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灭武尊最新章节》电视剧完整版在线观看-全集剧情片-聚力影视
不灭武尊最新章节
地区:香港
  类型:犯罪片
  时间:2022-08-11 18:44
剧情简介
由远而近,居然出现一个生灵!她风华绝代,进入此地,凌舞于在时间构建的通道中,迅速而来,那种风姿动人心神,让人一见难忘。【】什么是飞仙?在石昊看来,这就是!这个女子长裙飘舞,猎猎作响,翔于长空,青丝拂动,整个人带着空灵仙韵,傲立万丈红尘上。她说不出的出世,不属于人间,带着一种飘逸的气息,白色衣带飘动间,像是要超脱而去,没入九天上。初看,她若空谷真仙,又若山林中闯出的精灵,不沾染人间烟火气。可是,当稍微临近时,让人震动!这个女子,眸光转过的刹那,宛若让人经历了一个次轮回,深邃而超然,有种含蓄的锋芒,这不是柔弱的丽珠。她有一种内敛的霸气,有一种盖代的风姿!一刹那,小蚂蚁心头悸动,忍不住在这里颤栗,险些大叫出声来。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举手投足,竟然要压塌天地,她有一种绝代无敌之姿,可以俯视万古长河!这是很矛盾的气质,静~c看时,空明若仙子,而衣袂猎猎,快速临近时,又气吞山河,俯瞰古往今来诸多盖世高手。“这女人……怎么会这么强,虽然不见她出手,但是我已知道,她一定手段通天,这时光通道该不会就是她搞出来的吧?”金色的小蚂蚁声音发颤,整个人忍不住瑟瑟发抖,不由自主,其元神与肉身出于一种本能,对她敬畏。事实上,这还算好的!如果是其他生灵来此,没有天角蚁一族的力之极尽血脉,肯定早已匍匐在地。要对女子顶礼膜拜。而且,就在这一刻,石昊与小蚂蚁震惊的发现,恍惚间出现了幻觉。因为,隐约间听到,有一种祭祀音,更有一种叩拜声,仿佛天地间众生在齐诵一位女帝的名字。是眼前这个女子?一位女帝!即便相隔漫长时空,遥距难以判断的岁月,但是。她所在时空的人依旧在念及她,恍惚间,已经传到这里来!据仙古秘史讲,有一则不能证实的传闻,有无上功绩、曾救下整片天地的生灵,在其生前或者死去,会缠绕这种祭祀音,不可停息。而且,哪怕隔着空间。隔着岁月,她的尸体哪怕沉沦进宇宙深渊,也能被这种声音接引,被感知到在何方。这个女子。究竟做出过什么,她是谁?难道凭借一己之力救世,故此才有这种万古祭祀音环绕。不是说,这理应是对逝去的人敬仰吗?可看起来。她还活着!女帝!石昊与金色的小蚂蚁听到了,无数人在祭祀,这是一位女帝。一位曾经风华绝世的女子大帝!“来了,是她造就成的时光通道吗?”如果真是如此,简直不可想象,那是何等惊天的伟力?隔着时间长河,相距一片断绝的虚空对决,这已经算是神话中的神话,古往今来有几人可以做到?而如果强行凝聚一条通道,化古今未来为一途,那简直不可想象!并且,确切来说,那根本不现实!因为,有前贤曾经合力推演过,这行不通,如果那样做的话,除非大崩塌,大逆溯,大毁灭,不可实现。那样做,真正会扰乱各界,彻底覆灭诸天。理论上来说,是行不通的,做不到的。可是,眼前这位白衣女帝,她是如何做到的,真是她手段逆天、强行凝聚出的这条通道吗?还是说,机缘巧合,她发现了天地间的一个漏洞,九死一生,这样强闯过来的?轰!天崩地裂,鬼哭神嚎!在白衣女帝临近时,各种天地异象频出,实在是震撼人心,有她击杀绝代高手的画面,血雨飞洒,有诸天神魔一起在殒落,尸骸成片的景象。金色的小蚂蚁吓坏了,刚才还觉得这女子如同精灵,犹若谪仙,可现在不仅看到了她的凌厉,还看到了她的杀伐手段!