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爱门》免费观看完整版-DVD在线-聚力影视
爱爱门
地区:台湾
  类型:爱情片
  时间:2023-02-03 17:26
剧情简介
“四位老祖在此,是不会有事的,此前毅儿百骨断裂,我想也只是让子陵出一口气而已。”另一位宗老很冷静。石子陵提着战矛,如一头飞天神魔般横空而来,一声长啸,体内一头巨大的太古凶兽浮现,跟着他一起杀至。“咻!”石毅抬头,双目深邃,有日月转动、星河陨落的景象,非常恐怖,而后射出两道绚丽的光束,由符组成,密密麻麻,激射向天空。他再次让天地紊乱,干扰了石子陵施法,但是这一次却无用,黄金战矛一扫,天地共鸣,万重金涛澎湃,镇压十方。“噗”的一声,几位宗老大口吐血,被扫飞了出去,石笠落地后更是踉踉跄跄,一步一吐血,险些将石毅扔出去,他身体剧颤,差点栽倒。“吼……”石子陵身畔,那头太古凶兽亦发威,撼天动地,凶煞气息如海,扩散向四方。四大宗老再受震动,又一次喷血。“再战!”四人冲向前去,一起围攻。几人激战,宝术冲霄,十方俱颤,这里光芒盛烈,石子陵如一尊金色的天神,在四大高手的围攻下,纵横冲击,竟占据了上风!大战到了白热化,四位宗老全都血染衣襟,而石子陵却越战越勇,神辉滔天,压迫的他们几人要窒息。突然,一股恐怖的波动自石笠身上散发,宛若一个太古的神君出世,震动了茫茫天地,他的胸部在发光。“嗯?”石子陵一惊。这太突然了,这股恐怖的力量压制了一切,竟定住了黄金战矛,磨灭了石子陵身边的那头太古凶兽。石子陵眸子中神光暴涨,如两道金色的闪电射出,震散了那种可怕的波动,手中战矛再次发光,缭绕着大片飞符,震慑四方。“轰!”金色战矛向前刺去,洞穿天地,诸神的吟唱响起,是如此的真实,神圣无比,光辉洒落,这是以攻代守!石笠的攻击真的很恐怖,他与石毅宛若融合在了一起,胸口发光,浑身都是复杂的纹络,流转诸天的奥秘。那种气息太可怕了,震的另外三位族老都大口喷血,踉跄倒退,让他们心中骇然,这并非针对他们的,竟也如此。远处,观战众人如遭锤击,皆身体剧震,不由自主倒退,稍近的一些人更是嘴角溢血,呼吸都要停止了,忍不住要膜拜下去。“是昊儿的至尊骨!”石子陵的眸光顿时冷到了极点,怒发冲冠。石笠背负石毅,两人凝结在一起,强行催动那块骨,竟发出了这种神威,震的的四方众人无不骇然。然而,也只是这一击而已,石笠的精气神就被吞噬干净了,承受不住,不断咳血,身体打摆子,且出现一道道裂痕。至于他背上的石毅,胸部则传出了喀嚓声,他归位的骨骼再次震开了,他遭受了重创与反噬,至尊骨还未真正长成,不应这般动用。石子陵浑身金光如火,蓬勃燃烧,占据满了天穹,他的强大令几人颤栗,竟然无恙,撑过宝骨的攻击,向前逼来。“咚!”一步落下,天地抖动,他像是打开枷锁的杀神一般,驱散祥和,浑身散发刺骨的杀气,一矛向前扫来。三位宗老被抽飞,浑身是血,跌落人群中,再也没有爬起来,骨头也不知道裂了多少根,符都难以凝聚了。至于石笠则迎来了石子陵极强的一击,矛锋闪耀,如一条金色蛟龙自天外飞来,穿透其护体宝具,带起一大片鲜血。“噗”的一声,他的小半边身子炸开了,剧痛让他颤栗,符当即就被磨灭了,难以起效果,眼中写满了惊恐。石子陵如太古的神王般,沐浴光辉,一步向前,黄金矛锋指向前方,想将石笠与石毅一齐洞穿,钉死在地。“子陵,该收手了。”