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截教首徒》最近国语在线观看-聚力影视
洪荒之截教首徒
地区:台湾
  类型:爱情片
  时间:2022-10-07 15:14
剧情简介
不灭经到手,石昊与小蚂蚁无比满足,此行目的达到了,内心充满了收获的喜悦。…頂點小說,x.虽然有遗憾,不灭经的下篇在不死之地,在一个生命禁区,但以他们目前的境界还不急着需要下篇。现在,只要努力修行上篇就够了!“你们该离去了,这个地方地下镇压的煞气太浓烈了,长久呆下去会被侵蚀,对身体不好。”乌鸦提醒。这片大地埋葬着先民的尸骨,平日间杀气不显,可是特殊时候会爆发的,到了那个时候至尊来了都得神色惨变。“多谢前辈!”石昊行大礼,真诚表示感谢。“我希望你能练成不灭经,达到圆满境!”乌鸦很认真的说道,看着石昊的瞳孔。“我会成功的!”石昊点头,这将非常艰难,因为还要涉及到另外五页经,将来需要去不死之地寻找。“这山体倒下了,就这样不管了吗?”金色的小蚂蚁问道。毕竟,他们在这里得到了好处,看着不灭峰倒塌,忍不住一声叹息。“不用理会,若是有朝一日世界另一岸的人再回来,看到这一幕,还以为是他们当年击断的呢。”乌鸦说道,并且化成一股黑烟,在这里俯冲,将那些巨石重新排列。“前辈,再见!”石昊转身。可是,还能见到吗?因为,他知道这个乌鸦究竟是什么!哧!在他们的身后,黑烟重聚,化成乌鸦,但最后又轰的一声炸开了,变成一张又一张巨大的面孔,带着绝望,带着凄怆。最后,这些巨大的面孔模糊了。消散了,成为煞气,化作一缕缕,没入地下。他们是战死的英灵,有些心绪哪怕过去了万古,也难以磨灭,战死在此,有些执念难消。一群可悲的人,一群无畏的英灵,他们想看到后人崛起。洗刷先民的耻辱,真正击败世界另一岸的宿敌。异域的人毁掉了这一岸的净土,杀害了这些战者,更是灭掉了他们的家人、后代,屠灭成空。这是千古大恨,哪怕死去了,那种绝望还在,化作一种特殊的情绪,在这世间飘荡。石昊远去。隐隐若无间,还能听到一首古老的战歌,虽然很模糊,但是那种悲壮。那种凄凉,却直入人的心扉。他们败了,全部战死,妻儿也因此无人守护。跟着被血洗,杀戮天地间。恍惚间,石昊看到一片血染的大地。各族男参战,所有妇孺呼号,结果却是大败,连衰弱的老人还有少女与幼儿等都被杀灭。先民战死,全部灭亡!这就是可悲的仙古,原本很繁盛,结果被生生葬送,被世界另一岸的人血洗,造成灭世惨剧。“这一世,我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石昊心暗暗发誓,握紧了拳头。“母亲,哥哥,姐姐,我想你们……”金色的小蚂蚁眼睛通红,一步一回头,当年它的亲人就是在这里战死的吗?它难以释怀,发誓道:“我要变强,杀入世界另一岸,为你们报仇,要一直战斗下去,哪怕身死,也要跟父亲一样,流尽最后一滴血,杀的异域诸强胆寒!”沿路上,没有意外,不曾看到特别的景物。早先进入此地时,他们看到了太多的尸体,连流出的血都还带着热气,是那么的真实,分辨不清。石昊知道,他们见到了真实发生过的事,那就是先民最后的结局!惨烈,壮烈,悲烈!可惜,可悲,可叹!他们离开了,从这片古地走了出去,沿着山路,行走于几座雄伟的大山下。“天啊,我没有看错吧,那是……荒,他竟然活着出来了!”有人忍不住大叫。在外面,还有一些人没有离去,一直在等待消息,事实上人真的还不算少,影影绰绰,围在大山外。北海石林,有几座巨城,人口众多。所有人都认为,石昊进入终极试炼地必死无疑,不可能活着出来了,那是无法逆改的结局。