喀嚓!就在这一刻,时光通道不稳固,要裂开了,不能长久存于世间。“不好,我们要完了!”小蚂蚁变色,一旦时光通道炸开,他们将灰飞烟灭,连元神都剩不下,万古皆空。“哧!”白衣女人出手,用手一点,飞仙之光弥漫,要禁锢这条通道。“是她!”终于,在女子出手的刹那,石昊心中的怀疑冲击到极点,而后一下子醒悟了,认出了这个女人。白衣女帝,曾经在仙家战场救过他!三年前,在那片遗迹中,曾有世界另一岸的巨头隔着万古,站在时间长河的尽头,向下游出手。当时,石昊岌岌可危,随时要身死。就在那时,曾有一个白衣丽人,强横绝代,突然出世,霸气的击退上游的可怕生灵。石昊虽然刚才就有怀疑了,可是一直不敢确信,直到现在当对方动手时,他才能真切的明白,那种凌厉、那种舍我其谁、惟我独尊的女帝风采,平生只在一个人身上见到过。虚空在塌陷,通道还是不稳固,时光斩来,那是岁月之刃,要破灭石昊还有小蚂蚁。在这关键之际,几只由黑色纸张叠的小纸船,染着血,轻轻漂流,在乱流中来到两人的身边,而后鲜艳的血点点,直接镇压了此地!这一刻,时间凝固,虚空定住,将所有都定格在这一瞬间。几只小纸船而已,化解了危局,救了石昊还有金色的小蚂蚁,镇压乾坤,护住通道。实在是神力浩瀚,绝代不可比拟。到了近前,终于见到她,迷蒙的仙雾散开时,她的脸上一阵模糊。一件法器化成仙剑,化成面具,化成指环,换成魔罐,不断转变,挡在身前。最后,她的脸上出现一张青铜面具,那法器如有生命,覆在她的脸上,衬托出一种无比神秘的气韵。终究还是没有看到她的真颜。青铜面具很奇异,带着泪,带着笑,交错在一起,引人注目,让人的心弦都不禁为之一颤。折纸船的女子也是她?!石昊愕然,而后心中震撼,涌起滔天骇浪,在那鲲鹏巢穴畔。有一个光门,不断沿着河流飘出小纸船,是她折叠的?这让他的心不禁乱了,这是怎么回事。曾经在时间长河中出手的也是她,让石昊有一种时空紊乱的感觉!曾经的曾经,到底发生了什么?“仙古秘史,记载不可思议之秘辛。也许有人是可以做到的,以众生祭祀音护住真身或尸体,去轮回。神与尸分离,多半是在游太虚,徜徉混乱的古代。”小蚂蚁如同梦呓般,在说着一些乱七八糟的话语。它觉得,自己见证了它父亲手札中没有细说的东西,得见了一些可能存在于假想中的事。“你……要见我们两人?”石昊颤声问道,他真的有些不解,为何会发生这种事。可是,隐约间他又知道,也许自己真的和此女有关系,不然的话,她上次何以会相救,难道只是一种巧合吗?接连两次相遇,那就不一般了,不能用巧合来概括!女子不说话,那美丽而空灵的眸子变的深邃了,慢慢被仙雾挡住,连那冰冷的青铜面具都渐渐看不到了。不知道为何,石昊仿佛感受到了她的心绪,那就是失望!“你弄错了,对吗?也许你要找的东西在我身上,是我身上的这些器物。”石昊说道。“指引我来此,不是正确的时间。”白衣女帝开口,如同天籁,可却也让人心颤,因为她带着一种莫大的遗憾。就在这时,石昊周围的器物都浮起了,但却又退后,最后他的身体中浮现一滴血,在里面雷声隆隆,杀伐惊九天!石昊一怔,想到了所有,就是遗漏了这滴血!当初,有一口鼎,万物母气流转,九色仙金光压盖世间,它不属于过去,不属于当世,曾经找到过石昊,落下一滴血,在他的身上!就是这一滴!金色的小蚂蚁险些大叫,原来坠入时光通道中,都是因为石昊身上的这滴血。“你在找这滴血?”石昊问道。白衣女子青丝如瀑,在漂浮间,根根发丝中都有星辰浮现,像是立身于一片古老的宇宙中,她是唯一的主宰。“正确的人,正确的地点,却相遇了错误的时间。”她开口,一声叹息,有着万古的落寞。