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总统大人》免费在线观看完整版全集-电影-聚力影视
早安总统大人
地区:印度
  类型:奇幻片
  时间:2022-12-08 16:34
剧情简介
只见李敦民挑了挑眉毛,轻笑了一声,索性伸了一个懒腰,很是轻松的说道
72234068次播放
27985人已点赞
64271人已收藏
明星主演
轻国大帝
久炼成钢
艾夕夕
最新评论(888+)

约书亚萨弗迪

发表于48分钟前

回复 暗石 : (听说有人冒充我,建了一个群,忽悠一些新作者进去,请不要上当受骗!)“呜呜……”号角声响起,青金战船横渡虚空,从西方教远去,渐渐消失。船内流光溢彩,各种宝料、灵药等,堆的跟小山似的,发出绚烂的霞光,晃的人睁不开双眼。“收获太大了,这些上古大教果然底蕴惊人,积淀深厚,超出想象啊!”船中,明王感叹,连他都心潮澎湃,就更不要说那些年轻人了,宝物实在太多了,让人看一眼都激动。石国也不算差了,为上古神国,可是跟补天教、西方教的比起来,立刻就暗淡了很多倍!“这鼎不错,是一件真神法器啊。”战王动容。它古朴而沧桑,倒进去一碗水,结果流出的液体有清香,不知道炼了多少宝药。石昊也注意到了这口鼎,是从补天教得到的,通体成灰褐色,看起来像是以岩石刻成,内蕴惊人的道纹,十分难得。不用时,它只有一尺见方,稍微一催动火焰,进行炼药,立刻变大,古朴而大气。石昊仔细看了又看,决定将此鼎送给石村,用以补偿,他将村中的两件祖器都用坏了,在与仙殿老仆那一战中,破裂不堪。随后,石昊又捡起一柄骨剑以及一根藤杖,还有一座拳头高、通体鲜红的宝炉,全都流转神纹,强大莫名,是上古神级法器中的精品。石昊递给清风,让他带回石村,守护族人用。战王、明王等自然无意见,两个大教都是石昊攻下来的,这一次收获巨大,船上还有一些十分了不得上古法器,将会留给石国。“大丰收啊。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有这么大的收获!”鹏王感叹,便是他身为尊者,都心绪难平。“陛下,也请为自己挑选一件兵器吧。”战王建议。这里悬着一排兵器,从尊者级到神级,应有尽有,全都散发宝辉,流动异彩,十分的了不得。石昊点了点头,他要去上界。的确需要一件强大的法器护身。至于石国的镇族宝具等。他是不准备带走的。他看了又看,几位老王陪着,介绍这楔器的来历与功用,在攻破两大圣地后他们从俘虏口中详细了解过。石昊扫了一遍。都觉得不太顺手,最后他盯住了一口神池,当中是晶莹的金刚液,散发奇异香气。“就是它吧。”他一抬手,将池中的降魔宝杵召唤了过来,这东西很神秘,以一块不知名的兽骨打磨而成,通体暗淡,并无光泽。但是。谁都知道,这是一件上古法器,很不一般,绝对出自神明之手。入手之后,石昊顿时觉得一沉。这宝杵不过一尺长,却重达数千斤,材料果然特别而古怪。他轻轻一挥,白骨打磨成的降魔杵,顿时划出一片符文,有惊人的波动,瞬息间将前方一座大山震的崩塌。“好强,这件兵器不错。”战王点头。“找到了!”就在这时,有侍卫惊呼,非常喜悦,送来一张古卷。“金身液的配方吗!”明王呼吸急促。补天教有一种宝液,号称金身液,极其珍贵,历来只有月婵这样的核心弟子等才能服食与浸泡。石国很在意这个配方,一直在寻觅,此刻从宝藏堆中找到了。它与金刚液配方价值等同,若想炼体,只要得到足够的多的神液,便可事半功倍,强行提升到极致。当年,重瞳者石毅就是因为得到了大量金身液,肉身坚固,可与石昊自己修炼成的宝体对抗,几乎不落下风。