故此,有许多人提前离去,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可是,石昊出现,活着走了出来,这绝对是惊天之变,是震动北海的巨大消息!从未有人活着走出,那里充满了危险,终极试炼地太过可怕,根本不可能活着走上一遭。而今日,有人打破神话,开创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壮举!轰!这里沸腾,消息向着四面八方飞去,传到各座巨城,又向北海深处传去。“居然能活着回来,荒还真是天纵奇才!”这一刻,任何赞誉都显得苍白,那个地方古来没有人成功过,进去就要死,最起码这一纪元无人能闯。别说是众人,就是石昊自己也在感叹,他这个境界遇上了鹤无双,拼了个两败俱伤,双双殒落。他是知道的,不同境界的人出入超绝峰等,进入试炼地等,所遇到的危险跟其境界相对应。他可以遇到鹤无双,当世那些巨头若是来,就可能会遇上半步不朽等!这一路上很宁静,没有意外发生。巨山上的古棺,还有那个盘坐断崖上睁着眸、让人怀疑是否复活了的古尸都没有动静,任他出来。终于离开了危险地,石昊长出了一口气。呼!突然,大风吹来,一阵黑雾,伴着倾盆大雨,洗过苍穹,铺天盖地,将几座巨山外围的地面淹没了。这实在太突兀了,让人震惊!“不好了,是那几座百万年不曾有人登上的神山发生诡变,鬼成仙,是真的,它们出现了!”有人大叫,在这片地域引发惶恐,许多人快速逃遁。因为。在这里一片黑暗,灰雾蒙蒙,无比压抑。只有石昊明白,这绝非鬼成仙,不是那几座百万年来无人登上去的古山发生诡辩,而是另有其他生灵。罡风裂天,很快石昊被大风裹着带到域外。站在这里,遥望宇宙星空,深刻感觉到个人的渺小。“是你们!”石昊眉心出现一缕黑线,神色难看。对面有两个人。一老一少,老者不认识,头发稀疏,雪白晶莹,满脸都是褶,老的都能闻到一股腐朽的味道,一看就知道活不了多长时间了。至于那个年轻人,石昊认识,就在不久前还曾在天神书院交手。被他打的口吐鲜血,差点死掉,名为王莽龙。这是长生世家王家的人,是王曦的族人。“你们这是何意?”石昊问道。“我想你应该清楚!”王莽龙神色冰冷。带着杀意,还有一种惨烈的怨气。石昊心头发冷,王家还真是敢出手,要在这里除掉他吗?“我被你们王家逼入太初古矿。险死还生,更是被视为奴仆,一直是你们压制与针对我。现在还要赶尽杀绝吗?”石昊问道。“呵呵,年轻人你很不错,天赋超绝,让人敬畏。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你让很多人害怕了,一旦任你成长下去,恐怕我王家都要有大祸。”那个老者说话,虽然让人觉得他半截身都入土了,随时会死去,但话语声如金钟在轰鸣,震的人气血翻腾!“你们这样杀我,不觉得太下作了吗?此外,如果被天神书院的大长老知道,你们能活吗?”石昊冷冷的看着他们。“谁会知道是我们所为,所有人都看到了,是那几座百万年无人登上去的神山发生诡变,导致你失踪、死亡。”王家的老者笑眯眯。“自以为手段通天,但是,这世上很难有秘密,以大长老功参造化的修为,注定会洞悉一切!”石昊说道。“为了族人,为了根除祸胎,哪怕被那个老家伙知道了又如何,那时你已经死了,难道他还真想要跟我王家开战吗?”王莽龙冷笑。“你以为我死去后,你还能活吗?”石昊冷声道。“我早有觉悟,在天神书院挑衅你,我是故意的,奉命行事。在那里结下仇恨,留个引,在这里杀你才显得合情合理!”