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驴基地》超清在线观看-聚力影视
电驴基地
地区:韩国
  类型:剧情片
  时间:2022-08-02 15:15
剧情简介
不朽?石昊也眯起眼睛,开阖间神曦点点,他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两个字了,显然关乎甚大!他觉得,应该不是指一个人,也许是一群生灵,也许是一个特别的时代,亦或许为其他莫测的东西!果然,齐道临说完这个词,很沉默,久久未语,始终望着苍穹,像是要透过宇宙星河,而望穿什么。“嗯?不许偷懒,该去修行了。”齐道临回头,看了他一眼,这样说道,而后又专注的望向了深邃的星空。“天都黑到后半夜了,还修?该打坐悟骨文了。”石昊咕哝。“快去,不想学**天功了吧,要不然我直接清理门户算了。”齐道临面无表情地说道,显然心情很糟糕。“天杀的!”石昊只得背起一座大山,狂奔而去,暗自腹诽,太他奶奶的倒霉了,绝对加入了一个邪教啊,有这样修行的吗?他自认为一直都很勤奋,除却是个吃货,还是修炼狂人,从未懈怠,可今日却被这样“鞭策”,进一步发奋,不然要被清理门户!“轰隆隆!”大地摇动,这片荒漠中,所有生灵都发呆,在夜色中只见一座大山在狂奔,要多怪异有多怪异!因为,石昊的身高相对于大山来说微不足道,故此背着山体而行,远远望去根本就被忽略了。这一夜,荒漠中出现“疯山”传说!数日后,石昊的足迹遍布很广了,终于在这一日踏足草原,进入火州、天仙州交界地带。距离天仙书院不是太远。“我说,那是什么东西,一座山在移动?”有人愕然,一脸活见鬼的样子。特别是天仙书院外出的学生,在草原中寻找神矿。见到这一幕更是发呆,一座大山在狂奔啊,速度好快。“这是……山神!”“不对,是山宝,大山孕育仙精而成宝,如今通灵了。赶紧追啊!”结果,这个地方热闹了,很多人展开身法,或翱翔于空,或在地上疾驰,一路追赶了下去。“抓住。即便是山神,也一定孕育出了土行精核,稀世神料。”石昊只得更加卖力,将肉身、骨文、精神等合一,化成一道光,背负着大山消失在地平线上。这一结果,唬的众人一愣一愣的。久久未语,这也太邪门了!那山若是飞走也就罢了,居然是一颠一颠的,上下轻颤,屁颠屁颠的跑没影了,还这么快,有没有天理?!数日后,石昊累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幽怨无比,看着齐道临。这死老头子居然让他在最近狂奔了三天三夜!“去……”齐道临刚吐出这个一个字,直接就被石昊的哀嚎声打断了,道:“你杀了我吧!”昔日,他被人诅咒,称人神共愤。可是今日却被人压制的这么惨,颇有恶人自有恶人磨的报应感,让他无语。石昊实在受不了,这也太枯燥了,天天背山狂奔,累个半死。“我是说,去,休息下吧,积攒力量。修行之道,当懂得放松,一张一弛,才是正理。”齐道临说道。“我#¥¥#……”石昊暗中诅咒。清风吹来,古树摇动,叶片唰唰响个不停,一些数千年古藤流动霞光,这是通灵成精的征兆。山还是那座山,但荒凉了很多。石昊“放松”之际,一个人重回至尊道场,按照记忆寻了过来,可是所见与第一次时大不一样。大山雄浑,但是太冷清了。他一路跋涉,最后看到了古老的石阶,可却都龟裂,倾塌了,破败的不成样子。他蓦地抬头,表情僵了,石化在此地,那高耸入云的宏伟山门呢?蒿草丛生,太凄凉了,足以将人淹没,而这个地方断壁残垣,瓦砾四布,诉说萧瑟与衰败,还有某种悲凉。“这是什么地方?”石昊确信自己没有走错路,可是与第一次相见时完全不同了。那与山齐高、没入云层中的门阙不见了,有的只是野草,还有裂开地基、烂钉、瓦砾、断掉的石柱等。他踏在断墙边,用手触摸,顿时腾起一片妖艳的光,依旧有强大的符文不曾溃灭,说明此地的确曾经无比辉煌。有惊世法阵守护,不可能是倒在了岁月中,看这里的残迹,分明是因大战而毁掉的。“原以为进入了一个辉煌大教,没有想到,连山门、神庭都被人扫平了,被坑惨了!”所有证据都表明,他是被人拐走的,跟天仙书院一点关系都没有。虽然他也早已知道,但一直觉得,至尊道场应该也不差。谁曾想到,这个不差的辉煌大教早被人灭了!石昊向里走去,登上其他高山,同样古树摇曳,蒿草从生,那巨大的天宫根本不在了,只有废墟、鬼火,阴冷而枯寂。他在这里转了一大圈,确信这里被遗弃了。“这老头子,真可耻。”石昊一边走一边自语,被忽悠惨了。就这样的破落道土,还要他将来称尊天下,不然的话,他还会被当成不合格的子弟,被清理门户?!