石昊险些大叫,居然是在找他,实在不可理解,她到底要干什么?“我就站在这里,跟你相遇,有什么请直说。”石昊开口。“说也无用,你还不是你,错误的时间,会磨灭一切,你终究会被打回原点。”白衣女帝平日应该少言寡语,可现在却说了很多。“为什么,你我相距不过一步之遥,有什么不可讲,有什么不明白?!”石昊大声道,不相信。“你我间看似是一步之遥,但想要迈出,也许需要跨过一个纪元,你准备好了吗?!”女帝问道。“你……在说什么?!”石昊失声道。“一步一纪元,你能迈过来吗,如今的你,做的到吗?终究,会磨灭一切,了无痕迹,从来不记得。”白衣女帝这般说道。而后,她不再说话,抬起了灵足。一步一纪元,这等说法,吓坏了金色的小蚂蚁,越发觉得,它父亲手札中记载的某些东西有些可信!(未完待续。。)...
95927692次播放
44366人已点赞
69385人已收藏
明星主演
杨子李
萧然
我即是空
最新评论(888+)

十阶浮屠

发表于22分钟前

回复 二铁 : 石昊不说话,冷淡的看着他,这个人还真是抱着恶意而来,要对他不利。“怎么不说话?”那人好整以暇,已经到了近前。毫无疑问,岁月并没有在他的容貌上留下印记,依旧年轻,看起来英姿勃发,只是一双眸子开阖间,有股沧桑,那是青春不在的体现。这样的大高手肯定有着悠长的生命,活过相当长的岁月了,是一个老辈人物。“我能说什么?与你无冤无仇,你却直接要送我去险地,前辈的心胸够开阔吗?”石昊很不客气的说道。到了这一步,即便说什么好话,低头求饶,也不会有什么作用,平白让人轻视与耻笑。还没有离去的天才也都为石昊不平,那位强者未免太欺人了,让一个少年去太初古矿,这不是送死吗?!别说他们,就是前辈高人进去也得亡,不会有什么意外。自古以来,只有特定的时刻,准备充足后,才能进去采掘生命之石,不然必死无疑。“呵呵,脾气还不我直接一掌劈了你,还是送你进那太初古矿?”此人带着笑意说道,只是有点冷。这让人们心头都是一跳,此人**裸,不掩饰敌意,都不需要将石昊送进绝地了,要在这里就动手吗?“前辈,你这样做有点说不过去吧?”旁边有人开口。“哦,你说我该怎样做,你是陈家的小子吧?算是一个奇才,但此时不宜出头。”这个人有恃无恐。“前辈,你负责守护重地,而他并无过错,你没有道理处置他!”另有人站出,这样说道。石昊助他们脱困。这些人自然心存感激,特别是有些天才来自一些超级世家,底蕴深厚,敢在这里开口。“唔,你们说的的对,一切都该按规矩来。”这个人笑了笑,英俊面孔上写满了随意,道:“他原本被选进天神书院,结果延误时间,迟迟不现身。且还妄自动用了传送阵,不得不罚。”“这不是理由吧?”有人说道,为石昊抱打不平。“你们知道那跨界的传送阵维护起来需要耗费多少天材地宝吗?那是天量!这世间没有多少座了,凭他一个圣祭境的小修士,也能单独使用一次?这是浪费,是谋杀!你们知不知道,将来如果需要用到这传送阵时,它会有多么大的作用,这样被他平白消耗了一次。增加五色祭坛负荷,简直是大罪!”此人声色俱厉,大声呵斥。众人当然明白,他故意扣大帽子。只为了责难石昊。“所以,按规矩来,我不杀他,但要定罪。谴他去太初古矿。采掘矿料一段时间!”他这般说道,眼中带着冷意。众人的心一下子就凉了,因为他们知道。这样一去的话,石昊必死无疑。相传,太初古矿那里面有无法推断究竟存在了多么久岁月的尸骸,都是莫名死掉的。甚至,有人说当中的遗骸等比之人们能够想象的最古年代还要久远。曾经有教主联手进去,结果被一个身穿古代道袍的尸体,直接活活全部掐死,一个都没有跑了。