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曲捞第二季》电视剧完整版在线观看-全集剧情片-聚力影视
金曲捞第二季
地区:日本
  类型:惊悚片
  时间:2023-02-03 21:01
剧情简介
大动乱的一角,天地间一位主角的归来之门?石昊相当的诧异,心中震撼,这是什么鬼地方,一座大坟怎么就变成了路途,成为了门户?“你还敢胡言乱语!”他斥道,因为,这个老者不久前就是鬼话连篇,所说言过其实。现在,他有点不太相信,这座坟真的这么妖邪与可怕吗?“我句句属实,若有谎言,愿形神俱灭!”老者发誓。事实上,石昊心中半信半疑,因为,早先时这老者虽然不太靠谱,但是有些事倒也没有完全撒谎。最强黑暗的大动乱,流血的纪元,残酷的末世,终究有一天会到来。那时,将有一次大清算,很难想象都要有什么样的可怕生灵出现。石昊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地方,可能就是大乱的一角之地,这里有一条古路,连接向永恒未知处。来日,会有生灵自这里出现,来到世间!“头前带路,让我去看一看!”石昊喝道。地上的腐肉与骨发光,再次化形成为一个老者,但是已经被石昊用大道符号锁住了,防止他出乱子。老者很配合,在前带路。漫长岁月以来,有谁敢进大坟,还这么的主动向深处走去?除却禁区之主,恐怕也只有石昊了,若是常人在坟外就要化成枯骨,被侵蚀的不成样子,死无葬身之地。而若进坟中,多半最坚硬的道骨都要瓦解,化作尘埃!石昊抵住了侵袭,通体发光,绽放出一把零八道神环,将他覆盖,让他如同屹立于宇宙中心,俯视众生。“你的前身什么来历,一点也想不起来了吗?”石昊问道。“没有记忆。”老者摇头。这个老者只是某个生灵的一小段指骨。失落在这里,血精尽失,都腐烂了,最后还能通灵。化作一名可怕的强者。昔日那个人实在可怕!大坟很广阔,像是走不到尽头,内部无垠,仿佛一个大世界!黄土消失,青石地出现。那是被人为开凿出来的,坟墓中出现一条古路,通向地平线尽头的一片发光之地。大坟内,仿佛一片平原,很浩瀚。青石地,占据满平原,通向目的地。“快到了!”老者说道。两人都是高手,实力强横,自然可以缩地成寸,径直赶往目的地。当临近时。这片土地发生变化,不再开阔,也不再发光,返璞归真。它竟又成为了墓道,化作坟场。黄土坟内,唯一的路径,指引向一座青铜门。它紧闭着,带着缕铜锈,很古老,锈迹斑驳。像是很多个纪元过去了,从来没有开启过。这就是终极之地!它闭合着,没有办法开启。因为,石昊让老者去推门。老者吓的面色土黄,身体略微颤栗,根本不敢临近。“这座门没有办法触碰,生者若是触及会立刻死亡,成为烟尘!”老者说道。他不得不说实话,不然石昊真的会逼迫他前行。去打开青铜门。此外,那条河流也流淌到这里!大坟外,有一条灿烂的长河,在虚空中奔腾,有人说它是仙道雷霆余波所化,也有人说一个生灵的血液。最后,它没入大坟,而终点就是在此。青铜门下,有一道缝隙,很微小,那银光灿灿的河水从那里没入门内,就此消失不见。“这河流居然流入门中,到底有什么讲究?”石昊在这里凝视。同时,他感受到了无比恐怖的气息,整具躯体都要炸开了,要被瓦解掉了,这个地方的诅咒强的骇人。他觉得,若是以前的自己,没有走上以身为种的路,来到这里的话,多半已经被侵蚀成枯骨,甚至骨骼都要化作齑粉了。诅咒太严重!都是从那道门户后方透出的。“我早先所说并非全部为虚。”老者开口,为他解释。因为,石昊手中的大罗剑胎已经指在他眉心上,稍有蒙骗,就要洞穿过去,结束他的性命。“这条河流,名为接引河流,可以将那要回归的生灵从无尽遥远的神秘时空接引回来,使它踏上归程。”老者说道。这很惊人,一条河流贯通未知世界,只为接引一个生灵?石昊动容。“不见得是一个生灵,或许是一个族群。”老者实在对眼前的年年轻人发怵,被逼着说出他所了解的一些事。