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个将军做男友》电视剧完整版在线观看-全集剧情片-聚力影视
捡个将军做男友
地区:台湾
  类型:动作片
  时间:2023-02-03 21:50
剧情简介
老张愣了愣有下意识的说道
58587097次播放
04156人已点赞
72081人已收藏
明星主演
柳如花
梨花白
红薯
最新评论(888+)

华歆

发表于43分钟前

回复 皿目 : 沙漠无垠,金色沙粒闪烁,有些晃人眼睛,脚底板踩在上●都觉得灼痛,阵阵热浪袭来。若是平常人走在这里,肯定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就要昏倒,这片沙漠温度高的有些吓人,宛若一个大火炉般。雨族众人此时的心情与这沙漠般一样火热,充满了喜悦,因为他们接近了目的地,看到了那传说中的太一真水。不过两里之遥,能够看到一个神池,只有一米见方,不是很大,但在金色的沙漠中分外的显眼。神池虽小,却有一股浩瀚的波动,宛若一片汪洋在起伏,令人生畏。那些神液亮晶晶,有一种神圣的光彩,照耀出一道道霞光。且有氤氲蒸腾,瑞彩喷薄,笼罩在那里,即便不懂行的人,不知道这是太一真水,也会明白是异宝,价值连城。因为那里的异象很惊人,符合地宝的特征。“太好了,我雨族崛起有望了,这么一池水若是被我们得到,未来我族注定无比辉煌,再现我们这一古老姓氏的荣光。”雨文成激动,须发皆在颤抖。一群人眺望,都无比渴望,那满满一池水代表了什么?所有人都知道,对于雨族来说干系太大了,每一个人都很激动,身体发抖。只要一滴出现在外界,就足以引发轰动,这样一池水其价值根本无法衡量!雨昆提醒,道:“小心一点,太一真水有灵,我们不能蛮横破坏符文,要一点一点的接近,用我雨族天生与水的亲和力与它沟通,得到它的信任。”太一真水虽然为一汪神液,但是几乎通灵了,演化出了符文与法则·可以飞天遁地,很难真正捕捉。必须得到它的认可才行,若是强取,这么一池水根本不可能全部到雨族众人默默祈祷·而后一步一停,吟诵古老的咒语,这片天地间的水之力顿时活跃了起来,发出蒙蒙蓝光。“嗷吼……”一头黑虎咆哮,在这沙漠中刮起一道黑色的旋风,几座沙丘直接就卷上了高天,景象恐怖·那旋风直通天际。“这是什么,怎么出现一头凶兽?”众人吃了一惊。“不是真正的凶兽,是符文所化·半幻境半真实,不要被它所欺骗。”雨文成低语。他盘了下来,虽然在沙漠中,但是却有碧波起伏,从他那里蔓延而出,阻挡那头黑虎,要化出其真身。“轰”一声爆响发出,黑虎一声咆哮,当场四分五裂·化成了一片沙尘,而龙卷风也消失了。然而,风声刚止·异响又传来,宛若骨节在错位。“喀嚓”、“喀嚓”……金色的沙粒震动,而后沙漠裂开·一堆雪白的骨骼出现,快速组合在一起,形成一头猛禽,只是没有羽翼而已。在它的头上,有符文闪烁,发出诡异的波动,气息甚是恐怖。“这是当年死在沙漠中的强者·想不到太一真水竟然真的有灵,可以召唤这些遗骨再现。”霞光闪烁·骨节移动的声响再次传来,又一片沙丘裂开了,这一次直接出现数十具白骨,都有符文环绕。“这么多强大的生灵死在了这里!”众人一惊。同时,不少人眼中露出火热,那可都是宝骨啊,足有数十具,不说其他,光是这笔财富就很惊人。“我们不能硬攻,不然会惊扰太一真水,它若是遁走,再想寻到就麻烦了。”雨文成说道。“这太一真水真是了不得,它有向祭灵转化的迹象,竟然已能操控这些骸骨。”那失去双腿的老者叹道。太一真水隐约间要赋予这些骸骨另类的生命,让符文再次焕发活力,这景象有些惊人。