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沉沉烬如霜百度云》超清在线观看-聚力影视
香蜜沉沉烬如霜百度云
地区:美国
  类型:武侠片
  时间:2023-02-03 20:58
剧情简介
“快,快,速度还要再快,去晚的话我们什么也得不到,拓跋一脉还有雨族早已深入进去了。”山脉外,一群人在极速奔行,身体被霞光包裹着,冲向原始山林深处。这是一群强者,来自传承久远的古教,皆是高手,为了青铜宝书而来,要在这一落幕战中分上些许战利品。另一个方向,一群凶禽出现,形体都很大,羽翼鲜亮,有的如火炭似的,有的则紫雾迷蒙,有的则灿如闪电。这是一群遗种,**头强者领军,带着一大片猛禽,密密麻麻,跃过山林,恐怖无比,缭绕各种炽盛符文。“天啊,北天峰的魔禽来了,这下可难办了,与它们为敌将非常危险!”山林中,不少人仰头,全都变色,一群魔禽中有近十头太古遗种头领,这是一股可怕的力量,闪烁各种光辉,若一片彗星横空。劲风扑面,一些凶禽贴着山林飞过,顿时让许多参天古树爆碎,山地间一片狼藉,各种断枝残叶凋零。“我们赶紧走,不能落后。太古神书价值连城,即便无法凑全,也可以单独拿出去与人交换到至宝。”一群又一群的修士赶来,即便见到横空而过的太古遗种,也没有退却,依旧迅速冲向原始密林深处。山林中,流光溢彩,不时有宝具横空,大批的强者迅速赶至,在这片山脉中搜索,要寻到目标。呼喝声。喊叫声,禽鸣与兽吼音,此起彼伏,这片山脉一片热闹。无比的喧嚣,山中所有生灵都被惊动了。“好大的阵势啊。”小不点迈步,山风吹来,他满头浓密的黑发飞舞。双目有神,像是有两道闪电射出,他感受到了一种杀机。四方云动,无数高手赶来。他却无所畏惧,大步前行,迎着众人而来的方向走去,要面对群雄。“找到了,在这里,哈哈……”有人大笑。感觉无比的畅快。总算没有来晚。竟然先一步寻到了那个少年,他还未被人斩杀。“那群凶禽追过头了,真是运气啊。我们先发觉了。”这是一群高手,大多都为散修。在山脉外相遇并结盟,成为一股很强的力量,在这里将小不点包围。“没什么可说的,将青铜宝书交出来!”有人喝道,他们就是为了至宝而来。“凭什么?”小不点问道。众人闻言冷笑,凭什么?自然是实力,在他们的认知中,熊孩子将死,早已失去了战斗力,而今是砧板之肉。“我劝你老实地照做吧,免得遭罪,不然的话有时候人活着比死掉还痛苦。有人讥笑。这是对“虎落平阳遭犬欺”的最好诠释,这些人觉得此时此地的小不点不堪一击,可以欺凌,对他威胁。不然,若是在往昔,又有几人敢上前?他们心中的九洞天者代表了无敌与不败。“你们尽管来试试看。”小不点平静的说道。这些人皆森然冷笑,不再多语,迅疾出手,他们也怕发生变故,若是其他上古大教都赶来,多半就没他们什么事了。灿烂符文闪耀,当中的几大高手冲在前方,直接就是最强攻击手段,以骨文镇压,将这片山地笼罩。数十人联手,自然威力十足,这个地方罡风浩荡,参天古木连根拔地而起,乱石穿空,矮山四裂,隆隆而鸣。他们虽然表现轻狂,但真正动起手来,全都尽了全力,也怕有什么变故发生。“哧”小不点眸子冒出两道金色光束,慑人无比,一缕缕璀璨符号沿着眸光飞出,噗的一声,将冲在最前方的四名头领洞穿。“啊……”四人皆大叫,眼中露出惊恐,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他们的胸部鲜血淋淋,出现碗口大的洞,这令人绝望而恐惧,仅是两道金色的光束,就摧毁了四大强者。“吼……”与此同时,在小不点的背后出现一头巨大的紫色狻猊,与山岳齐高,冰冷眸子无情,俯视众人。