就在这时,正西方的老祖动了,依旧盘坐,但是迅如闪电般,移到了近前,通体散发雾霭,身影模糊,探出一只手,抵住了那可怕的矛锋,护住了那两人。事实上,他们一直都在,自从石子陵夫妻踏入府中,他们就动了,镇封了四方。最早时,石子陵进入族中,就感觉到了诡异的气氛,觉察到了四位老祖的气息,他那时已预感不妙。四人修为极深,难以探出底线,有他们在,想要凭借武力讨一个公道太难了,他们也不知修行多少年了。“老祖,你就这样主持公道吗?”石子陵大喝。“我知道,你很委屈,族人对不起昊儿,但请你相信,我等一定会补偿。”老祖说道。就在这时,雾霭弥漫,其他三位老祖也显化在此,将他困在了中央,全都沉默不语。“我不服!”石子陵大吼,通体发光,手中黄金战矛斜指南天,浑身爆发符,动用了最强宝术,要进行一战。众人无不动容,敢与老祖争锋,这是族中多少年来头一次,居然敢这般,石子陵的强大令人颤抖!“子陵你过了,若是执意一战,别怪我们将你镇压!”一位老祖开口。“那就战吧!”石子陵挥动战矛,浑身璀璨,符交织,太古凶兽冲起,宝术惊世,发动了最强攻伐。这天似乎都被撕裂了,茫茫一片,圣光耀眼,令人无法正视,全部战战兢兢,要在这种神威下跪伏下来。“镇压!”老祖出手。这个地方发生了最可怕的大战,惊天动地,震撼人心,每一个人灵魂都在哆嗦,感觉阵阵恐惧。“我看不见……”石村,大柳树前,小不点满脸泪水,他看不到那场战斗。“因为你还太小,看不清那种级数的战斗。”柳树传音,混沌气弥漫,这个地方依然一片模糊与朦胧。“我要看下去,要知道结果。”小不点攥紧拳头,虽然知道那是早已发生过的事情,但心中仍旧很紧张。石府,光辉炫目,各种圣光齐舞,遮蔽天日,竟将整座府邸都覆盖了,什么也见不到。“心有灵犀一点通!”最后,小不点的母亲参战了,抱着他,杀进战场,与石子陵合力祭出宝术,震动皇都。可惜,小不点什么也看不到,入目尽是光,尽是宝术,绚丽的让人心颤,整片天地都被神圣光辉染成了淡金色。最后,他应该是太虚弱了,伏在母亲的怀中昏迷了过去,临闭上大眼前,看到了战场外的小哥哥。石毅虽然百骨断裂,但是精气神不曾减弱,重瞳深邃,正在盯着石子陵,有一种冷冽。随后他又转头看向小不点,嘴角微翘,眸中有一种傲视天地的光彩,很灿烂,他只看了小不点一眼,就不去关注了。因为小不点奄奄一息,失去了至尊骨,此生已废,不值得多关注。在随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小不点一直昏昏沉沉,在生死间徘徊,虚弱的不成样子,生命似乎随时会干涸,对于发生的事并不知晓。当他再次醒来时,已经到了一片蛮荒苦地,远离了浩瀚古国,告别了繁华皇都,景象可谓天地之差。他们来到了一个占地很广、但是却非常破旧的庄园,这是石家中兴之祖长大的地方,也算是第二祖地。“子陵,你真是了得啊!”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拍着古旧的桌子,很是激动,也很气愤,道:“我如果再年轻五十年,有你那样的实力,也要去皇都大闹一番,欺负我们这一脉无人是吗?!”石子陵摇了摇头,脸色多少有些苍白。一个年龄很大的老人开口,道:“竟想也将你们发配到这苦荒之地,他们太过分了,你还这么年轻啊!”“是啊,说是第二祖地,其实有什么?荒凉而苦寒,根不是什么洞天福地,不适合修行与久居!”