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凡秋沐橙小说》HD免费在线播放-聚力影视
叶凡秋沐橙小说
地区:日本
  类型:武侠片
  时间:2022-12-08 17:02
剧情简介
最新网址:瞿忡终于出手,一个来自界海的巨头,曾经打崩葬地,所向无敌,就这样祭出了黄澄澄的葫芦,镇杀石昊。在前方,各大仙王出手,阻拦这只葫芦,此乃大道法器,蕴含着无穷的力量。砰!然而,第一位仙王就被打的半边身子碎掉,整个人横飞,血洒星域中,葫芦一冲而过,就是仙王都承受不住那种力道。“噗!”第二位仙王阻拦时,葫芦嘴中喷薄出一道赤霞,如同血光,凝聚成一口剑胎,就这么斩掉了那位仙王的头颅。“啊……”那仙王大叫,元神挣脱出来,带着精血,逃到了远处,总算没有被剑胎劈开元神。瞿忡发威,太凶狂了,他的法器无坚不摧,路上没有人能挡住他。黄澄澄的葫芦,就这么从天而降,向着石昊的头颅镇杀过去。而此时,蒲魔王、昆谛等都在攻伐,想石昊发动了最强攻击,情况危急到极点。如果瞿忡也加入进来,后果就更加不堪了。吼!天下第二大吼,化出本体,庞大的躯体密布着鳞片,拍动一对巨大的翅膀,它以强横无匹的肉身迎击黄葫芦。咚!在那两者间,发出刺目的光,繁复的符号闪耀,成片的仙纹交织,构建出仙王级的领域,发生大碰撞。轰隆一声,天下第二的庞大龙躯被砸的血淋淋,锃亮的鳞甲成片的脱落,它满身是血,一只龙爪都破烂了,露出骨茬儿,它被击飞。“轰!”就在此时,石昊身体剧震,因为,他的六大秘境同时发光,将头顶上方三尺处的“神”扯下来一些,引发激烈对抗。石昊的眉心在淌血,四肢在龟裂,脊椎骨大龙在咔咔作响,像是要折断了,他的几大秘境在激烈动荡,仿佛要毁掉了。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于此关头,他的身体出现这种剧烈起伏,很容易引来灭顶之灾!“呵,哈哈……”不朽之王冷笑着,纷纷临近,向前轰杀。仙域诸王出手,阻挡他们。不过,仙域的巨头跟异域这方比起来明显不足,昆谛请来了界海中的两大巨头,形成了强大的威胁力。仙域巨头齐虞挡住了刀王,那雪亮的刀气茫茫无边,将老仙王覆盖,让他疲于应付,无力再援手了。“荒,什么天才,什么年轻霸主,妄想成帝吗,我成全你去阴间做清秋梦!”蒲魔王杀气腾腾,轰杀石昊。咚!黑暗柳神出击,挡住了他,两者都是植物成王,进军无上领域,现在相遇在一起,爆发激烈大战。黑色柳条,若秩序神链穿透一切,可是蒲魔王的攻击太诡异,漫天都是蒲公英种子,大道符号照耀万古诸天,这是绝世大战。“呵呵,本座要你今日死,你能活到明朝吗?!”昆谛寒声道,带着无比冷酷的神色,持炼仙壶向前轰杀。轰!石昊低吼,头上的小人被牵着,几大秘境发光,将它向下拽了下来,嗡的一声,它下降了一尺有余。这个过程中,石昊的体魄龟裂,满是伤痕,血迹斑斑,面色苍白如纸。咚!石昊用手一拂,劈中炼仙壶,使之剧烈颤抖,倒转了回去。“荒,你还想活命吗,授首吧!”昆谛声音低沉,满头银色发丝根根倒竖,瞳孔化成恐怖的十字,他双手结法印,向前轰杀,而炼仙壶也又一次被祭出,神光亿万道!咚!石昊躯体摇动,体内骨骼噼啪作响,像是要折断了。另一边,天角蚁等人目眦欲裂,都想去营救,但是根本无力出手。因为,瞿忡所向披靡,催动黄葫芦,将他们都给打的身体残破,咳血倒飞,有的仙王险些惨死当场。天下第二的一只翅膀都被瞿忡撕裂下来了。事已至此,仙域一方危急。