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肝义胆沈剑心第二季》免费在线观看-HD高清完整版-聚力影视
侠肝义胆沈剑心第二季
地区:日本
  类型:武侠片
  时间:2022-08-18 22:12
剧情简介
齐无恨这才点了点头,挑着眉头说道
75581190次播放
74543人已点赞
46705人已收藏
明星主演
江南夜色下
达米恩查泽雷
亘古孤寂2
最新评论(888+)

小彰彰

发表于36分钟前

回复 穿越众里的宅 : “小石,你是在与对本座说话吗?”皇宫城墙外,中年¢身月白道衣飘飘,容貌不凡,却很冷淡,手持一柄拂尘,气质出众。城墙厚重,气势宏大,上面所有战将都变色,双石大战后提小石是一种美称与赞誉,可这个中年道姑盛气凌人,又是在石昊成为人皇后这样称呼,绝对是一种轻视。这个小石之称,倒是像在叫小李、小五一般,而此前更曾称呼为孩子,道姑带着一股傲慢,居高在上,睥睨而来。“道姑,你在挑衅我吗?”皇宫内传来石昊的声音,宏大中带着一股威严,清冽中带着一股冷意。“小石,何不出来一见?”中年道姑说道。“道姑,休得无礼,莫要在此乱语,对人皇不敬!”一位战将呵斥。成为新皇,那样称呼绝对带着一种轻蔑,诸多战将不能忍受,这是一国人皇,不能容忍外人这样不敬。“哦,世人不都是这样称呼吗,如此惊艳少年,当得起这般赞誉,我也有感。”中年道姑说道,脸色平淡,立在城墙前。“你······大胆!”一位战将大喝,命令城墙上所有人都手持乌黑的巨弓,弦上搭上了特别的箭羽,箭头赤红,流动光辉,耀出一种特别的符文。这是为对付大修士而专门祭炼的破灵箭,可射穿凶兽,击杀王侯,这种箭羽不是很多,可一旦射出·天地都要失色。“贵客驾临,尔等如此怠慢,张弓相向,这是在逼我防御吗?”道姑冷冷的说道。她站在那里,一缕又一缕白雾出现,将她环绕·有了一股至强的的波动,尊者气息尽显无疑·瞬间而已‘天地剧震。城墙上一群人都一惊,感受到了一股磅礴的压力,这是尊者的力量波动,等阶相差巨大,难以跨过,军兵发自心底无力。中年道姑散发出一道银色涟漪,扩散开来后极速放大·犹如一道巨浪·简直要将城墙上所有人都覆盖,震耳欲聋。“放肆!”一声断喝传出,若一柄天剑横断长空,截住这道银色的涟漪,将其击散在虚空中。皇宫内,一条汉白玉铺成的大道上,石昊一步一步而来·身着金色战衣,背负镇国神戟,手持一柄神灵法剑,目光如两道火炬,气势慑在吱呀声中,一对朱红色巨门被打开,石昊走出,盯着中年道姑。“小石·我代表补天教而来,你虽为一国之皇·但也该请我进皇宫,这样轻慢,岂是待客之道?”中年道姑说道。“我让你进,你敢吗?”石昊看着他,带着一种蔑视的姿态。中年道姑为一尊者,修行大半生,纵横天下,什么样的强者没见过,而今一个少年以这等姿态相见,让她眸光当时就冰冷了几分。小石之名早已传到域外,她自然听到过,尤其是他称皇之后,更是震动天下,神威赫赫,但她到此后依旧带着一种倨傲,因为对方太小了,而她成为尊者上百年了。“小小年纪便成为一国之皇,殊为不易。言语虽自信,但是莫要忘记,天大地大,能人辈出,你应怀几许敬畏之心,尤其是面对前辈时更应敬重。”中年道姑说道。“我用你教吗?”石昊话语简短。中年道姑变色,从一开始,这个少年话就不多,这是从心里上的一种高傲,竟带着俯视的姿态,这样与她对话。“少年人,你太张狂了,我为尊者,便是一国人皇也不能这般轻慢,更何况你这皇位危如累卵,何以敢这般自大?!”中年道姑斥道。“不从自身反省,还来责我无礼。想死成全你,不想死,滚!”石昊冷漠地说道。不要说城墙上一群战将发呆,就是中年道姑也脸色气的发白,这也太直接了,毫不留情面,直斥其心。说到底,这少年人皇都一直很平静,不将她当作一回事,这种姿态让她愤怒。“哧!”石昊竟主动出手了,手中战剑划出一抹流光,莹莹湛湛,似星河坠下,但却伴着一股绝世狂暴,斩向中年道姑。“一个列阵境的小辈而已,也敢与我放肆!”中年道姑叫道。她伸手一点,一道银光出现,一瞬间迎上了那道剑气,两者相遇如大星炸开,天地暴动,一股绝世狂澜汹涌。