王莽龙面色苍白,怨恨的盯着石昊,道:“天神书院那老家伙真要问罪,他也只能查到是我心有怨愤,为了报仇而除掉了你。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大局,他不会跟我王家彻底翻脸,最多就是杀了我!”“还有老朽,反正也要死了,没几年可活,也愿意为你陪葬。”王家那个老者笑呵呵,带着一种内敛的阴森与杀意,盯着石昊。石昊面色越发冷冽了,道:“你们就这么恨我吗,不惜自己葬送性命,也要除掉我?”“原本没什么,可是你成长太快了,再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会对我王家造成威胁,是个祸害,不如趁早击杀。”老者带着笑意说道。他很直白,就是要扼杀奇才,提前剪除,避免将来发生不可预料的祸事。这足以说明长生世家王家有多么的在意石昊,自身是庞然大物,可是为了杀他,都要不惜舍弃族人了。“世界另一岸的人快要入侵了,而我算的上一个种级人物,我若不死,他日突破后,自信能发挥出巨大作用。”石昊平缓的说道。“笑话,就是怕你崛起,才要杀你,难道还眼睁睁的看着你变强?!”老者哈哈大笑。“你……”石昊面色生寒,道:“你就不考虑世界另一岸的敌人吗?!”“管他天塌地陷,洪水滔天,是否生灵涂炭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只要我长生世家王家好好的存在就可以,世界另一岸的人侵入,关我们什么事!”老者冷笑。“你在说什么?!”石昊呵斥。“年轻人你太天真了,真的以为所有的长生世家都要跟异域决一死战吗,长生世家之所以能长存,从上一纪元安然度过,各有手段,各有其道理!”老者淡淡的说道,但是却让人不寒而栗。“你……”石昊惊怒,这个老家伙的话语说的太明白了,他们当诛!“唔,你进入终极试炼地,竟可以不死,完好的活着出来,想必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吧?”老者说道,而后呵呵笑道:“拿出来吧,也许我们两人会为你陪葬,但不是现在,先将你得到的逆天造化送回我王家。”“老匹夫,你们王家这群人真是败类!”石昊咬牙说道。未完待续。。...
63457711次播放
33018人已点赞
06291人已收藏
明星主演
二宝天使
胖胖石头
崔佛纳恩
最新评论(888+)

淡定从容的某人

发表于04分钟前

回复 爱更新 : !小不点头皮发木,一个没有生命气机的老人,这般阻拦到底意欲何为?这令他寒毛根根倒立。灰色的发丝间充满黑色的血迹,早已干涸也不知多少年,本是锋利无比的古剑,而今剑柄早已锈迹斑斑,很难想象,经历了多么漫长的岁月。“老伯你拦我干什么,有事你就说。”小不点道。毛球则直接躲在了他的背后,一双大眼睛骨碌碌的转动,紧张的揪着他的发丝,生怕那个老人暴动。无声无息,老者定在那里没有任何表示,面孔犹如木塑,眼睛空洞,只是挡着他的去路。小不点见状,避开他,向边上走去,要绕过他。刷的一声,老人于虚空中再造,直接出现在那里,再次拦住他的去路。“老伯,你到底讲不讲道理,有什么就说,别吓我啊。”小不点苦着小脸,暗中戒备。这也太诡异了,怎么会出现这样一个没有生命波动的老人,到底什么来头?为何总是拦着他,真是活见鬼了!要知道,这可是祭灵栖居的地方,怎么会有这样一个人不人鬼不鬼、身穿上古衣衫的老者呢?令人发毛。蓦地,小不点转身,快速返回院中,嗖的一声冲向后院。祭灵在此,难道这个灰发老人还能逆天不成,如果连守护上古净土的葫芦藤都降服不了他,那就真的没辙了。