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艳杀劫》免费观看完整版-DVD在线-聚力影视
香艳杀劫
地区:其它
  类型:奇幻片
  时间:2022-08-09 21:39
剧情简介
“进来吧有公公他就在里面等着你们。”
11999396次播放
59783人已点赞
80240人已收藏
明星主演
文妙生
十里桃花
子期聆琴
最新评论(888+)

丹尼尔罗比

发表于68分钟前

回复 暴走的大西瓜 : 想要在这里查出来一些十三消失的讯息和情报,基本上是没戏。” 


新丰

发表于78小时前

回复 箫声悠扬: 这部奇幻片《香艳杀劫》“只要你能活着,会等到那一天的,我相信,我兄弟荒他会回来的,可以从下界在杀上来,毙掉那残仙!”天角蚁说道,情绪很激动。他脾气很冲,身为十凶的后人,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参与过边荒大战,对于王家的这位所谓的绝代天骄无惧。“呵,我也希望啊,毕竟是我辈中的一位强者,但可惜身中折仙咒,多半永远没有那个机会了。”不等王十说什么,便有人开口,这样冷冷淡淡,与其说是可惜,倒不如说是在揶揄。王家、金家等势力庞大,在九天上根深蒂固,自然有一些盟友,这一代的顶级天才也有些很想靠拢想他们。故此,在帮着说话。“你在胡乱说什么?!”天角蚁一头金色发丝根根如灿烂刺目,如同烈焰在焚烧,当年之事让他遗憾,让他心痛,却也无奈。总的来说,他不愿相信石昊成为凡人,而今已经步入老迈的晚年。可是,折仙咒真的无解,谁能硬抗下来?当年,残仙出手,谁也没有办法阻挡,只能留下这段遗憾。“呵,三十年过去,哪怕他再天才,也已经血气枯败,而今最好的情况就是风烛残年,勉强度日,糟糕的话,已经死了!”此际,风族一位强者开口。金家、王家、风族,这三大长生世家,都曾跟石昊对立。当听到这些话语,一些人沉默了。长弓衍、天角蚁等人胸膛起伏,情绪波动剧烈。若真的是那种情况,当年的天纵强者未免太可悲,实在有些凄惨。三十年前,他们曾下界,借道三千州,前往虚神界。那个时候,有些人见到了石昊,他自己曾笑呵呵。一点也不伤感,但是却也告诉众人,没有几天好潇洒了,终将废掉。那是他们最后一次见到石昊。此一别就是三十年,再也没有机会下去。黑暗生灵侵袭,各处通道都关闭了!三十年未见,那位故人该不会真的垂垂老矣,如那天边血红的残阳一般。英雄迟暮了吧?这多半是……最可能发生的事!毕竟,折仙咒无解,会斩掉人的道行,一身法力消失后,强者元气大伤,就此血气受损,逐渐干枯。“他能活着就已经算是一种奢望,还谈什么崛起,说什么复出,呵!”金展开口。言语中带着不屑。他跟石昊间仇恨太深,他这一生的转折点都是因为跟荒的一次大战而引起,那一次在帝关挫败,让他错失了成为同代领军人的机会。那是他的命运的转折点,一战过后,他一度消沉,道行不稳,最后跟异域生灵血拼时,还被击杀肉身。一役过后,王曦未履行诺言。成为他的道侣,金家、王家两家间因此有了一丝罅隙。“你这昔日败将,忘记当年在帝关时荒是如何轻易碾压你的了吧,他不在了。你觉得自己可以睥睨群雄了?”天角蚁恼火,故此直接出言讽刺。金展目光阴冷,杀机无尽。“诸位,说这些作甚,我们无需为远去的人伤了和气,这一次主要是为了谈一谈你我今后的路。”有人开口。化解这种火药味。可惜,这种努力白费了,并不从愿。有人针锋相对,对天角蚁、太阴玉兔等待着歹意,不友好。“一个逝去的人,有什么可赞叹的,死了就是死了,无论过去多么惊艳,现在也只是下界废骨一堆。”那是风族的强者。其实,当年这一族最先对石昊出手,石昊才出现在无量天,就被他们派出的元青给盯上,发配到太初古矿。