“可惜啊,这是残缺的,只是上卷,还缺少下卷,只能做参考用。”石昊接过来后细看过,遗憾的摇了摇头。完整的古方随着补天教那为尊者的殒落而从下界消失了。像宝术、神圣古方等都掌握在最重要的人手中,很难留下,他识海中有禁制,一旦触及就会自爆。“还好,我们得到了金刚液的配方,值得庆幸啊!”任何事都不可能完满,能得到一张古方已经算是大气运,可以让石族越发强大,想要全得到那很不现实。那样的话,估计上苍都要降祸了。青金战船穿过“域壁”,返回荒域,这惹起一片轩然大波,石国远赴他域征战,大胜而归,天下皆沸。要知道,他们可不是攻打一个普通的门派,而是三大圣地,全部推翻,这传出来后让人们难以相信。要知道,补天教、不老山、西方教统御下界,也不知道多少万年了,号称不朽,根本无人可抗。结果现在却被掀翻山门,将他们的根基斩断!“小石,神人也,竟然死而复生,还将一干圣地全部击破,注定要留名千古啊!”这件事影响太大了,必将要在修炼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石昊很清楚,能将几大圣体推翻,主要是因为这是一个无神的时代,那些强者全被不灭生灵给捉走了。不然,若是其他年代,几大圣地中有点燃神火的强者坐镇,根本不可能击败。青金战船并未返回石都,而是向着西部边疆而去,呜呜号角声响彻大地,让沿途一些势力心惊肉跳。人们知道,他们是冲着小西天而去,还剩下最后一个敌对道统没灭。在这里,有一头狻猊在徘徊,正是石昊的一道灵身,一直守在小西天,防止该教重要人物走脱。它没有攻进去,是因为这里很特别,小西天处在一方小世界内,现在封闭了入口,与外界隔绝了。“正好试一试这根宝杵的威力。”石昊说道,站在青金船上,浑身发光,燃烧神力,而后猛的祭出降魔杵。“轰!”骨质神杵化成一团洁白的光,冲向前去。轰然一声砸在那对封印的石门上,以这里为中心,发出无量符文。一瞬间而已,附近的大荒,草木爆碎,山峰裂开,遭受了一股极大的冲击。周围的山地,寸草不生,全部毁灭了,诸多山峰被削去一截。毫无疑问。小世界入口被击穿了。“好强的法器!”石昊赞叹。至于其他人都瞠目结舌,这件兵器绝非寻常,在真神法器中也算是精品。“可惜啊,动用它时。会伴着西方教特有的符号,让人一眼就能认出。”石昊摇头,这是个麻烦。小西天内部一片大乱,强敌上门,他们慌了,连神之门户都被击碎了,现在多半要大祸临头。石昊率先杀了进去,很快他就怒了,因为发现了几名凶徒。是荒域非常出名的大寇,让他一下子想到了肆虐大荒那群流寇。“杀!”他大开杀戒。出人意料,小西天除却死去的那头白玉龙象外,竟还有一名尊者,实力不俗。可是却也难逃一死。这一教注定要被拔出,无论是从他们针对石国,还是昔日在大荒中血洗那些小部落,恶行累累,要被征伐、抹除。小西天,没有那么多的神料等,但是药田中却郁郁葱葱,绽放霞辉,馨香扑鼻。这里灵药格外多,而且当中不乏黄金草、落月花、紫星兰这样罕有的奇药。最为让人振奋的是,这里还有一座火焰洞,当中培育着离火灵花、朱雀兰、赤光草等,另外还有一片泥沼,养有灵血虬、赤天蜈、三足蛙等灵虫。“带回石国培养,自此后再也不用担心灵药不足。”明王道。“这下齐全了,尊者以下的丹药全部能炼出,而且小涅槃丹也能炼出一些。”石昊点头。小西天被攻破,代表所有大敌皆败,预示着石国的强势崛起,传遍天下后,十方皆颤!最终,石国都城李家的一位弟子,负责收拾小西天的残局,他名李白丁,曾在该教修行,接管了最后的烂摊子。至此,小西天沦为石国的一座城池,接受石国的调遣。