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人大盗》电视剧完整版在线观看-全集剧情片-聚力影视
圣人大盗
地区:韩国
  类型:犯罪片
  时间:2022-08-18 22:48
剧情简介
只不过这种心理暗示,何尝又不是小皇帝给自己心中的一些自我安慰罢了呢?
26695771次播放
52354人已点赞
66965人已收藏
明星主演
SHuaiG
浪子刀
爱没够
最新评论(888+)

错弦

发表于69分钟前

回复 雪玄沙 : 谨慎派认为在现阶段穿越集团不应该急着出头,而是要先埋头发展自身实力,至于商品的外销和原料、人口的输入,完全都可以交给代理商去进行。这样不但能规避海运途中的风险,而且也能避免穿越众在广州抛头露面而引起官方的注意。” 


村民乙

发表于86小时前

回复 蓝色狮: 这部科幻片《圣人大盗》生命怒绽,独臂老人等身死道消。大漠寂静,帝关城墙上,一群孩子跌坐在地上,肝肠寸断,泪水长流,大声哭嚎着。只是,这一切都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死去了终究是死去了,再也回不来。“爷爷!”一群稚嫩的大哭声,让帝关城墙上很多人的眼角也有晶莹,看着那些老弱病残悲壮谢幕,他们心中抽动。悠悠铃声响起,金背老牛又动了,迈开蹄子,拉着古战车向前而来,要过天渊。战车中,一片混沌,看不清,只有一只手探出,依旧托着原始帝城!安澜无匹,战力震古烁今,就这样托着那座城,他掌指发光,要横渡过天渊区域。帝关上,所有人都从头凉到脚,谁还能挡住他?“不朽之王!”千百万大军发出大吼声,天地都在颤栗,大漠都在剧烈摇动!大军分开,为战车让路。“他们略占优势,要打破平衡了,强渡天渊!”城墙上,一位名宿开口,这该怎么办?此时,一切都仿似无用了,实力差距摆在那里,没有真仙,没有至高强者,根本就不可能阻击。这让人绝望,是绝望之局!“该我们出手了,原始帝关内的人能舍生忘死,焚命怒击,我等又岂是贪生怕死之辈!”城墙上,有人大吼。只是,他们不是真仙,不是不朽,能挡的住吗?有心驱敌,却无力!“我不想死后被后世人说是懦夫,哪怕不敌也要一战,以我血溅青天,明我志!”一些统领纷纷大喝。城中,原本萎靡的气氛被引爆了,生死见惯。还有什么可怕的,最大不过是死!“杀出去,拼了,就是现在。就是此时,血溅青天!”各族高手纷纷大吼。情绪被引爆,所有人都不再低迷,战意高昂。就在此时,一名老人排众走出。叹了一口气,制止了众人,道:“你们都退后,让我去。”“师尊!”齐宏叫道。他是五灵战车原本的主人,是齐宏的师傅,一位老至尊,被称作青木老人。城中的几位无敌者守护帝关,这么多年来一直跟异域的至尊对峙,在这座城池呆了大半生。在他壮年时,驾驭五灵战车。曾威震天下,所向披靡,在至尊中都是佼佼者,难逢敌手。如今虽然血气枯败,但是依旧是至尊,是城中的无敌者。他要出关,一个人去战斗。齐宏等冲了过去,怎能放心,他师尊虽然强,但怎么能挡得住不朽之王的脚步?“迫不得已。我们得提前动用那块碑了。因为,机会稍纵即逝,等他真正走过天渊,什么都晚了。”青木老人说道。他白发披散。有些清瘦,早已有了决断,要出关去一战。因为,安澜现在以**力托住了原始帝城,正在一点一点的走过来,现在或许是最后的出击机会了。若是等他过来。再也没有一点办法,无人可敌!孟天正站出,刚要开口,被青木老人阻住了,道:“不要争,不要多说,让我去,这里由你坐镇!”城墙上,安静了,其他几名至尊也都沉默了。最后,他们一起消失,去搬一块古碑,送青木老人出关。帝关前,霞光一闪,青木老人出现,背着一口碑,一步一步向前走去。