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羁的心》免费在线观看-HD高清完整版-聚力影视
不羁的心
地区:其它
  类型:喜剧片
  时间:2022-10-01 05:45
剧情简介
成婚两字被石昊大咧咧的说了出来,火灵儿闻言,面色绯红,瞪了他一眼,总觉得这家伙最近越来越放肆了。只是想到又将分别了,她轻轻一叹,没有反驳与多说什么,眼中有水雾弥漫,看起来一片迷蒙。又要分别了,而这一次石昊将要走的更远,要去禁区最深处,远离三千州,此行九死一生。而最后如果活下来,石昊则也要离开这一方世界,会去域外,这一别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相见了。思及这里,火灵儿很伤感,她有一种预感,这一次分别后,也许遥遥无期,不知道能不能再相见了。“你要小心!”她轻声但却有力的说道。因为,禁区中太危险,连教主进去都可能会殒落,更不要说石昊等人了。这是一条生死路,一旦踏上就不能回头,生与死很难说。“放心,没有人能杀我,对那禁区我倒是很期待,说不定能发现一些仙禽瑞兽呢,回头给你捉来一头当坐骑。”石昊笑道。他一向很乐观,也很自信,并不将前路的危险放在心上。蓝瞳孔的女子闻言笑了,她的脸皮也着实不薄,笑嘻嘻,道:“也送我一头呗。”“那是我给媳妇的礼物,你是吗?”石昊很生猛的问道。“石小子,你这样得罪姐姐,就不怕进入天神书院后,我找人拾掇你吗?”蓝瞳孔的少女说道。“尽管放马过来,一一降服!”石昊哈哈笑道。“行,你狂妄,你嚣张,到时候我一定特别优待你。为你介绍几位姐妹,好好的招待你!”蓝色瞳孔的女子面上露出笑意,不过怎么看都有点妖邪的味道。“好期待。那一群姐妹都什么来头?”石昊嘿嘿直笑。“有皇女,有长生者的后代。还有真正的仙子,就怕到时候吓得你转身就逃,不敢让她们招待。”蓝瞳女子笑嘻嘻。“他逃不了,肯定会被第一时间镇压。”那冷冰冰的女子说道。“好吧,你们就等着一起迎接圣驾吧,我必然会进入天神书院,等你们服侍。”石昊笑的很张扬。那位冰美人瞪他,蓝瞳少女依旧笑嘻嘻。道:“还敢乱换词,行,到时候别哭哦,看你表现。”很快,他们离开了中州,依照石昊的要求,横渡数百州后,银色战船就止住了。“天神书院见!”石昊一挥手,带着火灵儿跃下战船。“我们去哪里?”火灵儿问道,刚才见到石昊与那两女斗气。她只是在笑,没有说什么。“去魔州,见我祖父。”魔州。曾经战乱频繁,上古年间出了很多大魔头,这一州也正是因此而得名。事实上,据传这里有仙古纪元的遗迹,曾是大战无比惨烈的地方,地下有魔骸,有煞气。火山成片,鲜红的岩浆汩汩而涌。这是石昊第一次带人来此地,也是他第一次带一个少女给自己的祖父看。十五爷早已生出感应。从一座火山口内飞出,黑发披散。他身材高大,非常的威猛。如今他血气充沛,古铜色的皮肤闪动宝光,外表看起来只有三四十岁的样子。“昊儿!”“爷爷!”不久前才见过,如今分别没多久,祖孙二人都很高兴。“这个娃儿是谁,难道是?”大魔神看着火灵儿,露出笑容,哈哈大笑了起来。“爷爷,这是我媳妇,带来给你看。”石昊的脸皮一直都很厚,说这些话时根本就不带脸红与眨眼的。火灵儿实在有点受不了,有这样介绍的吗,这才是第一次跟十五爷见面啊,就闹了她一个大红脸。“女娃很好。另外只要你喜欢,爷爷自然支持!”十五爷说道,脸上满是笑容。“见过十五爷!”火灵儿认真施礼,她在下界时就曾听闻过十五爷大名,更是知道他为了自己的孙儿大闹皇都,镇压四方敌的事。对于这个老人,她非常敬佩。“火皇的女儿?”当大魔神知道她的来历后,立刻大笑了起来,说起来火皇在下界乃是一代人杰,超凡入圣。十五爷自然见过火皇,看到他的女儿非常满意,除却佩服火皇外,还因为他们同来自下界,都被视作罪血后裔。“不用多说,我们是一家人!”十五爷开怀大笑,十分高兴。大魔神一高兴,连拍石昊肩头,让他准备天神食材以及美酒,今天要痛饮。