当然,关于这些他都是听禁区之主说的,不然的话,凭他还不可能知晓。他早先所说的话语有些的确是真的,比如说这条河流由几滴溅落在这片世间的血液再聚而成,混合着岁月,还有诅咒等。而那几滴血属于青铜门后方那个在将来要踏上归程的生灵。正是因为如此,才能接引它,为其提供了最为精准的坐标!明白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后,石昊神色凝重,在这里站了很久,这是祸乱之门,是某个生灵或某一族的归途路径。“你很不简单,诅咒之力如此强,你却安然无恙,可以常年生活在这里。”石昊看向老者。老者苦笑,很想说,你不是也坚持下来了吗?他轻轻一叹,道:“我是因为失去了血精,留下的只是腐肉糟粕,跟诅咒之力同化了。”他这般说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若有血精等还在,一旦通灵,肯定比现在强大。石昊问了他许多,想知道青铜门背后到底连向那里,那是怎样的一条古路,可最后实在无法从他身上榨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了。“我想知道,外面的两人究竟怎样了?”石昊很严肃。并且,他压着老者重新走出大坟,不能长时间呆下去了,哪怕石昊再逆天,也无法长久的立身在满是绿铜锈的古门前,侵蚀之力太可怕。“这老家伙,不知道什么原因,跟魔尊残留的真血很亲近,无比融洽,可以聚集散落在附近的残血。”老者说道。“你怎么说话呢?”石昊瞪眼,呵斥道:“他是我的祖父。”老者立即改口,道:“啊,这位老前辈很古怪,能融合魔尊的血,多半会有大造化,当然一切顺利的话。”“别肉麻,他比你岁数小多了。”石昊说道,对这个老者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太没骨气了。大魔神十五爷,如今看着很年轻,黑发如瀑,三十来岁的样子,正是春秋鼎盛时。“他什么时候可以苏醒?”石昊问道。“怎么也得个万八千年吧。”老者说道。“这么久?!”石昊不相信。“魔尊何许人也,当年踏足仙道,若非被雷霆还有诡异的黑云笼罩,便成真仙了。他的残血自然珍贵,想融合,想都不要想,必死无疑。你祖父不知道为什么可以一点一点的融进去,但是两者境界相差太远,自然需要以岁月来累积。”老者说出事实。石昊蹙眉,轻轻一叹,他点了点头。“阿蛮怎么回事?”石昊指向坟上的少女。“她,我也不知道,很神秘,也很妖邪。”老者带着怀疑之色,盯着阿蛮,有些忌惮。他居然露出这样的表情,大大超出石昊的预料。“为何这样?”“她早先中了诅咒,结果不像其他人一般化道,成为枯骨,而是通体有殷红纹络缭绕,像是阵图,又像是某种大道的体现,结果竟将青铜门前的玉石棺给召唤了出来,出现她的身畔。”老者解释。这让石昊吃了一惊,在阿蛮身上发生了什么?老者怀疑,阿蛮多半在外界得到过什么古物,跟这里有关,同青铜门有的神秘古路有关,故此惊动玉石棺椁。“这玉石棺椁原本停在青铜门前?”石昊问道。“是!”那玉石棺让老者忌惮无比,这么漫长的岁月以来,他都不敢触碰,仅有的一次让他险些丢掉性命。可是,这一世,古棺居然主动飞出,来到黄土坟外,出现在少女的身边。这也是他被惊醒后,见到坟外有两人,却不敢轻举妄动的原因所在。“你有什么猜测?”石昊问他,毕竟老者常年生活在这里,了解的肯定比他多。“我怀疑,那玉石棺椁是青铜门背后那个生灵来日回归时要用到的,这个少女可能在将来发挥很大的作用。”“说详细一些。”石昊神色不是很好看。“这个少女,不是传承者就是要成为仆从,将负责镇守此门,并亲手开启那条古路!”老者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
22048479次播放
25754人已点赞
69378人已收藏
明星主演
路过二次元
安子舒
君上不吃香菜
最新评论(888+)