这在当时引发轰动,要知道,那些可都是大人物,结果不是死在宝术下,不是殒落于无上**下,直接被古尸活活勒死。这有点匪夷所思,让听闻者莫不目瞪口呆。一个圣祭的小修士若是进去,还能有什么活路?“你不能这样做,这不是责罚,是加害,那个地方谁进去都要死,就是长生者都出世,也得忌惮!”有人说道,据理力争,不然的话,只能看着石昊去送死了。“天神书院的人若是知道,一定会阻止你的,这样加害一个奇才,你未免太过了!”有人大声说道。毫无疑问,他们的家族都不凡,有大高手坐镇,故此在占据道理的情况下,他们敢在这里激烈争辩。“没有想到,你们都这么执拗。”此人淡淡的笑了笑,而后点头道:“我元青做事,一向无忌惮,今日就将他流放到太初古矿区域又如何,我看谁能阻我?”当人们知道他的名字后,都倒吸冷气,这可是一个狠角色,虽然活了很多岁月了,但远算不上老古董。如果以太古到现在为时间轴,这个人还算“青壮”呢!元青,一个大名鼎鼎的高手,年轻时修出过仙气,这么多年的积累,实力暴涨,恐怖无边!在场的人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了。因为这个人一向强势,根本不可能会因他们这些小辈的劝阻而改变什么。“他一个人而已,不过圣祭境,又不是紧要的事,便使用了传送古阵一次,这坏了规矩,当责罚!”元青大袖一挥,将这些天才都扇飞了出去。狂风暴涨,飞沙走石,仅一眨眼而已,这些人就在数万里外了,被扫离了那里。这些人愤愤,但是去改变不了什么。“走吧,我们回各自的家族,能伸手帮助一下,就不要吝啬出手。”有人说道。言下之意很明显,回自己的族中,跟一些长辈念道一下,争取尽一份力。当然,他们知道希望渺茫,毕竟那元青不是一般的人,没有多少人愿意得罪他,犯不上为一个外来的小修士跟他撕破脸皮。“既然我们结识的这位道兄修出了三道仙气,天赋超绝,赶紧通知天神书院,说不定有转机,会被人庇护下来。”有人说道。而后,他们纷纷上路。这里寂静了下来,元青看着石昊,淡淡地笑了笑,道:“我这人做事,一向很干脆,值此之际,你还是去太初古矿走上一遭吧!”他冲着远方拍了拍手。立时有一个三头六臂的生灵走来。“去,将他带走,安排他到古矿区。”在这个过城中,石昊始终一语不发,跟此人无话可讲,如今他实力不如人,辩驳只会显得苍白无力。石昊转身,跟着那三头六臂的生灵远去。“受人之托,压制你十年!”当石昊他们的背影消失时,元青话语冷幽幽。这样说道。“对不住了,十年后,你如果还活着,再去追赶吧!”他这样补充。十年,对于一个正在爆发、极速崛起的天才来说,很重要,慢一步就可能会被竞争者甩开一大段距离。若是在其他地方算不得什么,可是在天神书院这至关重要!在那个地方,所有道书、仙药等。都是凭实力来争取,特别是仙家洞府等,每一次开启,对外名额有限。要知道。在那些地方闭关,好处太大了,可以滋养仙气,锻造圣骨。重塑血肉,不断蜕变。然而,竞争激烈!进入天神书院。想要获得最好的修炼环境,一切都要靠去竞争,彼此较量。排位高的人,所获甚丰,将会越来越强大,而起初就被甩下,那么后面也会很糟糕。“天神书院,那些天才刚一进去时,最强的一些人就获得了凰血池洗礼的资格,得到了莫大的好处,而你却迟到了,起步已晚。再压制你十年的话,看你还如何冲起!”元青声音淡漠,这般说道。他知道,天神书院最终是要培养出有数的几个种子,而非所有人都一视同仁,若是起初就被拉开的话,差距会越来越大!“天地已经变了,有些法门、有些神通,不光是你有天赋就能修成的,还需要大量的仙道资源!”这些话语,随着清风而散去。