“幸好我们准备充足,经过各种推演,预料到了在百断山中各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雨昆点头。他们取出一个宝瓶,打开后,黄蒙蒙的雾霭蒸腾,而后冒出一缕缕乌光,三人共同祭出宝术,催动乌光化成涟漪,向前冲去。乌光飞舞,随波纹而前行,化成一具又一具生灵,有的为鬼怪,有的是螭龙,有的则为人形,各不相同。这是以雨族所熬炼出的黄泉水,代价很大,将诸多符骨熔于一炉,加入墓中阴河之水进行熬炼,将诸多符文融汇在一起。当然,所用的宝骨一般不会是完整的,都是战斗过程中损毁的宝具,或者刚成型、价值不高的符骨。不然仅这么一罐黄泉水就足以让一个大族肉痛无比,因为需要诸多符骨熔于当中。黄泉水沸腾,雾霭飘起,但是化成的光并非黄颜色,而是乌光,一缕缕的飞出,笼罩了前方,各种符文共鸣,宛若打开了地狱,令这里阴森森。沙漠中一具又一具骸骨,在这乌光中竟然行动迟缓,最终哗啦啦倒落了下去,骨节脱位,彻底散掉了。“真的有奇效!”众人大喜,非常振奋。“熬炼这瓶黄泉水,是为了深入死亡禁地,不曾想在这里耗掉了。看来人要知足,若是取到太一真水,我们就躲在沙漠中,哪里都不去,直到百断山出口开启。”雨族众人看着前方的神池,心中激动,但却也没有放弃戒备,这神液已然通灵,能召唤骸骨为己用,天知道它还会做出什么。“为何扰我沉眠?”一个微弱而模糊的意志透出,有一种迷茫。众人一惊,这神池果然要化形成灵体了,它本身神性十足,若是真的成功,将来必然强大无比,甚至有一天可能会点燃神火,封神成功。还好,它现在只是微弱的意志,离那条路还远,可以对付。“我们是雨神的后裔,与你为同类,没有恶意······”雨族众人尝试与它沟通。突然,地面裂开·一抹璀璨的绿霞飞出,那里出现一株藤,通体晶莹,长能有数丈·并不是很粗大,但是却宛若蛟龙,形状神似。“居然有守护者!”雨族众人心惊。但凡神物必有凶禽猛兽守护,想不到这里有一株藤,看样子是得到了太一真水的好处,滋养其根茎,令它精气十足·很强大。“到最后一关了,只要能击败这条灵藤,太一真水就要到手了。”雨族众人皆握紧了拳头·眸光炽盛。“我去与它一战。”雨昆出列。“小心一点,战败它即可,不可真正伤害它,不然太一真水会发怒,直接遁走雨文成提醒。!“放心吧。”雨昆点头,向前走去,他祭出一张兽皮,符文漫天,竟化成了一个乾坤袋·发出无尽霞光,要将那条藤收进去。“好奇怪的宝具!”远方,小不点在沙堆中露头·面现惊异之色。“是很强,但这离上古传说中的乾坤袋差的太远了,这仅是仿制的而已·真品是以几块天阶太古凶兽的皮熔炼而成的,恐怖到难以想象,无物不收。”银袍少年萧天说道。小不点闻言发呆,一阵神往,上古诸圣与神明到底强大到了何等程度?“别多想了,乾坤袋是古来最强的宝具之一。不然,你以为太古神禽、凶兽可以随便杀·让你炼成宝具?要知道,它们是可以屠神的。”萧天将他唤醒。沙漠中爆发了激战·虽然是仿品,但这兽皮袋也很可怕,符文无尽,简直像是要将整片沙漠收进去。那株藤竟也很恐怖,连根拔地而起,化成一条碧绿的蛟龙,符文闪烁,飞出一道道剑芒,而后自己撞入了乾坤袋中。“好,收了进去,制住它了!”雨族众人大喜。然而,他们还未来得及欢呼,那兽皮袋竟然破裂了,灵藤飞出,一个横扫,雨昆大口咳血,骨头断裂多处,遭遇重伤,他败了。“好强大,这灵藤太厉害了,竟毁掉了乾坤袋,我们对付不了!”雨族众人像是冷水浇头般,通体发凉,一阵发愁。“看来只能用最后的底牌了,真是不甘啊,那可是我雨族真正的底蕴沉淀啊。”雨文成叹息。“消耗掉就消耗掉吧,不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战力,只是对灵物有震慑性作用而已。”雨昆擦去嘴角的血迹道。