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海玲的功夫》免费在线观看全集-电视剧-聚力影视
梁海玲的功夫
地区:欧洲
  类型:
  时间:2022-12-02 20:55
剧情简介
罪州,东西长两亿三千万里,南北长八千万里。这不算大,但也不算太小,在上界为一块中下等阶的州土。耗时数日,石昊借助几座超大型的传送阵,几经周转,跨越了数百州,终于来到罪州这片土地上。石昊跟一群远行者从祭坛走出,身后的虚空之门闭合,打量附近的景象,想了解一块土地,从一座城就看出一些端倪。桑城,灵气稀薄,整座城池以灰褐色为主体基调,用巨石砌成,显得很原始。咚!地面摇动,几名象头人走过,庞大的躯体让街道轻颤,他们身体呈青色,带着斑斑血迹,手脚皆带着镣铐。这是奴隶,有人买下后,正在被押送走。“呼……”半空中,狂风大作,数十只魔蝠横空,如同一群翼龙般,带着煞气,它们都为坐骑,载着人远行。这只是石昊走出祭坛后,随意一瞥所见到的景象。桑城带着原始气息,相对来说,比其他的大州的巨城落后。“严重缺少灵气,这地方不太适合久居。”有人皱着眉头说道。跨州远行,超大传送阵一次最少也要送数千人上路,不然不划算。一大群人走出来后,对这座巨城很失望。“别抱什么希望,毕竟这是罪州,曾经的诅咒之地,还指望看到大面积的灵山秀水吗?知足吧。”有人说道。石昊闻言,皱了皱眉。这片地域的生存环境果然不算是多好。“为什么成为了诅咒之地?”石昊想知道,是如何形成的。因为这里聚集有从下界上来的生灵的后人。“很早以前,一些强大的囚徒,还有从下界牢笼上来的大凶后代,都被放逐在这一地,体内流淌有罪血,导致这一州都被诅咒了。”一位老者说道。石昊握紧拳头,而后又松开,又问了一些问题。并没有引起怀疑。因为,上界过于广袤,很多人除却自己所在的州外,对其他地域不了解很正常。“诅咒,肯定是强大到极点的人才能施展吧?”也有其他人感兴趣。“唔,这个问题,我们还是少触及为好。据闻是上苍的诅咒。”老者说道。“咝!”不少人不禁吸了一口凉气,深感忌惮,不愿多问了。但也有一些年轻人更为好奇了,询问身旁的人,为什么会如此,同时也不太相信上苍这种飘渺的说法。“什么上苍。都是生灵所为,不过是弄了一个可怕的噱头而已。”有人嘀咕,不怎么相信传说。“没错,曾有一些流言。据闻跟一些消失或隐于世间的古教有关,当年这些道统的一些禁忌人物联手下了诅咒。”“这是谣传!”一些人争执与议论了起来。“我说诸位。到了这片土地,最好还是不要谈这种禁忌往事了。不然多半会发生不详,惹出大祸。”一个沉稳的中年人告诫。桑城很宏大,以巨石砌成,而地面也都是石质的,看起来古朴而带着蛮荒气息。从传送阵走出后,众人进入城中,大部分人都散开了,不再同行。石昊已经知道,当中有不少人都是想在罪州参加三千州天才大战,希望在这落后而原始的土地上获得一个较好的名次。因为进入“仙古”的名额有限,各教修士想尽了办法,在一些相对较弱的州参加“入场战”,以获得最终资格。罪州是很多尊者的目标,有大批人涌来。桑城只是一个缩影,这片土地上的其他城池早已来了大量的外来者,让这一州都不再宁静,躁动了起来。“这么多人参加大赛,有意义吗?”石昊问旁边的人。因为,各州参赛的人多如牛毛,不惜跨州远行,只为获得一个最终的资格,可是只有一个“天下第一”而已。这样蜂拥而上,石昊觉得太不值了。“初始阶段没什么危险,而且各教修士都有自知之明,为自己精准定位,不会与那些怪胎、初代等争杀,真要不可避免的遇到,会立刻臣服。人们进去,只是为了仙古中的其他机缘,神圣之物太多了,让各教眼红。”