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龙钻是什么意思》免费观看完整版-1080P在线-聚力影视
毒龙钻是什么意思
地区:台湾
  类型:爱情片
  时间:2022-10-05 22:38
剧情简介
“怎么了?”
95846946次播放
19478人已点赞
17145人已收藏
明星主演
逆浪而行
乔恩欧文
短发女鬼
最新评论(888+)

冈田磨里

发表于34分钟前

回复 疯狂沉默 : 石国皇都,一则惊人的消息迅速传播开来,惹起滔天大浪石毅回来了,从补天阁上古圣院中出关!举国哗然,皇都众人心绪难以平静,重瞳者就这样突兀的归来了,预示着他功行圆满,而今将会有多么大的成就?“我的好弟弟,我回来了,你在哪里?”就在当日,石毅在皇都发出这样的声音,如此话语引发轩然大波,所有人都知道,这应该是回应石昊的挑战。重瞳者出世,将对决另一个少年至尊,这像是一股狂暴,迅速席卷了石国大地,传遍各座巨城。消息若潮汐,快速蔓延,很快周围的古国的也知道了,传遍大荒。重瞳之名震动天下,其天赋异禀早已被世人所知,号称上古神人转世,有哪个可以比肩?谁与撄锋?!石昊之名亦不用说,虚神界破纪录、北海一战、皇都杀尊者,更是早已战出赫赫威名,各方皆知。这样两大少年至尊竟要开战了,引发世人热论,简直是沸腾了!在一片喧嚣之际,人们也忍不住惊叹。一门双至尊,竟然是兄弟!可惜了,所有人都叹息。石族得上天庇佑,让人嫉妒,让人钦羡,最终却出现这种问题,或许这就是盛极将衰吧,连上苍都看不过去了。火国,祖地。岩浆中有一群鱼在游动,迅疾而灵活,在赤红的液体中有穿行,如一片碎金,洒落出点点光辉。这是一群通体金黄的鱼,因炽热而欢,它们摇头摆尾,有一股强大的生命气机,充满灵性。“这是什么鱼?”几名少年瞠目结舌·即便是火国王侯子孙,但是也从未听闻过,这祖地中还有这种鱼类。偶尔能见到凶兽藏与火山中,那也就罢了·毕竟足够强大,只是个例,现在却见到一个族群,一种鱼类生活在岩浆中,这颠覆了他们的认知。“嘘!”石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并领着他们倒退,藏在湖边的巨石后·怕惊扰了那群鱼。他眼中很炽热,见到这群鱼也很振奋,因为这可是传说中的生灵·非常罕见,竟真的在此地出现了,让他激动与喜悦。“总共有四五十条。石昊计算了下,不算多,很不算太少,毕竟是天下罕见的稀珍种类,只是怎么捉到呢?那群鱼的速度有点惊人,而且食量很大,从大湖深处一直游到这边来·将沿途晶莹的骨髓颗粒吃掉了大半。无论莽牛还是银狮都跟小山似的,要知道,那是接近王侯级的凶兽·骨髓烘干后量很大,孕育有充沛的精气,可却快被吃干净了。而这些鱼并不大·不过手指长,最大的也只有半尺长,通体金黄,灵性十足,若一片闪电在舞动。他取出化天碗,准备祭出,可那群鱼警觉性极高·而且灵觉敏锐,隔着有一段距离呢便不再向岸边游了。为首的那几条鱼·半尺来长,张开嘴,竟搅起一股惊人的波动,在那里化出几个漩涡,让岩浆湖汹涌,岸边的香饵全都被接引了过去。“这种鱼不足巴掌长,居然还有这样的大神通。”大眼少女吃惊,很快又释然,能生活在岩浆中的鱼必然超凡。石昊在还等,希望再近一些,那么把握就大了,到时候可以一网打尽,全都捉上来。