月下蝶影

发表于90分钟前

回复 麦冬半夏 : 好在轿夫说这地方不大,一盏茶的工夫就能把兴贤坊里里外外转完。朱子安看时间尚早,便让轿子停在坊口,下轿给了力钱,打发了轿夫,然后再顺着巷子慢慢挨着找过去。” 


黑山青狐

发表于52小时前

回复 一条颜狗: 这部爱情片《金曲捞第二季》原本罗艺心中是以为中原大陆的那些个诸国,在没有外敌入侵的情况下他们会一日不停的发动着战争,让战争的硝烟始终的弥漫在中原大陆的上空都毫不为过,因为他们每个国家的目标不都是想要一统中原大陆,壮大自己国家吗?这些都是合情合理的,罗艺也是可以接受的,但是现在却让罗艺他们感到可笑的事情竟然是。


春刀寒

发表于16小时前

回复 贫道不贫 : 月光柔和,朦胧而皎洁,湖畔充满笑语,两年多未见,!点与清风在这里开心无比,无比的活跃。“族长爷爷,你的病应该可以根治了!”小不点跑来,笑容纯净,他十分的喜悦,因为寻来了猴儿酒,可以将老族长的伤治好了。若非这次寻回不老泉、猴儿酒等逆天神物,他肯定要去央求柳神,请它相救。柳神的目光也许很远,或许在那九天外,虽然在守护石村,但并不会太过关注村人的生老病死,在它看来,那是一种自然常态。“我感觉体内有一团火在燃烧,当年在神藏入口处所受的神秘伤在好转,暗疾将要消散了。”族长很激动。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根本没有指望能根治,不曾想这个孩子竟然带回来了这种神酒,给予了他希望。“族长爷爷,你再多喝两杯,不用怕醉,我来帮你化开药性。”小不点道,治疗好族长的伤体,一直是他心中的一个愿望。“好!”石云峰哈哈大笑,痛快畅饮,与周围的人碰杯,非常的尽兴。霞光喷薄,从他的毛孔冲出,通体都有一层神秘光彩。小不点快速出手,以原始真解中记载的古法,拍打他的躯体,化开药力,相助他治疗暗疾。村人都被惊动了,一起望来,全都在紧张关注,都希望族长能好起来。神酒药效极强,老族长又喝了一杯,浑身跟着火了般,璀璨夺目,光焰燃烧,将他淹没。噼啪之声传来,小不点不断拍打,各种符文密布,烙印进老族长的体内·那是在壮大石云峰体内的生机。“哧”终于,一股灰霾冲起,从老族长的口中喷出,在空中发出哧哧声·慢慢消散,他的旧疾被根除了。神酒药性发作,绚烂无比,光雨飞洒,笼罩了他,修复伤痕,滋补其血肉·让他从虚弱状态快速强大了起来。“我······真的好了!”老族长腾的站起身来,感觉像是年轻了二十岁,体内充满力量·血肉晶莹,符文闪烁,神曦化生,自动夺天地造化。从来都很镇定与从容的石云峰,这一刻眼中竟有些湿润了,当年十几位好兄弟,就只有他一个人活着回来,可是却病魔缠身,直到今日才解脱。村人皆大喜·一起冲了过来。湖畔,气氛更热烈了,不多时就有十几人醉倒·因为都太高兴了,饮酒稍微多了那么一些。“锵”、“锵”……一道道霞光划过夜空,铿锵震耳·一件又一件宝具飞出,插在草地“啊,好多宝贝!”皮猴、鼻涕娃等当时眼睛就直了。就是石林虎、石飞蛟等也都腾的站起身来,有些发呆,他们修为日渐深厚,自然是识货的人,这些宝具都很非凡。