石昊转了一大圈,坐在一块卧牛石上,停在此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竟听到了人声,这是一群年轻人,自山外走来,临近山门。“看到了吧,就是这里,还有不少残迹。”有人道,在前引路,进行介绍。石昊愕然,听着他们的谈话,看他们指点,完全是凭吊古迹的样子,将来当成了怀古舒绪的地方。“看,这小破山门,当年也闹出天大的风云,但终究是被碾压碎掉了。”有人道。“这里就是至尊道场啊。看起来也不错,昔日一定很恢宏。”一名少女说道。“错了,原本就是一个小破山门,而今才是它本来的样子。”一个青年背负双手说道。不远处,石昊不爽。再怎么说,他目前也是至尊道场的唯一弟子,也就是大师兄,听着他们奚落此地,很不是滋味。“我觉得,这至尊道场昔日应该很气派啊。”那名少女说道。“小柔师妹。不能看表象,这个地方可没有什么辉煌,而是恶名远播,甚至可以说,这一小破教的人臭名昭著。”那名青年笑道,他头上有一对鹿角。望向带路的人,道:“我们才入门,还是请柳师兄来为我们解说吧。”“鹿师弟太客气了。”柳师兄笑道。“虽然隔了很多州,但我以前也听说过至尊道场,当年闹的沸沸扬扬,波及诸多大教,但却是了解不多。还请柳师兄讲解。”景小柔说道。石昊通过他们的谈话知道,这群人大多都是新加入天仙书院不久的天才,由几名老生带着,在此看山川景物。“说起来,至尊道场的道主还真是一个……”柳师兄说到了这里,顿了顿,向左右望了望。“怎么了,是个天纵人物吗?”有人问道。“是个极品奇葩!”柳师兄确信,这里没什么其他人,这才放心。他过去听说过。说那道主坏话的人都被修理的很惨。这么漫长岁月过去了,应该早就没有那个人了吧。“怎么奇葩了?”“当年,这位道主,天下共剿,人人喊打。跟过街老鼠似的。”柳师兄道。这些话语自然引发了一群新生的惊讶。而石昊听到,则一阵发呆,说的是齐道临吗?“你们能想象吗,这人被各教高手共同追杀,举世皆敌,这得坏到什么程度才能如此?当时有句话形容他,坏到头顶长疮脚底流脓,太极品了。”“怎么个坏法?”有人问道。“你们看到这山门遗迹了,当年何其宏伟,壮阔无边,但你们知道怎么来的?”柳师兄笑道。“怎么来的?”“这是他从其他教偷来的,这本是造化书院的牌楼,结果被他一夜间猥琐的给扛走了,运到了这里。”柳师兄笑道。一群人张口结舌,这样也行?“知道他怎么解释的吗?他说,怀念造化书院,故此将山门给偷来,只因他曾在那里修行过一段时间。”柳师兄道。众人想笑,同时深感惊讶,道:“这样的人还是造化书院的弟子?”“不仅如此,他还是我天仙书院的门徒呢。”一位师姐说道。“他在我们书院做过什么吗?”“当然,如果没做过什么,就不是臭名昭著的齐道主了。他趁咱们祭灵大人熟睡时,用从老院长那里偷来的至宝——凰喙剪,将它的一身翎羽偷偷剪掉大半,去炼一柄破扇子。你说可恨不可恨?”众人哗然,这个道主太可耻了。“他怎么能偷到老院长的至宝呢?”有人不解。“呃,那是因为,他差点将老院长的玄孙女也给偷走,这个……你们懂得!”柳师兄咳嗽了一句。“天啊,老院长的玄孙女,该不会是那位副院长前辈吧?”景小柔惊呼。“你们……明白就好,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在书院不得乱语。”有人小声提醒。远处,石昊不是滋味,这老东西自己就是个花盗,还好意思数落他。“看到那座山上的巨宫遗址了吗?据传是从天人族偷来的,原本名为天阙,也是因为他思念曾经的师门,故此搬来一座负有盛名的宫阙,用以怀念。”有人继续介绍。“啥?”众人睁大眼睛,有些无语。“他拜入过天人族,做过这种奇葩事?”“何止一个天人族,当年这位道主先后共加入了十几个大教,结果每次成为叛徒,逃掉,偷师完毕就跑。”柳师兄道,而后又补充,道:“这还是知道的,而有些大教不好意思说出。”另一位师姐补充道:“你们能想象吗,那十几个大教都是最顶级、难以比拟的古老道统,君临一方,俯瞰上百州!”众人发傻,觉得那人有点难以理解。“怎么说呢,这人特猥琐,偷师,敲师长闷棍,威胁勒索同门,恶名累累,罄竹难书。”一位师姐说道。“还有其他更多呢,他的来历等。”“咦,这里有个人,也是访古吗?”有人惊讶,发现了石昊。“喂,兄弟,你也是来看这小破山门的吗?”有人问他。石昊抬头看了一眼,面无表情,道:“这是我的师门。”“什么,哈哈……还有人拜入这个声名狼藉的小破山门,傻了吧?”一群人呼啦一声围了过来,指指点点,像看怪物般盯着石昊,笑个不停。()
65773060次播放
35664人已点赞
87617人已收藏
明星主演
劏个老鼠
河图公子
稻草人偶
最新评论(888+)