它张口巨口,顿时让数十人亡魂皆冒,转身就逃,可惜晚了,紫色阔口开阖间,他们全都倒飞了过来,没入那炽盛的嘴里。那是一张雷霆化成的巨口,落入的刹那,数十人爆碎,而后化成了飞灰,几乎什么都没有剩下。这群人全部殒落,当狻猊消失、一切恢复平静时,空中只有一些飞灰洒落下来,没入林地中。除此之外,山地间空空荡荡,连那四具尸体都被狻猊化成了劫尘,这里很干净,并未有任何残血与碎骨留下。小不点再次上路,踏着枯枝败叶,向着山脉外而去,微风吹来,衣袂飘动,有一股出尘的气质,根本就不像刚镇杀完群敌的样子。终于,群雄赶来了,诸教发现了他,因为刚才这里传来的呼喝声传的格外悠远。“在这里,不要让他遁走!”许多人大叫。这一次,真正是十方皆敌,人影绰绰,各大教门都围了过来,从四面八方赶至。“嗷吼……”兽吼动天,腥风扑鼻,一群猛兽如洪水般出现,巨大而狰狞,有的如小山般,踩踏的山地隆隆作响,甚至直接撞塌矮山,开辟道路。领军的是几头遗种,都很可怕,或鳞甲闪光,或兽皮如绸缎子似的,发出灿烂光华,带着滔天凶气,带着众兽奔行。地面不断摇动,山林中乱叶狂飞。群雄皆惊,赶忙避退,为它们让出一条路来。为首的是碧鳞豹、金睛龙角狮、恶魔猿等六大高手,一个个都跟小山似的,气势惊人。眸子大若磨盘。“这是西陵兽山的强者,它们也到了,看来不能善了啊,想要得到青铜宝书必有一场血战。”人们心惊。“都闪开!”那高达数十丈的碧鳞豹吼道。庞大的躯体摇动,山林颤抖,眸光恐怖,喝道:“少年人。滚过来,将青铜宝书交出!”“西陵兽山,你们过了,凭什么让他将宝书交给你等?”人族也有些大教的强者不服,一起向前逼去。“不错,宝书天成,落入谁的手中就是谁的,想要这样威逼与独吞,不可能!”一些上古世家的人也喝道。一群生灵对峙。大声喝吼。谁都不服谁。即便是太古遗种前来了,也都无所畏惧。这么多的人族强者,漫山遍野都是。难道还怕领军的这些遗种吗?想来再强大也架不住这里的人多。“我们不管这些,先解决掉他的性命最要紧!”昆、离、蒙、渊四大家族的人也出现了。当中有人这般说道,他们与小不点有大仇怨,希望先斩杀他,再去论青铜宝书的归属。“不错,先将他斩掉,我们不想再看到这张面孔了,希望他的性命永远从这个世间消失!”四大族的人附和。其中几位强者手中持有魔器,这是想让熊孩子的虚身与真身同时败亡,他们取出了族中的底蕴,愿意付出这般代价。“闭嘴,你们没资格与我们争!”如小山似的碧鳞豹吼道,磨盘大的眼睛散发凶光,俯视群雄。“聒噪,你们都给我闭嘴!”最终,处在群雄包围中心的小不点开口,瞪起眼睛,再也忍受不住了。刹那间,这片山脉静了下来,诸多大教的强者,众多古世家的高手,以及太古遗种等,四面八方,也不知道有多少生灵,全都看向场中心。“少年,你可知道在跟谁说话?!碧鳞豹嘶吼,凶光毕露,居高临下,俯视着他。“不知死活!”小不点对它只有这样四个字。“找死!”碧鳞豹浑身灿烂,有一层细密的鳞片,它直接一爪子拍落了下来,它这般的巨大,这只爪子足以将一座石山都给拍碎。众人极速倒退,不敢在这里站着,这样的庞然大物一旦发狂,那后果不堪设想。然而,让所有人都吃惊的事情发生了,小不点一声轻叱,也是举拳轰砸,与那只大爪子撞向一起。在这个过程中,一团无以伦比的光芒绽放,宛若一轮太阳,巨大无比,自那少年的拳中冲出,直接将碧鳞豹淹没。所有人都惊惧,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神威?拳头喷薄的符文居然这么的可怕,如汪洋滔天般,将这里给覆盖了。“轰!”伴随着一声巨响,小山般巨大的太古遗种惨叫,迅速四分五裂,而后炸开,血雨伴随着金色的霞光,看起来可怕而又凄美。