上次离开时,石昊给十五爷留下不少天神食料,比如说蛟、龙雀、黄金鹤等,应有尽有,更有一些圣酒。时间不长,鼎中的黄金鹤已经煮熟,龙雀翅膀也被烤好了,更有圣药酒飘香!“今日,我为你们主持婚礼,如何?”当喝的半醉时,十五爷这样说了一句。火灵儿顿时低头,这也太粗放了,虽然有离别愁,但是这样提及还是很突兀。“爷爷,有件事我还没有和你说,我即将踏上一条特别的修行路,要离开很长时间,前途未卜,这个时候不宜谈及儿女私情。”石昊说道。他暗中传音,告诉祖父,那条路很危险,生死难料,离别在即,他不想误了火灵儿,万一回不来怎么办?“你要去禁区深处?”大魔神蹙眉,真的舍不得这个孙儿,为他而担忧,气氛一下子有点沉重了。火灵儿的尴尬被化解的同时,也很失落,就这样别离了吗?前路茫茫,他年何处再相见。十五爷是一个明白人,不能阻止自己的孙儿,那是他的路,更不能随便乱主持婚礼,因为万一自己的孙儿真的出了意外,岂不是误了眼前的少女?石昊在这里陪了自己祖父两日,然后就离开了。火灵儿一声叹息,心有愁绪。“你要去哪里,我送你!”石昊说道,收起了嘻笑红尘的姿态,很郑重,因为他即将上路了。“你又离开了,在这上界,举世茫茫,只有父亲与你可以相依,而今你又要走了。”火灵儿失落,面带凄然。她来自下界,如今不再是一国公主,数年来,在火桑林中生活,她粗布麻衣,静静守候,等待一个人归来,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如今一个很重要的人要离去了,她满是伤感。“如果我还活着,一定会回来寻你的!”石昊说道。“他们说,未来这天下会大乱,是吗?”火灵儿看着他。若是有朝一日,天崩地裂,战乱席卷人间,他们还能否相见,到了那个时候彼此会在何方?“真有那么一天,无论我在哪里,都会回来保护你!”石昊做出承诺,话语铿锵,如神剑在鸣。“我只要你平安就好。”火灵儿含着泪说道,在这上界她很孤单,不想这样一个重要的人离去。“我会回来的,没有人可以杀我!”石昊说道。他要送火灵儿离去,问她去哪里?火灵儿一路沉默,茫然而失神,去哪里,何处为家?石昊将他送向罪州,来到了火皇的隐居地,想让她在这里,等火皇回来。可是,火灵儿摇头,眼中满是水雾,不舍与感伤,反要送他,要看着他去无人区深处。“太危险,我不放心你送完我后一个人踏上归途。”石昊不答应。“就在这里吧,火皇早晚会回来的,跟他在一起。”石昊说道,而后看向小狼,道:“努力修行,保护好灵儿。”石昊在这里驻足两日,终是要离开了。“送我去那片火桑林吧,我想在那里隐居。”火灵儿突然开口,要去那片宁静而安谧的火桑林中居住。石昊心头当即就是一震,涌起一股难言的滋味。火桑花开,遍地赤红。又来到了这个地方,清风拂来,漫山遍野,火桑树摇动,一片又一片红如钻石的般的花瓣洒落,清香阵阵。那林中,火红的花瓣成片,漫天飘舞,如同时光不多的晚霞“我很喜欢这里!”火灵儿低语,看着火红的古树,还有远处的采桑女,她的心仿佛宁静了下来。因为,这里有旧忆,有憧憬,还有希望,曾经在这里等候一个人,竟可以让一个人的心宁静而满足。不曾想,才离开这里,她又回来了。这一次同上一次相比,前路更加未知了,石昊此行生死难料,而即便活下来,也要离开这个世界了。火灵儿怅然,心有迷惘。再相见,真的不知道要过去多少年了,而那时,整片天下都可能已经大乱,烽火遍地,还能再相逢吗?这一次的重聚,已经算是惊喜,她感谢上苍庇佑,而下一次多半遥遥无期。她知道,将来这天地诸多英豪会凋零,血染河山,在那金戈铁马的岁月中,一切都是未知的,石昊难以回首,他要去征战。将要离别,石昊默默的看着她,不知道说什么好。“火桑花开,一年又一年,我在这里等你回来。”火灵儿轻语,看着他,要目送他远行。只是,她有一种感觉,这一别,很有可能就是永远。听到她的话,看着她的目光,石昊心中一颤,此时竟有股酸楚,他的眼睛也有点发涩了。(.)