只因罪血一脉,跟该族祖上相冲,有太多的恩怨,他们不希望石族有人成长为一株参天大树。“我怎么觉得,你说话这么刺耳?”拓古驭龙开口,来自边荒帝关的家族,跟石昊关系都不错。因为,那是在战场中结下的交情,当年有目共睹,荒一个人便击杀异域帝族数名高手。并且,拓古驭龙、卫家四凰等人,还曾被石昊在那最后一战中救过性命。一些人神色不善,包括补天教仙子、齐宏等人,都看向风族的高手。当年,该族的传人是被石昊击杀的,仇怨很深,这个人倒也干脆,直接带着敌意冷笑连连。“逝者已矣,有什么好争论的。”王家有人开口,但却不是为了平息事态,而是有点挑衅的味道,因为,后面还有话。“路在自己脚下,都是他自己选择的。”他平淡的说道。这是王十、王曦之外,王家来的另一人,天资了得,是近三十年来新崛起的人物,近一二十年来尤其出彩,战力超凡。“你什么意思?”长弓衍沉声问道。“许多错都是他自己造成的,被废早已注定。”他淡淡的开口。“小子,你这么不通人性,是在作死吗?石昊当年在边荒大战,立下赫赫战功时,你还在王家吃奶呢!”天角蚁相当的暴脾气,说话自然不客气。说吃奶是夸张了,但是,当年王澜的确还没有出世呢,那时他还不足二十岁,正在修炼的关键期。“旧事不提也罢,不过今日有一件事,要得罪了。”王澜竟没有生怒,突然改口,望向一个方位,盯住太阴玉兔等人。“不久前,我族中一位长辈遭劫,被人掳走,据闻,曾有一个胖道士在场,他名曹雨生!”他这般说道。“你什么意思?”太阴玉问道。“对不住,听闻你与那曹道士交情不错,我等欲在盛会结束后请你去我王家作客一段时间。”王澜说道。听闻此话,许多人都是一惊,而后一起望向了一直平静不语的王十,他是此次聚会的发起者之一,目的不纯。王十冷幽幽的开口了,不再平和,跟不久前的气质不一样了,道:“我大兄被俘,今日多有得罪。”他都这么说了,众人都明白了,早有预谋。清漪、拓古驭龙、长弓衍、卫家四凰、天角蚁等一大群人都露出怒色,没有想到王家竟这么是肆无忌惮,要在此次聚会上拿人?“你敢!”天角蚁第一个站出,走向太阴玉兔,要跟她同进退。轰!此时,跟在太阴玉兔旁边的一只雪白的小麒麟,突然间发出恐怖的血气,惊住很多人。这也是十凶的后代,三十年过去,成长起来了!“有点意思,不过,诸位,对不住,人我们是一定拿走的,但请放心,暂不会伤害她,只等那胖道士登门请罪。”就在此刻,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一道模糊的身影浮现,渐渐清晰,一头灰发,眼眸如金灯,气息恐怖惊天。在其周围,虚空龟裂,他整个人站在那里,令天地都在颤栗。“王五!”一些人吃惊,认出他的身份,想不到这个人竟也亲自到场。“你王家行事太肆无忌惮了,这是一次同辈的聚会,你们竟要随意拿人?!”补天教的仙子轻叱。很多人又惊又怒,跟石昊、太阴玉兔有交情的人都立起了眸子。王家太霸道,即便王长生真的成为了至尊中的第一人,可该族这般行事也太张扬,野蛮而强势之极。一些人猜测,这是因为王家要进仙域了,其背后有仙家古教撑腰,所以,越发的不可一世。“呵呵,我兄长被人袭击,如今生死不知,如今我拿下一个与凶徒有关的人,又能如何,谁要相阻吗?”王五淡淡的说道。王家九条龙身份超然,远超一般的遁一境界修士,其中几人算得上准至尊,实力恐怖无边。他有说这种话的底气,因为他是王长生的亲子。“是吗,你还真是张狂。”忽然,有人开口了,并且泼出一杯酒水,刷的一声,晶莹的液体洒落向王五。砰!许多人目瞪口呆,王五如遭雷击,竟然没有能避开,整个身躯都在倒飞,一杯酒而已!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