很明显,参赛的人目的不同,少数人希望问鼎第一,而海量的尊者则只是为了进去采药、得传承等。当中,不仅有历代一些天才殒落后留下的骨书、秘宝等,还有天成的仙文,更有圣人木、仙种等,足以让教主疯狂。一人叹道:“有人挖出过仙宝,也有人得到过无字天书,更有人在那里吃下天神果后立地成为天神。”另一人点头,道:“甚至,曾有人在里面发现了真龙蛋、仙凰巢等,逆天的东西远超你预料,只有想象不到,没有那里没有的。”石昊说不吃惊那是不可能的,当中竟有那么多逆天的东西?“这不会是以讹传讹吧?”“不是,最起码我知道,某一古老大教的怪胎得到天下第一后,之所以雪藏己身,漫长岁月来先后四五次参加大赛,除却是为了那最大的造化外,还因为发现了封印的龙穴,喷薄混沌气,当中有真龙蛋!”“这等事你都知道?”石昊不太相信。“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况且并不是他一个人发觉,而今一些大教都知道了,更有教主曾亲口谈论过。”石昊闻言,瞠目结舌,进入仙古……必须要血拼到底了!“这不算什么,还有人见到了凰血池呢,一头真凰全部精血蕴在一座仙池中,只要能跃进去……这一生的成就不可想象!”因为,以滴而论的凤凰真血便可让人涅槃、再生,而那口古老的仙池则蕴含着它一身的宝血。就是古僧这种修行者再现世间,也得动凡心,就更不要说石昊了。他晕晕乎乎的跟那些人分别,他本就是一个吃货,“仙古”内又有那么多东西,这一刻真是百爪挠心,恨不得立刻深入。“这么多大机缘,身为命运之石的我进去后注定要崛起,光耀千古。”打神石藏在石昊发丝中擦口水。桑城,非常宏大。而石昊发现,所有的客栈都注满了人,大半都是其他州的修士,这等若要抢占这一州的名额。很快,他就面色不愉。因为,其他州的尊者对罪州很鄙夷,这片被诅咒之地,在他们看来都是一切凶恶囚徒的后代。许多人都是俯视的姿态,看不起这一州。“罪血后人,被放逐在这一地,连整片大州都被诅咒了,可见他们这些人犯下了何等滔天的罪孽!”“当年,这样的人该直接杀光,留下来作甚?”这是一些极端分子的言论,让石昊脸色难看,不管怎样说,这里有不少都是从下界上来的人的后代,居然被这样看待。难怪这一州以“罪”为名,让他心中极度不舒服。“这些年来,这一州没再出什么妖孽,估计这一次大半名额都会被外来者竞争走。”“被诅咒之地,灵气干枯,尤其是远古一战后,杀到他们胆寒了,还能出什么强者。这次各州来的都是精英,从失败的罪血者手中夺取名额,理所当然,优胜劣汰,本就该如此!”石昊脸色越发难看,他心中有一股火焰在跳动。在下界时,他就听到过大凶后人这个说法,来到上界,竟还有这样的一州,为放逐之地,被诅咒了。这一州,有下界的人,也有上界古代凶徒的后代。他心中难以接受,这都多少代过去了,即便祖先真的做错过什么,也不能罪及后人吧?!石昊觉得,应该详细了解情况。不久后,他得悉,火族在这一州算是很大的势力,为一方古国,不容小觑。然而,另一则消息却让他剧震。“曾有一个石国……在古时被灭了?!”石昊变色,这是非常糟糕的消息,如果没有料错的话,那应该是他们石族这一脉的祖先所立的古国。“为什么?”他向人打探。“罪血显化,惊动各地,被上苍诅咒,这一古国烟消云散。”有人答道。“怎么可能!?”石昊绝不相信这一说法。“嘘,小声点,古时石族日渐鼎盛,出了一些了不得的人物,堪称惊艳。有人看到,一只大手从天而降,抹平了这一古国,葬下该族!”一人神秘叨叨的说道。石昊远去,这些消息对于他来说,很不好,让他快出离了愤怒!一番探访,他成功来到石族遗地。寸草不生,一片荒凉,到处都是瓦砾,到处都是断壁残垣,这是一片浩大的废墟,昔日曾为一国宏大的都城。