53704548次播放
57806人已点赞
22371人已收藏
明星主演
小鱼教主
阅朗薪稀
彼得法雷里
最新评论(888+)

天罗夜雨

发表于63分钟前

回复 一梦证道 : 燕地九骑,拜访周王府,倒是有些奇怪了。” 


看破朦脓

发表于21小时前

回复 钟孟宏: 这部恐怖片《不羁的心》一大群生灵围了上来,什么种族的都有,修为从天神境到遁一境,各个境界都有分布。因为,荒回来了,造成了巨大的轰动,自然也传到了这里,在这里见到他跟人争执,怎么可能不会引人瞩目。当然,还有一群人明显站在一起,颇有些同仇敌忾之感,隐约间跟石昊对立。跟石昊针锋相对,并且呵斥石昊的几人站在当中,对着他冷笑。“这些都是什么人,很讨厌!”太阴玉兔小声道。一群年轻人都跟了下来,看到对面黑压压一大片,也都皱眉,那些人想对立吗?可能会引发冲突!平日间身在演武场的生灵,都是好战分子,在这里修行与闭关的少,彼此交战的人则是普遍性的。因为,真要修行与闭关,都会选择安静之地,各族都有极佳的修炼净土。故此,在这里的生灵,绝对都是刺头,都非常好战,最容易生出事端!“看热闹的人来自各族,至于那聚集在一起、怀有敌意而冷笑连连的修士,多为金家、王家等族的追随者,或者就是那些大族的人。”有人认出他们的身份,对石昊还有太阴玉兔等人提醒。“嘿,还犹豫什么,将你那战功牌亮出吧,去领战功,我等看着,究竟杀了几人,值得你这么得意张狂。”对面有一人冷笑。所谓战功牌,是一种骨牌,可以记录帝关修士杀敌的数量。石昊还清晰的记得,第一次上战场时,在大漠战场中一位老修士赠与他一块,当时他不明所以,杀敌后再知晓。“太肤浅,杀了几名敌手而已,便自以为是,真的当自己立大功。这么急匆匆的敢来领取战功,只会显得可笑。”另有一人讽刺。石昊冷漠的看向对面,当得知这些是金系与王系以及敌视荒的族群与人马后,他目光很寒冷。收起了平和。这些所谓的追随者,还有该族的嫡系,还真是不死心,想要跟他继续过意不去吗?不过,这群生灵真的很强。有斩我境界的修士,更有遁一境界的大修士,在那里冷冷的看着石昊。当然,身为大修士还是比较矜持的,此时不再冲在最前面,而是嘴角噙着一缕冷笑,静观事态发展。但有足够的迹象表明,现在出言挑衅的人是受大修士的鼓励,因为有他们在此,那些人便不会担心。若是荒出手。他们坚信,遁一境界的大修士一定会借故出击,给荒以颜色!这是一些心怀叵测的人所期待的,更是部分生灵真正需要的,若是有一个合理的借口,挫石昊的勇气,让他大败吃瘪,是几个大势力所乐意见到的。“你们太过分了!”长弓衍喝道。“滚回金家,滚会王家,去找你们的主子去!”天角蚁是个暴脾气。虽然身体很小,但是声音震耳欲聋。一群人顿时带着冷冽的寒意,向它望去。“怎么,还想对我动手?”天角蚁不示弱。瞪了回去。石昊阻止了它,道:“我领我的战功,他们吐他们的唾沫星子,随他们好了,事实胜于雄辩。”石昊向不远处的一座宫殿走去,那里可以检验骨牌。验证战功的多少与真假。当听到这些话语,对面的一群人都心中一动,其中一些人立时明白了,这次荒多半真的收获不小。“一个年轻修士而已,能杀几名敌手,我等杀遁一境界大修士时,都不曾这么急匆匆,而是积攒了两颗人头才来此地,年轻人……真是沉不住气。”