柳神对蒲魔王,仙域巨头齐虞对决界海来的刀王,黄葫芦的主人瞿忡横扫仙王,接近石昊,而昆谛已经开始针对石昊展开大绝杀。除此之外,远处还有一个无殇,以及九头怪物也在蛰伏,带着冷冽之色看着。六大巨头若是共击,天下谁与相抗?“轰!”还好,仙域也有隐伏的老怪物,总体来说,跟异域是平衡的,有一尊巨头出现,迎向昆谛,阻止他攻伐石昊。不过,黄葫芦的主人到了,攻杀石昊,不断镇压,情况依旧危急。至于其他仙王跟不朽之王间,早已厮杀起来,这里王血飞溅,无比的惨烈。“呵呵,结束吧,荒,我送你去往生!”就在此时,不朽之王无殇终于出手,提着一杆青铜大戟,向着石昊立劈而去,没有人能阻挡他。因为,所有仙王都被敌手缠住了,此外无殇拥有最诡异的天赋神能,法力免疫,这简直是致命的威胁。符文、宝术等绽放,可在他的身前都被消融了,无法伤其躯体。“区区一个小辈,也敢称尊?死!”无殇吼道,青铜战戟光华璀璨,落向石昊头顶上方,要劈开那个“神”。举头三尺有神明,而今那个小人已经降落下一尺,离石昊的天灵盖还有两尺了。吼!石昊仰头,一声大吼,披头散发,爆发无以伦比的恐怖力量,他头上的那个小人跟着仰天大吼,并且轰出拳印。当!无殇的大戟被轰开,戟刃雪亮,撕裂宇宙,那杀气弥漫开来,让诸仙王都感觉一阵胆寒。这杀伤力太惊人!“嗯?”无殇惊讶,他清晰的看到,那个小人轰出的是大道符文,居然对他有效,震开了青铜大戟。“荒,你死定了!”就在此时,远方再次传来吼声,界海中,有一队人马赶来,领军者虽然不是巨头,但也相差不远了。最为关键的是,他带着界海中一些堕落王者驾临,这是一股恐怖的力量,攻打仙域,一下子就破坏了本就很糟糕的不对等的平衡。若是平日就也罢了,界海不止一次来冲击了,以往仙域可以应付,但现在太关键了,无比危急。这股生力军的加入,仙域这边一面倒,被冲击的王血迸溅,当场就有人被打的身体爆碎,唯有元神逃遁。这很惨烈,即便仙王难以杀死,可以再塑肉身,但这一面倒的大战还是让人震颤,所有人都感觉大事不妙。“我仙域的巨头呢,不是还有吗,为何没有来?!”有人大喝。“进界海了,去联络当年我域出走的巨头,希望将他们召唤回来!”时间很不凑巧,数千年间,有巨头进入界海,去寻找古代无上强者的足迹,希望将他们呼唤回来。因为,大战越来越可怕,他们担心保不住仙域。“嘿,本座也来了!”隐伏在暗中的九头怪物,终于出动,驾驭着白虎,冷酷出场,带着几位黑暗王者,降临此地。轰!他对荒出手,但凡保护石昊的强者都在被攻击的范围内。仙金道人喋血,哪怕他的躯体坚固不朽,此时也出现裂痕,被九头怪物打的险些崩开。可见,这位强者有多么恐怖,当年能跟石昊拼个两败俱伤,不是没有道理,他比昆谛还要强。他观战多时了,见到大势已定,这才现身,免得有意外发生,想趁早结果石昊的性命。这样一股生力军再次加入,仙域的王者们顿时被被冲击的散开了,甚至有王者的元神都被人镇压了。惨败!“九头怪物,当年你被荒击败,低头示弱,进行交好,现在却又这般反复无常,可耻!”天角蚁喝斥。九头怪物一声冷哼,面带蔑视之色,他转头看向石昊,道:“成帝?很可笑,你以为谁都能做到吗,还是去殒落吧!”噗!此时,就是仙域巨头齐虞都负重伤了,被刀王一刀劈中,他一条手臂脱落,鲜血淋淋,倒飞而去。不是他不够强,而是被敌人围住,先后有王者向他出手,再加上一名巨头的绝世刀光太犀利了,因此遭劫。喀嚓!黑暗柳神亦遭受重创,此时,漫天的蒲公英种子、黄澄澄的葫芦、雪亮刀光等一起向着他压来,令它断落下很多黑色的枝条,整株树体都暗淡了。轰!仙域,另外一位巨头也被击伤,倒退而去。