打击人了,它被拖了进来,根本不是对手,就要被镇杀了。“轰!”它震动圣器——青天宝轮,发出无量光,想要将那一人一塔震碎,结果那宝轮没入小塔中,就此消失,没了动静。“怎么会这样?!”青鸾尊者大叫。于此同时,熊孩子也大叫:“疼死我了,心疼啊啊啊啊······”他愤然,那么一件圣器就这样被小塔给吞掉了?太奢侈了,太浪费了,太可耻了!青鸾浑身发光,它就要自爆身体,来一个玉石俱焚,不想平白被人得到肉身。然而,小塔发光,一道混沌剑芒扫出,噗的一声将它的头颅斩落下来,任它身体上符文密布都无用,尸首分离。连续爆发,感觉太疲惫,休息下,恢复两更,过段时间再继续,谢谢大家支持,求下票啦。。 

猜你喜欢
唐人街导航
热度
97396
点赞

友情链接:

boy friend Keith Carlos巨蟒 上海传奇粤语 女人帮妞儿 风流皇帝武则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