一位大修士说道,他名罗翰,看起来人在中年的样子,长发披散,在那里带着淡笑。在他们看来,石昊即便天纵之资,但毕竟境界还低,战功不可能太过惊世。当然,他这样说也是一种试探,想观察石昊的表情,从而洞悉他究竟杀敌如何。“你是你,我是我,你虚伪你的,我真诚我的。”石昊这般冷冷的的回应。罗翰露出一缕怒色,平日间遁一境界的大修士高高在上,年轻一代有几人敢这么开口?“我看是有些人尾巴翘上天了吧,连遁一境界的大修士都敢顶撞,你是不是觉得这一次立下的功劳能跟前辈比高下了了?”另一名中年修士冷笑,他头戴紫金冠,身穿锁子甲,甚是威猛。这也是一名大修士,名为戚林,为金家的追随者,但是自身真的很强,早已步入遁一境界。很明显,那群人越发觉得,石昊不可能立下绝世战功,毕竟他还这么年轻。当然,他们首先是将烂木箱这个意外抛出在外了,不然的话,那就没法评价了,战功逆天。“现在的年轻人太浮躁,一点也不稳重,有点功劳后,尾巴就敲上天了。”罗翰点了点头。两位大修士都纷纷开口,针对石昊,让那群人底气越发的足了。“你们不觉的很过分吗?”清漪开口,连她都看不下去了,平日间她的脾气绝对不坏。“是不是想欺负人,大不了一战!”好战分子天角蚁叫道。“妈的,有种上至尊擂台,那里限制修为,可以同境界一战,我一个打你们八个!”曹雨生叫嚷。这个胖子虽然不忿,但也不想真个被大修士镇压,故此吵嚷着,要同阶一战。“嗤!”罗翰与戚林都嗤笑出声,摇了摇头,越发的坚信,石昊不可能在战场上立下大功劳。“真是幼稚,你们以为到了战场上,敌人会压制境界,跟你同境一战,太天真了!”他们嘲笑。“是不是觉得自己身为大修士很了不起啊?”石昊寒声道,这群人屡次挑衅,他觉得有必要削他们一顿。正是这时,远处又来走几人,都是熟人,为首者是金焜与金逸,同为遁一境大修士,都是金家的嫡系。此外,还有几人陪同,当中不乏王家的人。“出手,教训他,重创他无妨。据可靠消息,孟天正闭关的巨宫外,所悬挂的魂灯要熄灭了。应该是撑不住了!”这几人还没有接近,就已经暗中传音,示意罗翰与戚林等人正好可以藉此出手,光明正大的教训荒。并且,他们带来了孟天正将死的消息。这顿时让在场的那群人底气足了,不然的话,还真不敢妄动,心中忌惮之极。金焜、金逸等人来之所以来此,是因为始终不甘心,一直想寻机对付石昊,并且他们觉得石昊说不定还真立下不小的功劳,可能会引发各方惊叹。如果在他领取战功前,因为其自身主动挑衅大修士,而被狠狠的修理了一顿,那么无疑会影响其光辉。这等同于要对冲石昊的光彩,这是在有意针对他,金家的人一直没有放弃,总想压制他一段时间!尤其是,不久前金展大败过后,他们的这种心思更重了,恨不得直接出手,将石昊镇压起来。“年轻人,既然你很狂妄,看不起大修士,那么我就指点你几招,如何?”罗翰等人得到授意后,准备出手。“当长生家族的狗,真的很有面子吗?”显然,石昊真的怒了,自从他回来后,这伙人一直在阻拦,针对他,击败一个金展还不够吗?这些话说的相当不客气,让那群人脸色顿时铁青。戚林冷幽幽,寒声道:“我等曾摘下过遁一境界大修士的头颅,都没有这么高调的领过战功,今日,便考校一下你这个小辈。”他不说对决二字,因为,他自己都觉得太以大欺考校,以便明目张胆的拾掇石昊。“你,你,你,还有你,都给我过来!”石昊面无表情,指向罗翰、戚林、金焜、金逸等人。“年轻人,一个人考校你就足够了,你还没资格选老师。”戚林寒声道。石昊冷淡的说道:“既然说到考校,我一个人也可以考量你们这些人,想看一看你们这些大修士是否真有资格被人尊敬,还是说名不副实,徒具其表。我怀疑,你们所谓的杀敌,取得的战功,都有水分,不是自己一个人所杀获取的。”(未完待续。)