突然,湖岸上出现几条身影,有人惊呼,道:“难道是······传说中的阳鱼?!”石昊知道坏了,不能再耽搁,祭出化天碗,令它飞向岩浆湖,要将这些鱼全部收进去。岩浆沸腾,赤色汁液冲起,不断没入碗口中,几十条鱼惊慌,迅速跃起,各自逃命,彼此分开。石昊惊讶,这些鱼果然非凡,在岩浆中特别滑溜,通体符文闪烁,竟能穿透禁制,一个不留神就会逃掉。“起!”化天碗终究不是凡器,石昊一声轻喝,碗口绽放瑞霞,一缕又一缕,没入炽热的岩浆中,将一群鱼定住了。一些指头长短的阳鱼已经离开湖面,没入化天碗中,被收了进去。石昊咋舌,费了很大力气,才抓上来十几条手指长的小鱼而已,便是真正的高手也早已被收入碗中了。另外的鱼被禁锢了,身在岩浆湖中,难以挣动,眼看也要被收进碗内。“少年人还是留下它们吧。”岸边传来声音,几名陌生人出手,其中一人掷下一杆大旗,落入湖中,轰的一声,震的这里浪涛击天。石昊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正处在关键时刻,却被这些人惊扰,令化天碗一震,那些阳鱼立刻开始逃遁。不止一个人出手,其他人也纷纷行动,有人祭出蓝色的葫芦,跟他抢夺的阳鱼。!还有人祭出战矛,直接攻击他,干扰他的行动,不让他成功。瑞霞喷薄,化天碗沉浮,出没岩浆内,捕捉到几条大鱼,而后其他阳鱼就都逃走了,一条也没有停留。陶碗滴溜溜转动,迅速飞回,出现在石昊的掌心,一共捉到十八条阳鱼,低于预期。至于那几人则一条没有捉到,脸色不是很好,都盯住了石昊,看着他手中那只灰不溜秋的小碗。“少年人,将陶碗留下,你速速离去吧。”其中一人道。石昊神色冷漠,心中愤怒,这几人惊扰了鱼群,干扰他捕捉,现在还想这样强取豪夺。“恬不知耻,都等死吧。”这是他的决断。这几人实力都不弱,从二十几岁到四十几岁不等,来自域外大教,见识广博,故此能一眼就认出阳鱼。“少年人,我等也不愿起冲突,但这种鱼对我等恰恰有大用处,能否割爱,我们会给你一些补偿,比如说以这件宝具交换如何?”其中一人道,因为石昊这般态度,令他心中凛然,怕遇上了狠茬子。“你既然能叫出阳鱼这个名字,就该知道它的价值,拿一件破法器也好意思同我交换?滚!”石昊瞪眼。“少年人说话太过分了,我们好意与你交换,你这是什么态度?既然如此,我们不介意与你走上几招。”一个中年人阴沉着脸道。“哧”其中一人更是直接祭出大旗,镇压石昊,旗面招展,哗啦啦作响,涌动出一股可怕的符文波动。石昊面色冰冷,不打算放走一个,故此迅速与不灭金身合一,向前杀去,这几人都是域外大教的弟子,十分了得。然而,大战开启后,这几人都惊悚,荒域竟有这样的奇才?这才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啊,居然比他们厉害。“喀嚓”数十回合后,那手中大旗猎猎、罡风的浩荡的修士被一脚踏的胸骨折断,大口喷血,而手中的旗子也是爆碎,被石昊一掌打成了齑粉。其他几人面如死灰,十几招后,先后被石昊格杀,被徒手震的四分五裂!“它叫阳鱼,有什么用?”那几个少震撼于石昊的修为,待到此地平静下来,一齐凑了过来。石昊正在摆弄化天碗,认真熬炼,催动自身的道火,不敢有丝毫的马虎与大意。“传说,这是火炎鱼的变种,号称可以生活在太阳中,被称作阳鱼,拥有神性力量。”石昊答道。而且他知道,由于火域不凡,一般的生灵在此诞生也会蕴有神性精华,就更不要说阳鱼了,更加惊人。