还好,四方腾起无尽龙气,禁锢天地,将这里封住了,不然皇都可能被震裂,因为尊者随意一击,便有移山倒海之力。中年道姑显然一惊,一个十五岁的少年竟挡住了她一击,这是何等的威势?她心头震动,这不符合道理。要知道,她可是尊者,高高在上,凡尘中妁量怎能与她抗衡?此时,石昊已经迈步走来,离开皇宫,整个人都笼罩着浓郁的龙气,一条又一条粗大的天龙围绕着他的盘旋,十分惊人。“斩!”中年道姑并指如刀,指端激射出一道银芒,化成刀形,极速放大,长达数百丈,以横扫千军之势破来。石昊手中金色战剑一扫,光华夺目,若一轮太阳绽放,与数百丈长的银色刀芒碰撞在一起,又是一阵剧烈摇动,天地共鸣。银色刀气被破开,散在了虚空中。“皇道龙气!”中年道姑轻语,眸光闪动,深感吃惊,这才多少天,小石竟这般离谱,与一国气运凝结在一起,掌握了这种神秘的力量。不然,无论他多么惊艳,也不可能与一位尊者对决,从来没有听说十五岁的少年便能力敌一位尊者。“便是你用皇道龙气又如何,不过初掌,终究是外力,看我如何镇压你!”中年道姑十分强势。她手中发光,挥动那柄拂尘,一束银光炸开,三千银丝极速冲来,若一条又一条绳索,从四面八方俯冲而下,要将那少年捆缚。嗡的一声,石昊震剑,金色法剑轻颤,发出轰鸣声,而后以他为中心绽放出一缕缕瑞霞,剑气如虹,奔涌向前。铿锵声震耳,所有丝绦都被剑气斩中,两者间剧烈大碰撞,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光芒。漫天都是光,整片皇城都在摇动。唯一庆幸的是,此地有法阵,全面开启,并且皇道龙气汹涌,禁锢四方,挡住了这种余波,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老妖婆不过如此,何以敢来此狂妄?”石昊说道。中年道姑也算美貌,纵横天下,年轻时曾惊艳一域,加之为补天教弟子,无论走到哪里都受到礼敬,这一生都是这般走过来的,超然世上。可而今却被一个少年冷言相对,不放在心上,让她自有一股怒意,便是修行了上百年,也是心头气难平。“小辈,我来管教你,教你如何敬重长辈!”她喝道。一瞬间而已,两道惊天长虹冲起,没入云层中,他们进入天穹大战狂风大作,阴风怒号,电闪雷鸣,苍穹上各种异象纷呈,两大强者出手,引发各种可怕的景象。皇都众人骇然,看的心驰目眩,神魂欲裂,这便是尊者吗?那种力量太可怕了,动辄就能毁掉一方山岳,填平浩瀚湖海。更让人吃惊的是,新皇强大无匹,年不过十几岁,竟然力敌补天教一大强者,简直不可思议。在修行界,这样的天资绝对能吓死人,十五岁就跟尊者捉对厮杀,让一群人都目瞪口呆,尤其是三教修士,莫不惊悚。“哧”一道剑光闪过,三千银丝飘扬,那拂尘被斩,显然中年道姑失利,处在下风,这让很多人震撼。“怎么回事,小石这般强大,他应该还没有进入尊者境啊。”“是皇道龙气,你们看,在他的身边,若隐若现有成片的天龙缠绕,从皇宫源源不断汲取秘力,为他所用。”三教修士脸色难看,全都在仰望天空。“月婵在哪里?”中年道姑终于忍不住了,她没有想到与石昊一战竟这样被动,处在下风。而她来皇宫最主要的目的便是询问月婵仙子的下落,原本想先行震慑一番,结果反倒成为了僵局,根本无法撼动小石。“放低你的姿态,求本皇!”石昊哂笑。“你……嚣张!”中年道姑眸光冰冷,大声喝道。“哧”突然,这天地暴动,石昊手中的法剑发光,开始散发神灵波动,这种气息压迫的全城人都颤栗,欲跪伏下去。中年道姑轻喝,手中出现一块黑色的龟甲,散发乌光,炽盛无比,竟也有那种宏大的气息,神圣与威严无比。“当!”一声巨响,那黑色龟甲出现裂纹,被金色法剑劈中后,剧烈颤抖,而后疯狂汲取天地精气,不断倒飞。“我的玄盾!”中年道姑大叫,眼中写满了痛惜,这是她从补天教得到的最珍贵的法器,号称坚固不朽,为神道老龟所留,居然被斩出裂痕。“哧”石昊眼神慑人,一挥金色法剑,剑光千幻,气芒如虹,横扫四方。“噗”中年道姑一条手臂落下,血光耀眼,冲起很高,她一声大叫,眼中写满震惊,居然伤到一个少年手中。” 