石昊在这里徘徊的两日,心中有怒,一个古国居然这样被无情抹除,覆灭在此,太过残忍与无情。终于,他在古国残迹边缘,寻到了一个破败的村子,仔细观看,意外得知,这算是石国的后裔。“竟沦落到了这一步……”他看着那些老弱,以及普通的青年,早已是凡人,不懂修行了。“原本是可以好好活下去的,跟其他族一样,只因石族祖先洞悉了一些真相,惹来了灭族大祸……”当再次寻到一个破落的石寨时,石昊意外从一个双眼浑浊的老人口中听到了一些惊人的消息!()
48929718次播放
26130人已点赞
82111人已收藏
明星主演
发卡量甘氨酸
枫叶12号
闲清
最新评论(888+)

死海中的咸鱼

发表于04分钟前

回复 天宇楼主 : 他阴沉着一张脸的看着宅子是大门方向。” 


彼得拉姆齐

发表于93小时前

回复 北川: 这部冒险片《梁海玲的功夫》麒麟岭,一处在上界负有盛名,有诸多传说的古地。据传,曾有麒麟出没,十凶现过踪迹!历经一个纪元,许多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但是有些事,有些生灵,却还能偶尔再现,闹出巨大风波。按理来说,真正的十凶麒麟不应该出现在人间了,随着岁月而葬在了太古以前。但是,在后世时,却有人言称成亲眼目睹有一头麒麟脱落鳞片,浑身雪白,在这片山岭一晃而过。五色战车发光,从虚空中冲出,来到了这片山岭。“这就是宁川的闭关地?”石昊问道。“没错,听闻六冠王目前就在这里修行。”晓月仙子点头,告知他具体情况。一群人都从战车中走出,它看着不大,但是有空间法则,容纳上万人都不成问题。通臂神猿愤懑,这是它主人的战车,结果它不仅被擒,还成为车夫,载着这么多人来此观战。林天与宁川的决战地就是在这里!“我们来早了。”火灵儿道,她如今身在天神境,自然神觉强大,并未感应到麒麟岭中发生过激战。“这里也是宁川的出生地。”有人说道。“你说什么?”石昊一惊。麒麟岭,白麒麟,再加上宁川曾经施展的宝术,反复有一头白麒麟腾跃,横扫群雄,石昊一下子联想到了很多。“哦,确切的说,同在一州,相距不是太遥远。”晓月仙子补充。石昊详细了解,宁川所在的家族很强盛,跟石昊以前听到的情况差不多。宁川出生时,异象惊天,震动诸多古教,他背负天图,头上龙纹,不过现在看来应该是头上麒麟纹。当夜神光照苍宇,亮如白昼!在那一夜,诸多大州都可以看到这里的情况,引发无数人震撼。也正是因为如此,宁川被许多古教看重,很早就被寄予了厚望。后来,妖龙道门火云洞罗浮真谷等一个又一个大教找上门来,想收他为弟子。这也就有了宁川精通很多大教绝学的结果!石昊思忖,没有说话,但平静很快被打破,因为所有人都发现没有什么决战,可能来早了。“来了!”又过了片刻,有人惊呼。在天际,一艘紫金战船冲虚空中穿越而出,带着刚猛的气息,紫光滔滔,冲散云朵,快速到了近前。战船上,立着五名年轻人,每一个都沉静而稳重,三男两女一个个都是人中至尊,全都有不凡的气象。有人紫金发丝发光,有人额上金色竖眼,有人长有龙角,有人冰肌玉骨国色天香。这三男两女,一个个都很太过非凡,皆是人中龙凤!“那个是林天!”有人低声惊呼,一眼认出了当中的一人,因为最近以来林天横扫数百州,所向披靡,很多人都见过。不少人向前望去,盯着那五人。这让众人惊讶的是,只有林天动了,其他四人很淡定,站在船上,俯视着麒麟岭,没有出手的意思。林天发丝披散,目射神光,一下子就盯住了对面,怒火中烧,那不是他的五色战车吗?结果被人驾驭到了这里,真是岂有此理!他是谁?就是在域外也很有名,来到三千州更是横扫群雄,谁敢阻挡。