“这么小,能有多少神性物质?”大眼美女撇嘴。“不算小了,这个物种就是如此,真要长到一米以上,那就有点惊人了,数百年后说不定会成神。”石昊道。“啥,这么厉害?!”几人都心惊。最终,十几条阳鱼熬炼出一滴金色汁液,而这些阳鱼这么小·竟比得上一头莽牛与银狮,让人震惊。这若是遇到一个大鱼群,全部捕捉到,那会是怎样的一个效果?光想一想就让石昊振奋与激动。这果然是罕见的生灵,集纳天地精华,可以熬炼出惊人的神性物质,价值无量。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石昊再次行动,弄来香饵,选了一个更大的湖泊,一次性捕捉到近百条阳鱼。当炼出数滴金色的汁液后,他一口吞了下去,就在当日开始闭关,体内隆隆,符文密布,让他灵台一片空明,在这里悟法悟道,收获甚巨。数日后,石昊神采奕奕,精神焕发,结果让人欣喜,超乎他的想象,他觉得如果继续捕捉阳鱼,应很快能突破到铭纹中期境。而此时,火域发生了一些事,一些黑衣人出没,在各地寻觅,并且有传言称火灵儿公主也进来了。两日后,一名黑衣人寻到了石昊他们,惊疑不定,看着他。“你追踪我很长时间了,有事吗?”石昊问道。“我是火灵儿公主手下战将……”“她在哪里,带我去。”石昊直接打断。很快,石昊见到了火灵儿,并且得知了一则十分重要的消息,石毅回来了!火灵儿身材高挑,衣裙飘舞,小蛮腰很细,双腿修长笔直,站在那里十分的惊艳,明眸皓齿,顾盼生辉,犹若火焰中的仙子,有一种惊人的魅力。“石毅很强,我的一个老仆人隔着很远遥望,便觉得心头一颤。”火灵儿道。” 


依枪醉酒笑红尘

发表于96小时前

回复 花自清: 这部科幻片《毒龙钻是什么意思》一座土坟,就在边荒。石昊默默祭拜,一句话也说不出。这是孟天正的衣冠冢,坐落在帝关外,像是一个孤独的守护神,哪怕沉眠,死去,也要留在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周围,有哭泣声,因为来了很多人,无论是年轻一代,还是老辈人物,都对孟天正很尊敬。大长老有后人,就在帝关,这一脉人一直在这里战斗,只是外界极少有人知道而已。到了今日,他们已经选择帝关为家,族中战神凋零,对于他们来说,这是巨大的打击,是可怕的噩耗。哭声,渐大,终于震的边荒都动荡起来。因为,有至尊来了又去。仙院的老头子,圣院的老不死,都是九天残存来下的人道巅峰强者,他们有人沉默,有人大哭数声,怅然而去。看着一代人杰这般消逝,他们都在叹息。“走了!”“回到故乡,再也不回来了!”坟前,有一些人在低语,互道珍重,要就此远行。对于边荒,他们有着太多复杂的心情,生死考验,流血之战,而到头来面对至尊、不朽的生灵,他们却显得很无力。帝关、九天的至尊,死了多位,还有孟天正在成仙路上的大决战,总算才守住这座城。回到帝关,石昊找到孟天正的的后人,留下不灭经,并告知他们,将来若有事,只需一句话,无论他在哪里,都一定赶回来!他也要离开了,这里留下的是血,还有伤,更有遗憾,以及苦涩。大战落幕。虽然胜了,但是石昊却难有笑容,死了那么多人,也只是堪堪守住此地而已。边荒七王。永远逝去了,整座城池,以及城中的那些生灵,都葬在了血与火中。可罪血之名还在,至今不曾洗去。没有人愿提。也无心去提,所有人都归心似箭,恨不得立刻离开。就是城中一些原住民也打算迁移,不愿呆在这里了。