七洞

发表于32分钟前

回复 哇哦安度因 : 城外兽群不散,且有凶禽横空,在这里徘徊,并未因死去一批同类而退缩。城中,土山上,那株祭灵四五丈高,通体墨绿,三朵磨盘大的花朵状若牡丹,霞光流转,非常绚烂,且有阵阵清香散开。祭灵越是如此,没有主动出击,城外的兽群越是不安,对这株扎根这里多年的祭灵很是惧怕,虽然没有退缩,但一时间却不敢进攻。突然,一声长鸣传来,其音如雷,震的密林中乱叶簌簌坠落。天空中出现一头庞大的黑影,一只五六十米长的凶禽横空而来,乌光闪烁的鸟身,精气滚滚。银色的眸子,锐利如电芒,符闪烁,有一股压迫人的气息铺天盖地而下。“呀,凶禽猛兽群的头领出现了,竟然是一头凶禽,好恐怖的波动!”人们吃惊。这次的兽潮正是有这头强大的凶禽带队,它发出啸声,地面上的各种猛兽顿时开始冲击,慑于其威,莫敢不从。“锵!”城中,土山上,那株祭灵再次绽放赤霞,那朵红花盛开,一道赤电冲起,横空斩了过去,锋锐无比。“噗”、“噗”……冲在最前方的几头猛兽,顿时栽倒,被赤色飞剑击中,额骨统一被斩裂,淌出鲜红的血,引发一场恐惧与大乱。明明是一株植物,但是却能祭出这等霸道的赤剑,这等剑形花蕊可称为惊世利器,无坚不摧,所有猛兽与异禽的攻击都放缓了。有这样一尊祭灵坐镇,可抵千军万马,一般的兽潮根难以撼动冲云城的根基,令这里固若金汤。天空中,那只五六十米长的庞大凶禽鸣叫,乌光闪烁,通体泛出神秘波纹,张口一吐,大片火光落下,攻向那株植物。它亲自动手了,不然兽潮就要溃散了。赤剑飞回,墨绿色的植物抖动,通体发光,一片碧绿的雾霭腾起,冲向高空,将那大片的火光阻挡住,发出“哧啦哧啦”声,很快火势就变小了。天空中的黑色凶禽,一双银色的眸子光芒炽盛,飞出一道道光束,如一支支巨大的银箭般,铿锵作响,皆长达十几米,冲射而来。“啵”、“啵”……城中那株植物,墨绿色叶片抖动,三朵磨盘大的花同时绽放,赤、白、紫三种光迸发,光雾滚滚,瑞霞绚烂,散发出一股惊人的波动。赤曦闪烁,剑鸣震耳,那柄赤剑第一个冲起,飞向高天,划出一片红艳艳的光,如晚霞般。接着洁白光辉一闪,一柄白色的玉剑冲霄。而后,紫气氤氲,蒸腾而上,一口紫剑长鸣。三口飞剑一齐自地面冲起,如彗星横空,摇曳出长长的尾芒,照亮了整片天际,其光惊人,贯通天上地下!天空中,凶禽盘旋,如一片乌云般,凶威慑人,银色的瞳孔中,一道道的银色光束冲出,结果却先后被斩灭。三柄剑铿锵震耳,剑鸣动天,符扩散,最后又震散了那残余的火光,斩到了凶禽的近前。凶禽拍翅,奋力对抗,那里爆发出璀璨的符,它们激烈交锋。伴随着一阵阵铿锵之音,最终“噗”的一声,庞大的凶禽被劈开了躯体,天空中洒下大片的血雨,巨禽被斩下头颅,坠落在地。兽潮当即就崩溃了,头领被击杀,四散奔逃,冲向远方的山脉。“杀!”城门大开,一群强者冲了出来,在后面兜着屁股追杀,一簇簇箭羽成四十五度角抛射向高空,而后落向凶禽猛兽间,顿时血液迸溅,留下一具又一具尸骸。远处,小不点目睹到了刚才的战斗,心中颇不平静,祭灵真的是千奇百怪,什么样的物种都有,毫无例外,都极其强大。一株植物而已,生有三朵磨盘大的花,竟孕育出了蕊剑,实在惊人。这一战对他触动不小,小石昊喃喃,道:“符竟可以这样利用,在体内孕出一口利器,进行冲击,无坚不摧。”