远方,小不点大眼骨碌碌的转动,盯着前方那诡异的场景,露出奇异之色。“他们摆出了一个祭坛,要做什么?”大红鸟也很好奇。雨族人都跪拜了下来,一座黑漆漆的小祭坛高不过一尺,被摆放好,一张发黄的纸张被置于祭坛上,雨文成几人一起默念咒语,催动宝术,开始祭拜。突然,那张黄纸发光,燃烧了起来,而后一片文字浮现,透纸而出,烙印虚空中,宛若星辰一般灿烂。“神灵的法旨!”银袍少年萧天身体一颤,感觉无比震惊。恍惚间,他们听到了上古诸神的吟唱,古老的咒语自那上古世界传来,庄严而神圣,令人敬畏,忍不住要顶礼膜拜。“这是什么······”太一真水传出疑惑的声音,而那株灵藤则颤栗,伏在了池水前。“这是我族祖先雨神留下的法旨,虽然不曾亲笔题字,只是口述,但却也记载下了一些神音,足以证明我们同为同类,皆与水相近。”雨文成开口。远方,小不点惊悚,雨神留下的法旨,只是口述而已,就有这般威势,若是真个动笔题字,那留下的法旨得多么恐怖?若是真有文字传世,多半可以轻易斩杀诸多强大的存在,破灭各种宝具!一番简单沟通,雨族证实了自己为雨神的后代,而且还拿出了一些神明的遗物,当然都不是宝具,只是使用过的砚台、镇纸等,居然有圣洁光辉流转。这些东西没有什么符文,不能发挥出战力,但是却很特别,那种气息令太一真水感觉亲近,最终竟然允许雨族接近了。“我们带你离开这个小世界,去我雨族,那里可让你进一步成长,也许能真正封神!”雨昆说道。太一神水自从感应到雨神的气息后,对他们的态度彻底变了,愿意跟随,毕竟它只是一团朦胧的意志而已,没有太深沉的心思。“成功了,这可怎么办?”小不点瞪大了眼睛,盯着前方,这太快了,戏剧性的转折。“萧族也为我准备了一宗异宝,只要接近太一神水,定能夺来一掊神液,可惜现在被雨族捷足先登,有他们守着,若是闯过去的话太危险了。”萧天焦急,感觉无比遗憾。小不点闻听,眼睛顿时亮了起来,道:“我不怕危险,让我去试一试!”此时雨族众人神色肃穆,无比认真与虔诚,在恭请太一真水进入玉鼎,要将它带走。每一个人的心中都很激动,居然真的要将太一真水弄到手了,雨族注定要辉煌无比,将来可能会因此而立国!他们都将是功臣,未来将无比显赫。“我们虽为雨族一支,但所做之事却注定要影响到所有雨姓人,我族将因此而再次崛起!”“这一刻,我等了很久,马上就要成功了!”太一真水悬空,化成一个光团,没入玉鼎内,一滴不少,全部进去了。雨族众人长出了一口气,如释重负。“没时间了,送我过去!”小不点让萧天祭出宝具,他准备借力爆发,直接闯过去。“嗡”的一声,萧天手中出现一块盾牌,以一块龟甲,流动碧光,闪烁出无尽符文奥义,他用力挥动。小不点一声轻叱,猛的腾起,双足踏在龟盾上,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直接跃了出去。要知道,他双足在地上一跺,足以让大地崩裂,他拥有无以伦比的爆发力,可以藉此直接冲入高天,落在山巅上。现在他就是启动了这种别人难以企及的爆发力,不过是却是横向的,直冲着那玉鼎而去,快到了极致,像是一颗流星般砸了过去。这一刻,不仅小不点成功爆发,冲了出去。银袍少年萧天也飞了出去,他是被震飞的,手中那强大的宝具竟然龟裂,推着他倒飞出去五六里,而后盾牌彻底爆碎。他目瞪口呆,若非小不点告诫过他,以另一件宝具护体与防身,他的双臂绝对爆碎掉了。“我倒飞了五六里?”他简直不敢相信,那个少年的双足得有多么恐怖的力量啊。同样发呆的还有雨族,所有人的喜悦还有激动都凝固在脸上,当真是天降横祸,太一真水被惊扰了!一个熊孩子宛若陨石般,从天而降,直接砸进宝具玉鼎内,此时正在那里扑腾呢,不断的大口吞咽太一真水。雨族人彻底傻了,这也忒不真实了,幻觉,一定是幻觉!” 