自始至终,小不点都没有动手,因为他觉得很诡异,这个似人似鬼的存在可能极度危险,还是不要主动招惹为妙。后院,葫芦藤依旧枯黄,接受星辉与月华的洗礼,这个地方一片朦胧与柔和。“祭灵伯伯这边又来了一个老伯,你跟他唠唠嗑,不然他非要堵着我,不让我离开。”小不点来到葫芦藤下。他希望祭灵能回应再怎么说,这也是在净土内,它应该会管。然而他失望了,枯藤不动,黄叶暗淡,一点表示都没有。灰发老者也到了近前,与他对面而立还是那样对峙,挡着他的去路,用空洞的眸子跟他对视。小不点急眼冲到乱石堆上,想动藤架上的青葫芦,令祭灵苏醒。刚一临近,那青皮葫芦就发出混沌气,道音震耳,显化出一个符文,恐怖气息浩荡,十分吓人,一股莫名的波纹将小不点逼退。千丝万缕符文交织,并且混沌气渐浓,笼罩青皮葫芦像是来到了开天辟地前,这里雾霭朦胧,闪电交织!与此同时那个灰发老者身体一震,口中竟发出了声音:“还我剑来……”在这深夜中,小不点后背令嗖嗖,还什么剑?这里确实有一柄,但就插在老者自己的头颅内,怎么还?!“老伯,剑在你头上。”老者像是不曾听闻依旧对着小不点发音:“还我剑来。”小不点又惊又疑,难道要让他帮忙拔剑?他开口问道:“怎么还要不你低下头来,我为你拔出。”“锵”古剑竟发出一声颤音,那里溢出一道黑色的血迹,老者再次一震,喃喃道:“还我剑来。”他挡住小不点的路,重复那句话,令石昊不知所措,到了最后小不点实在被逼急了,道:“好,以后帮你找,还你的剑。”这句话一出,天地失色,风声大作,电闪雷鸣,老者直接消失,再也没有见到。小不点脊背上寒气飕飕的,这太惊人了,在祭灵的栖居地闹出这等动静,葫芦藤没有什么反应,难道说两者认识?“他到底什么来历,怎么会这般诡异?!”小不点着实受到了惊吓,一溜烟跑了,头也不回,逃离祭灵的栖居地。毛球紧张兮兮,抓住他的衣领,像是个树袋熊般吊在他的身上,风声呼呼,身子都飘了起来,跟随他极速而遁。补天阁很大,广袤无垠,小不点一口气奔出去数十里,终于脱离了祭灵的栖居地,向后回头,明月皎洁,繁星点点,那片大地一片沉寂,那个老者总算没有再现。“走!”他再次奔逃。途中,灵山巍峨,一座又一座,在银色的月华下仿佛笼罩着一层薄烟,素淡朦胧。一座座殿宇坐落在上,兼且山上有灵瀑飞落,洁白如匹练,雾霭腾起,在如水的月光下显得虚无缥缈,宛若来到了仙乡。横穿百里,小不点回到了居所,夜很深,其他弟子早已睡了,他哧溜一声钻进自己的草屋,倒头便睡。经过刚才的一番折腾,他可不想再去回味什么了,期盼早点忘掉,尽快进入梦乡。毛球也是如此,向窗外瞟了几眼,紧张了一阵,而后蒙上自己的眼睛,躲在小不点的后面,开始入睡。一连数日,一切都很正常,小不点放下心来,总算没有出什么问题,不过他却没有再去祭灵那里,怕再活见鬼。接连数日,他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特别是到夜里后绝不出门,只盘坐屋顶上吞吐天精、炼化星辉,困了就去睡。第六夜,小不点忽然寒毛炸立,腾的坐了起来,刹那大叫:“鬼啊!”那灰发老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来了,站在他的床前,空洞的眸子怔怔的盯着他,头上淌黑血,那古剑杀气迫人。在这夜深人静之际,这样的叫声传的格外悠远,附近的弟子都被惊动了,一群人醒来,迅速坐起。正在酣睡的毛球自然被这一嗓子吓到跳脚,浑身皮毛炸立,迷糊中自小不点的枕头上一跃而起。