破旧的第二祖地,地处荒凉的边疆,只有那些犯了大错、惹了大祸的族人才会被发配到此。“这是我与他们的约定,昊儿将在这里养伤。”石子陵道。“还不是一样,就是被发配到了这里!”一位老人气道,而后不解,询问:“他们究竟给予你了什么?”“昊儿若能恢复旺盛的生机,他们立刻归还至尊骨。”石子陵道。“孩子,你怎么能相信呢,这是拖延时间,昊儿如此病重,即便能活下来,也不可能再滋养至尊骨了!”一位老人捶胸顿足。这里除却仆人外,共有四名特殊的老人,都是当年曾经威名赫赫的人物,辈分极高,只是犯下了大过,被发配到了这蛮荒苦地。若非担心连累子嗣,他们早就逃走了,因为修为都极其恐怖,一晃过去多年,几人都已步入暮年,生命无多了。“四祖背着所有人,私下给了我一张残图,说若能寻到我族真正的祖地,在那里也许可以令昊儿复原。”石子陵轻语。另一边,他的妻子带着忧容,抱着虚弱的小不点,美丽的面庞上很久不曾出现过笑容了。“什么,我族真正的祖地?”几个老人都瞪圆了眼睛,那可不是一般的地方,有着太多的神秘与传说,石族祖先就是从那里走出的,开创了无尽辉煌,立下一个古国。几人都很激动,那祖地牵动了石族很多人的心,有着太多的神秘,据传可以诞生神!可是碍于祖训,与那里断绝了联系,最终想寻都寻不到了。“真的假的,别是欺骗你吧?”一位老人不太相信。“无论怎样,我都要去一试,尽最大的努力让昊儿复原!”石子陵脸色坚毅。“若万一寻不到呢?”一位老人提醒。“那我就去找太古神山,走遍蛮荒,也要采摘到一株圣药,决不能让昊儿就此沉沦!”石子陵说道。旁边,他的妻子点头,美眸中充满了坚定,抱紧了小不点。几个老人都吓了一跳,都开口,郑重告诫。“子陵别乱来,太古神山可不是能乱闯的地方,也许会栖居有真犼、金翅大鹏这种无上的生物,会丢掉性命的!”石子陵一直在研究那张残图,不到万不得已,自然不会进太古神山,寄希望于寻到祖地。“昊儿若是死了,我必然会与他们鱼死网破,杀个天崩地裂!”石子陵眸光慑人,露出一种恐怖的气息。“按照约定,昊儿应该留在这里养伤,他们这是不放心你啊,想掌握你的动态,怕你直接就杀回去。”一个老人说道。“我不会将昊儿留在这里!”石子陵自然不是那种死板的人。“这样吧,别给他们借口,说不定你真能治好昊儿呢,我找个孩子代替,将来必须要取回至尊骨!”……后来,石子陵夫妇历经千辛万苦,寻到了石村,见到焦黑的柳树时,着实震撼,他们很强大,自然看出了此树的不凡。但是,对于石村祖地其他的一切却无比失望。一阵风吹来,雾霭渐散,柳树下,小不点一个人孤零零的站着,满脸的泪水。很长时间后,柳树才传音,道:“你感觉怎样?”“我很心疼,父亲,母亲,而今你们在哪里?”小不点不断落泪。“你果然是一个善良的孩子,没有被仇恨激的失去理智而嚷着要复仇。”柳树传音,而后又开口,道:“你失去了至尊骨,就不恨吗,而今的石毅必然光彩惊世,笼罩无尽神环,常人难以仰望。”小不点自然知道,石毅的前途注定远超凡俗,光辉将照亮大地,那是可以想象的。他很平静地开口,道:“不就是一块骨吗,至尊不是封的,不是一块骨头能决定的,而是自己一步一步闯出来的。”“既然你能说出这番话,那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柳树很欣慰。“什么秘密?”小不点一怔。“可曾看到草木枯萎了又繁荣?”柳树问道。为小不点打气,求登陆帐号的点击,还有推荐票,呼唤所有兄弟姐妹来支援,一起将书顶起。感谢!