蜜汁鸡翅膀

发表于37小时前

回复 龙王的贤婿: 这部悬疑片《捡个将军做男友》c_t;王长生,一位盖代高手,但现在也很忌惮,不敢轻易发难。【】[&#28909;&#38376;&#23567;&#35828;&#32593;&#119;&#119;&#119;&#46;&#114;&#101;&#109;&#101;&#110;&#120;&#115;&#46;&#99;&#111;&#109;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因为,大长老手中的这张图太可怕了,里面山河壮丽,大星在转动,完全是真实的,这是一件至宝。能在仙古末世一战中大放异彩,杀的异域强者鬼哭神嚎,它创下了赫赫威名,这张图太有名了,震古烁今!“铮!”一声轻吟,如龙吟虎啸般,一截战戟从王长生的眉心中透出,发出夺目的仙光,其音冷冽,让人灵魂发抖。这不是有人刺穿了他的额骨,没人可以做到,是他自身的兵器显化!一截战戟,仅露出三寸而已,锋芒毕露,仙光耀眼,杀气滔滔,这是一件让人印象深刻的恐怖兵器。因为,它带着仙气,缭绕着仙辉,是一杆仙兵。但是,它却有一股杀意,有违仙道祥和,弥漫开来,化作诛神利器。石昊心中一颤,那股气息太冷冽了,少许光芒喷薄时,撕开了虚空。特别是,当王长生仰头望天,那截战戟射出的光束,刺透苍宇,击穿了域外的大星,有几颗星辰如烟花般绽放!“这是……”金色的小蚂蚁面色十分难看。王长生动用了该族的至宝,是祖传下来的东西,刚才的举动是在震慑,轻易就可以斩落域外的星辰,这兵器得多么的可怕?这是一种威势。以抵消大长老手中十界图的影响。“你要跟我对决一场吗?我不介意!”大长老微笑道。这个时候,他从容而平静,一点也不急。说话间,手中的十界图哗啦啦作响,抖动了起来,周围的虚空顿时崩塌了。<strong></strong>与此同时,这里的石质古殿发光,响起祭祀之音,十分的清晰而又宏大。挡住了那种恐怖的威势。“孟天正你敢!”不仅九条龙急了,就是王长生也怒目而视。心有忌惮。因为,这座古殿是该族成仙者当年的闭关地,是他们的祖殿,不容有失。绝不能毁去,这是该族的精神象征。此殿记载了他们的荣耀,只要它屹立在此,就会让该族有一种超然,有一种自信,他们的祖先是仙!不过,这座祖殿真的非常不凡,自主发光,挡住了这种波动。并没有在十界图展动时崩开。不愧是这一脉始祖的坐关地,沐浴过仙辉,得见了长生。很是逆天。“有何不敢,只许你们欺负我弟子,就不容我来上门算账?”大长老相当的强势。王长生目光冰冷,一扫此前的灿烂笑容,如今透出的战意十分的高昂,随时要出手。这才是真正的对峙气氛。此前两人都笑呵呵,看着如同老友般。其实并和不睦,现在才真正显露真实关系。轰!成片的光束亮起,整片王家古地都在发光,不多不少,整整一万座大岳矗立,同时摇动,构建成一座最为繁复的大阵,遮天蔽日。这是仙家法阵,尽管残缺,不是很完整,但是依旧足以震世!祖殿被各种纹络包裹,首先被保护了起来。“你在逼我出手,拼着子孙受损,今日说不得也要将你镇杀!”王长生森寒的说道。他的神色完全不同了,虽然依旧很清秀,目光清澈,但是不知道为何多了一种难言的可怕气质,如同魔尊复苏!早先他是阳光的,有一种仙道气质,而现在他依旧被仙气缭绕着,处在洁白雾霭间,但是凌厉无比,让人敬畏。如同一柄诛仙之剑出鞘,杀机迸发,天宇将乱!“是吗,看来你要舍弃你的一些子孙了,那好,我也活动一下老胳膊老腿,准备大开杀戒一番!”