“砰”它一下子撞在了老者的头上,抓住了那灰发,正好跟那空洞的双眼对视,它当即惨叫了一声,立刻毛了,连窜带爬,登上了他的头顶,而后又跌落在他的肩头,最后使劲翻白眼差点昏厥过去。小不点通体冷气飕飕,也一下子跃起,一把揪住毛球的尾巴,将它拎了过来而后撞碎窗户冲了出去。这里动静颇大,惊动很多人,不少房舍都亮起了灯火。!“怎么了,谁在鬼叫,发生了什么?”!“究竟是谁,为何半夜惊闹,影响他人休息?!”很多人冲了出来·寻找声源。“这边,大家快过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位新朋友。”小不点大叫·强自镇定,想给众人一个“惊喜”。那灰发老者如一个幽灵般,无声无息,已经到了他的近前,就那样直愣愣的看着他。真是鬼的话,三千少年聚在一起,阳气冲天,还不能吓走你?这是小不点的心思,当然也本着有难同当·有奇怪的“伯伯”大家一起来“相认”的心思。“喂,你在叫嚷什么?”一群少年冲了进来,奇怪的看着他·对那灰发老人视而不见。小不点傻眼,道:“你们的胆子都这么大,一点也不怕?”“莫名其妙-·不懂你在说什么”这些少年不满。特别是人群中那个曾经被小不点扯过裙子的漂亮少女更是瞪眼,叉着小蛮腰,道:“你又搞怪,折腾大家是吧?”小不点懵了,难道这群人看不到灰发老伯?这也太恐怖了,他浑身起了一层冷疙瘩,道:“你们看不到他吗·就在我身前啊,一个老人·双眼空洞,头上插着一柄剑,流淌黑血······”“缺德,大半夜吓我们!”那个漂亮的少女瞪他,其他人也都不满。“我没有,哎呀,鬼啊!”小不点惨叫,这老伯越凑越近,几乎要贴上他了。他中气十足,这么大声叫嚷,自然惊动了所有人,片刻间又有上百人到了这里,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真有一个老伯啊,黑血都流到了脸上,你们怎么就看不到?!”小不点急眼。最后,这里聚集了数百人,指指点点,对他很不满,因为惊扰了他们的睡眠。“当!”小不点急了,一跃而起,以手指轻轻弹在那柄铁剑上,发出铿锵一声颤音,原本还噪杂的院子,刹那宁静。所有人都一呆,不禁悚然。但部分人很快醒悟,有人叫道:“骗谁啊,你以为弄个障眼法就能吓到我们所有人?”嗖的一声,小不点冲了过去,灰发老人自然相随,又挡在前方。“不信的话你们都过来摸摸。”小不点叫道。“我最不信邪!”那个一直在瞪眼的少女向前走来,此外还有几个少年同时仲手。刹那间,他们感觉摸到了一块冰雕,寒冷刺骨,吓到胆寒,都迅速缩手,口中大叫:“鬼啊!”明明什么也看不到,但是却能摸到,令一群少年惊悚,有几人更是在倒退过程中相互绊倒。“啊······”那个漂亮的小姑娘更是尖叫,撒腿狂奔,踩着几位倒在地上的少年,一溜烟的跑没影了。小不点向人群中挤去,顿时让一群孩子鬼哭狼嚎,很多人亲自触碰到了,非常惶恐,全都夺路狂奔。仅一眨眼的功夫,数百人都没影了,此地一片空旷,小不点发呆,这也太快了吧。这片山石附近一阵大乱,所有房舍都亮起了灯火,三千多名新弟子皆被惊动,一传十十传百,所有人都知道了。刹那间,小不点周围一片寂静,挨着住的人撒丫子狂逃,全都没影了。“快去禀报长老!”熊飞、卓云两位长老最近精疲力竭,出了那么多的事,让两人焦头烂额,睡觉都不安稳。好不容平静了几天,他们觉得应该没问题了,可是就在夜半之时一群孩子嗷嗷大叫,在他们的灵山下高呼。“又怎么了?!”两人生出一股无力感。“长老闹鬼了,一个头颅被古剑洞穿、流淌黑血、披头撒发的老人出现……”少年们大喊道。“什么?!”熊飞、卓云当即变色,冲下灵山,抓住一个孩子的手,严厉无比,大声追问。这些少年快速讲了一遍经过。