那碑起初不大,只有一人多高,但是他却背的相当吃力,随着他迈步向前,石碑变得越发高大,雄浑起来。青木老人很吃力,宛若凡人在负岳而行。这里距离天渊中心还很远,但是他的脊背都快被压断了,随着他一声大吼,轰隆一声,整座碑离开他的身体,变得巍峨如山。它越发雄浑起来,高耸入云。青木老人的腰背挺的笔直,他转过身体最后看了一眼帝关,而后蓦地回头,再也不肯向后看一眼。他浑身发光,符号万千,跟那座碑仿佛绑在了一起,带着它一起向前而进!“师傅!”齐宏大呼,眼中带着泪,他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见到他的师傅了,以后再也见不到。城墙上,所有人都沉默,心中压抑。风已起,大漠中沙尘飞,老人挺直脊梁,迈开大步,朝前奔跑,人们知道,他此去将不复还!“镇仙碑,随我去镇杀那个不朽的生灵,斩了那个王!”青木老人低语着,吟诵古老的咒语,而后大吼了起来,他浑身爆发无量光,血气燃烧,滚滚沸腾,冲向那辆古战车。同一时间,那面碑发光,血淋淋,上面有各种符号,都是仙道规则,带着肃杀之气,向前飞去。“镇杀啊!”青木老人大吼。传闻,这面碑很特别,一旦催动,可以镇杀真仙,斩杀不朽的生灵,但是,用过后便也耗尽法力。这是当年仙古遗留的一面禁忌古碑!迫不得已,帝关提前亮出底牌!“拦住他!”千百万大军中有生灵喝道,有至尊出列,甚至有一头银色的不朽生灵跟在战车旁边,也要出手!“蝼蚁而已,一面旧碑,何足道哉!”战车中,无人说话,安澜沉稳,一只手托着天空中的城池,是拉车的莽牛在开口。金背莽牛,体形庞大,带着混沌气,声音沉闷,如同惊雷一般,响彻大漠。异域,所有人都止步,没有动作。能够给安澜拉车的古兽,岂是凡种?天空中,那面碑放大,漆黑如墨,带着血迹,所有符号发光,压盖世间,释放仙道规则力量。这是镇仙碑,只要祭出,连仙都可杀。如今。安澜正在对抗原始帝城与天渊,这或许是唯一的希望了。帝关,城墙上,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紧张、不安、压抑,各族强者都在等待,心脏跳动的厉害。就等那一刹那!所有人都希望可以起效果,能够扭转战局。轰隆!镇仙碑发光,镇压而下。在那里还有一个老人,跟随它而下,他浑身都是血,把自己当成了祭品,催动此碑!“师尊!”后方,城墙上,齐宏大吼,热泪滚落。很多人都心痛,又一位可敬的老者要逝去了,能杀伤不朽之王吗?战车内。安澜寂静,纹丝不动,不起波澜。只是,这辆战车饱经战火洗礼,铭刻上了太多的痕迹,此时发光,有刀痕、有箭孔……绽放不朽之芒。哪怕只是一辆乘坐的战车而已,也自动发光,纹络等交织而出,斩中那面石碑。喀嚓!带着血的镇仙碑断成数截。崩开了,从战车四周坠落在地,根本就没有办法临近。噗!青木老人的身体也被斩中,当场爆碎。化成一团血雾,就这么逝去了。至尊殇,天地有感,会显化异象。然而,战车这里,那些斧痕、箭孔等。道纹流转,磨灭一切,才要显化的天哭等景象直接崩散!“区区一只蝼蚁,也敢在不朽之王面前动刀兵,死不足惜。”金背莽牛开口,话语张狂,震动天地。这深深刺痛了帝关内很多人的心,一位至尊舍生忘死,拿命去挡敌人,以血精催动镇仙碑,却这么死去了。可是,金背莽牛虽然嚣张,但是却让人无力反驳,真的挡不住。人们绝望了,帝关的底牌都出动了,还是无用,若是让安澜顺利过来,天地都要逆转,这一纪元注定要覆灭。绝望之境!“愚昧的生灵,弱小的种族,螳臂当车,自不量力。”金背莽牛冷笑道。被一头牛嘲讽,且是被一头拉车的坐骑讽刺,让人愤怒,但却无奈,真想杀掉它,斩尽来犯的群敌。可是,形势比人强,不朽之王叩关,无人可敌!“还剩下什么,只剩下最后一张牌了,祭出第一杀阵!”