清音随琴

发表于00小时前

回复 伍开 : 生命怒绽,独臂老人等身死道消。大漠寂静,帝关城墙上,一群孩子跌坐在地上,肝肠寸断,泪水长流,大声哭嚎着。只是,这一切都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死去了终究是死去了,再也回不来。“爷爷!”一群稚嫩的大哭声,让帝关城墙上很多人的眼角也有晶莹,看着那些老弱病残悲壮谢幕,他们心中抽动。悠悠铃声响起,金背老牛又动了,迈开蹄子,拉着古战车向前而来,要过天渊。战车中,一片混沌,看不清,只有一只手探出,依旧托着原始帝城!安澜无匹,战力震古烁今,就这样托着那座城,他掌指发光,要横渡过天渊区域。帝关上,所有人都从头凉到脚,谁还能挡住他?“不朽之王!”千百万大军发出大吼声,天地都在颤栗,大漠都在剧烈摇动!大军分开,为战车让路。“他们略占优势,要打破平衡了,强渡天渊!”城墙上,一位名宿开口,这该怎么办?此时,一切都仿似无用了,实力差距摆在那里,没有真仙,没有至高强者,根本就不可能阻击。这让人绝望,是绝望之局!“该我们出手了,原始帝关内的人能舍生忘死,焚命怒击,我等又岂是贪生怕死之辈!”城墙上,有人大吼。只是,他们不是真仙,不是不朽,能挡的住吗?有心驱敌,却无力!“我不想死后被后世人说是懦夫,哪怕不敌也要一战,以我血溅青天,明我志!”一些统领纷纷大喝。城中,原本萎靡的气氛被引爆了,生死见惯。还有什么可怕的,最大不过是死!“杀出去,拼了,就是现在。就是此时,血溅青天!”各族高手纷纷大吼。情绪被引爆,所有人都不再低迷,战意高昂。就在此时,一名老人排众走出。叹了一口气,制止了众人,道:“你们都退后,让我去。”“师尊!”齐宏叫道。他是五灵战车原本的主人,是齐宏的师傅,一位老至尊,被称作青木老人。城中的几位无敌者守护帝关,这么多年来一直跟异域的至尊对峙,在这座城池呆了大半生。在他壮年时,驾驭五灵战车。曾威震天下,所向披靡,在至尊中都是佼佼者,难逢敌手。如今虽然血气枯败,但是依旧是至尊,是城中的无敌者。他要出关,一个人去战斗。齐宏等冲了过去,怎能放心,他师尊虽然强,但怎么能挡得住不朽之王的脚步?“迫不得已。我们得提前动用那块碑了。因为,机会稍纵即逝,等他真正走过天渊,什么都晚了。”青木老人说道。他白发披散。有些清瘦,早已有了决断,要出关去一战。因为,安澜现在以**力托住了原始帝城,正在一点一点的走过来,现在或许是最后的出击机会了。若是等他过来。再也没有一点办法,无人可敌!孟天正站出,刚要开口,被青木老人阻住了,道:“不要争,不要多说,让我去,这里由你坐镇!”城墙上,安静了,其他几名至尊也都沉默了。最后,他们一起消失,去搬一块古碑,送青木老人出关。帝关前,霞光一闪,青木老人出现,背着一口碑,一步一步向前走去。那碑起初不大,只有一人多高,但是他却背的相当吃力,随着他迈步向前,石碑变得越发高大,雄浑起来。青木老人很吃力,宛若凡人在负岳而行。这里距离天渊中心还很远,但是他的脊背都快被压断了,随着他一声大吼,轰隆一声,整座碑离开他的身体,变得巍峨如山。它越发雄浑起来,高耸入云。青木老人的腰背挺的笔直,他转过身体最后看了一眼帝关,而后蓦地回头,再也不肯向后看一眼。他浑身发光,符号万千,跟那座碑仿佛绑在了一起,带着它一起向前而进!“师傅!”齐宏大呼,眼中带着泪,他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见到他的师傅了,以后再也见不到。