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神相小说》高清蓝光在线观看-聚力影视
布衣神相小说
地区:韩国
  类型:战争片
  时间:2022-11-28 13:19
剧情简介
相关人员为黑土港发展所设计的煤炭深加工产业当中,主要是以焦炭和炼焦的副产品即煤焦油为主,从煤焦油中提炼沥青的技术难度不大,在当地就可以完成生产。而提炼难度较高的萘、苯、酚等物质,从一开始就没有列入到这个计划当中。这些东西就算是在大本营,也不是短期内就能进行工业化生产的,因为生产过程中所需的各种高温高压设备现在一时半会还造不出来。
15591395次播放
70591人已点赞
11814人已收藏
明星主演
宇宙鸽
家族传人
厌世报
最新评论(888+)

梵与乐

发表于20分钟前

回复 怀中抱七宫 : 小不点控制力道,并没有取蛟鹏的性命,不然罗浮大泽的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也许会血洗石村,惹来一场大祸。这就是现实,想在大荒中活下去,除了要抵抗各种洪荒猛兽外,有时还不得不低头,否则可能会有灭族大祸。小石昊第一次这般渴望力量!“一起上!”雷明远低喝,发动攻击,紫山昆也再次出手向前冲来。小不点将蛟鹏像丢破罐子一般扔了出去,再祭宝术,迎击另外两人,一时间光芒炽盛,电光霍霍,紫气蒸腾,凶禽鸣叫,战的很激烈。雷明远十指齐张,在刺目的电光中一头凶禽飞出,挟黑色闪电,攻向小不点。可惜,未能奏效。石昊祭宝术,太古凶禽张开了那恐怖的巨口,竟然一口将那雷禽吞了下去,直接从根本上瓦解。这看的众人大惊,好强的宝术!“咻!”突然,冷光如闪电般极速飞来,袭向小不点的后脑!蛟鹏狠辣而果断,从地上爬起,不领石昊放过他的恩情,直接再祭宝术,将凶蛟演化成“凶箭”,搭在弓弦上射出,进行袭杀,光束惊人,锋芒冷冽。这让石村许多人惊叫,脸色一下子白了。“哎呀!”来自云天宫的那对小姑娘也惊呼。小不点心有所感,霍的转身,眸子清辉点点,非常纯净,他手臂一震,符文炽盛,第二轮明月出现,一手一个,用力一合,嗡隆一声,两轮明月交融,化成了洁白的磨盘。凶蛟箭射来,他轻轻转动银白而锃亮的磨盘,顿时传来“喀嚓喀嚓”声,竟将那戾气极重的符箭磨碎,点滴不剩。众人都露出惊容,云天宫的老人轻叹,道:“真是了不起啊,这么小就已经开始琢磨如何演化宝术了,天纵之资!”这不是他第一次夸赞了,诸强难以反驳。事实上,无论是雷族,还是紫山一脉,亦或是罗浮大泽,他们的镇族宝术都极富盛名,只是三个孩子施展的不到位,这才大败。蛟鹏神色发白,从开始到现在,数次大战这个山村的孩子,他一直被压制,从来就没有占据过上风,对他的打击是巨大的,重挫了他的自信心。“你再不知进退,后果自负!”石昊只有这样一句话。蛟鹏闻言,脸色一白,但是紧接着眸光可怖,神色阴狠,他再次冲了上来。三个天才一起大战小不点,这个地方雷鸣伴随着麟吼,以及凶蛟的咆哮,震耳欲聋。太古魔禽长鸣,双翅拍击,压盖满了整片天穹,投下大片的阴影,恐怖气息弥漫,让人阵阵心悸与压抑。它力压火麟、雷鸟、凶蛟,无情镇杀,凶威不可阻挡!太古魔禽杀气滔天,那水缸粗的灰蛟被它撕裂成三截,而那雷鸟则被它一口吞下,那火麟更是被其双翅拍碎!“轰”蛟鹏、紫山昆、雷明远被击飞了出去,全都大口咳血,化作了滚地葫芦,满身烟尘。