20215781次播放
73630人已点赞
25524人已收藏
明星主演
破碎的挽歌
陈正道
纳沃特帕普莎多
最新评论(888+)

雷米

发表于21分钟前

回复 魔礼红 : “那这里岂不是……不是脱离了我大明的管辖?”李奈又惊又怒道。” 


九城君

发表于94小时前

回复 半瓶盐汽水: 这部恐怖片《爱爱门》呵的如令老太监还真,会开始担心自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有。


阳关道001

发表于51小时前

回复 佛心禅语 : 厮杀三万年,即便是准仙帝也快油尽灯枯了,他们时时战斗,一刻不停,这是巨大的消耗。远远望去,四大强者都跟骷髅一般,血肉干枯,甚至骨头外露,肤色暗淡,没有光彩,精血耗尽!杀到这等境地,哪怕躯体遭创,也淌不出血来了。他们可以汲取天地精华,但是,造出的精血抵不上他们现在的消耗,生命衰弱,魂火摇曳,有彻底熄灭的可能。准仙帝一时间杀不死,但是,同层次的生灵慢慢去磨,终究是能可以让他们消亡的。可是,即便到了这一步,他们的发出的神通依旧是最强的,不然的话,若是挡不住对手的攻击,可能会遭遇致命威胁。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的精血才会耗光,神魂才会暗淡,身体时刻在付出,在消耗,谁能这样承受下去?界海中,浪涛击天,四大强者厮杀到这里,依旧舍生忘死的大战,对彼此的手段都尽知了,现在拼的是意志。可惜,自从石昊爆开他化自在身后,就一直无法施展了,已经化不出另一具真身。事实上,就是没有自爆,他估计也难以化出,因为三大准仙帝一直在纠缠,不给他机会,全力以赴的压制。起初,石昊疯狂跟他们血战,不愿离去。而三大准仙帝也发疯般阻击石昊,要在这一役中解决掉他,怕让他逃走后留下大患。而到了后来,他们则是被逼到了这一步,谁敢露出败相逃走,都会遭遇另外一方疯狂的反扑与阻杀。现在,支撑他们的是一股精气神,是一股必胜的信念!鸿帝、羽帝心中憋屈,愤怒,他们提前遭遇重创,跟石昊的对决发挥不出真正的威力,他们认为,这是导致大战持续三万年的原因。界海中,黑色浪花翻涌,不时浮现出一具又一具骸骨。有的是亿万年前所留,有的是最近两三万年来战死的,因为,黑暗大军上路了,已经杀向界海的另一端,在途中遇到阻挡后,一路横推了过去。有一部分生灵自接引古殿降临,还有一大部分生灵则是席卷界海。石昊跟三帝之战延续在界海中,他不想让三大强者登陆界海另一端,可惜,再次厮杀千年后,战场还是偏移了。最终,他们打到了堤坝外面。岸上,人影绰绰,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发生激战,很惨烈。仙域动荡不安,死伤了太多的修士,也不知道有多少英杰归于黄土中。因为,接引古殿降临,杀的各族强者毫无还手之力,他们接引曾经被侵蚀的黑暗族群,加入他们。庆幸的是,屠夫、卖假药的、养鸡的,足够强大,他们曾在界海中击落两座接引古殿,并抢到一条传送之路,带领海中一批老辈王者回归。不然的话,仙域可能就覆灭了!那怕如此,也很凄惨,战到这一日,英杰凋零,仙域被打的四分五裂,当年的浩瀚疆土残破了。随后,就是“卖假药的”都战死了!这个生灵身体六分,体悟万道,壮大己身,都沾染上了准仙帝光彩,可惜还是殒落了。