夜落杀

发表于63小时前

回复 丛法 : 铿锵一声,火星四溅,断剑插入一块青石,微微颤抖了!,有金属余音震出。小不点睁大眼睛,向高空望去,人影皆无,并未见到四大强者与灰发老人,只有几只凶禽划过虚空。他锵的一声拔出断剑,而后像是做贼般朝左右看了看,扛起正在疗伤的大红鸟,带上清风与二秃子撒丫子就跑。这可是至宝,虽然断了,但能砍吞天雀,能劈穷奇,而今再次回到手中,自然要珍重的收拾起来,不希望暗中的人窥视到。直到奔行出去数十里,他才扔下大红鸟,摔的它惨叫,在地上扑腾。小不点美滋滋,重新打量断剑,它通体乌黑,没有光泽,也感应不到强大的神力,但是他知道这是至强宝具。“锈迹没了,怎么多了一些暗红的血迹?”他挠头,暗红色的血痕取代原来的锈迹斑斑。鬼爷怎样了?他有点担心,看着这口断剑,轻轻叹了一口气,背在了身上。现在顾不了那么多,最大的目标是逃出去,保住性命。而今十方乱战,到处都是喊杀声,到处是搏战,一个不慎就会身死。这块区域很宁静,但是小不点并未立刻遁走,因为他不想做出头鸟,每当以为脱离漩涡时,都会有可怕人物出现,进行阻击。总的来说,他还在战场中。最好的策略是随大流,而不是第一个杀出去,若是能混在敌群中那就更好了。“小哥哥,我们能逃走吗?”清风小脸上有些血迹,这一路上他看到了很多生死,也曾出手,杀了几头重伤的凶兽。他很担心,因为远方的杀声隐约间又出现了,战场在扩大·他们始终没有能摆脱。“嗷吼……”一声低沉的咆哮传来,山岭摇动,林木间乱叶飞舞,一头巨大的黑虎高如山岳·浑身是血,从战场中逃脱,冲向远方。“是它!”小不点惊讶,这是一头可怕的黑虎,补天阁选拔弟子时,他曾在第二战场见到过,守护黑煞莲。黑虎比一般的遗种还厉害·但此时浑身是血,遭遇重创,肩头那里白骨都露了出来·在它的身上有数十位补天阁的弟子。它一路狂奔,冲向远方,看样子是付出惨重代价后才突围出来。小不点想打招呼,但刚站起身来,就见那头黑虎浑身毛发倒竖,人立而起,差点将一干补天阁的弟子摔下去。“哧”一道赤光冲起,自一座黑渊中冒出,足有数百丈长·那是一头赤蛟,不比黑虎气势弱,这显然是一头强大的太古遗种。“砰”黑虎一爪子探去·符文密布,乌光汹涌,如汪洋般向前砸去·但是赤蛟刚猛,一个摆尾扫灭符文。轰隆一声,旁边的山峰都被抽塌了,数十斤上万斤的巨石翻滚,两强相遇,激烈厮杀。而在这一刻,更远处的山林中·一头金色的狮子出现,双眼如灯笼般·亦散发金色光辉,它跟山一般高,一巴掌下去,将前方的石山全部拍碎,无法阻挡它的道路。小不点心惊,幸好刚才没有急着冲出去,果然要随乱军前行才好,不然光是这两头遗种就足以横杀一片高手。黑虎眸子森冷,它知道遇上了大麻烦,这样两头极其强大的遗种出现,若是硬拼多半会死在这里。尤其是那头狮子,通体金黄,宛若一尊可怕的王者,君临天下,大模大样的走来,给它的威胁感更大。它背上的数十位弟子也都心中惊颤,这一日遭遇大劫,出现的高手太多了,各族生灵皆有,果然是一场大难。