石国鼎盛,随着石昊复活归来,推翻几大圣地,威震天下,再无对手。“就要离开了。”石昊站在中央天宫内,轻轻一叹。外界,一片喧嚣,天下沸腾。石昊不理会这些,开始闭关,他要炼药,在离去前,再做一些事。巨宫内,灵气氤氲,各种灵草被采集而来,不少稀有的矿物送进殿中,此外还有灵虫等也已准备好。接连半个月,石昊不断炼丹,一炉又一炉,有不少都交给了清风,让他送会石村,还有一批留给石国。最后,他更是再次炼出一些珍贵的小涅槃丹,这是可以让王者晋阶为尊者的无价宝丹!“该离开了,去寻我自己的机缘。”石昊说道,长身而起,停止炼药。战王、鹏王、清风等想挽留,可是张了张嘴,却不知道如何开口,石昊要去上界,要寻找一条天路,去追求自己的道,他们无法阻止。“陛下!”几位老王都很伤感,从石昊崛起,到逝去,再到复活过来,发生了太多的事,让人难忘。“不回石村看一看了吗”清风哽咽,带着泪问道,这一别也许便会是永远,再也见不到了。“不了,只会伤感,就这样离去吧。”石昊说道。“石皇!”很多王侯都来了,为石昊送行,全都充满了不舍,一些人眼中带着泪水。特别是那些年轻的强者,非常不舍,石昊曾带着他们攻破几大圣地,所向披靡,平定天下,让他们心怀激荡,敬畏而崇拜。“再见!”石昊转身,就此大步远行。一些王侯心中酸涩,却无法阻拦。清风更是落泪,大声呼唤:“保重……族长、阿叔、还有与我们一起长大的伙伴,都舍不得你啊!此生还能再相见吗”石昊身形一顿,眼中模糊,鼻子发酸,但终究是没有回头,就此消失了。感谢“落拓——书生”盟主飘红,谢谢浮云夜飘红!.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路非的猫仔

发表于80小时前

回复 阳动我心: 这部悬疑片《早安总统大人》黑十三手中早已准备好了水壶,听到周不疑有声音之后就递了上去。


贰零肆柒

发表于38小时前

回复 疯流财子 : 一役过后,石昊扫平界海这一边,平定黑暗大动乱,解决了大患。他该离去了,回归仙域。在回去之前,他扫荡了终极古地,又进入黑暗之地,遍寻界海这一端,看是否还有什么古怪遗留。随后,他将遗存下来的那些接引古殿都开启了,而后,他更是轰开虚空,见到成片的黑暗牢笼。虽然许多牢笼都空了,但是也有一批还关押着元神。甚至,在个别接引古殿中,也有一些大长老那般的惊艳人物,肉身亦在。关押无尽岁月,许多生灵都疯了,也有的痴呆了,这是岁月之伤,也有一些生灵彼此吞噬过,很是可怖。石昊释放出所有修士,他施展无上帝法,神光普照,昏沉的人渐渐复兴,彼此吞噬过的生魂被分开。“咦?”他见到了一个熟人,接引古殿中有一灰袍女子,姿容绝美,风姿动人,眼中有沧桑,这是一个活的岁月久远的生灵。她也在看石昊,眸中现重瞳。“真的是你,踏平黑暗,斩开牢笼,扫灭界海这一端的祸患。”她在轻叹,有无尽的感慨。石昊也是思绪万千,想到了过去,想到了昔日的人与事,眼前的女子怎会不认识?她是重瞳女。当年,石毅就是被她救走的,令之复活,因为他们都是重瞳者。此外,她也跟石昊有交集,还曾笑谈,以后要向他借皇蝶,可是后来,她就消失了,再也未曾见到。“多少英杰,陷入黑暗。”石昊说道。“世事难料,没有想到,你已在仙王之上。”重瞳女子慨叹。石昊遥望虚空,而后斩开,他去接孟天正、柳神、火灵儿回归。“石昊!”火灵儿笑着,哭着,眼睛中有泪水滑落,这一次又等了十几万年,她真的无比担心。石昊为她擦去泪水,轻声道:“别哭了,我带你回家!”“好,回家!”火灵儿更加忍不住,放声大哭。