帝关,只留下了一些必要的修士,继续守护,而日后将有各族来轮流老值守。对于很多强族来说,这是一片苦寒之地,也是一片不愿再回首的痛苦之地,若有选择。不愿再踏足。石昊看着雄浑的帝关,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在来这里了。“终有一天,号角会吹响,真有那一刻,我不会再无力,要马踏异域!”石昊自语。他带着一群孩子,都是那座毁掉的城池内的修士留下的血脉,他曾答应,要带他们去一片宁静的净土。“真的要走了吗?”拓古驭龙、齐宏等人送行。年轻一代这一次损失惨重,卫家四凰而今都只剩下了两人。拓古驭龙被打残,齐宏形体半废……战死的人就更多了。“再见!”石昊带着孩子们,跟帝关的留守的人告别。怎么才能回到下界八域?这是石昊在考虑的问题。因为,想要回去真的很难。当年上来不易,而今再回头寻归路就更难了。八域,独在漂在九天十地外,有界壁保护,不允许太强大的力量降临下去。“在回去前,我要见一些人。”石昊轻语道。为孩子们解释。同时,他觉得有必要去九天走上一趟,跟一些老古董请教,该如何走到下界八域去。刚才太匆忙,带着伤感,他深思恍惚,都没有顾上这些事,应该向仙院的老头子请教才对。“走吧,去九天,去天神书院,或者仙院,我等应该最后的再聚首一次!”无论是大须陀,还是谪仙,亦或是邀月公主等,都在相邀他,因为此战过后,众人也许真的要天各一方了。十冠王、谪仙等,也都在前往九天,因为他们的传承之根都在那里。帝关,有巨大的传送阵,可进九天,各族皆早已先后上路,离开这片恢宏的巨城。“你真要回下界去?别走了,那里不适合修行,还是留下吧!”在路上,许多人挽留。尤其是曹雨生、长弓衍、太y玉兔等人,更是不愿他离开,这样一别,就不知是何年才能相见了。或许,因为帝关平静,异域不再入侵,许多人都将永远的天各一方,再也不会见到了。传送阵宏大,效率极佳。很快,他们就来到了无量天,石昊将一群孩子送进天神书院,让他们安心等待。这群孩子虽然穿着破旧,如同一群小乞丐,但是石昊却知道,这是一批非常珍贵种子,来日注定会形成一股强大的冲击力。“你真的要走吗?”清漪也在问,美眸复杂,有着一丝不舍,表露了出来。“是,我要回去。”石昊点头。清漪一声叹息,点了点头,想出言挽留,但却又摇了摇头,她知道,荒做出决断后,便不会更改了。“如果,你想去下界,我在石村盛情款待。”随后,石昊拜访了天神书院的一些长老,又去见仙院的老头子,他发现,想回下界竟然非常艰难。“这是历史遗留的问题,下界八域可以说是九天十地的一部分,也可以说不是,有上一纪元古代大能所定下的规则,具有排斥性。”仙院的老头子为他解释。不是不能回去,但是需要在特定的时期,而今这个时间段,那里天意难违,很难破开界壁下去。“应该有一两条古路,可以安全的通向下界。”看到他失望,仙院的老头子说道,但是,他也不太清楚具体的路径,只是猜测,有几个很古古老的家族可能有秘路。不久后,石昊又拜访了圣院,见到了那个强大的老不死,还是请教这个问题。结果,得到的答案差不多,而这个老至尊也送给了他一些线索,告知他,若无意外,应该是能走到下界去的。虽然都不是很肯定,但总算有了眉目,这让石昊稍微松了一口气。年轻一代本应有最后一聚,但因种种原因,不断推迟,因为各自回到族中后,有太多的事情要禀告,要交代。同时,不少人也要疗伤,哪怕大须陀、谪仙等,都有暗伤,更不要说其他人了。