诸强惊异,这可是三个天才啊,是方圆五万里内天赋最好的几个孩子,他们联手出击,竟然被一个山村的娃儿打趴下了。这……实在令人心惊,难以置信。此时,蛟鹏、紫山昆、雷明远羞怒交加,平日间他们的身上笼罩着天才的光环,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得到赞扬,现在却灰头土脸,成为滚地葫芦,这般的难堪,巨大的落差让他们恨欲狂,忍不住想仰天长啸。小不点向前冲去,将那刚想起来的蛟鹏凌空一脚踢飞,像是个皮球一般撞在旁边的一块巨石上。蛟鹏惨叫,从来没有像今日这般凄惨过。紫山昆与雷明远想逃,可也失败了,小不点追击上去,同样是两脚,踏的他们口鼻窜血,浑身剧痛,满地翻滚。最后,小石昊一冲而过,将他们全部拎了起来,并排放在一起,再次抓起一个石碾子,直接拍击。“啊……”紫山昆与雷明远被砸的惨叫,即便他们肉身强大,但是也架不住更厉害的小不点折腾,当场就瘫软了,痛彻心扉。“你敢,若是再对我出手,我血洗你们石村!”蛟鹏怒斥,见到石昊拎着几百斤的石碾子,也冲着他来了。“砰!”小不点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直接将石碾子盖在了他的脸上。“嗷……”蛟鹏发出的声音都有点不像人类了,嘴歪眼斜,鼻梁骨折,而这次满嘴牙齿更是全部断落,都是被那石碾子生生给砸下来的。别说他自己,就是其他人看着都觉得疼,罗浮大泽的中年男子蛟苍脸皮抽搐,腾的一声迈步,向前而去,杀气冲天!“蛟苍兄弟弟,这是要做什么,之前不是说几个孩子闹脾气吗,较量一番就好了,大人没有必要参合。”来自云天宫的老人开口。“就是啊,几个孩子较量而已,何必动怒呢。”金狼部落的头领也开口,进行劝解。这令人诧异,要知道场中很多人都想得到狻猊宝骨,欲对石村不利,苦思借口,金狼部落一直很积极,现在怎么改变了口风?“孩子,你天资之高,实数罕见,让人惊叹。可你一直生活在这片大荒中,会被埋没的,我金狼部落欲收徒,不知你是否愿拜进门来?倒时候会教你最强的骨文,还有一种至强宝术让你参悟。”这个头领如此说道。很多人一怔,而后暗骂,真是奸狡,这样不仅得到了一个奇才,还非常平和的将石村的狻猊宝骨纳入了自己的囊中。“小不点来我们云天宫吧,到时候我们带你去看雪海,喝最香醇的兽奶。”两个小姑娘开口,冲小石昊眨动眼睛。“我最喜欢喝兽奶了。”小不点扑闪着大眼说道。金狼部落的人闻言蹙眉,这个小家伙是故意的吧,想借势拒绝他们,虽然看起来很单纯,但做出的选择却不差。“孩子,拜师很重要,一定要选对传承啊,我们这一脉驾驭雷电,可化身成为雷神,不知你是否愿意加入?”连雷族的那个老仆人都开口了,尽管他们的天才被揍趴下了,但他还是进行劝说。众人露出异色,收一个奇才为徒,还可以带走太古魔禽的后裔,更能得到狻猊宝骨,这笔帐太划算了。故此,又有几股势力开口。“小兄弟要走出这大荒啊,不能一辈子闷在山中,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而我族有至强宝术可让你一跃冲天。”“我族有离火宝术,一念间熔炼山川为火海,燃尽世间诸敌。孩子,加入我族吧,将来说不定可以继承上古神明——火神的道统。。”……并不是所有人都如此,也有人暗中冷笑,道:“诸位过于做作了,我们都是为了得狻猊宝骨,即便带走这个孩子,最后也多半会杀掉,以除后患。”