大长老的声音冰冷了,与此同时,一股冷幽幽的杀意铺天盖地,以他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扩散。方圆数十万里内,所有生灵胆寒,灵魂都在悸动,诸多凶禽猛兽瑟瑟发抖,迅速跪拜下来,朝着这个方向顶礼膜拜。而这还是有王家法阵阻隔的结果,不然的话,大长老全面爆发,简直不可想象。抬手间,摘星捉月,这不是神话,真的可以做到,大长老绝对有如此恐怖的无上法力。此时,王大、王二等人神色难看,他们觉得,目前还真的不是大长老的对手,早先孟浪了reads;。就是十分自负的王家老八也是一阵蹙眉,心头凛然,他很想挑战大长老,但现在看到他这般威势,知道自身不敌。只有一个王九,灰发披散,看起来三十岁的样子,比他的那些哥哥格外年轻,此时依旧镇静,眸子中日殒星坠,景象吓人。这是一个可怕的生灵,此际终于开口,道:“父亲,借我战戟一用,我要跟他对决!”王九声音不高,但是却有一股大威严,让人明白,这注定会成为一代霸主,在九天十地中无敌。“不行,今日不容有失,你们九个一起上,我也出手,拿下他,有法阵还有我们的祖兵在此,他逃脱不了!”王长生拒绝。因为,他知道,大长老十分可怕,稍有疏忽,就可能会留下祸患。王长生惊才绝艳,外界一直猜疑他是从上一纪元封印下来的仙胎,以他如此惊人的身份、无上的战力,都不能压制大长老。这一生,他曾跟大长老交手两次,都是以平局收手,奈何不了对方。“好,我们一起上,杀了他,这个老匹夫敢欺上门来,要让他知道,我们王家的威严不容冒犯!”王大说道。因为,他真的有点惧意,这个老人依旧如过去那般,给他以极大的压迫感,真正爆发后依旧是无敌的存在。“不错,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既然他登门了,就藉今日除掉他,以绝后患!”王二也说道,一身金色道袍猎猎作响,整个人被混沌气包裹着,将自身战力提升到了极尽绝巅。“轰!”一道又一道纹络在地面亮起,在虚空中交织,遮盖天地。这是王家祖先刻下的仙道法阵在显威,在复苏,全面要展开攻伐,密密麻麻的线条,如同金色剑锋一般,向着大长老围拢。石昊与金色的小蚂蚁心头一沉,感觉要窒息。若非大长老发出的光辉将他们笼罩,虚道境的人物在这里绝对会爆碎,难以对抗那种天威!没错,仙家法阵复苏,要斩灭敌手,对于虚道境的人来说是不可抗衡的天威!“孟天正你太自信了,敢逼我!”王长生冷漠说道。在其眉心,一杆微小的战戟一寸一寸的拔出,要化成无敌仙兵,针对十界图。这很奇怪,该族拥有平乱诀,那是古来最强剑道,可是他们的祖兵却是一杆战戟,想必当中一定有什么隐情。“是你太自信了。”大长老说道,在其体外,一块破布出现,染着血,随风展动,当即浩荡出一股恐怖气息,杀伐力盖世!这是什么?别说是石昊,就是王大、王二等人都是心头剧跳,一阵吃惊,那染血的破布看着像裹尸之物,怎么有如此可怕威力?因为,在这一刻,王家的法阵受阻,那冲过去的光芒全部被破布化解掉了,不能临近。“什么,徐家的阵旗在你身上?”王长生变色,十分吃惊。“当年的战阵旗?仙王裹尸布!”王大失声惊呼,神色非常不好看。“徐家怎么会将这东西借给你,这是他们的命根子,就不怕被人趁虚而入,去攻打他们吗?”王长生轻叹,这件事太严重了,超出了他的预料。所谓的徐家,便是长生皇朝徐家。邀月公主便出自该家族,该族的皇主是她的父亲,名为徐明轩。石昊听到那块破布的名称,感觉一阵头大,同时觉得有一股铺天盖地的可怕气息透过万古而来,无尽喊杀声震天,在这里爆发。他知道,这块破布有天大的来头,更有血泪往事。...