“天啊,发生了什么,他不是油尽灯枯了吗,怎么还会有这等战力?!”所有人都震惊了,这样一拳而已,就解决了一头庞大的遗种,这是在多么惊人与可怕的一件事!“离族、昆族、渊族……你们还敢来,在百断山得到的教训还不够吗?”小不点回头,看向那四大族的强者。“你……”四族人马惊退,全都发毛,怎么会如此,与得到消息不相符!都说熊孩子已经要死掉了,而且四族有人在上一战中与他交手,得到了证实,可现在却完全颠覆了。“嗡”魔器腾空,向这里镇压而来。四大族的人出手,而以攻代守,而后迅速撤离。他们怕熊孩子发难后,便没有一点机会了。小不点一声冷哼,浑身金光万丈,一缕缕神羽飞出,化成无数的天剑,每一柄都是如此的真实,绝世锋锐。这是鲲鹏宝术,现在被十洞天的他施展开来,宛若神灵镇杀四方敌,尽显恐怖威势。“噗”一柄又一柄金色天剑贯穿而过,四大的族的人马死伤无数,尤其是他们的头领,更是被夺了魔器。小不点进行反镇杀,四族的领军人物皆被魔器击中,当即大叫,带着不甘与恐惧,死于非命。山林中,血雾缭绕,杀声震天,小不点背后金色翅膀一展,如虎入狼群中般,在这里镇杀群雄。这些人都是为他而来,他没有什么留情可言,一路血杀,祭出至强宝术,摧枯拉朽,将山峰都给削平了。顿时间,这里如地狱般,到处都是逃亡的人影,到处都是溃败的高手,诸多上古大教的人马皆不敌,全都开始逃命。“发生了什么!”一群凶禽冲来,它们来自北天峰,方才飞过头了,现在回转,正好见到这一幕。“轰!”小不点眸光寒冷,举拳轰天,一头鲲鹏冲起,金色身体上带着黑色斑纹,挤满天空,当即就将几名头领给轰杀了,血雨纷飞,羽毛凋落。“逃啊!”众人心胆皆寒,向着山脉外奔去,这场战斗没法继续了,再战下去,所有人都要死。小不点如一尊魔神般,踏着众人的尸体前进,大步走出山脉,一个人追杀群雄,这简直是在横推,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未完待续)
94090296次播放
00230人已点赞
43518人已收藏
明星主演
莫忘初心
妖仙公子
纯情纯帅
最新评论(888+)

苍月红莲

发表于66分钟前

回复 佐子月 : ,完美世界箱体如同美玉龟裂,而后又如仙葩绽放,一瓣又一瓣,带着灿烂的光雨,带着可焚烧诸天的火光。起源古器开启了!“啊……”石昊一声大吼,抱着头颅,向后倒退,浑身是血,头盖骨都要被人劈开了,满身都是裂痕。任他一身道行惊世,在仙王中称尊,现在也承受不了巨大的痛苦,被九种光彩扫中,身体都要破烂了。这是不可想象的事,他早已修成仙王体,并且以不灭经淬炼,纵横仙域、界海,单以体魄而论,谁人可抗?即便有,也不过跟他相仿而已。可眼下起源古器才打开,他的肉身便四分五裂,骨骼都露了出来,头盖骨像是在被人以开天巨斧劈中,要崩裂。箱子中,有一团刺目的光,包裹着一件东西。就是强大如石昊,向前望去,他的双目都在滴血,仙王都无法正视,这是何其的骇人听闻。咚!石昊倒退,但最终他稳住了,哪怕双目淌血,他也睁开了,盯着那里,终于看清有什么。一团光,流动九彩!太浓郁了,那团光已然液体化,如同仙汁玉液,熔炼着……一颗头颅。头颅,竟然是头颅吗?!石昊大吃一惊,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所见到的竟然是这样一幕,居然是神圣尸骸?“不对!”他强忍着剧痛,擦去眼中的血,再次凝视,以无上法眼还有最强神觉捕捉,想要看透那究竟是什么。那头颅仿佛虚淡了,化作雪白的骨,依旧被九色光彩包裹着,同时在核心处还有浓郁的黑色物质。雪白的骨跟黑色的物质两相对比,分外醒目。“帝冠吗?!”