熊飞与卓云脸色苍白,嘴唇都哆嗦了,几乎要落荒而逃。“长老怎么了,你们快去看看啊。”“自上古到现在,每隔数百年出现一次,但凡出来,必然要死不少人啊!”卓云长老颤声道。一群孩子听到,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一个个蹬蹬蹬倒退,各个紧张无比,通体发寒,头皮都有点木了。而且,让人没有想到的是,熊飞与卓云长老没有理会他们,而是嗖嗖的跑了,转眼不见踪影。有这么不负责的长老吗,自己先逃命了!“你们等着,我们去请老前辈!”还好,风中传来两人的声音。石山这里炸锅,上古就存在的灵异,自古至今都无解?这是怎么回事,居然被他们碰到了!所有人又惧又怕,但更同情那倒霉的孩子,显然那个存在盯上了他。很多人仗着胆子,向前走了一段距离,向那个院子望去,却不禁瞠目结舌,这家伙在干吗?好大的胆子!小不点被惊醒后,慢慢回过神来,不再惧怕,这个时候竟然跳到了灰发老者的身上,骑在他的脖子上。他手中抓着一块青石,不断用力拍下,不知道是想将那脑袋凿开,还是想将这口古剑给弄断,口中嚷嚷着:“还你剑,我给你凿出来,别跟着我了,真是烦死了!”与此同时,破空之响传来,一个老人在远方出现,手中托着一个黄澄澄的葫芦,弥漫混沌气。此外,远处长啸声此起彼伏,各座宏伟的宝山上修行的强者都被惊动了,补天阁高层震动,一起出关,向这里赶来。票被拉近,看到老书友出现,新书友加入,同时飘红,还有很多书友为了产生月票订以前的老书,感谢不知说什么好,这个月我一定会力争到底!去写第二章。” 


浮生乱起

发表于53小时前

回复 不喝茶的芋头: 这部战争片《洪荒之截教首徒》那一角“残盘”十分惊人,配合六种宝术,竟演化六道轮回,一颗又一颗大星在轮回中生灭不息!这种景象震撼人心,所与人都跟木雕泥塑似的。混沌气翻涌,神秘男子与石昊被淹没当中,没有人认为重伤的石昊能幸免,多半要被擒走。人们相信石昊自身足够强大,在这里可与任何人决战,哪怕是月婵仙子等亲自出手也擒不住他。可是,这神秘男子掌握有混沌法器,这根本不是人力所能对抗的,连域使都被斩了,归回为最本源的规则,还有谁可敌?现在这种情况,谁遇上神焰中的男子都得败亡,真要拼命的话有死无生,没有一点悬念!“轰!”混沌汹涌,犹若山洪暴发,茫茫无际,所有人皆震颤。连尊者都惊悚了,纷纷倒退,不敢在再去争夺那些神道印记。除却月婵仙子还有魔女在出手外,其他人都退开了,脸色苍白,这那角破的盘子太可怕了,演化混沌,再现轮回,真乃逆天神圣器物。没有人能看清那里有什么,因为混沌弥漫,遮拦住了一切,除非是重瞳者,不然无人可看穿当中的景象。在战场中心,神秘男子吃惊,他从未想到过有人可以抗衡的他的法器,这件东西一出,日月无光,山河崩坏,怎能抵御?今日这一战让他难以置信,对面的混沌中,那个重伤垂死的少年,目光清亮,带着奇异之色。竟挡住了神盘。确切的说,是他发丝上的小塔,流淌晶莹光辉,散发混沌气,可抵这一角残盘。那是什么东西?神焰中的男子目光中赤霞滔天。若战争的火焰腾向九重天,他整个人都爆发磅礴战意。一向无敌的他,第一次露出惊容,那座小塔是什么,为何从未听说过,怎能与他手中法器媲美?“轰隆!”混沌若浪拜。在两者间激烈澎湃,不断对撞,两件宝具发光,形成一股可怕的漩涡,当中星光点点。“不简单,超出我的预料!”神秘男子自语。或许确切的说是,他对石昊手中的宝具生出了莫大的兴趣。那一双赤色的眸孔射符文光束,像是看到了最好的猎物般,想要猎杀,甚至比看到月婵仙子时还振奋。“你的盘子不错。”