被困这么多年,她有无尽的思念,想念故土,想念昔日的人,可是,她也知道,世间肯定已是桑海桑田,有些人再也见不到了。物是人非,那是不可避免的。但她也不是特别的惶恐,因为还有石昊,还在身边,可以相伴。“我们回去。”她哭泣,心伤中也怅然,她知道,父母等多半都不在了,顿感悲苦,眼泪不断。此时,孟天正拍了拍石昊的肩头,连说了几个好字,再次见到这个最满意的弟子,他内心畅快,哪怕遭遇黑暗劫难,而今也很满足了。石昊也很高兴,即便已经为仙帝,也依旧难忘昔日之情,对大长老很尊敬,认真行了弟子之礼。只是,再次见到柳神,他沉默了,心中难受,这只是一段黑暗的树桩,没有生机,如何救活它?“柳神,我一定会让你再现世间的!”石昊发誓。柳神影响了他的一生,若是没有柳神,就不会有现在的荒天帝,他对柳神有一种特别的感情。这一日,界海这里一阵嘈杂,而今仅有数几位仙王活着,比如屠夫、葬主等,当然,他们比一般的仙王要强大的多。但是,毕竟还没有踏足准帝领域中,依旧是王。“你……是荒,你活着回来了!”纵然为屠夫,号称最冷酷与彪悍的男人,此时也睁大了眼睛,看着石昊,无比的震惊。因为,他曾经感受过,界海那一边有大恐怖之事发生,哪怕相隔无穷远,他还是曾经颤栗,感应到一股超越准仙帝的波动。他与葬主都一致猜测,真正的仙帝出世了,荒独自渡海过去,多半凶多吉少了。“我很好。”石昊对他们点头。而后,他一甩袍袖,一大批生灵出现,石昊请屠夫、葬主帮忙,将他们送回各自的故里。这些都是从黑暗牢笼中解救出来的生灵。至于黑暗大军,在昔日时,便被石昊灭的差不多了。这一天,各地沸腾。仙域被打成了很多块,各自漂流远去,没入不同的混沌区域中,一般的真仙都无法寻觅这些地方了,唯有仙王可以。屠夫、葬主行动,震动了仙域各地。哪怕这些碎块之地彼此分隔,也都是在同一日,欢呼震天,许多人高呼荒天帝之名。“平定了界海那一端的黑暗大动乱,天啊,这是真的是吗?”“荒天帝!”许多人大呼,在不少人看来,这是万古不朽之大功绩,举世都应诵其名,表示敬意。石昊回来,着实引发大地震。举世同欢,各地的修士都在庆贺。黑暗祸端被平定,就此根除,让人怎不喜悦,怎不激动与兴奋。这么多纪元以来,黑暗大祸威胁太大了,让诸王都束手无策,死的死,亡的亡,没有剩下几个。连仙域都残破了,分成成百上千块,生灵死伤无数,而今听到这样的消息,谁都激动无比,这意味着日后将不会有灭族的黑暗大乱了。举世沸腾时,石昊却回到了天庭遗址,在那坟地中,祭拜英灵,他带着感伤,还有怅然,更有遗憾。“我会想办法的,你们暂且安息。”他将柳神的焦黑树桩放在这里,每日间,都是独自一人盘坐树下,很沉默,看向不远处的石碑,他很悲伤。那是他的亲子,葬在那里。除却小石头外,还有太多人的坟冢,比如,禁区之主的衣冠冢,鸟爷、精璧大爷等人,还有穆青,秦昊、长弓衍、石毅等人。亲人、朋友,都葬在这里,有些人死的很凄惨,可惜那个时候,他无力回天,阻止不了。“小石头是……你的孩子?”火灵儿来了,话语颤抖。“是的。”石昊点头。火灵儿有些沉默,更有些伤感,还有心酸,但是,也不怨,分隔这么多年,总有许多事情是他们所无力阻止的。若是不离开,或许,小石头就是她的孩儿了。“他血祭了自己,为我而死。”石昊平静的说着。火灵儿捂住了嘴巴,眼中泪水滑落,当了解小石头是如何死去的后,她忍不住跟着伤悲哭泣。“好可怜的孩子,好可惜的小石头。”说到这里,她很担心石昊,丧子之痛,他得有多么的凄伤?尤其是,小石头血祭了自己,为了父亲才选择了这样的生命道路。“石昊,你如果悲伤,就哭出来吧,不要这样憋着。”火灵儿劝道。“哭不出来。”