而年轻一代在边荒死了不少,留下的都是精英,大战过后,都会成为家族的瑰宝,若无意外,都是各族未来的领军人。石昊在天神书院梳理各种线索时,有人要相见。最先出现的是邀月公主,她也有伤,险些死在帝关外,但回来后,被长辈一番治疗,便急匆匆赶来了。“家族的长辈十分想要你留下,若是可以,他们愿意将你在下界的牵挂,将你的族人等都想办法请到九天上来。”邀月公主长裙飘飘,秀发光滑柔顺,眼睛很大很灵动,这是一个绝色丽人,毫不掩饰,代表家族向石昊伸橄榄枝。并且,她表示,愿意倾尽该族所有秘典、神药等,帮石昊破关,助他早日登临人道绝巅!该族是长生家族,在九天上建立了一个庞大的皇朝,始祖曾为一代真仙,是从仙古大劫中熬过来的世家。毫无疑问,他们有仙道秘典,有最惊人的底蕴等。就是那号称仙古旗帜的仙王裹尸布,都是该族的,曾慷慨借给了大长老孟天正。石昊摇头,而今,他的心很疲惫,厌倦了这一切,只想回到下界去,回到石村,这里的一切跟他无关了。很快,邀月公主的族人,一位老者又找到他,很委婉的表达,他们是真心希冀他能留下,愿意让邀月公主跟他结为道侣。“你注定会成为一代战神,比孟天正走的还要远,下界那里灵气稀薄,不是适合修道,根本不是你应该呆的地方。”长生皇朝的人极力游说,劝阻石昊,让他留下来。“我不愿再杀伐,对修行亦有些厌倦,既然大战结束了,当放马南山,我这也算是解甲归田,甚至,我可能再也不会来上界了。”石昊摇头,带着怅然,但态度很坚决。显然,找到他的不止一个长生皇朝,还有其他势力,陆续登门。所有人都看到了他潜力,在边荒一战,他连帝族都敢杀,都能杀,并且这么年轻就进入了遁一境,日后绝对可以雄霸天下,俯视众强。第二章白天更新。(未完待续。)


秋枫

发表于03小时前

回复 与你高飞 : 一百年,就这么逝去,非常快,在万古中,在一个纪元间,也只是匆匆一瞬间。可是,世上凡人却足以经历了出生、成年、衰败、老死,对他们来说,这是漫长的一生,人死如灯灭,留不下什么。石昊出关,眼睛望着远空,或许,仙域之门要开启了,有人会为他的送来请柬。他知道,那不是什么善意,多半是要给他以颜色看,让仙域的不世强者震慑他,甚至会有杀身大祸。百年来,他大多数时间都坐镇天庭的巨宫中,身在上界。石昊依旧驻足在极道之巅,道行看起来没有寸进,宛若到了一个平台,再怎么前行也看不到起伏。可是,他却知道,自身的修行不是没有益处,他能体会到某种极其细微的变化在体内发生,只是蜕变的不太明显。末法时代,想要成仙太艰难,依照前人的推演来说,那是不可能的,前路已断!想要成仙,唯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打进仙域去,在那片天地修道漫长岁月,总有一天会突然极道升华,化作真仙。一百年来,其他人变化明显,精气神等更为饱满了,穆青、赤龙这些人的道基越发的扎实,百年磨砺,道行精进。可惜,他们站在遁一最巅峰,但依旧不能迈进至尊那个境界去。或许只差一线,但还是无法捅开那层窗户纸,只要再前行一小步,那么就是另一片崭新的天地!不能强求,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不过,他们并不气馁,都在苦修,都在锻造肉身,淬炼元神,使自己更加强大,越发圆满无暇。