小不点早已停手,三个孩子分别被各自的族人扶起,带了回去。他们鼻青脸肿,血迹斑斑,又羞又怒,丢人到家。罗浮大泽的强者蛟苍冷笑,开口道:“何必这么虚伪呢,我罗浮大泽的人就是想得到狻猊宝骨而已,这个村子肯定保不住。”“嗯,确实,狻猊骨不是一个村子能守护住的,留给他们只能是一场灭族大祸,我等可以商量如何处置。”“不错,当如此。而且,三头幼小的异禽也不是一个村子所能拥有的,也该交出来。”……不少强者附和,他们完全将石村众人忽视了,根本不会去询问他们是否同意,如何处置都由在场的人做主,而非拥有者。石村众人听到最后全都愤怒,这太过分了,弱小就这般没有地位吗?连招呼一声、连询问一句都没有,这是**裸的蔑视。“叔叔,伯伯,狻猊宝骨是我们的,为此付出了生命还有血的代价。还有大鹏、小青、紫云是我的伙伴。”小不点眼睛清澈,声音清脆,认真地说道,顿时让现场一片寂静。三只幼鸟依在他身边,大眼闪动慧光,用头蹭他的手臂,表达亲昵。“不想灭族的话,还是交出来吧,无论是这三头幼鸟还是狻猊宝骨都不是你们能拥有的。”一位大部族的强者开口。“你们的?等一会儿石村不复存在了,就是无主之物了!”缓过神来、擦净血迹的蛟鹏恶狠狠的说道。“你们……太欺负人了!”鼻涕娃带着哭腔,明白了眼前的局势,石村挡不住这些人。蛟鹏身上出现一股戾气,看向盘旋在空中的那条二十几米长的飞蛟,道:“蛟叔,去把那几个野孩子吞掉,特别是那个嘴角有奶渍的小崽子,抓裂他的骨头,留下一口气,给我送过来!”“嗷吼……”一声沉闷的咆哮传来,那条飞蛟在空中探下硕大的头颅,盯着村头的几个孩子凝视,眸光森然,杀气弥漫。“你们太欺负人了!”石大壮气愤到颤抖。“欺负你们怎么了,敢反抗的话,立刻血洗你们的村子。”蛟鹏一跃而起,坐在飞蛟的脊背上,俯视着下方,眼神冰冷,盯着小不点。罗浮大泽的中年强者蛟苍并没有阻止,神色冷漠,道:“交出狻猊宝骨,献上三头幼鸟,不然这个村子可能会除名。”这是一个山村,民风淳朴,但是村人却也不缺乏血性,石林虎等人怒吼,道:“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真要逼我们,那就血战到底,直到我们流尽最后一滴血!”他们知道,即便交出狻猊宝骨,这些强者多半也会杀人灭口,毕竟这种事情做的很不光彩,没有人希望透露出去。“你们真想村子被血洗吗?”罗浮大泽的强者蛟苍冷淡的问道。“蛟叔,立刻行动,给我撕碎他们!”蛟鹏坐在上面,指向小不点那里。“柳神,我知道你一定能听到我的话,也相信你可以庇护村子,请你守护这里。”小不点大眼纯净,对着焦黑的柳木轻语。“还真想冒充神灵?蛟叔,给我血洗此地,另外将石村的祭灵的嫩枝给我折下来!”蛟鹏肆无忌惮,大声喝道。罗浮大泽的蛟苍不语,冰冷的看着这一切,任事态发展。“吼……”飞蛟动了,庞大的躯体俯冲下来,带起一股狂风,冲向石村众人。“爷爷快阻止他们!”两个一模一样的小姑娘大急,出言请自己的爷爷相助石村。“别急!”来自云天宫的老者低声道,此时他一阵心悸,浑身寒毛倒竖。“哧!”突然,一道璀璨的亮光冲起,一条碧绿的柳枝,如神玉雕琢而成,通体晶莹,散发出灿烂霞光,洞穿了天空。那张开血盆大口、俯冲过来、要血洗石村的飞蛟眼睛猛地睁到最大,惊悚到了极点,发出一声恐惧的咆哮声。“嗷……”然而,紧接着声音戛然而止,一根碧绿的柳条,如秩序神链一般,绿霞炽盛,噗的一声洞穿了其躯体。来看大主宰最新章节.” 