因为,黑暗生灵太多,大军勇猛,当中也有极度恐怖的人物,有比九头生灵强横多倍的生灵,吞噬的仙王更多。而在百余年前,养鸡的也殒落了,这位女葬王死在多位堕落王者的古咒之下。不过,她的死惹怒了葬地,多位葬王出世,原本他们是起源古器造就的生灵,得益于被黑暗本源的侵蚀,但是现在却反抗接引古殿。最为关键的是,葬士的始祖出世!谁都没有想到,养有一些凰鸟的女葬士乃是葬士始祖的后代!这位始祖,是第一个接触起源古器的生灵,但是,他已经消失亿万载,沉寂不知道多少个纪元了。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但是,谁能想到,他又出世了,竟是自封于一个瓦罐中,埋葬于葬地之下。葬士的始祖,自称葬主,的确无比强大,比之他的后人还厉害一些,但很可惜,依旧差了那么一点不成准仙帝。他当年去过界海,但又逃回来了,曾有感应,觉察到界海那一端恐怖无边,这多年来一直在蛰伏。有他的加入,让屠夫的压力减少不小。葬主身上的准仙帝之光很浓郁,法力雄浑,比之屠夫只强不弱。不过,仙域、葬地的强者还是越来越少了,不断凋零,一批强者相继殒落。石昊回归,他挡住三大强者,在临近堤坝的界海中厮杀,这震动了仙域各族,让黑暗生灵也都发呆。准仙帝大战,这么激烈。远远望去,那几道身影都杀成骷髅了,浑身残缺,血肉干瘪,实在惊人。所有人都倒退,杀到这个地步,谁上去都无用,肯定要死,那个层次的战斗他们参与不了。“荒,他是荒!”终于,有人大叫出声,非常激动,同时震撼无比。荒,一走就是数十万年,消失太久了。石昊在界海中曾孤独的旅行,曾走了很多万年,离开仙域较为久远了。相对来说,界海中的生灵,比如说屠夫等人,倒是在三万多年前见到过他。“石昊,你还活着!”堤坝后方的大地上,传来熟悉的寒声,带着情绪波动。石昊回头,一眼认出,那是天角蚁,他满身是血,已经成为仙王,但是眼下伤的极重,他头上悬着的元母鼎都残缺了,手中的仙金大棍更是断裂一截。可以想象,这一战到底有多么的可怕。天角蚁是一条硬汉,这么多年的厮杀,早已见惯了生死,可是眼下认出那个如同骷髅一般、正在决战准仙帝的人是石昊后,他还是忍不住双眼发酸,有热泪滚下。“石昊,你要为曹雨生等报仇啊!”天角蚁喊道。他是想激起石昊的斗志,让荒更加有战意,因为,他已经看出,石昊是强弩之末了,在苦苦支撑。毕竟,石昊一个人在大战三位准仙帝!“曹雨生怎么了?!”石昊在界海中声音嘶哑,这般问道。“他战死了,魂归葬土,神魂被打散,只有残躯埋入葬土。”天角蚁带着悲腔。跟他同时代的人都死的差不过了,当年曹雨生跟他一起喝酒一起吃肉,算是同时代的好友,而今却不在了。死了太多的强者!比如,小狗崽也葬在曹雨生的坟旁。混元仙王、仙域中的几位巨头,也都凋零的凋零,殒落的殒落,若非从界海回归一批人,根本挡不住敌手。然而,从界海回归的生灵也有一部分已迷失,堕入黑暗,与他们为敌。这是一个混乱的年代,到处都在征战。“其他人呢?!”石昊问道,没有看到天下第二、仙金道人等。“鸟爷、精璧大爷重伤垂死,被黑暗侵蚀,如今坐死关,在挣扎。”天角蚁告知,神色悲伤。“黑暗柳神呢?!”石昊问道。“可能殒落了,遭遇堕落仙王围攻,在最残酷的一战中消失了!”天角蚁答道。“吼!”石昊嘶吼。黑暗柳神若是殒落,真正的柳神还有希望复活吗?只剩下那焦黑的根茎与一段木桩了!