无量天,一片神土中,宝光冲霄,瑞光万道。远远望去,那里龙气腾腾,仙雾弥漫,景象说不出的惊人,一看就是仙家洞府之地。近来,所有人都知道,天神书院落在了无量天,这是一件盛事,引发巨大的轰动。要知道,关于天神书院,早已被传的沸沸扬扬,许多年前就有人提出设想了。九天十地,诸多大人物们牵头,要建一座书院,当中陈列着海量的经书,更有绝世秘法,甚至是仙道秘术等。这是各方合力的结果,要培养出无敌至尊!为此,他们自然费了极大的心力,包裹经书的收录,还有凰血等仙池的构建,更有长生者的洞府等。当然,还少不了这九天十地间最强的一些人,来此讲道。所有这些,都已经整合好,就差确定天神书院选址。而这一次,这书院落在无量天,终于确定下来,当然算是一场震动天上地下的盛事。最近以来,天神书院所在的圣土中,高手往来,难以宁静。无量天中一些大势力,古世家等,想尽办法,希望将自己族中的一些弟子送进来,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可惜了,天神书院铁了心,把关严格,所选的弟子早有定局,不买外面的账。“咦,他们出关了,好强的生命精气波动!”天神书院中,有人羡慕,看着远处灵山,那里有血光腾起,有神精剧烈波动。他们知道,有资格进入凰血池的人功行圆满,已经出来了,不用想也知道,得到了莫大的好处。“可惜了,还有一个人原本也肯定有资格进去,结果竟然无缘天神书院,错过了。”一些人点头,知道说的是石昊,凭他的资质,来到此地后一定会有重要的一席之地。哪怕这里有真仙后裔,有长生者的后代。(未完待续。。)(.)” 


子木

发表于57小时前

回复 傲月: 这部《不灭武尊最新章节》在对付这样,对手是却有跟玩闹一样是不是甚至于都已经不有玩闹了是因为若有真,玩闹起来,话是这样修为,对手是有扛不住苦木折腾,。


韩家小树

发表于27小时前

回复 小小青蛇 : “真是出乎意料啊,荒的命可真大,跑进神药神脉都大难不死。最后,更是拿着那张残图,闯进了那片传说之地,得到了大造化!”帝关中,很多人在议论。因为,边荒外传来的消息太惊人了,异域大兵压境,聚集神药山脉,汇向葬地支脉,甚至也向天兽深林赶去,可谓兴师动众!已经得到确切消息,异域许多高手动身,蜂拥向那片是非之地,全都疯狂在了,在寻找荒。这在帝关中引发天大的波澜,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一个虚道境界的年轻强者竟捅破了天!“必须援救,不用多想,荒一定找到了让异域眼红的东西,那器物多半可以对异域造成致命威胁,不然的话,他们怎么会如此发疯?”帝关中,有铁血主战派这样建议,要立刻支援,跟异域强者血拼。当然,暗中的风波就更无法想象了,各方势力在博弈,不同的意见代表着不同的诉求。“援救,开启城门,立刻出战!”这是城中最一致的高呼声,已经喧沸!很快,城门就打开了,一条空间通道,将一批又一批人送出去,进入城外的大漠中。这是不同的几股人马,分批上路!虽然在城中一致高呼,但是有哪些人是真心的,又有哪些人抱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就难以说清楚了。他们一致高呼救援,是因为要出城,这个大前提是要达成的!的确,有人想去救石昊,无比的焦急,怕他殒落,被异域大军捉住而殇。但是,也有人双目冷漠,出城后一语不发,疾驰而去,他们想先一步找到荒,从他手里接管造化。随着时间推移,帝关内的很多人也知道了,厄土中有一座大坟,最后出土的是一口烂木箱。