他在思索,是不是要效仿,也以符凝练出一柄利器来。城中,那个略胖的中年男子目睹这一战后自语:“这株祭灵真是不简单,竟然生长出几口飞剑,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啊。”三柄剑都是难得的宝具,价值连城,令他动心,但是他却也知道,即便雨族再强势,有些东西也不能碰。“唔,对了,那个破烂的庄子中有什么消息吗?”中年人回过神来后,问旁边的一名管事。“没有,那对夫妇离开后一直就没有回来过。”管事回应,他四十多岁,常年呆在西疆,平日威势不小,而此时却点头哈腰,与往昔完全相同。“石子陵这个人很可怕,族中不放心,很不希望他再出现了,多加注意,有消息立刻上报。”中年男子脸上浮现出一股戾气。“是,只要有风吹草动,我会立刻禀告。”管事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他在这片蛮荒实在呆够了,很想立功返回皇都。“对了,那个孩子还活着吗?”面白无须、略胖的中年人漫不经心的问道。管事急忙回应,道:“他身子很虚,活不了多长时间了。”中年男子“唔”了一声,不置可否。管事顿时脸色发白,补充道:“那几个老怪物都先后过世了,剩下的最后一个也活不了几天了,那个小孽畜应该也活不长了。”“不要乱来,那个地方再怎么破烂,也有着不一般的意义,真惹出事情来……嘿!”中年男子警告。“大人放心,这个孩子将来也许会不小心坠井、落山、或遭猛禽袭击而死,属于意外,没有一点痕迹与破绽。”“少自作聪明!”中年男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是!”管事赶忙哈腰,不敢有任何辩驳。当中年男子离开,去休息后,管事立刻直起了身子,坐在靠椅上,板起面孔,拥有了一股很强的气势,颇具威严,道:“来人!”冲云城外,那些去原始部落收购兽皮与灵药的生意人自密林中出现,陆陆续续返回,向城门行去。小不点在远处看了一会儿,驾驭独角兽迅速远去,他并没有进城,怕生出什么变故,因为城门口有人在盘查。独角兽极速而行,他准备绕过这片区域,前往石族第二祖地。崇山峻岭,地势险恶,这一绕竟然多走了一千多里,先是有断崖阻路,而后又是沼泽成片。不过,三十万里都闯过来了,他也不在乎多绕行千里路,最终顺利进入石国境内,赶向那处破败的祖地。午时,终于到了目的地,太阳很大,阳光充足,但是那片破旧的庄子却显得暮气沉沉,许多建筑都快倒塌了。小不点没有立刻接近,隔着很远就放开了独角兽,让它自己奔进山林中,只带着毛球小心的观探。他不得不小心,石族太庞大了,万一有人守在此地等他自投罗网,那必然极其凶险,有死无生。接连数日,小石昊都没有妄动,在附近的区域出没,探查到了很多事情。周围聚集有四个村落与一个镇,在这地广人稀的西疆自然显得很特别。通常情况下,穿山越岭,走过诸多山脉,才能见到一个村落。这些村落最初主要是为了供养这破败的祖地,最终才形成这样的聚集地。这是一处放逐之地,但一般的人却也进不来,只有在石族身份显赫、犯了大过的人才会被发配到此。“唉,越来越死气沉沉了,几个老怪物都先后死了,剩下那个小可怜怎么办?造孽啊。”一个老人赶着兽车,离开了破败的庄子,他是送来果子、猎物等吃食来的。