石昊摇头,他看着小石头的碑文,他用手摩挲,一遍又一遍,不愿放手。火灵儿虽然知道石昊已经功参造化,但是,她并不没有在意,还依旧当他是曾经的那个少年,看到他这个样子,为他而难受。成帝了,却哭不出,他心中有太多的悲,她知道,她同情,事实上他们之间,是否也算是一种悲呢?曾经要在一起,但是,却分开这么多年。“这是我弟弟的墓。”石昊终于离开了小石头坟,站在秦昊的石碑前,久久都没有离开。“他也血祭了自身,还有石毅,我少年时立志要战胜的仇敌,他最终用血与命来还,很男人的和我了断,我……真的承受不起啊。”石昊伤感,石族一脉尽凋零。“这是天下第二的墓,鸟爷啊,当年那两个老头子再也不能出现了。”石昊一路走一路介绍,无比的惆怅,心中酸涩。“还有禁区之主,亦师亦友,我怎能忘记?”石昊站在另一座大坟前,无比怀念。“这是八百老兵的衣冠冢,这些子弟兵曾追随我征战于末法时代,走过了一生,最后却又出世了,以命护着我的孩儿,参与了最后的大战。”石昊说着,声音很低。附近,有数十名老兵,是幸存下来的,他们闻言都潸然落泪,想到了那些老兄弟生前的种种。“成帝了,可是,你也失去了这么多,难怪我看不到你的笑颜了,再也不是当年我见到的那个嬉笑顽劣的少年了。”火灵儿说道。她知道,石昊的心一定很难受,真的失去了太多啊。身边的人没有剩下几个。“小昊!”阿蛮走来,她一直守在这里,直到石昊归来,她很担心。不久后,天角蚁回来了,赤龙也出现了,昔日故人中他们还活着,幸存下来。“我刚才去葬地了,祭祀曹雨生。”天角蚁道。“又重新埋在了葬土。”石昊点了点头,心中有些空空落落,再也回不到过去了,没有办法同曹胖子还有小兔子抢酒喝了。“石昊,哪怕你现在成为仙帝了,想哭就哭出来吧。”天角蚁说道,这些日子他们都看在眼中,石昊回来后,一直就沉默的坐在这里,如果没有人来寻,他几乎都不说话。“我真的哭不出。”石昊摇头。“孩子!”大长老走来了,拍了拍他的肩头。岁月无情,它斩掉了太多太多。石昊回来了,他没有立刻解封石村,因为,界海那一端的天穹上,还有一个可怕的洞,他还未真正探清楚。他没有将那里的恐怖之处告诉身边的人,避免他们担忧。火灵儿沉眠了,因为她与黑暗火灵儿融合了,归于一体,而她有些怅然,沧海桑田,人世变迁,当年的小石都有了孩子。所以,她一时间不愿醒来,在梦中去怀念曾经的旧事,她觉得,仿佛又回到了火桑花开的那个季节,在梦中,她的眼角挂着泪。石昊见到她这个样子,心中微颤,有些心疼。在接下来的数年里,石昊游历天下,他重回了九天十地,他一个人走过昔日的旧路,探寻着曾经的感动,欢声笑语等。有些人见不到了,他在这样的路上追忆。最后,他更是用无上大法,行走于时间长河中,回到了过去,回到了少年时代。他接近了,回到了那一年,回到了那宁静的石村。远远的,他看到了一株焦黑的柳树,只有一根嫩芽,发出柔和的光,守护着大荒中的这个村落。他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看到了大壮、二猛,看到族长爷爷,看到了村中那早已逝去的叔伯婶子们。他见到幼年的自己在疯跑,开开心心,小家伙笑个不停。不知道为何,现在的他却哭了,一位成帝者这里落泪。小时候的他,若是伤心,在村中哭着哭着就笑了,而现在的他,笑着望向前去,却想哭。“我是荒天帝啊,怎么会落泪?”石昊擦去脸上的泪水,他看着石村的那些人,只有少数人封印下来,早期的那些叔伯都不在了。他转过身,离开了,在这里他既开心,可是又想落泪,只得离去。很多事,再也回不到从前,仔细想来,那个时候的他或许最快乐,总是无忧无虑,调皮捣蛋。