“真要送我们?”二猛原本都要醉了·此时眼睛瞪的溜圆,直接清醒。“我说了·要送你们礼物,肯定是真的了。”小不点开心的笑着,纯净的没有一点杂质。众人又惊又喜,同时很震撼。“这柄赤剑属于一头肥遗,以血色獠牙祭炼而成,锋锐无比,符文强大。这只兽角一旦吹起来,呜呜声可震碎人的肉身,是我从石国武王府的子弟手中收缴来的。这张兽皮…···”小不点逐一介绍,告诉他们这些宝具的威力,以及奇特之处,并讲述出来历,足有十几件,都是他的战利品。月光如水,一群少年还有大人们爱不释手,如痴如醉,抚摸每一件宝具,珍惜无比。石村有两件祖器,极其强大,除非有大祸,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动用的,那是祖辈传下来的。现在,小不点一下子带回来十几件,都不是凡品,自然让他们高兴与喜悦无比,尤其是大壮、皮猴他们,终于有机会触碰宝具了。村人都沉醉了。小不点将这些宝具交给他们,转身向村中看去,那里灵气氤氲,栽下的药都无恙,长势良好。“清风,我们去将仙桃树栽上。”他招呼清风。进入百断山,他有一样大收获,那就是挖到了一株准圣药,现在看到灵株栽种下去没事,都很好,他彻底放心,决定将银桃树也栽种“呀,这是什么?”村人都被惊动了。“这是一株银桃树,有机会进化为真正的圣药,都快成功了。”小不点解释,道出了它的来历。这株宝树发光,不过手腕粗细,半人多高,但却很苍劲,如螭龙盘绕,无论是枝干还是叶子都是银色的,宛若银焰在燃烧。树上面结有两枚银桃子,沾着点淡金色,看起来分外璀璨,宛若最精美的神玉雕琢而成,而且芬芳扑鼻,远胜灵药。“栽在村中心!”他们挖了一个大坑,这一次直接将满满一个兽皮袋的金色泥沙都倒了进去,只为养这株银色的圣树。“果实快熟了,虽然还不是圣药,但也远胜过那些灵药。”大壮、鼻涕娃、皮猴等真的醉了,围绕着银桃树又跳又叫,十分的高兴与兴奋。就是石林虎、石飞蛟等也都非常欢喜,今◆事一桩又一桩,石村日后想不强大起来都难,有这些灵株在,完全会将这里化成一片净土。夜已深,人们散去,回归散发清香的村中,还有部分人则是直接醉倒了在湖畔。清晨,小不点听到一阵鸡飞狗跳声,被吵醒了,揉了揉眼睛,迅速冲出族长的院子,清风紧随其后。“孩子,你昨天弄出来一堆遗种,还有只活的,是只鸡,它竟然成精了,会钻地,怎么也捉不到。”虎婶等一群人正在捉鸡,累的气喘吁吁。小不点一听,心中顿时一翻·昨天喝醉了,实在太大意了,将八珍鸡从乾坤袋中给放了出来。“那只鸡跑了?”二秃子等也被惊动了,全都跑来·甚至连毛球跳了过来,呲牙咧嘴,甚是不满。“没有,就在村子中,不过留只鸡精在村中会出大问题,还是赶紧抓住炖了吧。”虎婶彪悍的说道。“别,千万别伤它。”小不点赶紧拦住了这群五大三粗的婶子们·还真怕她们得手,到时候哭都哭不出来。“那只成精的土鸡在哪,我们将宝具带过来了·它跑不了。”石林虎等一群壮年男子都出动了,兴师动众。“别冲动!”小不点赶忙阻拦。而后,二秃子更是唾沫飞溅,迅速解释何为八珍鸡,听的众人一愣一愣的。“啥,下的蛋堪比灵药,半个月就能下一枚?”