庄子中虽然有一些仆人,但是此地却依旧显得很冷清,如一片遗弃之地,荒凉而枯寂。“海爷爷,下次一定要将大黑带来呀,让它陪我玩会儿。”在破旧的庄子中,一个瘦弱的孩子坐在石阶上,用力挥手,一边说还一边咳嗽,小脸雪白。“好,等大黑产下那窝小虎崽,我立刻就送过来,让它们一起陪你玩儿。”赶着兽车远去的老人摇了摇头,轻语道:“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没有亲人,没有玩伴,整日守着这陵园般的老庄子,童年太灰暗了。”直到老人驾着兽车离去很远,那个孩子才依依不舍的站起身,脚有些跛,扶着墙,慢慢向庄子中挪去。远处,小不点站在林地中,呆呆地看着这一切,几乎落泪,自语道:“那就是另一个我吗,他代替我在这里孤独、不快乐,身体这么差,脚都跛了,是被人伤害的吗?”小不点摸了摸怀中那块似金非金似石非石的符牌,轻语道:“我要把你送进补天阁,无论多么远,我也要陪你一起去。”“小少爷,最后一位老祖宗也要离世了,没有几天可活了,以后你的日子可难过喽。”门房一个仆人说道,大刺刺地坐在那里,无论怎么看都没有一点尊敬,带着些许戏谑。“你胡说,祖爷爷不会死!”脸色苍白的孩子大眼噙着泪水,大声反驳,不断咳嗽。“那就等着看喽。”那个仆人不以为意。另一个仆人道:“我听说,小少爷并不是那个石子陵的子嗣,真正的身份其实是那位将离世的老怪物的血亲后人,在这里顶替而已。”“有可能,真要是石子陵的后人,会比这更加多灾多难的。”大刺刺地坐在那里的仆人点头,面对小少爷,自始至终都没有起身,缺少尊重。远处的林地中,小不点将这一切看在眼中,攥紧了拳头,与他近几日内了解的差不多,这个如同牢笼般的破庄子内,部分仆人早已被外面收买,吃里扒外,在几个老祖先后过世后,有些肆无忌惮了。大家可以来讨论剧情,v群—118492231,普群—186446298,盟主群—170805771。” 


杰夫福勒

发表于62小时前

回复 锦瑟长思: 这部动作片《电驴基地》从穿越之初开始,穿越集团就一直陷入在缺乏海上运力这个泥潭里无法自拔。虽然穿越时带过来的船真心不少,加在一起排水量都过了万吨,但因为燃料的储备十分有限,而来到这个时空后限于生产水平,短期内又无法对燃料进行补充,包括“新世界号”在内的这些船现在基本上都成了靠在岸边的摆设——当然,这些巨大的摆设用来在视觉上震一震初来乍到的外乡人还是很有效果的。


蜀狂人

发表于20小时前

回复 明灯在前 : “那是因为大家都把你当自己人了。”施耐德耐心地开导他:“首先,你在这里待过很长的时间,很清楚我们做事的风格是怎样的,也能够理解我们的做事方式。其次你现在跟我们有生意上的合作,是利益相关的伙伴关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在我们看来,没有必要再防备你什么。”。 

猜你喜欢
电驴基地
热度
97396
点赞

友情链接:

就是闹着玩的 乡村小警察 北大荒电视剧 空蝉之森 迅雷下载 碟中谍5迅雷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