新版本不可用

发表于80小时前

回复 秋霜落: 这部战争片《侠肝义胆沈剑心第二季》金色光幕破开,石昊的右手探了进去,几乎触到了那鲲鹏符骨,这让众人齐变色。“不好,快拦住他!”群雄齐叫,对方这是在利用他们所有人的力量相助,而破开那层强大的光幕,攫取到至尊宝骨。那是肉身成灵的妙用,不仅吐纳、悟道时修行速度倍增,就是敌人来攻时,也可化对方的灵精为己用。“哧”莫殇第一个赶到,手持黄金大戟猛力挥来,要将石昊这条手臂剁下,攻势强猛,通体都在绽放金色符文。“当”的一声,石昊祭断剑,阻挡住了,但自身也是一震,稍微受阻。可是他真的很强,体表金色漩涡出现,继续借力,强行震溃光幕。“快阻止他!”连几大尊者都变色了,因为对方已经摸到宝骨,马上就要得手了。一片符文亮起,像是以铁水浇铸成,在虚空中熠熠生辉,闪烁冰冷的光泽,一同镇石昊,要将他化成劫灰。几大尊者同时出手,这天地风云都在浩荡,呜呜而响,这是一种绝杀,换作普通修士当场就要爆碎。熊孩子嗷嗷大叫,竭尽所能对抗,十大洞天中腾起一只鲲鹏,横贯虚空,栩栩如生,眼睛凌厉,至尊气息弥漫。这吓了所有人一大跳,因为正在争夺鲲鹏骨,现在突然飞起一头鹏鸟,怎不令人紧张。正是利用这个机会,在众人出现刹那的惊愕时,石昊进行最后一搏,抓住了鲲鹏骨,而后就要腾空,冲天而去。“轰!”少年韩天出手,带领火炎鱼一族的数万人马在远处祭出无尽火符。将他生生给轰了下来,落入火海中。“决不能让他带走!”几位尊者反应过来,不再藏私,都动用极尽力量,取出上古时代传承下来的法器,向前轰杀。石昊遭遇了最大的危机,处在场中心受到所有人的攻击,嘴角当即就溢血了,这股力量太庞大了。这片天空中密密麻麻到处都是符文,皆来自纯血生灵以及莫殇与韩天这样的天骄人物。通天动地。再加上上古法器镇压,这祭坛上隆隆而鸣,石昊被拍翻了下来。砸落在地上,遭受重创。他究竟还只是一个人而已,不是神,莫殇、韩天等能与之一战,现在这个级数的强者一齐上。再加上尊者出手,谁能挡住?就是少年至尊也不行,人太多了,一个个都强大的离谱,任何一个跳出来都可令群雄变色,可以横扫一方。可以说。这么一群人集合在一起,可以横扫天下,很难独自抗衡!石昊也疯狂了。遭遇重击后,左冲右突,断剑爆发乌光,他通体都是符文,熊熊燃烧。十大洞天连成一片,碾压四方。“噗!”一位老祖被他立劈。断剑斩下,那个生灵从眉心裂开,一直到双腿中部,整个人分开成两片,石昊从中一冲而过,染着大片血迹。他如魔神般,在这里大开杀戒,虽然自身也负伤了,但是却威猛无比,如一尊斗神,所向披靡。“当!”他先与莫殇的兵器对了一击,另一只手又拍出,两人对了一掌,轰的一声,符文隆隆,如金色的汪洋起伏,震的周围一群人大口咳血,横飞而起。这是少年天骄的强势,很多人都承受不住这种余波,除却尊者外,大教的宗老在化灵境都不是其对手。“看你能坚持到几时!”