黑虎咆哮,与赤蛟撞在一起,相互全都遭创,倒退了出去。不远处,那头金色的狮子出手,一爪子拍来,金色光芒淹没天地,宛若彗星划过苍穹,至强气息弥漫。远处,小不点倒吸冷气,这头狮子太强了,黑虎肯定不是对手,这是一头王侯级的遗种,难逢对手,除非净土中的老祖赶来。果然,黑虎也发现了可怕,迅速避退,但依旧被金色的霞光扫中,浑身血肉模糊,遭遇了重创。它横飞了起来,轰的一声,庞大的躯体压塌一座山峰,身上的补天阁弟子当场有十几人遭受重创,更有**人惨死,血肉模糊。黑虎长啸,一跃而起,调头就走,那是一头老狮子王,远比它修行岁月远,不是其对手。“想走,没那么容易,我乃西陵兽山金狮王,今日就是为了绝灭你补天阁而来!”金色的狮子冷漠的说道,高耸入天,比山岳还高的躯体,通体散发金光,一巴掌拍下,将挡在前方的大山都震碎了。它一跃而起,向着黑虎追去,金光澎湃,挤压满了苍穹,庞大的王者躯体让人生畏,恐怖滔天。小不点一叹,黑虎多半凶多吉少,这头金色的狮子太强了,乃是西陵兽山的首领之一,坐镇在这个方位,就是等着漏网的大鱼呢。看来,早先出去的师兄们,也不见得都逃出生天,前方还有无尽未知的危险啊。“嗷吼……”远处,虎吼震天,血浪喷起很高,接着呼喝声传来,补天阁的一位老祖带着一群门,赶至那里。!“畜生受死!”一位老祖与金色狮王战了起来,那里的山脉崩塌,古木尽毁,乱石崩云。小不点握紧了拳头,这一役补天阁净土被毁,死掉了很多人,然而像他这样的弟子却很无奈,毕竟还年幼,难以对抗那些巨擘。即便有断剑在手,也不行,他道行不够,无法全面激活,催动不起来,对付不了那些真正的王侯。“走!”他带上清风、二秃子他们,再次开始上路·依旧没有立刻强闯,而是在山林中小心的潜行,等待机会。深入一片区域数十里后,喊杀声入耳·有补天阁的师兄带着悲意在怒吼:“长老!”小不点透过林叶,看到了那一幕,两位长老浑身燃烧,耗尽一身精气神,进行自爆,冲向一群强者。“你们快走!”两人大喝,而后在敌群间彻底炸开·光雨冲击,将许多敌人重创。补天阁一众弟子悲呼,含泪远去。“啊……”小不点忍不住低吼。那群遭受重创的敌人·短暂停留后,又向着补天阁一群师兄追击而去,小不点忍不住了。“刷”的一声,他以乾坤袋将清风还有二秃子他们收了进去,手持断剑竭尽所能,催动起来。“嗡”的一声,断剑发光,璀璨无比,如一轮太阳般照耀·他发挥出了自己最强的力量,向前挥去。“噗”山川被切裂,几座石山炸碎·巨大的剑芒横断前方,有几人当场爆碎,化成血泥·但是后方的人却躲避的及时没有死。这是一群强者,境界比他高,当中有人类,也有其他种族的生灵,全都望了过来,盯着他手中的断剑,一起扑杀。小不点遭遇了莫大的危机·他也不恋战,转身就逃·迅速没入山林中。“你走不了!”有一头凶禽振翅,凌厉扑击而来。“锵”小不点运转鲲鹏宝术,背后出现一对神翅,刹那间风雷大作,罡风浩荡,金色气芒澎湃,他踩着地面,速度提升了一大截,没入大荒中,以山林隐藏行踪。这是一次大危机,即便他拥有鲲鹏宝术,但是在十方乱战、高手遍地的区域,也是危险之极。小不点逃遁,浴血而行,耗时一个多时辰才摆脱追杀,身上有不轻的创伤,还好他肉身恐怖,吞下一株灵药,露出骨头的伤口很快好了。“好危险,但我一定要活着逃出去。”