可是眼下,有人抢了他的战车,还大模大样的驾驭到这里,这是要观他和人大战吗?“谁动了我的车,自断一臂,过来请罪。”林天脾气很冲,这般喝道。五色战车周围,一区人都凛然,险些被惊的倒退,因为对面的林天头上大道花朵绽放,仙雾重重,无比慑人。“主人!”通臂神猿叫道,很是激动,然而它无法逃走,因为石昊就站在旁边。林天脸色一下子阴沉了,夺他的战车,用的战宠,居然真有人敢这样招惹他,不可忍受。“你,将战车送过来,请罪,我心情好的话饶你一命!”林天点指,虽然看出石昊有些不凡,但还是在压迫。现场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所有人都吃惊,就是林天的几个同伴也惊异,这是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林天这般的愤怒与事态。“你在梦呓吗?”石昊说道,轻描淡写,并不放在心上。哧!林天跃起,手持一根黑色的长枪,瞬息冲来,他实在太快了,化成一道黑色的闪电,轮动手中的兵器,横扫石昊。所有人都是一惊,没有想到这两人间的战斗爆发的这么突然,一下子就开始了。“当!”石昊捏拳印,迎上了此人,击在黑色长枪上枪杆上,火星四溅,声音刺耳,两人凝视,都露出异色。“修出仙气的人!”林天瞳孔收缩,第一次露出这样的神色,有点不安,还有些期待,这是一个了不得的对手。“彼此,彼此!”石昊回应,瞳孔灿灿,盯着这位域外来客,自然能看出对方的不凡。“我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有多强大,敢动我的战车,那就要付出代价!”林天瞳孔慑人,映现出流血漂橹的景象。这是一个杀伐气很重的人,手段强硬,上来就要施展辣手,镇杀石昊。“当!”他手中的黑色长枪又一次跟石昊的拳头撞在一起,让人担心的是骨头随时断掉。“好霸气,你的战宠来羞辱三千州的修士,被我拿下,就你不分青红皂白了?”石昊奚落。锵!两人间黑色电芒崩开,长枪所向,虚空崩碎,也唯有石昊可以挡住。“轰!”又是一击,两人分开,不过此地爆碎,虚空轰鸣,出现了丝丝混沌气。主要是这一次的对抗太强烈了。“竟能挡住我的攻击!”林天心中凛然。“轰!”又是一击,林天气血翻腾,露出惊容,这个对手太强大了,还没有晋升入天神领域就能跟他一战了。可是石昊却不满,在蹙眉,身在圣祭领域,分明可与天神持平,现在居然没有立刻镇杀对方。事实上,林天比他还震撼。“同修出仙气,看谁先在头顶上方结出大道花蕾,我如今成功了,怎么无法拿下他?”林天惊悚。若是都没有修出仙气,身在圣祭领域中,足以对抗天神,但现在却出了问题,两者仙道气息明显,都为出口气。“不对,修出仙气的生灵,在天神领域和圣祭领域是不同的,可以压制低境界的人!”石昊凛然,弄清楚了状况。头顶上方,仙道花瓣一成,下位者再厉害都对付不了。“当!”石昊动了真火,运转无量神力,向前冲击。林天感觉虎口出血了,这个敌手太难缠了。圣祭,对其他人来说,可比肩天神,可是一旦拥有仙气就不同了,天神境化形出的仙气大道花瓣,会提升战力。“他拥有三道仙气,只有如此,才能在圣祭领域对抗修成大道花瓣的我!”林天心头剧震。林天手掌负伤,带着血,他用力攥住,怕暴露出来。“当!”麒麟岭中传来一声钟响,接着一座巍峨的大山爆碎,从当中冲出一人,白衣胜雪,气质出众,超然无比。“域外来客,你们何在?”宁川出现了,盯着前方,血气充沛。“林天,先去旅行约定吧,同宁川决战。”紫金战船上有人传音。“好,敢动我车的人,你暂且等着,等拿下宁川,我再来收拾你!”