敌手太多,将石昊包围,疯狂向他出手,将这里困住了,这是绝杀,许多人都叹息,闭上了眼睛。不是他们不想救,而是现在的情景让人绝望,多位巨头降临,谁能挡住?“荒,你还妄想成帝吗,死到临头了!”昆谛喝道。“呵呵,笑话,成帝者,这就是你的下场。”蒲魔王话语冷冽。“镇杀!”瞿忡出手,黄澄澄的葫芦,直接就落下了,打向石昊的头颅。嗡!这个时候,虚空颤抖,石昊盘坐地,亮起一道又一道符文,璀璨无比,将他给包裹了。“嗯?”诸王一惊,快速后退,担心陷入杀阵中。结果却发现,法阵是不是针对他们,而只是覆盖了石昊。“区区一座防御法阵,也想阻挡我等?受死!”无殇喝道,他也举起青铜大戟向前劈去,动用了无上法力。此时,诸王出手,要轰杀石昊,将他化成灰烬,永绝后患。嗡!法阵奇诡,不断轰鸣,融汇了众人之力,向着石昊汇聚,将他环绕在当中。所有力量都集中向头顶上那个小人。“咦,还没有爆碎,还活着,诸位道友一起出手,轰破此阵,击杀荒就在眼前!”昆谛吼道。他担心有意外发生。轰隆!四面八方,无数的神光符文亮起,向着中央汇聚,镇杀石昊。“好大的手笔,这法阵中蕴含着五行仙金、黑暗仙金、光明仙金、七彩仙金、虚空仙金……全都齐全了,一般的仙王都打不动。”昆谛叹道。轰隆!四面八方,所有力量一起镇压而下,融入阵中,让石昊爆发出惊天的光芒。“融合,就在这一刻!”石昊大吼,满头发丝倒竖,浑身淌血,他牵引诸王的力量入阵,炼化自身。他曾百般推演,如果按部就班的融合头顶上的元神的话,不知道需要多少岁月,而且不见得能成功。最后,他决定引导外界最强横的力量,化入法阵中,几次借外力,用以融合、淬炼自身的神与身。当然,这也是极度冒险的,因为这种变化太剧烈了,他动辄就要爆碎,化成血与碎片。就好比蚕蛹蜕变,化蝶需要一个过程,是慢慢进行的。而他则是激烈进行,等若提前剥茧一般,一个弄不好,化蝶不成,蛹先亡。果然,无穷力量被接引过来,强行融合的过程中,他的身体四分五裂,连头上的那个小人都在龟裂中。石昊二话不说,直接吞食了一株长生仙药,修补伤体。噗!然而,可怕的变化还在继续,他的身体才复原,接着又被冲击的寸寸断裂,骨头都在炸开。他一咬牙,吞食了一颗用三生药炼制的无上宝药,稳固了元神,修补了肉身,这可是能将逝去的仙王救活的奇药,作用太大了。轰!石昊头顶的上的小人被这种无以伦比的力量压迫,跟肉身强行融合,从高高在上两三尺,到渐渐没入头骨内。“啊……”石昊大吼,披头散发,满身血迹,他的身体遭受不可想象的重创,哪怕有仙药、三生药等炼制的奇丹,他依旧受损的厉害。但是,这一刻,他成功了,最起码将头上的小人融入了躯体内。这跟他推想的一样,这种变化太剧烈了,他承受不住了,肉身与神魂都在瓦解,随时会炸开。此外,他的体内浩荡着无上的力量,在弥漫着,透体而出。石昊体内,喷薄无上仙火,他动用真凰不死术,在那里涅槃,璀璨之力绽放,光束滔天。险些爆碎,形神俱灭,但是他抑制住了,阻挡了伤体的恶化,暂时稳固了下来。喀嚓!那仙金法阵爆碎了。众人愕然,这么恐怖的力量都没有将荒杀死,按照他们的猜测,理应让他当场炸开,形与神都要被磨灭才对。“第一击未死又能如何,现在杀了他,法阵已坏,他还能如何自保!”蒲魔王吼道。现在,谁都看出有些不对劲,荒散发出的力量太恐怖了,他头上的小人没入躯体后,他整个人都在发光,威严不可直视。“你想杀我?”石昊浑身是血,并且肌体有很多裂痕,但哪怕如此,当他站起身来时,依旧压迫的人要窒息。轰!石昊出击,一拳向前砸去,大道伦音震耳欲聋,宇宙都在跟着颤栗,哀鸣。噗!蒲魔王轰出那个拳头,被石昊的拳印撞击的炸开,血淋淋,白骨茬森森。