石昊也轻语,盯着那角残盘看了又看,竟让小塔主动复苏。进行对抗,那件东西绝对逆天了。这还是小塔第一次如此,显然遇上了对手。“唔,看来你也是一个有大造化的人,气运惊天,连这种东西都能得到。”神秘男子看着他,没有急着出手。“你有什么想说的吗?”石昊问道。“我在想,若是你的骨塔也落在我的手中,我是否会震古烁今,早晚有一日天上地下无敌呢。”神秘男子自语。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世间无极,大道无边。从来没有人敢说自己天下无敌,也许每一域都有夺天地造化的主角,但是各域若是碰撞。那就难以说谁是第一了。每一个大域都无边无际,英杰辈出,诸域碰撞,那简直不可想象!“我也觉得你的盘子不错,送我算了。”石昊回应道。“那就看一看谁能赢。”神焰跳动,火光席卷高天,那神秘男子的掌心中不断淌血,盘子晶莹透亮。上面不断有符号亮起,竟然比对抗域使时,闪耀的纹络还多几根,这若是让人看到,一定会惊颤。这个盘子古而斑驳,符文密密麻麻,随着它亮起一小块区域,变得越发神秘莫测,宏大的气息澎湃,仿佛要让万灵重进轮回中。“这东西是什么时代的遗物?”石昊心中震撼,若是没有小塔,他今日必然凶多吉少!单独大战的话,他无惧旁人,可是这等法器一出,别说是他,就是上古大能见到都要眼红,若是交战也得避退。一层柔和的光晕浮现,笼罩他的身体,小塔在他发丝上摆动,也在闪烁,符号一颗又一颗,像是大星点缀在上。这一次的碰撞,无声无息,但是外界很多人却瘫软在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见那里混沌汹涌,若骇浪般密集。“不好,神焰中的少年收走了‘小石’,他有法器在手,在这里无敌。”有人惊叹,做出这样的猜测。“可惜了,小石何等的惊艳,能力敌重瞳者,最终胜出,若是折在这里太遗憾了。”一些人感觉可惜。双石惊才绝艳,他们的天赋世间难寻。现在石昊若是不敌,人们不认为他天分不行,他所欠缺的肯定是逆天的法器,可是他又上哪里去找混沌宝具?这种东西不要说他一介少年,就是上古神魔来了,都要眼红,嫉妒无比,在人界难以寻觅。特别是西方教、截天教等域外的大势力,都觉得可惜,石昊危矣。在外域人眼中,荒域代表了荒凉与落后,是一个蛮荒古地,不可能有神盘那样的逆天宝具。事实上,混沌翻腾,两个少年在当中激战不休!神焰中的男子催动神盘,那一角法器散发璀璨光辉,像是要灭世般,照耀出一道又一道混沌剑气。这个景象,外界无人看到,若是被人得知,一定惊吓到发懵。在这个地方,竟然扫下混沌剑气,不要说什么尊者法器,就是更厉害的宝具抵挡,也得成为齑粉。混沌中的天地混乱了,蒙蒙一片,一切都不可见。然而,石昊并未殒落,小塔垂落下万缕丝绦,将所有剑气都抵住,难以临近石昊的肉身,它越发的古朴与神秘莫测。“怎么会这样?”神秘男子瞳孔急骤收缩。感觉事态很严重,他手中的无上至宝竟遇到了对手,不见得能赢。“刷”六色宝光飞舞,洒落而下,将石昊那里化成六个小世界。而后开始轮转与碾压。就是一个尊者被这样罩住,也得在片刻间成为一团血雾,根本承受不住,这是一种轮回之力,高深无匹。然而,小塔依旧化解掉了。吐瑞喷霞,宛若一个磨盘般,将六个小世界磨的虚淡,渐渐模糊,最后消失不见。“好厉害!”神秘男子自语,瞳孔中的光芒更惊人了。若刀芒般射出。石昊放下心来,一寸高的小塔不次于人,绝对可以防住对方的攻击,现在没有什么可担忧的了。“小塔别光顾着防守,你也出击,将那盘子吃掉,实在不愿意要。收过来给我。”石昊撺掇骨塔出手。