六十五点

发表于71小时前

回复 不要扫雪 : 石村,位于苍莽山脉中,四周高峰大壑,茫茫群山巍峨。清晨,朝霞灿灿,仿若碎金一般洒落,沐浴在人身上暖洋洋。一群孩子,从四五岁到十几岁不等,能有数十人,在村前的空地上迎着朝霞,正在哼哈有声的锻炼体魄。一张张稚嫩的小脸满是认真之色,大一些的孩子虎虎生风,小一些的也比划的有模有样。一个肌体强健如虎豹的中年男子,穿着兽皮衣,皮肤呈古铜色,黑发披散,炯炯有神的眼眸扫过每一个孩子,正在认真指点他们。“太阳初升,万物初始,生之气最盛,虽不能如传说中那般餐霞食气,但这样迎霞锻体自也有莫大好处,可充盈人体生机。一天之计在于晨,每日早起多用功,强筋壮骨,活血炼筋,将来才能在这苍莽山脉中有活命的本钱。”站在前方、指点一群孩子的中年男子一脸严肃,认真告诫,而后又喝道:“你们明白吗?”“明白!”一群孩子中气十足,大声回应。山中多史前生物出没,时有遮蔽天空之巨翼横过,在地上投下大片的阴影,亦有荒兽立于峰上,吞月而啸,更少不了各种毒虫伏行,异常可怖。“明白呀。”一个明显走神、慢了半拍的小家伙奶声奶气的叫道。这是一个很小的孩子,只有一两岁的样子,刚学会走路没几个月,也在跟着锻炼体魄。显然,他是自己凑过来的,混在了年长的孩子中,分明还不应该出现在这个队伍里。“哼哼哈嘿!”小家伙口中发声,嫩嫩的小手臂卖力的挥动着,效仿大孩子们的动作,可是他太过幼小,动作歪歪扭扭,且步履蹒跚,摇摇摆摆,再加上嘴角间残留的白色奶渍,引人发笑。一群大孩子看着他,皆挤眉弄眼,让原本严肃的晨练气氛轻缓了不少。小不点长的很白嫩与漂亮,大眼睛乌溜溜的转动,整个人像是个白瓷娃娃,很可爱,稚嫩的动作,口中咿咿呀呀,憨态可掬。这让另一片场地中盘坐在一块块巨石上正在吞吐天精的一些老人也都露出笑容。就是那些身材高大魁梧、上半身**、肌腱光亮并隆起的成年男子们,也都望了过来,带着笑意。他们是村中最强壮的人,是狩猎与守护这个村落的最重要力量,也都在锻体,有人握着不知名的巨兽骨骼打磨而成的白骨大棒,也有人持着黑色金属铸成的阔剑,用力舞动,风声如雷。生存环境极其恶劣,多洪荒猛兽毒虫,为了食物,为了生存,很多男子还未成年就过早夭折在了大荒中,想要活下去,唯有强壮己身。清晨用功,无论是成年人,亦或是老人与孩子,这是每一个人自幼就已养成的习惯。“收心!”负责督促与指导孩子练功的中年男子大声喊道。一群孩子赶紧认真了起来,继续在柔和与灿烂的朝霞中锻炼。“呼……咿呀,累了。”小不点长出了一口气,一屁墩儿坐在了地上,看着大孩子们锻炼体魄。可仅一会儿工夫他就被分散了注意力,站起身来,摇摇摆摆,冲向不远处一只正在蹦蹦跳跳的五色雀,结果磕磕绊绊,连摔了几个屁墩儿,倒也不哭,气呼呼,哼哼唧唧爬起来再追。“好了,收功!”随着一声大喝,所有孩子都一阵欢呼,揉了揉酸疼的手脚,而后一哄而散,冲向各自的家中,准备吃早饭。老人们都笑了,自巨石上起身。而那些身材健壮如虎的成年人则是一阵笑骂,数落着自己的孩子,拎着骨棒与阔剑也快步向自家中走去。石村不是很大,男女老少加起来能有三百多人,屋子都是巨石砌成的,简朴而自然。在村头有一截巨大的雷击木,直径十几米,此时主干上唯一的柳条已经在朝霞中掩去了莹光,变得普普通通了。“噢,居然有土龙肉,给我一块!”这些孩子都很活泼与好动,即便吃饭时也都不太老实,不少人抱着陶碗从自家出来,凑到了一起。石村周围草木丰茂,猛兽众多,可守着大山,村人的食物相对来说却算不上丰盛,只是一些粗麦饼、野果以及孩子们碗中少量的肉食。