接着,他拳印再震,蒲魔王一声大叫,整条手臂被石昊的拳印发出的光给削落下来,景象恐怖之极。“哧!”一道刀光扫来,刀王突然出手,袭杀石昊的头颅,要立劈开来。当!石昊捏拳印,径直迎击而上,无坚不摧,挡住了仙王法器,同时拳头轻震,喀嚓一声,那柄无上法刀就这么的折断了,被石昊生生震裂成三截!这一刻,所有人都骇然!在人们吃惊的目光中,石昊突兀前行,一把抓住了刀王,一记掌刀劈落,击散对方身体散发出的无上刀意,将其头颅给割裂下来,血光冲天。“吼!”石昊一声大吼,如同盖世魔王咆哮,披头散发,杀气滔天,他的身体如同鬼魅一般,又到了昆谛近前,才一碰撞,将昆谛的一条手臂扯断了下来。这一幕,震撼当场,荒究竟发生了怎样的蜕变?居然可以这样轻易是撕裂他们。
26320788次播放
13341人已点赞
81529人已收藏
明星主演
毛豆手机
幼儿园博士
楚雁飞
最新评论(888+)

我知鱼之乐

发表于66分钟前

回复 今晚打蚊子 : 轰!一口大鼎,宏大无边,鼎口内混沌气蒸腾,让它显得异常深邃,像是一方浩瀚的宇宙。○没错,在当中,有各种星河与太阳神星在闪烁,缀在那里,深埋鼎口内的混沌中,让它越发显得恢宏与磅礴。“这口鼎……”石昊双目神光暴涨,这他是透过兔子的神识所看到的景象。是他曾经所见到过的那口鼎,只不过此际更为惊人,它显化出本体,沉在宇宙中,像是可以吞下无边的星系。每一次见到这口鼎,石昊都会心中不宁,总觉得将来他们之间会发生非同寻常的事,彼此有大因果!“那个女人!”石昊忽然发现,在那大鼎的后方有一个白衣女子,风华绝代,双手正在结法印,将大鼎打了过来。她的身体有些模糊,脸上有一张青铜面具,带着泪痕,还有血迹,是那样的让人印象深刻,心都跟着为之惊颤。“是她!”石昊曾跟随天神书院众人前往仙家战场遗迹,曾进入一片奇异之地,在那里见到一个盘坐于万古前巨头要出手镇杀当世奇才,结果时间长河下游有一个丰姿绝世的女子出手,阻止了他。正是大鼎后方这个女子,居然是她在驾驭此鼎。“咦,还有人!”石昊又见到了三道模糊的身影,都是男子,其中一人更是站在一口大钟上,催出钟波,时间涟漪浩瀚,如大海般汹涌,注入前方的鼎中。是他们在将这口鼎打来,极速而至。那鼎满是血迹,不知道经历了怎样的一场战斗。贯通大世界屏障,渡过时间长河,恐怖无边,沿途遭遇诸多阻击,但依旧直冲而来。轰!最后一震,大鼎消失,兔子清醒了过来。石昊并没有在其神识中看到那个盘坐于鼎中的女子,却看到了鼎后出手的几人,这很诡异,难以清。分明是兔子的神识捕捉到的画面。结果石昊看到的却与她不同!“这没有道理啊。”兔子怪叫,因为石昊所描述的跟她自己见到的不一样。“你再想一想,还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石昊询问,这件事非同寻常,两人所见不一样,让人不解。“我都忘记了。”兔子很不好意思,她究竟经历了什么?都已遗忘,哪怕元神曾经如同转世。经历了大梦一场,都不记得了。“再想一想!”石昊神色严肃。“有些声音,伴着这口大鼎飞来,它发光。其音模糊而久,如同在世界的尽头传来,好像是……”兔子努力回想,皱着眉头。很是痛苦,在深层次的识海中寻觅。“它像是在跟我交流,有一个人。迈过众生的尸骨,踏过诸天万界的残骸,独自穿行过黑暗区域,漂流过界海,化解万古诡异与不祥,那是一个人孤凉的旅程,一个人独自血战,他们想问那个人的所有……”兔子着着居然哭了,道:“我本应该想起来一些才对,当时很伤心,分明听到了重要的事,但是现在……居然一印象都没有了。”