这是石昊的声音,他的身体在摇动着,开始破败,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压制,而后要彻底磨灭在这里。他确信,换作其他仙王来此已经崩碎了,什么都剩不下,强如他修成不灭体,也在四分五裂,要炸开了。“呼!”那雪白的骨飞了出来,它状若皇冠,带着古朴的气息,还有一股无上的威严,如帝临尘,降落世间!这是以头骨打磨而成的皇冠,洁白而晶莹,流动着妖异的光彩,就这么洒落光辉,九色气氤氲,粉碎万物。石昊承受不住,身体在摇,神魂都要被磨灭了。轰!它带着无上威压,落向石昊的头顶上方,触及到了乌黑的发丝,要戴在上面。骨冠,沉重如无穷星体叠加,更像是一片宇宙浓缩,直接降临,落在石昊的头上。石昊一声大叫,他头骨龟裂,被压制的要爆碎了,元神都裂开了,要被镇杀在此。这是一场大杀劫!哪里有什么造化,这分明是必杀之局。隆隆隆!混沌雷电出现,这骨冠神秘而强大,落在石昊的头上后,生出一根又一根骨刺,刺进他的头骨内,仿佛要扎根。同时,九色光辉流淌,弥漫石昊全身上下。当然,最为可怕的是,洁白骨冠上还缠绕一团浓郁的化不开的黑色物质,要向石昊的体内注入。石昊确信,这是黑暗本源,比之他所见到所有黑暗物质都要浓郁,无数倍的叠加!仅那么一缕而已,就足以污染三千州!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刹那,快到让人反应不过来。“滚开!”石昊惊怒,这骨冠压的他全身都是裂痕,且生出骨刺,要扎根在他的身上,这是要汲取,还是要融合?当!他一手持烂木箱子,向自己的头上砸去,当即震的那些骨刺倒退。这烂木箱子不是知道有何来历,居然如此神奇!哧!同时,他另一手挥动大罗剑胎,向着头上劈去,剑光霍霍,飞仙光雨璀璨,当的一声,斩在白骨冠上。吼!仿佛有声轻喝自那剑胎发出,透出虚景,一个生灵坐在古棺上,在夕阳下很落寞,看着血染过大地,浸过无边的坟头,他霍的抬起了头。咚的一声,这骨冠被剑胎击中后,脱落下来!啵!随后,一片又一片花瓣闭合,那口箱子的碎片归一,重新组合,将白骨冠收在里面,掩盖了一切。此地宁静了,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那口箱子流动绚烂光彩,于虚空中沉沉浮浮。但是,怎么可能什么也没有发生!石昊身体破受损,元神暗淡,他遭遇重创,险些死在这里。若是敖晟、太始等人在此,肯定形神俱灭了,因为承受着的力量无以伦比,不可想象。石昊能这样挺住,只能说在修道路上几近逆天!“几位葬王,告辞!”石昊走了,匆匆而去,他拖着残体,一路冲出葬地,就此消失。葬王,皆惊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感应到那里曾有剧烈波动,让他们都毛骨悚然。起源古器还在,他们便不用担心,这东西不遗失就好。只是,每一位葬王都在猜疑,究竟在荒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他好像是逃走了,满身都是血迹。“希望他无恙!”霍恒葬王说道。石昊走了,进入界海,选了一处无人之地,他盘坐下来,快速修复伤体。然而,事情糟糕的超乎他的想象,一缕黑色的物质进入他的体魄内,疯狂肆虐,他的元神昏沉,要就此堕入黑暗中。这一缕黑色物质乃是本源!比之当年三千州所遭受的侵蚀,还要严重。同时,他的体内有莫名力量碾压,令他不断咳血,头骨与四肢百骸都在龟裂,可怕无比。就是神魂亦如此,在裂开,很可能会毁灭。石昊倒也果断,元神离体,避开了那缕乌光,不使它侵蚀神魂,同时一股最本源的精血也冲了出来。