林天呵斥道,而后转身,麒麟岭内冲去。“杀!”林天擅长战斗,手持黑色长枪,猛力刺出,呜呜声震耳,像是神魔在嚎叫,抵得上千军万马。哧!一张天图浮现,宁川也想早点解决战斗,不然被人虎视眈眈的看着。大战爆发了,针尖对麦芒!两人杀的日月无光,愁云惨淡,四方修士皆震。“我的宝术,我的神通,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看到的,我们进虚空战场,避开这些人,一决高下!”林天说道,黑色战矛刺来,粉碎真空。对面,宁川祭出的天图浮现在虚空中,异常恐怖,有一颗又颗大星在旋转,都是最绝艳的宝术的体现。“噗!”让人吃惊的是,那黑色长枪刺出,一枪一个,让这些大星先后炸开,景象恐怖。刷的一声,两人都消失了,麒麟岭内恢复了冷清与宁静。过了很长时间,虚空炸开,两人再次出现,结果人们发现林天满身是血,负伤不轻。宁川身上也有血迹,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林天你……败了?”紫金战车上,一直关注这件事的几人,都有了不好的预感,这次他们的人败了!“哧!”林天脸色铁青,一语不发,向外冲来,在路过石昊近前时,更是一枪刺出,这是趁势给石昊一击。“轰隆!”石昊施法,柳神的法还有雷帝印都绽放了出来。林天想顺道解决掉石昊,结果自己却陷入困境,那个年轻人根本就不怵他。可叹他不依不饶,想要夺回战车,结果再次激战,伤上加伤。“锵!”石昊以掌代刀,削掉他那黑色长枪的一部分,并且震的林天大口咳血,面色苍白。砰!随后,石昊更是擒住了他的一条手臂,这是要生擒活捉!大家在我威信上看到那视频歌曲了吧?真的很好,没看到的可以去看下。泪啊,补更真是折磨啊,写到现在才弄完。R1152


第七事件

发表于21小时前

回复 醉卧漠北 : 热门推荐:“杀!”石昊奔行,身体发光,燃烧了起来,整个人如同一个大火炉子,光焰滔滔,席卷天上地下。这一刻,他是无惧的,也是无匹的,释放所有潜能,全力一战,要么生,要么死。这不光是夺经文之战,还是命运之战,是两个世界最顶级年轻领军人物的生死角逐,代表了两界!轰!天裂地陷,响声震耳,整个世界都仿佛要崩塌了。石昊通体缠绕着无数的金色闪电,带动着滔天光焰,向前奔行,每一步落下,都让山河共鸣,跟着颤栗。此际,他代表了这一界出征,让这片被打残的天地都仿佛有感,为他而鸣,大道之气跟他交织。“算的了什么,我域高手如云,横扫天下,任你千般神通,万般抗争,我一力镇杀!”鹤无双开口。他是可怕的,身体腾起阵阵灰雾,不是仙气,而是世界另一岸特有的气息!他真正动用了自己的力量,话语自负,小觑这一域所有人,就是石昊这么的强大,他也要镇压!“轰!”灰雾中,鹤无双动了,每一步落下,都如不朽者巡天,压制万物,镇压这个世界的大道规则,可怕无边。天地都因他而悸动,对那种灰雾还有可怕的异域之力承受不住。这像是一个不朽之子,气吞山河,霸气震世!轰!鹤无双主动出手,不再像是第一次交战那般平和,他满头黄金长发乱舞,每一根金色长发都割裂虚空。魔主!这是一种不可比拟的威势,如同诸天魔主,无人可阻,无人能防,他要打穿一切!“砰!”两人全力出手,大地沉陷,烟尘滔天,数百万斤的巨石无数块,被震飞,击穿了云层,景象恐怖无边。至于土层,更是不断崩溃。真正的王者之战!两人撞在一起,天崩地裂,周围鬼神哭号,各种异象全部纷呈出现,这里十分的可怖。天穹被打穿了,大地在沉陷。仙气跟灰雾一起弥漫,在汹涌,在彼此冲击,在肆虐。喀嚓!虚空中,划过一道黑色的闪电,接着血雨倾盆,铺天盖地而下。稍微清醒了一些的金色小蚂蚁一怔,猖狂的血凰狮惊呆。