石昊沿着岁月长河而行,他见到了清风,又去了补天阁。那个时候,他年少顽劣,曾大言不惭的嚷嚷着,榔头在手,天下我有,将萧天敲的满头大包、“头角峥嵘”。随后,他看到了补天阁覆灭,诸位长老悲壮战死的一幕。石昊离开了,沿着岁月长河,他去了百断山脉,也是在那里他认识了九头狮子,可是而今那位结拜兄弟在哪里?已经埋骨二百多万年了。也是在那里,他第一次见到了火灵儿、云曦他们。远远的看着年少的自己,石昊一动不动。随后,他看到了七神下界,年少的自己,百战而亡……石昊沿着岁月长河,离开了荒域,进入了三千州,当再一次看到曹雨生、太阴玉兔、还有那个十几岁的自己,他笑了,他们一同经历生死搏杀,战后,他正在与曹胖子、小兔子抢肉吃,抢酒喝。曾经的欢笑,曾经的生死与共的感动。不久后,他去了罪州,再次见到了那片火桑林。他看到了火灵儿,伴着晚霞采桑而归。石昊站是岁月长河中,他在想,如果那一年他没有远行,留在这里,会是怎样一种结果。那时,他年少轻狂,总想着鲲鹏展翅,扶摇而上九万里,搏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那个时候,他离去时根本没有注意到,火灵儿一个人伴着夕阳,站在火桑林边,一个人有多么的孤独,怅然,眼中写满了不舍。而那时,他已经远去了,怀着凌云志向,大步闯向远方。现在,他站在岁月长河中,有些惆怅,还有些酸楚,为火灵儿伤,为她而愧疚。后来,如果安澜没有抓走罪州,他们或许还有机会在一起,还能不分开,可是,那终究是不可逆的一段岁月,该发生还是发生了。石昊像是又一个幽灵,独自一个人在岁月长河中前行,看着那些鲜活的面孔。踏着时光,他去了葬地,看到了三藏、幽冥,可是而今呢,跟曹雨生一样,葬于葬土中。他又去看了谪仙,去看了石毅,为帝关见了卫家四凰、拓古驭龙、齐宏等人,还去九天见了大须陀、邀月公主等。可惜,他终究只是如同一个幽灵,独自在远处静静的看着,什么也做不了,他只是在追忆那段岁月,那曾经的感动,曾经共同的经历。而现在,那些人都躺在了冰冷的坟中,而有些人甚至尸骨都未存下。在岁月长河中,石昊笑了又笑,哭了又哭,他是荒天帝,此时没有人看到他在落泪,他的心绪毫无保留。在现实中,他真的哭不出来。而在这里,伴着岁月,徜徉时光长河中,他仿佛正在跟那些人同行,有欢喜,有伤感。但是,那终究是曾经的旧事,如水逝去,一去不返。石昊怅然,擦去泪水,走出时间长河,回到了当世。在这里,他看着那些大坟,抚摸着他们的墓碑,心中很伤感,但真的哭不出来了。“成帝了,我却哭不出了……”回来后,石昊闭关,不见任何外人,他开始炼器,将几件准仙帝兵都取出了,事实上,羽帝、灭世老人他们的兵器,都是不可想象的材料炼成的。他们活的岁月悠远,不知道度过了多少个纪元,统治诸天时,他们也不知道熔炼了多少至宝入自己的兵器中。可以说,他们只是还未成帝,若是真正成为仙帝后,可以直接摹刻大道符文等,推动自己的兵器晋阶,单以材质来说足够了!这一次,石昊祭炼自己的仙帝兵器!除却弑帝战矛外,他将其他几件准仙帝兵器都熔炼进了自己的法器内,不断淬炼,那简直不可想象!世间,所有绝世材料等于都被熔炼为一炉了。弑帝战矛的成分,都被其他三件准仙帝兵所包括了,所以石昊便没有将之毁掉,留下一杆准仙帝兵,留给仙域。不过,他却抹去了这件准仙帝兵的各种印记,免得它日后反过来噬主。随后,石昊又将大罗剑胎熔炼进自己的兵器中。至此,他的法则池还有仙剑,一下子变得恐怖无比,成为仙帝兵器后,超越大罗剑胎。还有一口棺,这是从大罗剑胎中坠落出的。他也曾想熔炼,但最后放弃了。