她越是挣扎,想从识海深处看到什么,但越发的无用,到最后一片混沌,什么都不可见了。石昊尝试,进入其识海,仔细探究那段经历,但是依旧无所获,因为那里一片迷蒙,有时光的力量。曹雨生也想尝试,相助石昊。“算了。”石昊摇头,他轻声一叹,道:“颠倒乾坤,扰乱阴阳,紊乱时间,那些印记不能久留,我们是看不到的。”最为关键的是,与时间长河相悖,与光阴矛盾,故此那段印记不复存在了。“你们还要进仙丘吗?”石昊问道。“算了,既然机缘都被你送出来了,我们还进去做什么?”曹雨生的脸皮相当的厚。石昊将辟邪神竹的宝液给了他们一些,黄泉果送了一颗给曹雨生,而后一起向回赶路,期间也看到了孤剑云等,也送出一些神液。“那个人是荒!”离开仙丘秘境,来到大山之巅,许多人都低声惊呼,自然都认识他。此时,山那座悬空的金色的古庙已经消失,所有的战神烙印都已经散开了,不见踪影。“年轻人,你真不考虑来我仙院吗,那里才是你蜕变的造化之地啊。”仙院的一位老头子道。“没有完美的古种,我去那里意义不大。”石昊回应道。“那就去我圣院。”圣院的一位老怪物招揽。石昊笑了,有苦涩,有无奈,圣院的老头子们早有了决断,天角蚁的力之极尽血,还有其他十凶精血早就分配光了,他去了又如何?一切大机缘早已没他的份,两院培养的几位绝世奇才占用了所有的造化,他去了的话,也不会向他倾斜资源。两院所留下的最后的仙缘,最后的造化,只有两三个名额的量,已经内定给长生世家培养的接班人了。“几位前辈再见!”石昊毫不犹豫的下山,速度非常快,逐渐消失。“了不得啊,这座山有十万台阶,散发磅礴压力,可以碾碎天神,他居然这么轻松的就下去了,肉身得有多么强?”一位老怪物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自认为年轻时,远没有这种本领,跟石昊相比,差距十分巨大!有些人后悔了,放过这样一个奇才,丢在天神书院,任他自生自灭,随意的突破,这真的不可惜吗?“那几个决策者多半会懊悔的,我有一种预感,这个荒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潜力巨大,比那几个重培养的种子级生灵可能还厉害!”一位老怪物暗中道,神色凝重。石昊上山时花费了很多天,可下来时却风驰电掣般,片刻间就到了山脚下。因为,经历过辟邪神竹洁白汁液的洗礼,以及他在那里悟道,其肉身更加坚韧,这山体透发出的符文与压力对他失效了。石昊远去,离开这片区域,径直赶往天神书院。在山上,一群人都在议论。一些年轻的天才也已经返回,来到了山上。“唉,可惜啊,别最古老的那株辟邪神竹,就是普通的一株都没有见到。”“算了吧,别这样,辟邪神竹在此地只有几株,树龄最的都数以万年了,从没有普通一。”“荒真的采摘到最古的辟邪神竹了吗,真是不可想象啊,那得是多么大的造化,据传自古至今都没有几人看到过那棵竹子。”他们惋惜,都觉得很遗憾,当然对石昊也充满了嫉妒羡慕恨,实在有不甘心。“无妨,即便荒得到了最古的辟邪神竹的汁液又能如何,他在天神境无敌,却不代表他可以在更高层次的领域中所向披靡。须知,想要在下一个境界成为绝人物,需借一颗宝种突破,他有吗?”“不错,日后的天下他不会是天地间的主角,只能将另外几人衬托的高不可攀,没有一颗无暇的天种,他是不会有作为的。”“在教主级强者争霸中,多半见到不到他的身影了,结局已经注定!”“嘿,下一个大境界见,我看他是否还能俯瞰众强,如果不能,就老实的蛰伏吧,不然的话,想找他报仇的人会很多!”