难得的是,小塔竟回应了他,声音很平静,但是却也有一种沉重,道:“这东西了不得,我知道它,若吞掉一角,另外五块碎片会出世的,到时候会与我不死不休。”“什么,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石昊吃惊。居然让小塔都忌惮,可见它得多么的恐怖。“你最好还是不要了解,对你没好处。”小塔回应,而后便不再开口。“哧”那角盘子再次发光,吸收祭品后。那纹络如蛛网,有全面复苏的趋势,扩散出的波动让这块地方不稳定,随时要崩开。“不能乱来,若是让它复活,将是一场灾难。”小塔轻语,颇为凝重,而后它轻轻一抖,一片混沌光飞出,化成一张封印条幅,落在那角神盘上。“轰!”滔天波动席卷,宛若在重开天地,这个地方不稳,将发生灾难性后果。还好,小塔再震,飞出另一片符文,定住了虚空,让那里恢复宁静,不再有波动。神秘男子吃惊,它发现手中的盘子从暴动慢慢归于寂静,不再汲取祭品,只有一层朦胧的光辉流淌,守护着他的肉身。“那塔来历惊人,不能轻易招惹。”这角神盘竟也传音,告知神秘男子,这让他心头翻腾。“厉害!”神秘男子平静下来,冲着石昊说道,而后又大声喊道:“我不用神盘,与你一战。”这句话传出了混沌雾霭,让所有人都一震,惊讶于这个结果,难道石昊没有被擒杀?人们都露出异色,神焰中的男子不打算动用混沌法器,要徒手大战小石,这是要彻底让他服气吗?许多人都凛然,此人太自负了,想收双石这样的人为手下,这得是多么的逆天,世间有几人敢如此?“那就一战吧。”石昊说道,他身负重伤,脸色苍白,但是对方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跟域使一战时,被秩序神链洞穿,看似无恙,其实伤了本源。“轮回斩!”神秘男子喝道,他动用极尽宝术,演化自己的道,恐怖无边,这是几种宝术的糅合,看不出来历。但可以肯定,其中必有太古凶兽的无上法,多半不止一族的神通,熔炼于一炉,景象恐怖。“原始真拳!”石昊亦大喝,他所走的路线完全相反,没有动用宝术,只用最原始的骨文,推演到极尽,化腐朽为神奇。这一击,惊天动地,随着两者法器寂静,那混沌雾霭被他们击穿,而后震散。两人露出真身,迅速对击,一冲而过,有鲜血洒落。两人一击过后,没有再对决,而是各展手段,石昊探出一只鲲鹏爪,再次攫取到几团神道光源,那神秘男子亦是如此。有尊者冲来,也要继续分上一杯美羹,可是转眼间被震飞,神秘男子冷哼,睥睨四方。这个时候,月婵仙子、魔女等也再次出手,都有收获。“这……”众人惊颤,这可是诸神留下的印记,神秘难测,得到一团光源就足矣,他们居然收获这么大。石昊不想停留,转身就走,因为这次收获十分巨大,可以得到莫大的启迪,他驾驭虚空兽皮转身冲向远方。同一时间,神秘男子、魔女、月婵仙子等也转身就逃,在场的尊者变色,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极速而行。“轰!”一股莫名的气息扩散,在那九天之上,就像是有一尊无上存在觉醒,宛若诸神归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梅里望舒

发表于79小时前

回复 钟离江河 : 自然的,这定然是除去杀人技了。。 

猜你喜欢
洪荒之截教首徒
热度
97396
点赞

友情链接:

怒海潜将在线观看 柚木 www 23 艳姆 在线 家族荣誉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