城墙上,所有人都沉默,心中压抑。风已起,大漠中沙尘飞,老人挺直脊梁,迈开大步,朝前奔跑,人们知道,他此去将不复还!“镇仙碑,随我去镇杀那个不朽的生灵,斩了那个王!”青木老人低语着,吟诵古老的咒语,而后大吼了起来,他浑身爆发无量光,血气燃烧,滚滚沸腾,冲向那辆古战车。同一时间,那面碑发光,血淋淋,上面有各种符号,都是仙道规则,带着肃杀之气,向前飞去。“镇杀啊!”青木老人大吼。传闻,这面碑很特别,一旦催动,可以镇杀真仙,斩杀不朽的生灵,但是,用过后便也耗尽法力。这是当年仙古遗留的一面禁忌古碑!迫不得已,帝关提前亮出底牌!“拦住他!”千百万大军中有生灵喝道,有至尊出列,甚至有一头银色的不朽生灵跟在战车旁边,也要出手!“蝼蚁而已,一面旧碑,何足道哉!”战车中,无人说话,安澜沉稳,一只手托着天空中的城池,是拉车的莽牛在开口。金背莽牛,体形庞大,带着混沌气,声音沉闷,如同惊雷一般,响彻大漠。异域,所有人都止步,没有动作。能够给安澜拉车的古兽,岂是凡种?天空中,那面碑放大,漆黑如墨,带着血迹,所有符号发光,压盖世间,释放仙道规则力量。这是镇仙碑,只要祭出,连仙都可杀。如今。安澜正在对抗原始帝城与天渊,这或许是唯一的希望了。帝关,城墙上,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紧张、不安、压抑,各族强者都在等待,心脏跳动的厉害。就等那一刹那!所有人都希望可以起效果,能够扭转战局。轰隆!镇仙碑发光,镇压而下。在那里还有一个老人,跟随它而下,他浑身都是血,把自己当成了祭品,催动此碑!“师尊!”后方,城墙上,齐宏大吼,热泪滚落。很多人都心痛,又一位可敬的老者要逝去了,能杀伤不朽之王吗?战车内。安澜寂静,纹丝不动,不起波澜。只是,这辆战车饱经战火洗礼,铭刻上了太多的痕迹,此时发光,有刀痕、有箭孔……绽放不朽之芒。哪怕只是一辆乘坐的战车而已,也自动发光,纹络等交织而出,斩中那面石碑。喀嚓!带着血的镇仙碑断成数截。崩开了,从战车四周坠落在地,根本就没有办法临近。噗!青木老人的身体也被斩中,当场爆碎。化成一团血雾,就这么逝去了。至尊殇,天地有感,会显化异象。然而,战车这里,那些斧痕、箭孔等。道纹流转,磨灭一切,才要显化的天哭等景象直接崩散!“区区一只蝼蚁,也敢在不朽之王面前动刀兵,死不足惜。”金背莽牛开口,话语张狂,震动天地。这深深刺痛了帝关内很多人的心,一位至尊舍生忘死,拿命去挡敌人,以血精催动镇仙碑,却这么死去了。可是,金背莽牛虽然嚣张,但是却让人无力反驳,真的挡不住。人们绝望了,帝关的底牌都出动了,还是无用,若是让安澜顺利过来,天地都要逆转,这一纪元注定要覆灭。绝望之境!“愚昧的生灵,弱小的种族,螳臂当车,自不量力。”金背莽牛冷笑道。被一头牛嘲讽,且是被一头拉车的坐骑讽刺,让人愤怒,但却无奈,真想杀掉它,斩尽来犯的群敌。可是,形势比人强,不朽之王叩关,无人可敌!“还剩下什么,只剩下最后一张牌了,祭出第一杀阵!”城墙上,出现一名老者,年岁太大了,身上满是尘土,足有几寸厚,像是被尘封过一段岁月。这是帝关中年岁最大的至尊,他带着无奈,还有一丝悲凉,要出动一座杀阵。“没有补齐,法阵不完整。”孟天正叹息。到了这一步,不成王,谁也挡不住安澜的战车!世间相传,有杀阵号称第一,可是从来没有人见到过,都说可能不存在于世间。谁也没有料到,帝关中有残图,被人摆下了!“杀!”那满身都是尘土的老人大吼着,祭出一张残图,伴着海量的阵旗,还有阵台,从帝关内冲了出去。“嗯?”