城墙上,出现一名老者,年岁太大了,身上满是尘土,足有几寸厚,像是被尘封过一段岁月。这是帝关中年岁最大的至尊,他带着无奈,还有一丝悲凉,要出动一座杀阵。“没有补齐,法阵不完整。”孟天正叹息。到了这一步,不成王,谁也挡不住安澜的战车!世间相传,有杀阵号称第一,可是从来没有人见到过,都说可能不存在于世间。谁也没有料到,帝关中有残图,被人摆下了!“杀!”那满身都是尘土的老人大吼着,祭出一张残图,伴着海量的阵旗,还有阵台,从帝关内冲了出去。“嗯?”金背蛮牛觉得浑身牛毛倒竖,感觉到了危险。帝关上,曹雨生嘴巴张的很大,他有第三杀阵,但是他师傅说过,跟第一杀阵比较起来,提鞋都不配。因为,那第一杀阵是多个纪元以来就存在的,天地孕生。一角残图出世,带着无尽的法旗、阵台等,轰向安澜。其中,有数百杆大旗后面,都站着一名老者,都是城中的名宿,他们在催动精血,尽一份力气。而那年岁最大的老至尊则盘坐在残破阵图上,浑身淌血,进行献祭。轰!盖世神威压落,要轰杀安澜。这一刻,战车中,那个人终于动了,不再寂静无声,有一根手指探出,啵的一声,点在虚空中。接着,这里发生了大爆炸!轰隆隆!天崩地碎,血染长空。所有阵台、大旗都解体,崩开了,那些名宿爆成血雾,至于帝关年岁最大的至尊也是一声长叹,在残图上化成光雨,直接身死道消,痕迹皆灭。“蝼蚁,全灭,死的好!”金背莽牛大笑。帝关,绝望!没有了希望,看不到生路。不过,也正是因为安澜这一次动用了另一只手,他托着上方的古城似乎不稳,剧烈摇动起来。同一时间,原始帝城中心,七王中唯一还活着的王似乎得到喘息,猛力发动,天宇浩瀚,剧烈震荡。天渊爆鸣,至高仙道规则之力降落,轰杀向安澜。安澜的那只手发光,极力对抗,托着古城,同一时间,那五张法旨也再次震动起来,爆出万古不朽之力。恍惚间,有五位不朽之王大吼着,一起合力,要毁掉天渊。咚!天渊颤抖,被撕裂了,出现一道巨大的缝隙。那种层次的战斗超越了想象,连仙道最高规则都被撕扯出缝隙,足以震撼古今未来!哧的一声,那里仙光澎湃,接着一道大河奔涌而出,力量太强大了,引发大道规则混乱,秩序不稳。“撕裂了时空!”这一刻,就是异域的人,也有不朽的生灵发出惊呼声。那种力量太可怕了,造成天地秩序不稳,干扰了古界的生死存亡,时间长河都打出来了。“谁与争锋,一群蝼蚁尔!”金背莽牛长笑。天地颤栗,时间长河奔腾,让金背莽牛很快闭上了嘴巴,因为它觉得这个地方太危险了,仿佛贯穿了时间之门。它听闻过,这种最高级别的战斗,可能会引发一些不好的事,超出不朽之王的预料!轰隆!下一刻,恐怖气息弥漫,沿着天渊裂缝,一口鼎突兀的浮现,庞大无边,一下子压盖了边荒!这太突然了,惊呆了每一个人?它从哪里来,其气息太恐怖了,震动了天上地下。谁都没有料到,大战时,有一口鼎浮现,竟然渡过时间长河,从时间之门内飞出,降临边荒!一颗又一颗巨大的星辰跟着那鼎一起浮现,在其周围转动,鼎内喷薄万物母气,仙金炼成的鼎壁染着血!至于鼎口那里,有诸天星辰,全部要被吞进鼎内去了。“怎么可能,从时间长河中震出一口鼎?!”就是不朽的生灵都震惊了。大鼎压落,万物母气流转,让大漠震荡,金背莽牛颤栗,它当即就惨叫了一声,腿骨折断,跪在大漠中。这是何其伟力?“鼎上还有一个人!”这一刻,有人大叫,看到了鼎口上方的景象。那里有一个人,身躯伟岸,背对众生,带着血,他像是在另一片时空经历过血战,站在那里,如天帝临尘一般!什么人,渡过时间长河而来?直接压的安澜的拉车凶兽都跪伏在地?!关于鼎,关于这个人,大爆料,放在我微信上了,有图文解释。我的微信号是:cd后面加五个4,名字叫辰东。加上我后对我发送鼎这个字,或者发送帝这个字,就能看到我发给你的图与文了。..(未完待续。)