许多人冷笑,因为石昊曾压的他们透不过气来,特别是一些曾经跟他对立的人,如今更是觉得快慰。石昊远去,不用想也知道,有些人在等着看他的笑话,都知道他没有寻到合适的道种。“以身为种,马上开启吧!”他自语着,多日后返回了天神书院,去见大长老。书院安静了很多,因为出色的人都走了,或进入了仙院,或进入了圣院,只剩下一群没资格入选两院的修士。人不是很多了,偌大的天神书院,无论走到哪里都显得静悄悄,一副萧瑟的景象。“你做的很好。”大长老肯定了石昊的此番历练。在一座灵山下,大长老早已准备好几个药池,他在着手布置,旁边还有几口大鼎,煮着老药,流光溢彩。一股芬芳一股难以割舍的药香,迎面扑来。“接下来的时间很难把握,最短需要几个月,最长也许就是十年以上!”大长老神情无比的严肃。“我知道!”石昊头,他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想要做出突破。他取出辟邪神竹还有黄泉果,因为大长老熬炼药草时,也许还会用到一些。“你可紧张?外界很多人都在关注,要看你如何融合道种,看你能走到哪一步!”大长老十分严肃与郑重的道。这是一个事实,可以料想,只要石昊一闭关,书院想保守秘密都不能,留下来的弟子肯定要将消息传出。石昊如今风头之劲,少有人可比,许多人都知道,他没有无暇宝种,究竟会如何取舍,会有怎样的成就?不少人都在等着看笑话呢!事实上,就在当日,石昊才开始着手准备,消息就已经泄露了。一些长生家族,还有两院的天才们,都得到了讯息。“荒要闭关了,唔,真想知道他是否还能风云再起!”“天神境他是无敌的,下一步呢,他如何去走?!”“嘿,终于要开始了,是他没落的开始,还是突然走向辉煌,拭目以待!”(未完待续。。)” 


林絔锋

发表于21小时前

回复 龙燕豪: 这部武侠片《叶凡秋沐橙小说》他无法理解,张叔为什么会与自己说这番话?


一昔明月

发表于74小时前

回复 红叶秀枝 : 石昊刚要点头,齐道临又补充,道:“尽管他很强,你多半不是对手,但……一定想办法,将他给我斩了!”石昊顿时不爱听了,脸垮了下来,道:“老头子你什么意思,我都击败他两次了,还杀不了他吗别灭自己威风!”齐道临叹了一口气,道:“若非近日才有传闻,我都不知道,行走外界的那个只是他的次身,小看他了。”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他深刻明白,仙殿传承者主身一定会更强,而一旦融合,修为将难以揣度。在他看来,仙殿传人甚至有了同古代那些怪胎一较长短的资本与底气。当石昊听闻这些,很不服,道:“能有多强”“会强到离谱,绝不是主次身一加一那么简单,而是会猛然爆发,一旦融合,他的战力如火山喷涌。”齐道临叹道。就是他也没有料到,仙殿传人会秘密修成这种古法,因为很难练成,十分凶险。原以为,仙殿只是在以月婵做试验,不曾想,自己的传承者也修行了。这一世,竟有两人成功!石昊蹙眉,道:“有这么可怕吗,那古法到底什么来头,不行的话,我去问清漪要,也修行一番。”“比你想象的还可怕,是一个不灭的生灵所创。不过还是不要学了,一人分成两身,一个弄不好就会出大问题。”“不灭的生灵”石昊一惊,一下子想到了曾被镇压在下界五行山下的至强生灵。“那个存在很可怕,据闻是这一纪元最古老时代的无上生灵的遗腹子,而且也许与鲲鹏有关,当然只是传说而已。”齐道临说道。石昊闻言,内心中八卦孩之火熊熊燃烧,当即就问了起来。齐道临摇头,他也只是听到的一些传闻,那个不灭生灵不曾看到过父母。