莫殇喝道。出乎他的意料,熊孩子认准了他,猛攻不止,手中的断剑不断的劈下,铿锵音震耳欲聋,震的群雄心神动荡。这也太强了,符文如烟花般绽放了又磨灭,两者激烈交锋,转眼间就是上百击,令人深深震撼。这一切实在太快了,也太迅猛了,常人怎能挡住,旁边有人曾袭杀,结果被石昊一剑就给震爆了,化成血雨与碎骨块。“啊……”莫殇大叫,强大如他也感觉双臂发麻,虎口都被震裂了,血流如注。对方的力气也忒大了,这还只是持一口断剑的缘故,若是换一把大戟,也许会更加凶猛。这是真正的无敌势,熊孩子比他还小了几岁,力气却这般的大,与符文融合一起,有拔山之力,有填海之威。“杀!”石昊发威,认准莫殇攻杀不止。“轰!”几位尊者祭出一组阵纹,这是符文序列,刚一展开就惊天动地,人们吃惊,这种东西也只有尊者能摆出来。一般人难以得见,这可不是一般的杀阵,而是符文组成的可怕阵列,威能达到了在此地所能展现的极限!遭遇阵列一击,石昊身体剧震,用力一击,将近前的莫殇震退,令其咳血,而自身也嘴角溢血。这么多强敌一起出手,这实在有点难以招架,想先解决掉一个厉害的敌手、用以震慑都很困难。轰的一声,火焰滔天,符文阵列刚退,韩天又出手了,神照灯很可怕,燃烧神灵的残血,若非此地压制境界,一群人都要被烧成灰烬。即便如此,也很可怕,石昊不得不凝神对待,以十洞天来对抗,生生将那火焰震散。“杀!”几位尊者再现符文序列,组合在一起,密密麻麻,若金属刻成在字符,镇杀世间一切敌。若是一位尊者也就罢了,这是几人联手排出的阵列,轰隆一声,符文交织成光团,撞在石昊的身上,将他打飞,大口喷血。“解决掉他!”一脚老祖大喝,一群人向前冲去,更加奋勇了,石昊的强大出乎他们的预料,若不将他除掉,在这里威胁太大了。“当!”这一次,石昊以断剑生生击散一组符文阵列。但另一组阵列马上到了,震的他再次踉跄倒退,嘴角溢血。“真当我好欺凌吗?”熊孩子的脾气上来了,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躯体发光,十大洞天颤动,全力滋养肉身洞天。“杀啊!”他彻底豁出去了,全力催动鲲鹏宝术,背后出现一片黑色的汪洋,全都是由符文组成的。一条大鱼出现,搅起滔天骇浪。他可不是单纯的催自己的法,而是手持真正的鲲鹏骨。这样运转宝术威力倍增,宛若太古鲲鹏再现。熊孩子相当的彪悍,现场悟法,一边与这些人血拼,一般催动手中那块骨。感悟当中的精华,获取无上奥义。“不好,阻止他!”人们大喝,即便相信他不可能在瞬间得到宝术,也不愿他涉足过甚,这种宝术谁不想染指?不愿他人得窥秘密。“杀!”人们疯狂攻击。石昊也怒吼。那头黑色的大鱼背宽也不知道多少里,横扫群雄,那黑色浪涛化成的符文更是浩瀚。“轰!”真正的大浪击天。一群修士被冲击的炸开,留下一片血雨,还有残骨落地。石昊吃惊,手持这裂开的宝骨,感应到了一股博大精深的符文奥义。