金背蛮牛觉得浑身牛毛倒竖,感觉到了危险。帝关上,曹雨生嘴巴张的很大,他有第三杀阵,但是他师傅说过,跟第一杀阵比较起来,提鞋都不配。因为,那第一杀阵是多个纪元以来就存在的,天地孕生。一角残图出世,带着无尽的法旗、阵台等,轰向安澜。其中,有数百杆大旗后面,都站着一名老者,都是城中的名宿,他们在催动精血,尽一份力气。而那年岁最大的老至尊则盘坐在残破阵图上,浑身淌血,进行献祭。轰!盖世神威压落,要轰杀安澜。这一刻,战车中,那个人终于动了,不再寂静无声,有一根手指探出,啵的一声,点在虚空中。接着,这里发生了大爆炸!轰隆隆!天崩地碎,血染长空。所有阵台、大旗都解体,崩开了,那些名宿爆成血雾,至于帝关年岁最大的至尊也是一声长叹,在残图上化成光雨,直接身死道消,痕迹皆灭。“蝼蚁,全灭,死的好!”金背莽牛大笑。帝关,绝望!没有了希望,看不到生路。不过,也正是因为安澜这一次动用了另一只手,他托着上方的古城似乎不稳,剧烈摇动起来。同一时间,原始帝城中心,七王中唯一还活着的王似乎得到喘息,猛力发动,天宇浩瀚,剧烈震荡。天渊爆鸣,至高仙道规则之力降落,轰杀向安澜。安澜的那只手发光,极力对抗,托着古城,同一时间,那五张法旨也再次震动起来,爆出万古不朽之力。恍惚间,有五位不朽之王大吼着,一起合力,要毁掉天渊。咚!天渊颤抖,被撕裂了,出现一道巨大的缝隙。那种层次的战斗超越了想象,连仙道最高规则都被撕扯出缝隙,足以震撼古今未来!哧的一声,那里仙光澎湃,接着一道大河奔涌而出,力量太强大了,引发大道规则混乱,秩序不稳。“撕裂了时空!”这一刻,就是异域的人,也有不朽的生灵发出惊呼声。那种力量太可怕了,造成天地秩序不稳,干扰了古界的生死存亡,时间长河都打出来了。“谁与争锋,一群蝼蚁尔!”金背莽牛长笑。天地颤栗,时间长河奔腾,让金背莽牛很快闭上了嘴巴,因为它觉得这个地方太危险了,仿佛贯穿了时间之门。它听闻过,这种最高级别的战斗,可能会引发一些不好的事,超出不朽之王的预料!轰隆!下一刻,恐怖气息弥漫,沿着天渊裂缝,一口鼎突兀的浮现,庞大无边,一下子压盖了边荒!这太突然了,惊呆了每一个人?它从哪里来,其气息太恐怖了,震动了天上地下。谁都没有料到,大战时,有一口鼎浮现,竟然渡过时间长河,从时间之门内飞出,降临边荒!一颗又一颗巨大的星辰跟着那鼎一起浮现,在其周围转动,鼎内喷薄万物母气,仙金炼成的鼎壁染着血!至于鼎口那里,有诸天星辰,全部要被吞进鼎内去了。“怎么可能,从时间长河中震出一口鼎?!”就是不朽的生灵都震惊了。大鼎压落,万物母气流转,让大漠震荡,金背莽牛颤栗,它当即就惨叫了一声,腿骨折断,跪在大漠中。这是何其伟力?“鼎上还有一个人!”这一刻,有人大叫,看到了鼎口上方的景象。那里有一个人,身躯伟岸,背对众生,带着血,他像是在另一片时空经历过血战,站在那里,如天帝临尘一般!什么人,渡过时间长河而来?直接压的安澜的拉车凶兽都跪伏在地?!关于鼎,关于这个人,大爆料,放在我微信上了,有图文解释。我的微信号是:cd后面加五个4,名字叫辰东。加上我后对我发送鼎这个字,或者发送帝这个字,就能看到我发给你的图与文了。..(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
香艳杀劫
热度
97396
点赞

友情链接:

鹅绒锁 sw 137 午夜dj视频观看在线观看1 绝色av 星星消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