出生后就被封印在混沌中百万年,后来才出世。石昊发呆,果然是被封在下界那尊!“仙殿有一些盖世秘法,但却不是他们自己所创。而是得自其他道统,手上可谓沾满了血啊。”齐道临冷笑。石昊终于明白,为何不灭生灵被镇压在五行山下,依旧难以被杀死。“仙殿所得的法有缺陷,并不完整。那不灭生灵同样是一分两身,只要一身死去,另一身还活着,就可以再生。并且,他每死一次,经历一次涅槃。进行一次生死感悟,都有可能会更强一些。这就是无缺法与仙殿所得法的最本质区别。”分成两身修行,融合时会变到最强。但是不灭生灵的无缺法,还能有生死涅槃,更进一步的提升。“所以说。想真正杀那不灭生灵,除非将他两身都同时击毙,不然的话每次只杀一身,只会让他感悟越来越深,可能会更强。”石昊询问,如今的不灭生灵去了哪里,这位存在绝对是站在他这一边的。结果得到的消息与传闻一样,早已进入广袤无人区深处!“一切的根源,难道都是要去那里吗”石昊轻语,他觉得,柳神、小塔也可能直入禁地最深处了。而今,连齐道临也要去了。“你要小心天人族的决心。我不在的时候,懂得自保。”老天人告诫。他特别叮嘱,称那护道者生命无多,上次战败,直接逃走。多半是为了能真正发挥最后的余热,也许会走极端。当然,天人族的护道者若是出手,肯定不会留把柄,会把事情做得很干净。“我有自保手段。”石昊道,身上有两枚破界符,不用担心,静等大赛开始就可以了,等再次出来,也许就是另一番景象了。他曾听闻,这样的旷世天才大战,每一次最短也要一年,最长的一次居然长达百年,那些人才出来。时间最长那次,甚至有人逆天,直接成就了天神位。“唔,努力吧,进入‘仙古’,除却最大的造化,还有其他绝世神果、仙料等,得到一种就受用终生,比如说‘天神果’,吃下去的话,嘿!”齐道临眼中灿烂,他很遗憾,自身进不去,不然的话一定会将些“圣人木”、“天神果”、“仙胎”等扫荡个干净。里面的神圣之物太多了,各大教都眼馋,这也是为什么培养与鼓励弟子参赛的原因所在,即便不得第一,只要能活着出来,就绝对会有巨大收获。“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比如说各种危险”石昊问道,请教经验。“危险很多,每次都不相同。”齐道临说道,而后又提醒了一遍,天人族虽然败了,但不容小觑。石昊咕哝,该族没落了,所谓的初代幽宇如果不是近来融合了天命石,不可能强到离谱,跟他血拼那么长时间。“就知道你大意了,天人族可不简单,史上曾有个年轻人融合了三块天命石,号称三石天君。”齐道临摇头。“什么,融合了三块天命石,资质逆天了吗”石昊吃惊,太古年间出了六大天人,也不过是六块天命石。居然有一个人,曾经独自融合了三块天命石。“他的资质一般,不是初代,不曾融合时,默默无闻。”齐道临说道,但又严肃补充,道:“但是,他实现了三次完美进化,资质再差,也无法想象了。”“还活着吗”石昊蹙眉。“据闻,探索一处仙古遗迹时,他意外失踪了。”齐道临说道。接着,他又道:“百川汇海早就开始筛选、报名了,你一直没太在意,而我现在时间也不多了,你自己想办法吧。”石昊:“……”这老头太不负责了吧,石昊腹诽,不是说一些大教直接可以选送吗,不用各种繁琐步骤。“随便找个道统蒙混过去就可以了,并不严格。”齐道临拍了拍他的肩头。而后他又叮嘱了一些需注意的问题,道:“我该走了,去火州的仙矿走上一遭。看一看能否得到一桩造化。”“仙矿!”石昊吃惊。他知道,火州多神矿,生产各种天材地宝,也有一座传闻中的仙矿。