他舍弃了肉壳!轰隆!不远处,那团精血再塑不灭之躯,他快速重组,元神归位,同时服食下一颗九色仙丹,滋养己身。那是以仙药、三生药炼出来的无上大药!这炉药任何仙王见到都会眼红,因为在此之前,也只有帝落时代有人炼出过一炉,药效霸道。即便如此,石昊新塑的躯体依旧在淌血,承受了冥冥中的一股力量,尤其是那黑暗本源仿佛斩之不尽。远处,石昊蜕落的躯壳四分五裂,一缕黑暗本源在那里飘荡着。“给我灭!”石昊一声大吼,他攻击自己的蜕下的旧体,怕他堕入黑暗,再次滋生出新的元神。噗!他一拳轰爆了自身舍弃的躯壳,在那里化作一团血雾。一缕黑暗本源飘摇,石昊凝视,他施展**力,将之镇压,封了起来。这是在玩火,一个弄不好,自身永堕黑暗,难以挣脱。随后,石昊遁走了,径直回到仙域,直接闭关,接连数十年他都在咳血,在养伤中度过。随后的数百年,他也没有出关,在滋养元神。一晃就是上万年,石昊依旧在闭关,这一次受损太严重,他需要时间去恢复。他一遍又一遍的淬炼血液,化尽黑暗,同时,他在炼魂,生怕留下什么隐患,他不想有意外发生。在这个过程总,他所闭关的洞府不断有仙光冲霄,伴着血气,带动起恐怖的波动。但凡仙王都见到了这一幕,所有人都很吃惊,荒受伤了?究竟是什么样的伤,居然要修养上万年,到现在还没有恢复。石昊无力出战,在此期间,界海发生大暴乱,有一批强大的生灵回归,并杀进仙域中。黑暗柳神、天下第二等帮石昊阻挡,他所在的这片宇宙虽然受到剧烈冲击,但是没有影响到他。仙域各地残破了很多!同期,异域也曾多次被冲击,受损厉害,但是,他们有底气,并不是多么惧怕。因为,界海中有他们的巨头要回归了!“荒,他受重创了,有意思,我们去看一看能否送他一程。”异域,有不朽之王冷笑。哪怕他们也要面对界海的压力,可是现在却还想杀进仙域,除掉荒。他们来了,因为两界间早已无阻挡,所谓的出口——古关,都破开很多万年了,无人再修建、镇压。“轰!”炼仙壶出现,昆谛亲自出手,他降临在这里,惹出滔天波澜,惊动仙域诸王。“你敢!”鸟爷和精璧大爷震怒,快速阻挡,因为那里是石昊的闭关地,容不得打扰。“呵!”另有不朽之王冲来,想要大开杀戒。若是石昊坐镇,有几人敢闯?现在得悉,他出了意外,异域的不朽之王恨不得立刻将他铲除掉。吼!天角蚁发狂,他陷入该族最恐怖的狂化境,眼睛猩红,带着妖异的血色,自身实力暴涨,力量无穷无尽。最为重要的是,他的元神也藉此而力量剧增,比之仙王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就是十凶,一个个都有自己非常“凶狂”的一面,一旦发作,种族之力尽显,可以横击四方。他拦阻不朽之王,恨不得全部撕碎掉。黑暗柳神出击,噗的一声,它击穿了一位王的头颅,因为它是巨头,战力高的骇人。情况危急,石昊的闭关之地被人打的崩开,露出了他的真身,正在盘坐,嘴角溢出黑血,他在淬炼自己的真血。“杀,荒他不行了,今日注定遭劫!”有人大喝。石昊寂静不动,这么多年来一边在调理身体,一边在推演成帝之法,他想藉此次闭关,踏出那条路。的确有巨大收获,现在他陷在了成帝路上,元神不断推演,发出璀璨的光辉,他无法苏醒过来。“我找到了路,这一次,一定会成功!”起源古器中的骨冠,给予了石昊极尽的磨砺,让他在险些身死的过程中,看到了自己的路。这么多年以来,始终在思忖着。“成帝,有了可行之路!”然而,现实情况却很糟糕,因为,群敌在畔!在这种局面下,一个弄不好,石昊就会应劫!第二章明天早上起来写。” 


(明)罗贯中

发表于40小时前