浩如烟海,太磅礴了。以他的天赋来说,没有个几天几夜也是无法记下的。事实上,如此繁奥的符文最终只会归结为一个字符,大道至简,全部概括。可惜,那个最原始的符文很模糊,归于这片符文海最深处,不将符文海消化掉,根本就没有办法触摸那枚原始印记。这也是群雄不是过于担心的原因所在,没有人能在一瞬间就将鲲鹏的原始符骨弄个通透。“轰!”石昊手持鲲鹏骨,他的宝术威能提升了一大截,将一群人震飞,口吐鲜血,包括几位尊者。当然,他自己也受了重伤,甚至被人拍了一掌,差点被击穿胸膛。“敢袭杀我,你去死吧!”熊孩子发飙,一手持断剑,一手持符骨,身体被鲲鹏宝术笼罩,他冲撞向那位尊者。这是一场惨烈的搏杀,石昊顶着各方攻击,不断镇压这位尊者,最终一剑洞穿其眉心,鲜血窜起很高。“什么?!”众人倒吸冷气,那可是一位尊者,死在这里太不值得了。“去死!”石昊震剑,那颗头颅当场四裂,死尸倒在了地上,而后竟化成了光雨。这不是真身,是一位尊者的灵身,这样遭劫,其本体也要大伤元气。一时间,场中有点冷寂,所有人都发毛,那可是一位尊者啊,灵身与本体战力相差无几,就这般死掉了。若是真身来了,岂不是意味着栖居于太古神山的上一位巨头殒落了?!“杀!”熊孩子杀红了眼睛,群雄围攻,他现在遭受了重创,但是却神勇无比,在人群中大开大合,与诸强大碰撞。众人生惧,就是莫殇也遭创了,那断剑发出的光擦中其肩头,差点将他一条手臂斩落,那里鲜血汩汩。石昊自身也受了中重伤,而且非常的严重,但依旧在冲杀,想要闯出去。他手中的鲲鹏骨发光,让他的宝术威能提升了一大截。“镇杀他!”众人大喝着。这是一场惨烈搏杀,熊孩子杀进杀出,每次都快要闯出重围了,又被人围上。他浑身都是血,伤口密布,都是符文阵列造成的,还有莫殇与韩天也对他也造成了不小的威胁。石昊抛开一切,完全投入到这场战斗中,手中断剑越发璀璨,乌光暴涨,连开杀劫。“噗”他将一位宗老的头颅劈下,溅起大片的血水,斜飞出去数十米远,景象骇人。“噗”他将一位王侯立劈,直接分成两半,鲜血狂涌。“杀!”在一阵铿锵声中,上古法器大碰撞,火星四溅,他将一位尊者灵身劈杀,斩成数段。这一刻,众人毛骨悚然,场中那个少年的年岁不大,但是却杀出了赫赫威名,无敌之姿尽显无遗。


凤凰听雨

发表于06小时前

回复 非风非云 : 当时的周敦颐也是只能保持沉默,他无法出口相助什么李义府,因为当时的李义府,实在是因为性子的刚直而将南离政坛上的文武百官基本上都是得罪了一个遍,哪怕是他周敦颐,也是很难在那诸多的文武百官面前护的住李义府。。 

猜你喜欢
侠肝义胆沈剑心第二季
热度
97396
点赞

友情链接:

26uuu影院 小草免费视频播放 悖论 小说流苏全文阅读 青楼十二房 柯受良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