不得不说,边荒太乱了,因为异域过来的人马实在过多,人多嘴杂,致使这不是什么秘密了,连九天十地这一方的修士都知道了。当然,帝关中还有部分人马,有另外的渠道,早已得到禀告。“快一点,我们赶过去,一定要将荒救下来!”这是一批热血骑士,全都骑坐在强大的蛮兽上,披着甲胄,流动乌光,如一股钢铁洪流般横空而过。蛮兽坐骑庞大无比,飞天而过,速度太快了。这是帝关中最强硬的一批人马,铁血杀伐,在跟异域的大战中,最为果敢与勇猛。正是这批人要求一定要去接应荒。可以说,这部分人马为数众多,他们知道,一旦前往神药山脉肯定要遭遇血战,许多人再也回不了帝关,但依旧一往无前,要杀向那里。“我们这不是为私,而是为公,荒可能得到了一件了不得的东西,一定要带回来,不容落在异域手中!”有强者喝吼,鼓舞士气。其实,根本不用鼓动,所有人都早已做好了战死的准备。这股钢铁洪流碾压过长空,震耳欲聋,杀气滔天,但是在中途他们被截住了。那是一个年轻人,一身黄金甲胄璀璨夺目,气息盖世强大,屹立在那里,挡住所有人。“孟天正大长老!”有人惊呼,认出了他。“回去,不要去送死,那个地方有多位异域至尊,去再多的人马也无用!”大长老阻拦,不让这股中坚力量送死。“可是,荒在那里啊,哪怕不为救他,那件东西也不容有失!”有人说道。“这件事,我自有考虑,荒曾想办法传出音信,让我等不要接近,那里的异域人马早已张开口袋,就等你们去送死呢,而荒暂时不会有危险!”大长老说道。那个地方显然是龙潭虎穴,异域的人发狂了,全力搜捕石昊,连帝族的至尊都来了,危险无比。大长老明白,去这么多人马救援也难以改变什么,只会枉死。这也是早先他一个人出城、不带任何兵马的原因所在。大长老已经看出,石昊肯定也是有这种担心的,愿意一个人扛下来,而不想牵连帝关其他好男儿,不想他们送死。大长老孟天正果断拦截了这批人,他很想救石昊,但是也不能让这些人血染魔土。还有几股势力,也来自帝关,跟大长老他们没有相遇,而是有意避开了,不曾跟随这批铁骑而来。这些修士中,也有人在议论。“荒,你死定了,跟我族结怨,今日你的造化将是我们的,会成全老祖,而边荒则你是埋骨地!”“不错,那东西也许会上我族崛起,出现比肩不朽之王的存在!”很明显,他们来自长生世家,对那东西有敏锐的直觉,有部分了解,如今遮蔽气息,要去截杀荒!这是一股十分危险的力量,所造成的破坏力可能极其可怕。还有一股势力,速度更快,都将接近神药山脉了,但是却没有止步,不怕跟异域相遇。“我们这样过去,不怕被异域大军发现吗,到时候自身也要死啊!”这股势力中有人担忧。“无妨,我们不是真正接近,会绕过去,并且,我这里有一枚骨牌,可以保证我等不被攻击!”“什么,异域人马见此牌会放过我们?”这股势力中的年轻人大惊失色,他们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一下子呆住了,刹那间想到很多。背叛!这两个字真正在他们心中浮现,自己这一族难道背弃了帝关,跟异域有勾结?近日沸沸扬扬,闹出的叛逆事件,竟与自己的家族有关,让一些年轻人颤栗,这个冲击太大了。“不用多想,我知道,你们都是聪明人,这一次能选择你们出关,是对你们的信任!”一位老者说道,他是领军人。其实,年轻人不多,绝大多数都是族中顶级高手,不然的话,来到这里用处不大。“告诉你等也无妨,帝关可不止我们一族如此,最起码,我便知道还有一族弃暗投明了,为自己的族运考虑,为将来留下的一条活下去的生路。”老者说道。他的话语让一些人震惊,难以开口说出什么。