回复 江河月下: 这部动作片《香蜜沉沉烬如霜百度云》七神下界,其中最强大的是一位老仆,他来自“仙殿”,一个人的战力抵得上当中四位点燃神火的强者联手这力。“仙殿”极其古老,十分可怕,与至尊殿堂有关,可惜三神的识海十不存一,石昊没有能够尽窥其秘。七神中的第二强者来自西方教,拥有金刚不坏身,将丈六金身修行到了很高的境界,并且掌握有几种大神通。其余枯几神实力相仿,彼此相差不多。石昊思忖,形势严峻,剩下的四神更为可怕,难以对付,到底该如何破局呢?“我就是成为尊者,并且不灭金身战衣再次进化,只对付一尊神,孰生孰死还是难料呢。”他自语,眉头紧蹙。点燃神火后,等于超脱了人的范畴,这红尘中的力量不足以对抗,这种提升超越以往所有大境界的突破。显然,西陵界也只能设一次杀局而已,同样的办法难以再奏效了,剩下的四神不可能重蹈覆辙。“怎么办,真的没有办法了吗?”石昊轻语,如何瓦解这死局,他心头沉重,预感到了一种不祥,难道自己要发生不测了吗?他离开西陵兽山,向石国都城飞去。事实上,石昊刚才还得到了更为有价值的信息,那是上界教主共同推演的结果,预测下界几桩造化在何方。虽然不能确定具体地点,但却划分出了一个大致范围!这绝对是大机缘,这种消息价值无量,可惜对石昊无用,现在他的首要目的是活下去,化解危局。只是太难了,目前根本无解。临近石国都城时,石昊停了下来,在一座小镇中降落,他想了解一下目前的皇都怎样了。一番了解后。竟无人知道石国都城怎样了,那里并无风波,也无战端,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越是如此,石昊越皱眉。“咦?”忽然,他看到了一个少女,很熟悉,虽然穿着朴素,但却有种空灵气韵。小镇中。那少女心有所感。回过头来。看到了他,顿时露出惊容,以手掩口,道:“是你!”石昊想起。她名为雨紫陌,曾在百断山见过,为雨族双杰之一,拥有世所罕见的天赋——通灵,能预见一角未来。雨族覆灭,石昊并未赶尽杀绝,对于一些妇幼、老弱等,都放过了,任他们离去。这个少女当日不曾在族中,自然也避过一劫。雨紫陌低头,过了片刻,又霍的抬头,向这边走来。道:“要杀你就杀吧。”“你走吧。”石昊开口,他蹙眉,没心思放在这里,他在思忖如何对抗四神。突然,雨紫陌踉跄后退,并且眉心出现一道裂纹,溢出一缕血,看着石昊,脸上写满惊容与不解。显然,她遭遇反噬,看着石昊,道:“我遥望未来,一片混沌,再回首,你的身后一片虚无。”再次相见,她依旧得出这样的预言,与在百断山时的感知一般无二。石昊闻言,抬头看向她,道:“这是何意?”他并不是第一次听到了。“我不知道。”雨紫陌擦去眉心的血,道:“你……好像并不属于这一整部古史。也许,你……要从这个世上消失了。”若是后者,石昊明白,而今他随时会殒落。对于前者,他一头雾水。他挥了挥手,直接远去,现在没心思多想。石昊回到石都,悄无声息,殿宇中很冷清,侍卫们精神不振,但是并无神蛰伏在此。“鹏九!”随后,石昊在城外一处皇家庄园中见到了鹏九,他躲在这里养伤,还好并无性命之忧。“陛下……你还活着!”鹏九震惊,不说是他,但凡皇宫中的人都觉得,石昊注定要凋零,英年早逝。谁能想到,他居然还活着,平安归来,让鹏九睁大眼睛,激动到不知道说什么好。随后,战王、明王等闻讯,全都冲来,这些人惊颤,无比喜悦,还能见到石昊,这简直是一个奇迹!引走三神,与他们周旋,竟然能活下来,难道说三大强者都死掉了?想到这一可能,他们的心脏都快跳出了喉咙。“陛下,你将他们杀了?”“都死了。”石昊答道。这些人震撼,而后目中的神采一下子璀璨无比,几人振奋到颤栗。“清风在哪里?”石昊问道,并未见到他。谈及这个问题,几人神色一暗。石昊不顾自身安危,将三神引走,清风心急如焚,怕他殒落,登上祭坛而去,想请高手来营救。