界海中,大战越发激烈,石昊发狂,跟三位准仙帝拼命,阻挡他们登上堤坝,他不允许三人跨上去,不然的话,仙域就彻底毁掉了,将不复存在。这一役,无比艰苦。石昊很被动,因为他在努力阻挡三人,给予了三大强者机会,不时,对他施展出杀手锏。哪怕如此,石昊艰苦阻挡了三大强者数百年,仙域依旧很惨烈,杀的日月无光,血流成河。葬士来援也无用!自那接引古殿中降落下来的黑暗大军实在过多。“啊……”仙域中,有仙王大吼,血雨纷飞,神魂粉碎,光华照亮了残破宇宙。“盘王!”有人悲呼。盘王殒落,被黑暗巨头击杀。“吼!”屠夫长啸,冲了过去,手中兵器化成璀璨仙光,斩落出手之人的头颅,在那里灭杀其魂魄。但这依旧不能改变什么,盘王战死了。“老祖!”盘羿悲呼,冲向那片宇宙,想要抓住什么。界海中,石昊怒发冲冠,但是,他被挡住了,三大准仙帝围攻他,根本无力援手。“盘王于我有大恩,以荒之名号令天地大道,若有因果尽加吾身,庇护盘王!”石昊嘶吼。其音低沉,但是言出即法,这是准仙帝的力量,化作涟漪,笼罩那片星空。可是这样的施展出无上奥义,让他自身遭遇重击,三大准仙帝皆冷笑,对他无情出手。远方,残破的仙域中,那片宇宙间,盘王四分五裂的尸体重组,碎灭的元神,有点滴凝聚,没入其躯。显然,准仙帝的能力也是有限的,石昊之所以能如此,是因为盘王肉身还在,元神残留点滴。盘王是堕落仙王所杀,并非准仙帝灭杀,还有一线生机。哧!最终,盘王发光,化成一株蟠桃仙树,这是他的本体,被一团光包裹着,撕开虚空,就此消失了。很可惜,石昊哪怕费力庇护,盘王的意志还是消散了,只留下树体,留下本能,或许千百万年后,新的意志会诞生,唤醒前世残留的点滴记忆。“嗷吼……”一头金毛犼的身体爆碎了,石昊双目炽盛,他认出了,那是他曾经降服的坐骑。“你还有几分力气帮别人?”羽帝大笑。石昊的确涌起一股无力感,强行干预,庇护盘王,已经让他吃了大亏,耗去不少精气神。“金毛犼!”石昊低吼,依旧想支援。“不必了,我先走一步!”金毛犼这一刻竟是如此的刚烈,焚烧自己的残魂,精血如灯油,点燃自己,冲向对手。轰!最终,那里腾起阵阵恐怖的光束。石昊低吼,双眉倒竖!他注意到了,那片区域格外的与众不同,天角蚁在那里征战,金毛犼在那里战死,盘王殒落地也离那里不远。“杀!”有人大吼着。在那里,有一批大军在结阵。同时,有大旗招展,竟然书写的是“天庭”二字。很快,石昊看到了,他见到一个年轻人长的跟他很像,极其勇猛,是一位年轻的仙王,搏杀堕落王者,浑身是血。在那年轻王者的后方,大阵浩荡,仙威弥漫。有八百老兵,嘶吼着,呐喊着,各自抱着阵旗,组成仙王法阵,跟他一起冲杀。这一刻,石昊眼中险些有热泪滚落。那个年轻人,他自然知道,是他的亲子,竟然在这最可怕的动乱年代出世,参与到了这一战中。然而,让他险些落泪的,最主要的还是那八百老兵。那是曾经追随过他的老兵,而今又跟着他的亲子出世了!边荒七王的后人,还有来自石村的青壮,当年曾在末法时代追随石昊,组成八百子弟兵,一路跟他杀向九天。不过,岁月无情,末法无解,到了后来,只有穆青等有数几人还在他的身边,其他人都消失了。世间一致认为,八百老兵必然都老死在了岁月中。石昊为他们立下过墓碑,许多人见到他曾亲自去祭奠。然而,事实上,他以神源将八百子弟兵封住了,最后跟石村一起消失。“我等饮过仙王血,早已获得新生,修炼漫长岁月,就当在此决战,死,是战者的归宿,英魂重归故里,有何惧哉!”