因为,那口棺被他堵在界海对岸的诡异之地,封印那个洞穴,且,他而今的帝兵包括了天下所有至宝材料。同时,他亦觉得那口棺很特别,坚韧无匹,可以用来当做一件防御性法器。“它跟三世铜棺是否有关联?”石昊曾仔细思忖。三世铜棺,大棺内还有一口小棺,若是按大小来看的话,剑胎中落下的棺可以被收进那口小棺中。“三世铜棺,三口棺,是这样吗?”石昊蹙眉。石昊上路了,带着自己的仙帝兵,还有那第三口棺,独自一个人悄然上路,再临界海对岸,登临终极古地。终极古地上方,那里的洞被堵住了,散发妖异的光。石昊取出了那口棺,在此研究了很长时间,这口棺很坚硬,疑似达到了帝级,倒也是一件不错防御法器!同时,他确信,自己可以轻易毁掉三世铜棺,那两重棺没有这口结实。“如果真是一体的,这是第三口,也是最里面的一口棺,最不凡,最坚硬。”石昊自语。天穹上有一个洞,有晶莹液体,其中染着黑血,此外,还有金色血液,银色血液等……很是诡异,这里秩序交织,有些可怕。尸骸仙帝遭劫,只是一种黑血落下导致的吗?石昊手持帝兵,准备闯进去。他很在意这里,因为此地有提到轮回,他想要复活柳神他们。上苍之上,永恒长存,轮回难覆,无上之地。这么一句话,预示着这里绝对的超凡。或许,这是更高层次的领域。石昊手持帝兵,他的这身闯进去了,哪怕纵天一战,也要有收获!法则交织,轰杀过来,他确信,一般的仙王都不见得能承受,这里很可怕。石昊闯进来了,轰的一声,他沿着通道,一路上冲,发现自己站在一座岛礁上,只有一丈见方。它上面有一个洞,通向终极古地那里。“这是哪里?”石昊放眼四顾,一阵吃惊,四野,寂静无声,猩红的血水,蔓延过了大地,缓缓流淌,像是河流,像是湖泊,像是海面。有些大坟,矗立在猩红的水面上,没有被彻底淹没。血色的黄昏下,流血成河,漫过坟地,这个景象太熟了,这不是大罗剑胎映现出的景象之一吗?确切的说,是大罗剑胎中的小棺所映现出的景象之一。石昊神色凝重,他竟然真实遇到了,见到了。最终,石昊将铜棺放进猩红的血水中,他坐在了上面,古棺缓缓漂浮着,不沉陷下去,载着他,以极速向这片世界深处驶去。他就这样消失了。一万年、两万年、三万年……荒天帝一下子消失了八万年,当他再次出现时,仙域剧震,屠夫、葬主等人都忍不住了,登门拜访,请教他。“我去了一个地方,那里太浩瀚,极度危险,你们去不了,我只走了一角之地,当年的黑暗之源是从那里坠落出来的。”石昊说了这样一些话,便不再多语。然而,最为震撼人心的是,荒天帝这一次回归,带回一些东西,他竟然救活了留下残骸的一些人。比如穆青、太阴玉兔、魔女、皇蝶、打神石等。就是柳神的干枯树桩也带上了点点绿意。“我要救活小石头,我要救活柳神,我要救活石毅、秦昊他们,哪怕有些人尸骨无存,我也要打破那樊笼,让你们活着出现在世间!”这是荒天帝的誓言。他又要上路了,不过离去前,他揭开了石村的封印,唤醒了所有人,他以帝血之精粹,给予他们延命。这一日,天庭很热闹,石村也很热闹,许多人都出现了。就是那头五色雀,居然也很逆天的再现,飞到了这里,它竟然在昔日的大劫中活了下来。少不了欢声笑语,少不了悲欢离合,再相见,又怎能不伤别离?但石昊还是决定上路!这一次,石昊带上了柳神,而火灵儿亦执意相随,死不分别。“我已经错过了一个大世,哪怕那里危险,也带上我吧,我想去看一看,跟你同行!”他坚决追随。最终,荒天帝又消失了,漫长岁月都没有再回来。可是,天庭有一些生灵在后世复活了!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直到有一日,九龙尸骸莫名拉着铜棺,在九天十地孤独的旅行,被人发现后,人们才意识到什么。