显然,清风去了石村,请来了毛球还有小红。而也正是这个时候,发生了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一神寻来,要见阳离、穿山甲、冥神三大强者,与毛球、小红正好撞在一起,直接开战,杀向了大荒中。结果如何,至今不得而知!还有一件事就是,另一位神出现在补天阁废墟上,毁掉了正在重建的一切,在那里巡视,在寻找着什么,像是要打开上古圣院。石昊闻言,心头大惊,毛球与小红到底还是出来了,可是他们刚点燃神火,与七神相比有一段距离,这样对决可能会身死。但是他也不能怪清风,这个柔弱的少年急眼了,怕他死掉,不顾一切而发动所有力量想要营救他。“出现在皇宫中的神是哪一个?”石昊尽量让自己呼吸平稳,话语平静。“西方教的强者,修有丈六金身,体外跳动的神火分外炽盛。”鹏九答道。“什么?!”石昊闻言,通体冰凉,心一下子沉了下去,他从三神那里了解到,西方教这个点燃神火的强者战力排名第二。半个时辰后,石昊赶到那片山脉深处,见到了倒塌的山峰,以及化成岩浆又冷却的大地,一片死寂。他仔细寻常,赤红的羽毛染着血。到处都是,那是小红的!随后,他又见到了折断的铁棍,以及金色的皮毛,那是毛球的!石昊目眦欲裂,血液澎湃,重发冲冠,所有这一切都预示着,两人殒落了。他甚至见到了一截焦糊的朱雀翅,以及毛球的一块带着金色皮毛与血的残骨。这进一步证明。那两大强者多半死掉了。“啊……”石昊嚎叫。像是个受伤的野兽般。难以接受这个结果。“我不要你们死!”他眼睛红了,幼时将毛球捡回,相伴长大,彼此感情很好。而小红嘴巴虽然不饶人,但对石村也绝对友好,帮助守护那里。怎么能死去,发生这等惨事,让他难以接受!要知道,上次西疆一战后,那两大强者回归石村,并未带走真神法器,而今拿什么去战斗?尤其西方教这个高手号称七神中第二强。比阳历、穿山甲、冥神联手都要厉害!石昊发疯一般寻找,再次见到了毛球的骨块与粘着血的皮毛,也发现了小红另外半截翅膀,这让他很欲狂,仰天长啸。石昊哭了。第一次这般的伤心,自他走出石村以来,一直高歌猛进,横推对手,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惨事。在世人眼中,他是天才,是无敌的少年至尊。在虚神界内,他是人神共愤的熊孩子,一路高歌,难逢对手。没有人看到过他这样柔弱的一面,此时石昊放声大哭,趴在地上,捧着毛球的残骨与皮毛,抱着小红的翅膀,伤心欲绝。“我不要你们死,我要你们都活过来!”他伤感与悲恸,眼泪不断滚落,大喊大叫。在这一刻,他才更像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而非世人眼中的惊艳奇才——小石,他有些无助,悲愤无比。石昊遍寻这片山脉,最后黯然离去。他直接回到皇宫,谨慎开启一条通道,而后抹去所有痕迹,这才冲进去,前往石村。原本,他说什么也不会回去,怕万一引去祸端,但现在心中悲伤,不看个究竟,他难以呼吸,心神都要燃烧了起来。刚一回来,他就听到了哭声,许多孩子都在抹眼泪,一些成年男子也都带着悲色,整个石村无比压抑。石昊闯下祭坛,看到清风跪在地上,正在大哭,那里有一口棺椁,预示着不祥。“毛球,小红!”石昊一声大叫,张嘴吐了一口血,眼中带着泪,道:“你们死的好惨啊!”这一刻,全村寂静,所有人都回头看他,一时间都呆住了,清风更是跳了起来,仔细的盯着他的面庞。“谁他妈的……在咒我死啊。”就在这时,毛球虚弱的声音传来。而后,小红的鸣叫也响起。