“算了,在回帝关前,我会将你们头脑中的这段记忆除掉,以免泄露,绝不能有失。”“这……”“记住,动作迅疾,一定要抢先找到荒,比帝关另一长生族更快,我们要先一步去接应他!”老者喝道。按照他所说,这关乎着他们的族运,这是立大功的时刻。“我等到底是背弃了帝关,还是没有,我们现在去接应荒?”有一位年轻人懵了。“蠢货,表面自然是去接应,不然的的话,怎么能将荒引出来,这是异域强者请求我们这样做的。”老者喝道。如果石昊在这里,一定会脊背发寒,接引他的人马很可怕,如毒蛇一般盯着他,要引他出来,而后发难。因为,异域搜寻很长时间了,找不到石昊,认为他躲了起来,在葬地或者天兽森林等地,蛰伏不出。而如果帝关的人来了,那么他肯定会露面!这防不胜防,一旦石昊出现,就会遭劫。风起云涌,边荒前所未有的喧沸,高手齐出,都在寻找荒!“给我开啊!”这是石昊的声音。在前行的路途中,他非常不甘心,不断尝试,希望开启烂木箱,很遗憾,他拿着这件东西却不知道用途,打不开。他的速度很快,没有降下来,哪怕在研究烂木箱,依旧如闪电般,横渡山岭,一路穿行,向着远方的大地而去。这块区域非常广袤,神药山脉、葬地、天兽森林合围起来的区域,仿佛没有尽头,一望无垠。石昊疾驰,山中古木狼林,有各种险恶之地,但他有惊无险,没有遭遇危机。他冲着天兽森林而去,当然并非笔直入内,而是稍微临近神药山脉这一方,他打算从这里借道而过。因为,葬地直接被他排除了,那种地方大坟无数,每一座下都有一位可怕的高手,根本不能涉足。真要深入进去,天知道会遇上什么级数的存在,见到养凤凰为鸡的葬王,那也不算稀奇。至于神药山脉,现在肯定走不通,不用想也知道,那里早已是重兵压境,异域的大队人马肯定在那里徘徊。只剩下一个方向了,那就是天兽森林。在此之前,石昊根本不想考虑它,因为,那个地方太恐怖,有强大的天兽,平日可以看到,一些天兽在山林上方呼啸而过,一旦进去,绝对危险之极。但是,石昊没有办法,如果不走这里,另外两条路都算是必死之路。到了,也不知道多了多长时间,石昊临近天兽森林,穿行过浩瀚山地,居然真的赶到了这里。他很吃惊,要知道神药山脉、葬地、天兽森林合围的区域,一向是很可怕的,一个疏忽就会陷入绝地而殒落。而他却有惊无险,还算顺利,到了天兽森林。“沿途上,居然没有生物袭击我?”石昊自语,觉得有些奇怪,在路途上相对来说太顺利了。前方,那森林茂密,树木高大无比,很多都达到了上千丈高,甚至有数千丈的古树,比山峰都壮阔。石昊惊叹,不愧是天兽森林。他略作犹豫,向前迈步,要从这里穿行而过。“嗷吼……”一声巨大的咆哮声传来,震的所有古树摇动,叶片簌簌坠落,天地都在颤抖。这是何其可怕的古兽,相距漫长距离,可还是有这种盖世之音袭来。石昊腾空,眺望远方,并且睁开了天眼,他见到了一副震撼性的画面。有一头古兽,大到无边,在天兽森林最深处的半空中,它的头颅上插着一杆生锈的巨大战矛,穿透了颅骨两侧。那战矛带着淡淡仙气!“这是……”石昊心中剧震不已。那是何等强大的古兽?不可想象。他想到一则传说,据闻,天兽森林有一头古兽,没有自主意识,因为在上一纪元被人用战矛钉穿了头骨,可是它一直不灭,活在这片古老的森林中。他竟然见到了?石昊虽然有犹豫,但最后还是一头扎进了这片森林,正是有这样的古兽,也许才能阻止异域的大军。今天还是只能一章了,明天恢复两章。。 

猜你喜欢
不灭武尊最新章节
热度
97396
点赞

友情链接:

雉妾 nba战况 女人脱裤 性闻 箱中女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