但是自古以来没有几人能进去,异常危险。“我为什么将道场放在这里,就是因为盯住了那座古矿,等了很多年,这次可能有短暂的机会,稍纵即逝。”齐道临曾偷师百家,曾经在一处圣地中盗出过一枚骨片,上面记载了一些秘闻,藉此能发觉仙矿出世的征兆。等了很多年,他终于看到了端倪。“道主。带我去长长见识。”“好!”齐道临很痛快的答应了。火州,并不都是大草原,最深处还有各种地形。这是一片戈壁,寸草不生,砂砾遍地。师徒二人等了足足六日。都快失去耐心了,终于出现了异常,远方的地面出现裂痕,喷薄艳艳仙光。而且,随着时间流逝,那里传出了大道轰鸣声,越来越响亮。石昊倒吸冷气。而齐道临早已长身而起,盯着那里,目光灿烈,如同火炬在燃烧,浑身浮现骨文。“轰!”地面崩开,一座大山从地下升起。缭绕着带状混沌雾霭,巍峨与高大无比。在半山腰那里,有一座古洞,喷发瑞霞,仙雾弥漫。景象惊人,大道轰鸣声震耳欲聋,如同海啸般。“等了这么久,还真有发现的一天啊!”齐道临不淡定了,神色激动,发出绚丽符文,带着石昊直接冲了过去。这是一座古老的矿洞,刚一进来,就感觉到了一股浓郁的神圣气息,让齐道临都剧震。“仙道气息!”如果是这样,他觉得干脆将这里开辟成洞府算了,花费多么巨大的代价都值!然而,很快他就不能憧憬了,感应到了一股让他都惊悚的气息,这可不是什么善地,有未知的危险!“这……不是天然形成,是人为开凿的!”石昊说道。与其说是一座古矿,不如说是一座洞府,向里走去,居然如同殿堂般,而且石壁上有斧痕、剑痕等,很明显,这是凿出来的。“不太对,这剑痕、斧痕……是绝代高手所留!”齐道临心惊,强大如他这种人,到了这般境界,外物很难让他动容,可是到了这里他却一再变色。“这是……无上禁忌高手所留!”他瞳孔收缩,盯着洞壁,越是细看越是震惊,因为每一道痕迹都有着无法言喻的大道神韵,玄奥无比。要知道,这不是那些人有意为之,不是为了传道,只是正常的刀削、斧砍,是为了开凿这座洞府留下的。便是如此,还能展现大道奥义,这简直无法想象,那些人得多么恐怖!齐道临看出了,这不是一个人所留,最起码有五六种兵器的痕迹,都是盖代高手所为,强大到令人心颤。“这是混元石”齐道临终于认出,这洞府石壁的来历,简直石破天惊,惊的他睁大了眼睛。太奢侈了,居然是混元石!所谓混元石,诞生在混沌中,坚硬到难以想象,价值可与世界石比肩,是天生的至宝粗胚。“还有没有天理,用这种至宝开辟洞府,该天打雷劈啊!”齐道临怒道,太可惜了,怎么能如此浪费。混元,常与真仙连在一起,这是仙道宝料,已逝去的那个纪元才有混元真仙。这是仙古时代的洞府想通后,师徒二人都是一惊。齐道临想探寻,刚以手触摸石壁上那些斧痕等,结果当即剧震,快速倒退,脸色有些难看。显然,当年的几位盖世高手所留下的痕迹过于恐怖,蕴含着无上大道之力。他没有再继续尝试,因为时间不多,不能过久耽搁,带着石昊向里冲去。很开,他们明白了一些状况,因为洞壁上有不少裂痕,那是法力震荡所谓,更像是至宝对拼时受损。“我明白了,这是一块混元石残片,本是一件至宝,只是在与人大战时破碎了,故此被用来炼成洞府。”齐道临说道。不然的话,没人会这么奢华!即便如此,也彰显了这洞府超凡,几位盖代高手凿刻,化作古矿,这里……让人期待,笼罩着神秘雾霭。()。 

猜你喜欢
叶凡秋沐橙小说
热度
97396
点赞

友情链接:

创世中文网 黄秋生人肉叉烧包 海贼王剧情分集介绍 荃加福禄寿探案 桃花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