因为,有人从铜棺中听到了一些大道符文声。“三世铜棺,三口棺彼此间有联系吗?”“荒天帝还活着,在向我等传递一些信息!”屠夫来了,他仔细感应后,蹙眉,道:“尝试修补天地,不对,还有其他,涉及到了什么?”他破译经文,最后慨然长叹,道:“越是参悟,涉及到的东西越深,当有朝一日,真正出现可以跟荒天地并肩而行的人,才会明白吧。”“或许,他希望有一天,有人可以追随他的脚步而去!”葬主判断。“啊……”岁月悠悠,不知道多少万年后,一声大吼,人们再次听到了荒天帝的声音。屠夫、葬主、天角蚁等人,第一时间冲向界海,看向那里。“荒,我的兄弟!”天角蚁大叫。“荒天帝!”屠夫身边,也有不少人大叫,还因为他们也过来一些弟子等。这一日,他们看到了荒。“我无恙,我在另一界等你们!”荒天帝,长发披散,连浓密黑色发丝都发出了炽盛光彩,如同黄金铸成,他在挥动仙剑,猛力一斩,劈开了万古长空。至此之后,界海不见了,被他隔断!混沌取代,淹没那里。那里有无上法则,封印了那边。荒,纵天而去!这故土远离惨烈,远离更残酷的大战,这是荒最后所能做到的了。“说是等我们,为何还要封印这里?你们感受到了吗,那一剑涉及到了时间的更迭、变迁,我感觉像是隔断了万古岁月!”天角蚁颤声道。“师傅!”赤龙大吼,他知道,自己的师傅如此做,是在保护所有人,给予了他们一个相对来说平和的世界,对比惨烈上苍大战来说,这里可能就算是完美的世界了。“他在等我们,等我们追上他的脚步而去。”屠夫说道。“他为荒天帝,自然会无恙,有朝一日,总有人会再次看到他,不过那可能不是我们了,需要跟上他脚步的人才行。”葬主怅然。多年后,天庭依旧有人在复活,世人莫不震撼,他们知道,那是荒天帝的手笔。“是荒天帝!”“他虽然隔断了万古,但还是有后手……”“纵天一战,谁能杀过去,求你带上我,我要再次见到我的兄弟!”天角蚁嘶吼。一剑劈开万古,断开上苍之下,隔开了万古岁月。那是时光的力量,那是空间在更迭,那是岁月在变迁,跨过万古的岁月,弥漫着至高无上的伟力。而在上苍之上的深处,荒的身边有了大量的追随者,都是至强者,在这里,虽有恐怖大战,但是他亦在绽放辉煌,释放璀璨,那是属于盖世荒天帝的传说!完结了,最后这三章总共写了一万五千多字,跟平日的五章字数一样多,一直写到天亮才结束。这个时候,心情很复杂,写了这么久的一本书终于落下帷幕,结束了,心中有些空空落落,我的思绪还在写这本书中。不过,该结束的还是要结束了。少年小石,走出大荒,一路前行,有欢声笑语,也有悲伤,有波折,也有热血,还有无奈,荒天帝,他的辉煌还在延续。希望这本书能让大家满意。如果不满意的话,那就拍砖吧,在我的微博,在我的微信公众账号上留言批评。因为我知道,任何一本书都无法满足所有书友的喜好啊。一万五千字,整整写了一夜,现在辰东很想立刻躺在床上睡觉。新书会在11月1日上传。完美世界这本书写的时间太长了,辰东确实很疲累了,真的要好好休息一下了,请兄弟姐妹等待。新书在我脑海中酝酿很久了,每次想到这个故事,我自己就先内心澎湃起来了,我想呈现给大家一本无限精彩的新书。新书将会与众不同,请等待。接下来的三个月,我会认真准备,十一月一日再见!谢谢所有兄弟姐妹!...。 

猜你喜欢
早安总统大人
热度
97396
点赞

友情链接:

你听起来很好睡免费阅读 三级片迅雷下载 元亨利贞排盘 杨幂11分钟 普通计算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