石昊一下子愣住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后他看到了毛球和小红,瞬间由大悲到大喜,一声大叫。同一时间,石村众人也都大叫了起来,一起扑了过来。“昊儿,我们以为你已经死掉了,被那三个杂碎神杀了。”“小昊叔你还活着,太好了!”……众人扑来,将他举起,仔细的摸了又摸,全都在咧嘴大笑,眼中带着泪花。石昊瞬间明白了,这棺椁是为他准备的,都以为他死掉了,并不是在安葬毛球与小红。“大家都还活着,这种感觉真好。”石昊擦去脸上的泪水,露出很不好意思神色,第一次在众人面前这般失态。他见到了毛球还有小红,这两大强者受伤严重,毛球下半截躯体断掉,彻底消失,而小红的一对翅膀也被撕掉,都很惨烈。两人活下来了,这一切伤害都不成问题,点燃神火的生灵,恢复力极强,早晚还能长出断肢等。“我还以为你们死掉了呢。”石昊说道。“差一点就死掉,那个金身太强了,根本就打不动。”毛球道,呲牙咧嘴,浑身是伤,连本源都被震裂了。小红亦如此,身上没有一处无损的地方,特别是原始符骨被震裂,这极其严重,它们一两年内都很难恢复过来。“没关系,我这里有太阳神树的黄金液,你们一人一滴,半年内一定可以复原!”石昊说道,取出玉罐,让他们各自服下一滴。他总共就得到三滴,其中一滴执意送给了父母,剩下的两滴给予了这两大强者。“西方教那个强者呢?”石昊问道。“死了,艰难的被我们击杀。”小红道。“他死掉了?”石昊不敢相信,这有点不符合常理,毛球与小红拿什么去与那个第二强者争斗,彼此差距很大。“动用了石村的祖器”毛球道。石村有两件祖器,分别为一块骨、一张兽皮,这一次毛球与小红持着这两件古器,开启封印,比之石国皇宫的真神法器还厉害两分。石昊发呆,道:“即便是这样,也很难杀死那个人吧?”“没错,我们刚点燃神火,而那个西方教的强者早已点燃上百年,极度强大,实力远胜同阶者。”小红点头。最为关键的是,他们带着石村的另一件古器——黑鼎。这药鼎很神秘,平日看不出什么,唯有用最好的灵药、太古凶兽真血炼丹时,才会有异常现象发生。毛球与小红听从清风的建议,带上了这口鼎,关键时刻,这鼎尽显神奇之处,防御力惊人,躲在当中,可以避开九成以上的伤害。而且,最关键的是,在他们即将殒落时,这鼎曾喷出一道丹火,将西方教那名强者烧成灰烬。“这……”石昊瞠目结舌,这鼎果然神秘,一直都觉得它非凡,想不到不光能炼宝药,还有如此强大的攻击力。石昊真的没有想到,七神中的第二强者就这样被解决掉了。“鼎呢,我去用它镇杀另一尊神!”石昊问道。现在风声还没有走漏,无论是他坑杀了三神,还是毛球与小红击毙西方教点燃神火的强大生灵,都不曾传播开来。他想持鼎,去补天阁将那一个落单的神镇杀,解决掉一个祸端。“它消失不见了。”毛球叹气。它与小红合力催动,那鼎十分神秘,发出一道丹火后,轻易烧死西方教的高手,而后在火光中消失。从大悲到大喜,一件又一件事,接连的意外,让石昊都有点麻木了,听到黑鼎消失,他一阵愕然,倒也没有太震惊,只是很遗憾。“我隐约间看到,那鼎龟裂了,黑色金属皮脱落,变得洁白如玉,成为了一口骨鼎,这才消失。”小红道。它通晓火道神通,在黑鼎发出丹火时,它自然格外敏感,模糊的看到了这一幕,白色骨鼎消失在火光中。月票距离前面很近,只差十几票,求上几张,翻越过去。...


海哥哥

发表于22小时前

回复 楚江皮皮虾 : “先生,您可知道,您究竟在说些什么?”。 

猜你喜欢
香蜜沉沉烬如霜百度云
热度
97396
点赞

友情链接:

私立马鹿兰高校电影 射鸡英雄传 布袋和尚台湾版 新月娥 屠宰呕吐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