他在寻找慕炎、凌天侯、柳老等,也许唯有跟他们汇合,才能真正闯出去,只是大战惨烈,所有人都被冲散了,而且那些人肯定被重点关照,不知是否还活着。“实在不行,只能返回最激烈与可怕的战场了,置身死地而后生。”小不点转身,向着一处很激烈的战场冲去,刚一接近这里,自然就遭受了可怕的劫难,有凶兽盯上了他。小不点大战,沐浴鲜血而行,选了个机会,他利用毛球的宝术改变容貌,换下补天阁的衣衫,混入到拓跋族的人群中。他想浑水摸鱼,就此过关,一路跟着闯出去。然而,时间不长,就有通天剑气劈来,差点将他粉碎,那是四大族的人,不知道何为,竟然认出了他。“熊孩子你纳命来!”怎么露陷了?小不点吃惊,寒毛倒竖,这有点像自投罗网啊。还好,这片区域没有王侯,他抽出断剑,直接血拼,而后极速遁走,再次逃进大荒,离开主战场。“怎么回事?”他将乾坤袋打开,询问清风、大红鸟他们,商量对策。二秃子道:“四大族恨透了你,最开始时就曾追杀过你,虽然被你摆脱了,但是肯定祭出了幽兰草等,清香染在了你的身上,数天内都可以不散,藉此追踪你。”小不点闻言变色。还好,山脉足够广阔,而且交战的人数足很多,想这样寻到一个人很难,方才若非他主动回来也不见得就能被发现。这一日,小不点陷入大逃亡中,在密林中远奔,有几次他都以为逃出了战场,发现前方还有强者坐镇,令他再也不敢贸然行动了。“活着,我一定要活着出去,为师兄师姐们复仇!”小不点咬牙。在途中,他见到了太多的尸体,有敌人的,也有补天阁的门人,一路上都是血迹。“雨枫,你竟然如此心狠,对同门出手?”前方传来怒吼声。小不点闻听,顿时一惊,极速冲了过去。一位长老怒喝,在其身后跟着一群的门人,大声呵斥前方众人。一个白衣少年面色冷漠,道:“长老,我知道师门的经书并没有全部搬走·分散在诸位长老的身上,我很需要,请你送给我。在其身后,有一群强者·都来自雨族。“养不熟的白眼狼,很多王侯将子女送入我补天阁,虽说另有目的,欲接受洗礼,但是在今日大难来临时,为了还上这个人情,大多皆出手相助了一把·而你们竟落井下石?!”那位长老怒吼。“我也不想翻脸,只是我真的需要其中一种宝术!”雨枫冷声道,年岁不大·但是心肠冷硬。“雨枫,枉你为天才营的一员,师门这般看重你,传你符文秘法,你却恩将仇报,还是人吗?你们雨族太卑劣了!”许多弟子门徒怒喝。“杀!”后方,雨族的强者出列,向前杀来,因为他们听闻了·这位长老身上有一宗宝术,可沟通水之精华,对雨族来说很重要。小不点大怒·他进入补天阁时,很早就见过这个雨枫,号称可以沟通九天雷电·是天才营极为了得的人物,后被一个老怪物选走,寄予厚望,他竟然在这种关键时刻对师门出手。“白眼狼,杀!”那位长老大怒。激战爆发,小不点出现,暴起发难·一道神光扫向前去,噗的一声将雨族数位强者斩断·血雨飞洒。同一时间,他背后的鲲鹏翅一展,风雷大作,一冲而过,接连出重手,剑芒霍霍,可惜雨族中有不少高手,不断倒退,避过了杀劫。“斩了他!”雨族众人大怒,暗中竟跳出这样一个少年,敢冒犯虎威,焉能放过。“是他,那个熊孩子!”“什么,快,追上他,斩了!”当雨族众人得悉是谁后,全都疯狂,向前冲杀。小不点故意露出真容,引领他们追杀,果然令这些人全都疯狂了,熊孩子在百断山斩尽他们的天才与封印者,令他们恨之入骨。