八百老兵咆哮着,守护在小石头的左右,组成大阵,跟着他厮杀。这些老人,石昊曾封印,也曾给他们留下大药、淬炼过的仙血,但却不想他们出世,希望他们安度余生。怎能料到,连他们也都杀出来了。天角蚁早先没有告诉石昊,是不想引起三大准仙帝的注意力,怕他们阻击石昊的亲子。老兵喋血,有人在殒落。“荒天帝!”有老兵嘶吼,在大喊,看向界海方向。“啊……”石昊咆哮着,如同受伤的野兽,看到老兵们都跟着他的亲子杀了出来,在那里大决战,不断有人血溅星空,他眼睛都红了。“荒天帝!”像是有所感,八百老兵望向这个方向,大吼着,悲啸着。轰!三大准仙帝重创石昊,终究还是登上了堤坝世界,硬闯总比防守容易。“呵呵,哈哈……”羽帝大笑不止。“荒,你死定了,登上这片世界,就是你的末日!”鸿帝笑的很冷酷,杀气滔天。石昊俯冲,来到堤坝上,阻挡住了三帝。“没用的,已经晚了,平衡已经打破!”苍帝冷冷的说道,他一张嘴,附近的堕落王者,躯体中有黑雾腾起,些许血光没入苍帝口中。“呵呵,哈哈……”羽帝笑的很张扬,一对巨大的翅膀鼓荡间,他的身上出现丝丝的血迹,多了一些精气神。这的确打破了平衡!这些年来,他们跟石昊大战不止,血拼到了最残酷的境地,自身的精血都干涸了,再也无法出现。因为,消耗太大了。来到这里后,堕落王者身上竟有三帝需要的残血。“我等当年曾赐下稀薄的帝血,造就出一些统领,虽然很少,但是足以打破平衡了!”鸿帝说道。堕落王者中的巨头,当即都干瘪了,殒落了。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虽然他们所获取的精气神不多,但是却可破开平衡。并且,黑暗生灵身上腾起的黑雾,都疯狂涌向他们,那是最本源的黑暗物质,可以有效的补充他们所需。这一切都有利于他们。“此战可以结束了!”苍帝说道。三大准仙帝认为平衡打破后,他们将慢慢占据上风,可以磨灭石昊,尤其这里是仙域,会让对方投鼠忌器。仙域一些强者浑身冰冷,他们都听到了,因为准仙帝的声音传遍这一界。“杀!”天角蚁大吼,有其他仙王跟着响应,激烈拼搏,继续大战。“我想杀向那里!”这个时候,有一个年轻的仙王,跟石昊很像,要向荒这个方向杀来。在年轻王者的身边,那些老兵忠诚无比,浴血搏杀,守护着他。“父亲,我身上流淌着你的血,我的神魂亦是你生命的延续,我能为你补充一丝精血,一些战力!”小石头在心中低语,在传音。石昊霍的抬头,他听到了,父子间有莫名感应。这一刻,他发丝乱舞,眼神可怕,浑身都在微微颤抖,怎能如此!八百老兵像是也有感应,悲啸着,跟着一起向前杀。“我有父有母,有长辈,可却不能见,将妻子、子嗣、故人……将石村等全部封印。岁月流逝,一去不回,我只孤独的征战,到了而今,连亲子都要失去吗?啊……”石昊心中淌血,眼角都瞪裂了,他仰天长啸。他的气势在攀上,他有无尽的悲意与杀意,浑身都在散发炽盛的光!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 

猜你喜欢
爱爱门
热度
97396
点赞

友情链接:

新上门 快播无码 沙丘在线观看完整免费2021 野草在线观看 xfplay影音先锋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