还乡团

发表于29小时前

回复 简小乔 : 四长老的解惑,让石昊明白了许多,如释重负。【】而他现在手中还有两枚仙丹碎片,自然不容浪费。此时,所有人都跟他一样在闭关,包括莫道这个异域来客也如此,都在用所得的丹药洗礼肉身。长出了一口气后,石昊静修,让自己身心都空灵了下来,而后再次准备好骨鼎与神泉,化开第二块雪白丹药碎片。氤氲精气蒸腾,香气扑鼻,恨不得让人痛饮几口。石昊**着身躯,再次迈步进入这座大鼎中,开始淬炼体魄,熬炼筋骨,进一步让自身发生玄妙变化。他听从四长老等人的建议,不曾直接服食丹药,因为毕竟漫长岁月过去了,万一产生什么丹毒不容易处理。他直接浸泡在药液中,有用的仙道物质都可以通过运转玄功汲取到,不用担心万一有丹毒而全部没入体内。鼎内的药液沸腾了,石昊肌肤透亮,早先的伤痊愈,早就好了,承受着药性的冲击,肉身越发的灿烂。站在不远处望去,那宛若是一具白金之躯,如同刀削般,且有一种璀璨的光华,蕴含着爆炸性的力量。并且,他的躯体中还有丝丝灰白雾霭溢出,跟药液中的精华进行交换。“真是奇怪,我修炼当世法,肉身近乎无暇,根本就没有什么污秽了,怎么一旦动用仙古的百万符文,就排出一些杂质呢。”石昊不解。难道仙古法真的远胜当世的法吗?他摇头,应该也不对,刚才四长老已经给予了足够的明示。应该是第一次服食古丹而同时配合仙古法,效果奇佳所致。默默思忖。仔细参悟,石昊虽然没有真正全面的修行仙古法,只是从文字中所蕴含的奥义中初步接触,但也已经明白了,修炼体系不同,所开启的肉身宝藏方式也不同,侧重自然也就有区别了。故此,今世法修到极致。体魄看似无暇了,但以仙古的眼光来看,身体宝藏有些地方不见得彻底开启了。而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仙古法,即便上一纪元的玄功练到了尽头,看似完美了,但用如今的目光审视,自身的潜能也不见得都释放完毕了。当第二枚雪白的仙丹碎片被吸收大半后,石昊的肉身又轻灵了不少,而且灵觉也变得敏锐了。这是一种很明显的进化。不过,并没有体现在神力的增加上,只是自身越发灵动了,隐约间显得出尘无比,如同一位仙人谪落人间。不久后,第二枚仙丹碎片药性全被吸收。石昊并不停止,将最后一枚雪白的仙丹碎片置入鼎中,再次开始淬炼自身。自身还有变化,但并不明显了。只有些许的蜕变,甚至当吸收大半药性后。这种变化停止,像是失效了。“关于这种药。对我来说用处不大了,应该是利用它在这一领域进化到了尽头。”石昊做出这样的判断。很遗憾,这仙丹碎片埋于灰烬下时间太久,药性精华流逝严重,不然的话药力比现在要强大很多倍。石昊摇了摇头,那是仙道强者炼制的无上大药,若是无损,他还没有办法服食呢,因为药力多半会将他撑爆,毕竟他才在圣祭境。石昊没有浪费,运转所学的那些仙古文字蕴含的道则,吐纳与修行,汲取最后的药力。“咦?!”他一惊,肉身与神觉感觉不到明显变化了,而且三道仙气在被滋养,尤其是其中一道有结成花朵的趋势。须知,石昊已经结成两朵大道之花了,还差最后一朵。“继续闭关!”石昊心志如铁。因为,他身上还有一些药,比如说某种仙丹的伴生药,呈暗金色,上面有星辰的纹络等,可能不会比雪白丹药碎片差多少。果然,这是一次惊人的锤炼,暗金色的汁液在鼎中澎湃,将石昊淹没。石昊的第三道仙气不断凝聚,盘旋,一会儿化成龙,一会儿化成神禽,在他头上沉浮,玄秘莫测。