这是一场大追杀,半个时辰后,小不点才摆脱,身上血迹斑斑。见到了太多的生死,小不点实在太疲倦了,当再次闯入一片小战场时,他眼睛有点发酸。熊飞长老、卓飞长老两人曾经很不待见他,因为入门时他惹了大麻烦,两人一直都想揍他屁股。现在这两人为了弟子,已经放弃了自己逃生的路,堵住追兵,浴血搏杀,让弟子门徒们速速逃走。当小不点看到时,两人倒在了血泊中,被一只巨兽生生撕裂,全部毙命。“长老!”一群人大呼,平日间两人并不是多么的招人喜欢,可是关键时刻,却在护着他们,不自己逃生。所有人都大哭,一群弟子伤悲不已。“你们快走,我来抵挡一阵!”一位二十五六岁的青年站出,进行断后。“林木师兄,快走吧,你也不是他们的对手。”一群人焦急劝道。“少废话,长老死后,这里我最大,让你们走就赶紧走!”林木喝道。“师兄!”一群人哽咽。林木入门超过十年了,是一位极其强大的天才,上次小不点他们去山门外对付四大家族的人时,他曾出过大力。“一个也走不了!”巨兽吼道。“还不快走!”林木喝道,转身迎向前方。小不点眼睛有点发酸,毅然站出并出手,虽然这样做很危险,他已经几次陷入险境了,但这次还是没忍住。断剑发光,剑芒无比的粗大,几乎抽干了他体内的精气神,噗的一声,袭杀得手,将那巨大兽头竟斩落了下来。“嗷吼······”西陵兽山的一群凶兽震怒,全都望来,而后凶气滔天,朝他扑杀了过去。“快走!”小不点冲着众人大喝。那群弟子洒泪,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冲向远方。林木没有走,哈哈大笑道:“小师弟,想不到最后关头还能与你并肩作战!”“师兄你也快走!”小不点挥动断剑道。“不用了,今日我早已施展燃血通天功,只有一天的生命,还不如轰轰烈烈的战死。”林木洒脱地说道。他没有伤悲,没有愤怒,十分的平静,像是在说着一件与己无关的事。燃血通天功,可以在一日内逼出身体诸多潜能,战力提升数倍,甚至十倍不止,直至精血燃尽而亡。“让我大杀一场,小师弟你寻机会逃走,一定要留住性命!”林木嘱咐道。小不点握紧了拳头,眼睛通红。林木是一位极其强大的天才,在诸多门人中有很高的威信。而且,他深得教中长辈看重,前阵子他没有离去,之所以留下来,就是为了协助师门处理撤退事宜。现在,他竟然要死去了,而且是这般悲壮的战死。“师弟走吧!”最后,林木大喝,燃血通天功他早就展开了,现在血已经燃的差不多,他身体发光,璀璨夺目,冲向敌群中。小不点嗷嗷大叫着,眼睛通红,连续挥剑,眼中洒下泪水,最终逃离了此地。这一场大劫持续了一天一夜,终于渐渐落幕,小不点成功逃了出来,离开了那片染血的净土,带着无尽的伤感。朝霞洒辉,太阳初升,他仰躺在一片山地上,一动也不想动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站起身来,最后看了一眼那片劫土。小不点的眼睛很红,定定的看着,很久后他擦了一把眼泪,毅然转。 

猜你喜欢
不羁的心
热度
97396
点赞

友情链接:

男人插身女人视频大全 爱就一个字简谱 国产三级在线现免费观看 顶级狂龙 他两个朋友做了我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