因为,他们能体会到,这一百年来,他们的道行居然有所精进,这说明路在前方,依旧可以前行。什么时候能跨过那道门槛,真正鱼跃九重天而化作真龙呢?这一百年来,三颗完美的道种在他们之流转,被共用,并没有人斩掉原先的根基,而是认真思忖后,决定半路出家,从天神境再塑而已。道种,被融合后,他们一路向上修行,最后又取出,交给其他人,只是在体会那条路上的不同风景。三颗道种终究是少了一点,他们只能共用。不过,这三颗种子都非同小可,皆是独特的,很多人不断使用,毫无问题。五行种,凝聚五行精粹,天地都可化分为五种元素,它们就是根本,被一群人共用时,阐释天地的本质。万道树,更为奇异,这株古树栽种天庭中,都不用融入身体内,就可以让人跟着它悟道、修行。它似乎不用融于一个人的体内,而是可以融入一教、一个道统,举派上下共繁荣。每当修行时,天地大道隆隆,从四面八方垂落,连那有缺陷的天地规则都仿佛被补全了,让人沉浸无边“道海”中。最为奇异的是那枚天种,除却石昊外,其他人不愿意总是接触,它太诡异了,当中蕴含着千军万马的杀伐声。数百大军葬送,成为它的养料,异域一大皇族灭族,可见它多么的恐怖不凡。这些年来,石昊倒是研究了一番,这东西可让他于末法时代的红尘中成仙?虽在揣摩,但是没发现突破口。这一日,天地不宁静,一股很可怕的气息震荡,令所有闭关的强者都惊醒。咚!像是有一道惊雷绽放在九天上,一道流光划过天穹,降临在这片大地。“来了。”石昊自语,他知道那是仙域的门开启了一道缝隙,送下来了生灵。果然,不久之后,天庭有人拜访,有几名强者登门,指明要见荒。在这个年代,一般很少有人找上石昊了,即便有也带着敬意,而不像是这几人那么的自负,并不敬畏。这几人从少年到壮年,再到老年,应有尽有,最起码容貌如此,真实年龄究竟如何就不好确定了。“荒,我等为你送来请柬,邀你进仙域。”其中一人说道,很年轻,一头紫色长发披散,有种桀骜的气韵。一看就能知道,这个人平日间很强势,现在鹰视狼顾,在这里打量,他扬起手中的金色请柬,道:“接下吧。”石昊古井无波,很平静。朱琳上前,步履轻灵,便要接过那请柬。“这是给荒的,别人不能触碰,荒,你亲自接下吧。若是无异议,随我等立刻进仙域。”紫发青年目光凌厉。他没有将将请柬给朱琳,而是很强硬的这般说道。“你是来送请柬,还是来传法旨,凭什么让我师傅亲自接旨?”赤龙断喝。至于朱琳则更是俏脸微沉,抬手间,真凰长鸣,赤霞滔滔,她要直接将那法旨接到手中。“放肆,这是仙域的请柬,岂容尔等亵渎,需要荒亲自接下方可!”紫发青年寒声道,一声断喝,体内发出紫霞,流动出一缕缕至尊气息。朱琳,的确不敌,受贫瘠的天地所限,她现在想进至尊境界无望,不可能是此人的对手。轰!但是,她并未被震开,也没有被对方的至尊气息碾压的瘫软在地上,因为这巨宫内有出现一股磅礴巨力,护住了她。在宫阙中,那矗立的石像发光,弥漫出无穷愿力,直接压落而至,将紫发青年锁定,那是石昊的神像。至于石昊真身,自始至终都没有动,盘坐那里,冷漠的看着他。“放肆!”后方,有人喝道。并且,有一人脾气火爆,已经出手。“你说谁放肆?!”巨宫中,盘坐的石昊,眼神如冷电,撕裂虚空,凝视一个白袍少年,正是他在出手。轰隆!愿力宏大,凝聚成人形,直接降临,抬起大手向着白袍少年压落。轰的一声,白袍少年迎击,结果他惊悚的发现,根本不敌,被那只大手笼罩后,他一动不能动了。砰的一声,大手压落下来的刹那,让他当即弯腰,低下头颅,甚至双腿都弯曲了,不受控制,一股巨力压落所致。