不是异象,这是真实的场景,天哭发生,血雨洒落。石昊震撼,在过去他曾见到过天地洒血,但那是异象,并不是真实的,可在今日,他却真实经历了。这个天地在哭泣,在淌血!这是天地道运之战吗?影响到了未来两界?石昊怀疑,同时心颤。“两人分别是各种世界的核心种子高手之一,注定为宿敌,此时在错乱的时空相遇,影响到了冥冥中的什么东西!”血凰狮一阵惊悚,激灵灵打了个冷颤,而后躲避疯狂的小蚂蚁的追杀。在这一刻,石昊有一种悲伤,被一股情绪感染了,这天地在哭,在淌血,让他心头有一种压抑,还有隐隐的痛,这是为何?然后,他明白了,在这天际尽头,浮现一张又一张巨大的面孔,都在看着他。那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都带着血泪。那是战死的先民,最后一战中被斩杀的英灵,曾经不屈,以生命血战,结果都死去了,都战死沙场。“我们败了,守护不住山河,所有人都战死了,愧对后方殷切希望的亲人,守不住疆土,劫难将临,我们无能……唯有一死……不退缩!”隐约间,石昊仿佛听到了这样的低语,带着伤感,带着凄怆。天地落血,天哭!那曾经战死的英灵在哭泣,他们不甘,他们绝望,看不到曙光,守不住山河,这片世界将黑暗,沉沦。这悲伤情绪,透过千古,在时间长河中不灭,这样直抵石昊心底!他明白了,这是先民之殇,是绝望之语,在这破碎的山河间弥漫,希望后世人崛起,那是他们唯一的一点寄托。“啊……”石昊一声长啸,如负伤的野兽嘶吼,眼中有些湿润,体内血液长沸不冷,向前冲去。前人之殇,山河之痛,他感应到了,天哭如此,两界道运之争,他焉能不拼命?!鹤无双大喝:“这一域的生灵,我不管你来自哪里,属于哪一个时代,相遇我,就是你的末日。所谓的年轻王者,都要被镇杀,匍匐在我们的脚下,让鲜血浸染大旗,奏响响彻诸天的战歌,通向不朽!”他的狂言激怒了石昊,让石昊满头的黑发狂乱舞动,战气沸腾!“杀!”轰!石昊的周围,山河成片,那是虚影,世界仿佛有魂,跟他连接在一起,加持他,共进退。无量战气爆发,如火山喷薄。“没用的,我域大道亲临!”鹤无双也大吼了起来,英俊的面容杀气浮现,逼人之极。同一时间,在他的身后,一道又一道黑影浮出,顶天立地,耸入域外,或持战斧,或持长矛,宏大无匹。这些庞大的黑影跟他共鸣,加持在近前,让鹤无双的杀意也可怕到极致。石昊周围,山河间一道又一道英灵浮现,带着血与泪,怒吼着,跟着暴涨。轰!这一击,无比的强绝,四野茫茫,到处都是光,到处都是气浪。两大高手皆剧震,生死搏杀,成为两道电光,缠绕在一起,打出了仙气,击出了灰雾,浩瀚无边。有古老的战歌响起,凄凉的末世景象再次浮现,无数的英灵屹立,虽早已战死,但是有些遗憾不能释怀,情绪依旧长存不灭。那是他们的末日战歌,一群人悲吼着,长啸着,明知必死,也要决战,赴死而去,全部殒落!“你拿什么跟我争,失败者的后代,前人都被我域击杀了,你算什么,能翻的起什么浪花?!”鹤无双咆哮。轰!他的捏法印,施展异域神通,灰雾席卷,不朽的气息扩散,侵蚀石昊的心神。“前人之耻辱,后人洗刷,我拿你开刀,所谓的领军人是什么东西!?”石昊大吼,近乎疯狂,向前扑击。六道轮回天功被他祭出,全力以赴,有我无敌,一往无前,这是拼却性命也要击杀对手的架势。“这门天功还不曾断绝?好,好,好,那就算一笔账吧,曾经有人仰仗此功杀死我界重要人物,我来镇杀你们这一脉!”鹤无双大叱。石昊早就知道,六道轮回天功跟仙古有关,属于跨纪元的无上古天功,不曾想引起鹤无双这么的敌视。很明显,鹤无双掌握的**太多了,拥有绝世本领。他的双眸内,出现十字痕迹,而后越发的璀璨,哧的一声,可怕的景象发生了。