所有人都震惊。“所以,别伤到它,这是我特异带回来·准备好好养起来的稀珍生灵,偌大的石国也只有皇室中有一只。”小不点说道。最让人担心的是,这只鸡也许跑了·毕竟它会土遁,防不胜防。“没逃,在那里!”清风小声道·指向前方。小不点转身,回头一望,发现那货正躺在柳树根下,无比的惬意,一脸的陶醉。当看到小不点过去时,它都没有起身,一脸的懒散·赖在那里不动。因为它知道,小不点知道它的来历·不会伤它,唯有那群彪悍的女人最危险,真要被捉到,多半还真会被炖了。“你不逃了?”大红鸟好奇。土鸡鄙夷,斜了它一眼,居然拥有丰富的表情,而后无比虔诚,对着柳树膜拜。大红鸟实在气坏了,再怎么说,它也是一代高手,居然被一只鸡鄙视了,当即就要扑上去。可是,抬头看到那晶莹的柳树条,它又蔫了,不敢在这里放肆。“别不服气,它们这一族在太古时就已名动天下,出身不见得比你低。”二秃子道。大红鸟大怒,差点将它拍翻。就这样,小不点与清风回来后,长住了下来,每日都在修行,而后去与族人狩猎、采药等,日子很快活。“嘎吱”、“嘎吱”……“小哥哥你在咬什么?”清风好奇,最近老是看小不点磨牙,在啃咬一个东西。“一座塔,可恨的塔,抢了我的纯血宝药,不给我了。”小不点愤懑,这些日子他都在研究洁洁白的小塔,使劲摇动,但是吞天雀的翅膀、穷奇的爪臂等就是不见踪影。小塔一寸高,剔透闪亮,非常瑰丽,当日一战,它得到了莫大的好处,吞掉了被鬼爷斩落下的血肉宝药。“毛球你来试试!”最后,实在没辙了,小不点招呼金色毛球,让它试试看能否咬动。毛球眨眼化成一道金光窜了过来,它最是通灵,一下子就看出了小塔的不凡,抱住后就使劲的啃。“吭哧吭哧……”最后,这个金色的小东西啃了大半天,直接给扔在了地上,呲牙咧嘴,泪眼汪汪,无声的以一只小爪子指着小不点,像是在控诉。而另一只小爪子则捂着嘴,揉自己的一嘴雪白的小牙齿,感觉疼的受不了。“完了,我们两个都啃不动,这该死的小塔,它没有一点反应,真要贪下我的纯血宝药啊!”小不点哀嚎,心都在滴血。二秃子、大红鸟也都在眼巴巴的望着,塔中可是有纯血生灵的血肉,他们两个也都在指望着呢。结果,任小不点摇动,小塔没有一点反应,里面的东西根本落不出来。“该不会让他消化了吧,你咬它的这些日子,我经常看到有粉末落下,总感觉不祥。”二秃子道。小不点顿时惨叫,用力摔打小塔,道:“你还我血肉宝药!”最终,没有办法,小不点打扰柳神,向它求助,因为吞天雀、穷奇、南陨神山与嶷山的生灵足以惊世,它们的精血绝对可以进行十岁的洗礼。“这座塔又出现了······”柳神仔细盯着小塔,看了很长时间,竟说出这样一句话。“柳神,它很有很大的来头吗?”小不点问道。“太古年间出现过,上古也曾显化,拥有盖世神威,现在它晶莹透亮,并且很秀小,都快认不出了。”柳神很郑重地说道。。 

猜你喜欢
金曲捞第二季
热度
97396
点赞

友情链接:

一键去衣软件 5g影院多人运动罗志祥的网站 欧洲韩国tvvivodes老师 神战 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