最后,那仙气越发粗壮,将要结成一朵花!果然,在得到仙古纪元的宝药滋养,并催动仙古文字中蕴含的奥义后,他拥有的仙气发生了变化。“想要修仙气,真的需要仙古法才好,这样最适合!”石昊叹道,他想到了相应的仙古经书,心头一片火热,唯有先将百万文字辨识明白,才能进一步研究与进化。最后,石昊将得到的那些古丹都动用完毕了,他的头上发出龙吟凤鸣之声,景象惊人。“那是何人的闭关地,动静为何如此之大?”“天啊,一片星河交织,在那里浮现!”远处,许多人被惊动了,因为石昊闭关地弄出的动静未免太大了,那里有各种异象。一会儿星河漫天,一会儿遍地金莲,一会儿真龙翱翔,一会儿凰鸟振翅……任何一种异象出世,都意味着一位绝世高手的诞生,要晋阶天神领域了,而那里却一下子挤压满了异象,让人神驰目眩。“神异景象太多了,这个人强的离谱!”“他是谁,怎么会如此惊人!?”“荒,那是他的闭关地!”一声又一声惊呼响起,当人们意识到是谁后,全都脸色骤变,很明显那个少年越发的强大了。王曦出关,秀发飘舞,灵动眸子中出现复杂的光彩,她的额头有一枚黑色小剑出现,那是平乱诀所展现的无敌剑胎!她很想出手,前去一战,但终究又沉默了,不久前生平第一次败北,让她难以释怀,她知道短期内不能去挑战,难以取胜,除非真正让元神彻底化成无暇剑胎,那时才是她无敌天下之际。她有信心,一旦剑胎修成,可斩杀一切敌,哪怕对方是荒也不行,因为这古今最强三大剑诀之一。这意味着,最强攻击宝术之一平乱诀一旦大成,剑胎主杀伐,可灭一切敌!绿陀也出关了,正在遥望,眸子中光彩幻灭不定,整个人都浮现一层清气,将他覆盖,让他模糊了。十冠王凝视,站在一座山峰上,盯着那里,点头自语,承认那个人是一个劲敌!“这家伙越来越强了,真是变态啊!”邀月公主自语,被一团月光笼罩,皎洁而出尘,贝齿咬着鲜红的唇,正在思忖,是否能有效的将荒拉进她的家族中,成为皇朝的一个强大援手。星河坠落、真龙遁走、凰鸟涅槃……所有异象全部消失!而在那片山地中,石昊周围混沌缭绕,头顶上方更是在发生着惊人的剧变,第三道仙气凝聚成一朵花蕾,在这一刻绽放!一刹那,祥光普照,仙霞滔滔,席卷了天上地下。这一朵花开,一时间让乾坤都明亮了起来。漫长等待,终于在这一朝修成道果,石昊的第三道仙气成型,结成大道之花,于此时盛放。轰隆!石昊被一股乳白色气体包裹了,非常的突然,从头到脚,被淹没在当中,而后感觉无比轻灵,像是要羽化登仙。成功了,石昊在这一刻结成三朵大道之花,已经圆满。原本这是需要在天神领域才能完成的,但是他在圣祭境界就做到了。毫无疑问,他没有办法驻留在圣祭境界了,此时此际,他身体发光,每一寸肌肤都在喷薄瑞霞,刹那晋升到天神领域!石昊成为了一位名副其实的天神,傲视同辈所有人。因为,他现在还不足二十余岁,年轻的过分!“看其骨龄,真的太年少了,在这个境界晋升天神领域,不说前无古人也差不多了!”“史上最年轻的天神的诞生了吗!?”“荒,果然不凡,成为了最年轻的而又强大的天神!”天神书院中,一些长老以及石昊的对手都忍不住惊叹。。 

猜你喜欢
圣人大盗
热度
97396
点赞

友情链接:

季璃小说 我是性瘾者 偶像天堂 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小说 九州天空城2电视剧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