喀嚓!他身上有骨骼断开,强自支撑,结果被压制的骨折,满头冷汗,坚持不住了。来自仙域的几人吃惊,这白袍少年修道两万三千年时,成为至尊,一身发法力雄浑,成道两千多年了,实力非凡,居然直接就被压制了。他之所以出手,就是因为听到下界居然有一个才一千余岁的家伙,就早已成为至尊,非常不服。故此,他才找机会出手,他认为自己修到岁月这么久远,单以法力来论,肯定要强盛过那个年轻人。怎能想到,他不敌,而且差距不是一点半点。敖晟的后人隐瞒了百年前的某些真相,真仙败给下界一个年轻人,这传出去太丢人,没有宣扬。不然的话,这“白袍少年”说什么也不敢这么直接动手。“你们是送请柬而来,还是想让我接法旨,盛气凌人,想做什么?!”石昊沉下脸喝斥道。“白袍少年”脸色潮红,被压制的鲜血都要吐出来了,他心中震撼无比,要知道,那个人的真身盘坐在蒲团上,都不曾真正出手,一道化身而已就压制了他。“呵,有些门道,让我来领教一番!”此时,那“紫发青年”开口,浑身紫焰滔滔,他已经挣脱愿力泥沼,大步向前,道:“吾修道一万九千年,终成至尊,如今活了两万三千载,特异来领教。”他同样的不服,修道漫长岁月,终成至尊,可是听到下界有一个年轻人,居然不足五百岁时就成道了。他很难相信,心中不忿,觉得那肯定是气运使然,故此目光冰寒,想掂量石昊的真正道行与手段。“一万九千年才成道,如果是在这一界,在这末法时代,你早就尘归尘土归土了,谈什么成道,粪土而已!”石昊冷淡的说道。“你……”紫发青年目光冰寒,脸色涨得通红,这已经算是不慢的修行速度了。石昊了然,轻轻一叹,在这末法时代,日后成就出来的至尊,一定都是最强者,都可史上留名,因为这条路会越发艰难。而在仙域,两万载成道,都算很快了。因为,他们有的是时间,有不死物质,有足够的寿元,故此至尊不会太稀少,有的是机会。“若有本领,就跟我堂堂一战,借助无穷愿力算什么本领?”紫发青年说道,他桀骜不驯,相当的自负。“愿力化身远不及我真身。”石昊淡淡的说道。而后,那道化身另一手抬起,也动了,向着紫发青年镇压。轰隆!紫发青年大吼,紫焰焚天,迎击那道化身,结果很遗憾,他被石昊的愿力化身直接压住了,无法动弹。“留下请柬,你们走吧。”石昊淡淡的说道,睥睨仙域这几人。朱琳上前,毫不客气的从那紫发青年手中接过请柬。“你……”紫发青年一动不能动,也只能认了,早先的强势与狂言,都显得那么的卑微了。后面还有三人,面面相觑,没敢动手。“你接了请柬,还不立刻跟我们进仙域?”紫发青年咬着牙说道。“白袍少年”也是神色不善,他坚持不住了,马上就要软倒在地上,被压制的难受无比,嘴角已经溢血。“记住,这只是一份请柬,我愿意去就去,不愿意去就可以扔在一边,莫要觉得仙域有什么了不得!”石昊冷冷的回应。而后,他松动法力,放开了两人,但紧接着他大袖一挥,轰隆一声,将五人都给扫出了天庭巨宫,令他们横飞了出去。五人站在远空发呆,而后面色通红,真的太没面子了,这可真是被人扫地出门啊。“他是一尊老妖怪转世吗,这么的年轻,怎么会如此的恐怖?!”一人低语,实在难以置信。。 

猜你喜欢
毒龙钻是什么意思
热度
97396
点赞

友情链接:

老年人征婚 徐岁宁陈律什么小说 新还珠格格小说 圣虚 黑道邪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