从的眸子中坠落出兵器!起初,石昊以为是战矛,随着它们变大,竟是神剑!共是四柄剑,杀伐气滔天,向着石昊劈杀去,一下子斩断乾坤,要截断永恒!鹤无双的眸子,瞳孔是金色的,蕴含着十字痕迹,其实竟然是交叉的剑胎,这个时候落在虚空中,开始发威。“诛仙!”鹤无双吼道,以四柄剑胎为器,斩杀石昊,天地都被切碎了,那四口剑可怕无比。同时,他的眸子失去了金色光彩,空洞的如同地狱般,形成一股神秘的力量,拉扯石昊,要将他吞噬进黑暗空间。鹤无双的一双瞳孔是如此的可怕,形成黑暗之地,而四口剑胎纵横,全力轰杀石昊。六道轮回天功显威,石昊周围出现六口黑洞,并且有光阴流转,时光碎片飞舞,光与暗同在,一同交织!此外,还有战死的先民出现,凄凉战歌隐约传来。“轰!”血拼,生死大决战!双方都动用禁忌手段,毫不保留,要分出胜负,论个高下与生死。“压制!”鹤无双吼道,在其身后,一道又一道黑影磅礴起来,撼动整片天地,大道气息铺天盖地。在石昊周围,那些英灵模糊了,战歌远去,还有山河虚影也都破散了。“斩杀!”鹤无双喝道,四口剑如虹芒射去,飞向石昊。轰!石昊体内一道又一道门开启,清光如水波,不是很璀璨,但是却很柔和,包裹着他,摆脱异域大道气息的侵蚀。他继续催动六道轮回**,并且手持一口剑胎,正是大罗仙剑,向前攻去。“嗯?!”鹤无双一眼看到了石昊手中那柄剑,双目中精光暴涨,非常吃惊,道:“怎么会在你手上!”哧!剑光如匹练,斩向四口剑。鹤无双轻叱,四口剑返本还源,化成金色十字,重归其眼中,变成瞳孔,没有和大罗仙剑硬撼。“万法成空!”鹤无双喝道。可怕的事情发生,在其周围,虚空崩断,符文溃散,一切攻击都像是不能接近,被瓦解。“元神离体!”他的十字瞳孔发出金芒,整个人已经跃起,踏向石昊。这一刻,黑暗浮现,灰色雾霭涌动,形成特别的力量。石昊觉得,元神要出窍了,要被收走,对方用了一种不可思议的秘法,要迫其元神离体。“哧!”一道神光浮现,石昊眉心前,出现一个璀璨的小人,而后化成一口剑胎,向前劈斩而去。“平乱诀!”鹤无双第一次这般动容,显然大吃了一惊,迅速后退。轰!石昊肉身跟进,极速攻击。这自然不是真正的平乱诀,但是却让对手心绪剧烈波动,石昊利用一道元神印记欺骗,藉这个机会猛冲。“哧!”唯一洞天浮现,而后极速收缩,化成一点,又在刹那炸开,刚猛霸烈无比。这个天地塌陷了!“杀!”鹤无双目中带着火焰,刚才居然被惊退,他杀气沸腾,也出动绝世手段,向前猛攻。轰隆一声,二者皆翻飞,嘴角淌血。好长时间后,这里的残破遗迹才可见。“你竟然未死?!”鹤无双带着惊容,他刚才动用了万法成空还有弑仙术两种古法,居然都没有击毙石昊,让他心头一震。要知道,无论是万法成空,还是弑仙**,都是异域无上古术,刚才居然失效。石昊比他还震撼,唯一洞天铭刻着原始真解的符文,压缩到极致后爆发,居然都没有能击败此人,太可怕了。“杀,杀,杀,杀,杀!”鹤无双的气质完全变了,所有的平和都消失,杀气滔天,连说了五个杀字,向前猛攻。石昊心中躁动,战意也越发的浓烈了,心中诸法一同浮现,所有宝术叠加,在这一刻璀璨绽放!最后一击,最后一式,他要决生死。成,就杀了此人,败,那自己便殒落!天地间,英灵无数,化成一张又一张巨大的面孔,在天穹上看着他,血雨飘洒,天哭真实发生。那是先民的遗憾,那是上一纪元之殇!R1152。 

猜你喜欢
梁海玲的功夫
热度
97396
点赞

友情链接:

我本善良国语 办公室偷吻 苏菲赵东来免费阅读小说最新 自蔚 3d走势图浙江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