事实上,食物不充裕对于石村来说一直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山脉中十分危险,那些异兽凶禽过于强大与恐怖,每一次去狩猎都可能会有人丢掉性命。如果有选择,村人是不愿进山的。因为进山就意味着可能会有流血与牺牲。食物对于他们来说非常宝贵,容不得浪费,每一个孩子从小就懂得这一点,饥饿、食物、狩猎、性命、鲜血这些是相连的。村头是老族长石云峰的院落,由巨石堆砌而成,紧挨着焦黑而巨大的柳木。院内的灶台前,陶罐内白色汁液沸腾,奶香扑鼻,他正在熬煮兽奶,此外不时将一些药草等投放进去,以木勺慢慢搅动。不多时,老人喊道:“小不点,过来吃东西。”小不点在半岁时就失去了父母,是吃百兽奶长大的,而今已经一岁零几个月了,若是寻常的孩子早该断奶了,而他却依旧吃的很香甜,不肯断掉,常被大一些的孩子取笑。“咿呀,呼……跑不动了。”他一直在锲而不舍地追那只五色雀,早已气喘吁吁,此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小不点吃奶喽!”一群大孩子起哄。“你们这群小皮猴子,还不都是从他这个年龄过来的。”老族长笑骂道。“我们可没有在一岁半时还在吃奶,嘿嘿。”面对大孩子的取笑,小不点憨憨的笑着,黑亮的大眼眯成了月牙状,毫不在乎,坐在陶罐前用木勺舀奶,吃的很香甜。早饭过后,村中几名年岁很大的老人一起来到族长石云峰的院子中,虽然早已须发皆白,但精气神都还很足。“最近不太对劲啊,深夜总是有大家伙路过,动静实在太大了,这山脉深处一定发生了什么。”“唔,昨天夜里我被惊醒了几次,皮骨发寒,一定是有什么洪荒凶兽与大虫从这里路过。”几名老人先后开口,他们或蹙眉或深思,讨论最近的一些危险征兆,觉得有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了。“我觉得这大荒深处可能出了了不得的东西,引起了周围地域一些太古遗种的注意,纷纷赶过去了。”老族长石云峰思忖后说道。“该不会是出了山宝吧?”一个老人顿时瞪圆了眼睛,须发皆张,露出惊容。其他人也都露出异色,眼神火热,但很快又都熄灭了眸中的火焰,那种东西不是他们能得到的,远在山脉最深处,没人进的去。这么多年来从未有人能活着进出一趟,山中各种强横物种出没,即便石村所有人齐闯,也连一朵浪花都不会泛起。“族长,我们已经有些日子没有进山了。”就在这时,一个雄壮的成年男子走进院中,他是狩猎队伍的头领,也将是石村的下任族长。“最近有些不太平啊。”老族长石云峰皱眉。“可是食物真的不多了。”石林虎道,他身材极为高大,两米有余,背着一口三百余斤的阔剑,整个人壮的如同一头人熊,浑身古铜色的肌肉一块块,如一条条蛇蟒在游动。“娃子们需要长身体,不能饿着,得想些办法。”有老人开口。“虽然夜里不平静,但白天倒是没有什么异常,我带些人出去,小心一点应该没问题。”石林虎道。最后,几十名青壮年男子在村头集合,由族长石云峰带着来到旁边的雷击木前,对着老柳树认真祈祷。“祭灵,请保佑族人,让孩子们打到肥美的猎物,平安归来。我们将以虔诚的心,世代祭祀与供养你。”开始上传了,每一个点击、推荐、收藏都对这本新书很重要,让本书冲起,离不开每一位兄弟姐妹,需要大家的支持。另外,今天晚上八点大家可以来歪歪2579玩,我也去。还有,谢谢飘红与打赏的所有兄弟姐妹!。 

猜你喜欢
捡个将军做男友
热度
97396
点赞

友情链接:

电视剧锦衣卫 风声电视剧免费完整版观看 mm网站 爸爸去哪儿在线观看 时装模特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