原始酋长

发表于15小时前

回复 悦燃: 这部《布衣神相小说》姬无影面色是些变化。


良辰似锦

发表于53小时前

回复 东海柠檬 : “哧!”一抹蓝光腾天,想要遁走。然而,石昊更快,先是一脚跺下,让银袍初代洛道大口咳血,难以动弹,而后他冲天而上去追击。刷!光芒一闪,鲲鹏极速再加上缩地成寸**,让他一跃而过,截断前路,挡住蓝一尘,冷漠的看着。”小说“小说章节“臣服,或者死亡。”他话语不高,但是听在众人耳中,却如惊雷一般,要让两名初代当仆从,这是何等的大气魄。下方,打神石发光,瞬息放大,如同一座大山般,镇压在银袍初代的身上,死死的将他压在了那里。天空中,蓝一尘面色阴沉,堂堂初代怎能臣服,可是他觉得,自己多半不是对手,这样力拼的话,keneng会殒落。“轰!”石昊不给他时间考虑,直接出手,霸气无边,圣光滔滔,让虚空塌陷。不臣服就是死,他没有任何的迟疑,全力出手!蓝一尘变色,催动宝术,迎了上去,不keneng坐以待毙,一片蓝色金属光飞出,化成一柄又一柄神剑,斩向石昊。他为精金化形而生,故此身体具有金属杀伐气,随意化形,能喷薄出无数的兵器。“当当……”然而,让蓝一尘变色的是,所有强大的金属神剑都被石昊的手掌截断了,火星四溅。蓝一尘后退,张口长啸,炽热的金属液体出现,他召唤山川间的金属,如火山喷发般,从地面冲起。这种景象很惊人,鲜红的浆液,化成各种兵器,伴着符文。铺天盖地,无穷无尽,如同一片汪洋滔天众人骇然,这等攻击手段果然可怕,这天地间的金属物质听从他的号令,都衍生出骨文,化作攻击武器,杀向敌手。这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天地间到处都是他的神兵利刃。在这一过程中,金属无尽,杀气滔天。石昊讶然,仔细的看着,掌握某种元素后,居然有这样的手段,令他惊异。不过,他并不怕,每次出拳都是金属液体四溅。再炽热的浆液也无法灼烧其躯,令他看起来神武无比,如同战仙临世。“轰!”浪涛击天,赤红如血。如同大地下的岩浆爆发,从火山口冲向高空。事实上,这些都是金属液体,但当中内蕴强大的符文。化成江海,席卷天地,围剿石昊。而在此过程中。蓝一尘融入了金属液体中,躲了起来,在暗中出手,他觉得自己不敌,还可以逃走。看到两人厮杀,众人神驰目眩。“只有这些本领了吗?”石昊说道,在他的身上,开始出现电芒,噼啪作响,而后万丈雷电从天而降。一瞬间,如同银河坠九天,各种电弧飞舞,没入金属液体中,让这里暴动!雷电在金属中爆发,盛烈无比。蓝一尘闷哼,当场被击飞了出来,他脸色难看,这种霸道无双的雷道宝术死死的克制了他,完全针对他的精金属性。天地间宁静了,他没有再驾驭金属,而是直接冲向石昊,近身搏杀。他虽然zhidao,多半不敌,但是不keneng束手就擒,而是动用了自己最强大的本领,以金属之体近战。“当!”这天地间像是在打铁,又如神雷轰顶,震耳欲聋,声音太大了。两人的拳头撞在一起,石昊的的掌指无恙,宝辉闪动,妖异惊人。蓝一尘剧震,满脸不可思议之色,这个少年的肉身得多么的强横?让他那金属化成的神体都变形了,剧痛无比。“杀!”他怒啸,同石昊大战,不相信对方的肉身比他这个金属人还厉害。“当、当……”一声又一声金属音,穿金裂石,震的人耳膜都要撕裂了,可怕而惊人,两人在高空交击时,震出一道又一道涟漪。那些涟漪扩散,波及到了远处的山峰,直接将一些山头削落,而后爆碎。可以想象他们的力量有多么的巨大!众人傻眼,震撼莫名。蓝一尘的掌指完全变形了,而手臂、肩头、胸腹等部位,在彼此撞击的过程中更是凹陷了进去,不成样子。“砰!”当两人的腿撞向一起时,蓝一尘彻底放弃了这种攻伐,因为整条右腿原本笔直,可现在歪七扭八,被对方那记鞭腿扫的不成样子。“这……”他心头发寒,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都不敌,败的很彻底。他相信如果换做一个血肉之躯的生灵的话,早已爆碎,成为血与骨,而他是金属之体也已变形,将要折断了。比拼宝术,他更吃亏,那种雷道神通死死的克制了他。他一声长叹,自身足以抗衡初代,比之洛道只强不弱,可在这个少年面前却无任何优势。“砰!”一道粗大的雷电,几乎将他击穿,将蓝一尘轰落在地上,与那洛道并排躺在了一起。“最后问一遍,臣服,或死亡,选好了吗?”石昊低头俯视。他觉得,这两人实力很强,若是在他闭关时帮忙去寻找圣药等,供他修行,可以省去一大截时间。远处,一群强者寒毛嗖嗖的,一个个全都倒退,这个人太凶残了,那可是两名初代,任何一人都足以横扫一片天地,结果那个人却要收他们为仆人。外界,各教修士自然大震动,所有人都动容。初代是何等的超然,,可眼下却被石昊轻易击败,根本不是对手,将沦为为其仆从!“好凶残!”renmen不得不叹。当然,最为难的肯定是蓝金岭,还有赤州洛家的人,那可是他们年轻一代的最强者、初代,就这样被擒。臣服,还是死亡?外界,这两家人脸色难看,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们自然不希望族内的最强传人被石昊收为仆从。但也不希望他们死去,那样的损失太大了。一时间,他们两难,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这个杀星!”两族人真的怕了,只要石昊一拳轰出,那么他们族内的最杰弟子就完了。此时,他们忽然觉得,哪怕臣服也好,只要能活下来,weilai就还有希望。“别冲动。忍住啊,千万要活着。”一些人害怕了,不禁自语出声,结果引发其他教修士侧目。仙古,小千世界内。“可以告诉我你是谁吗?”蓝一尘开口。“荒、罪血后代、石昊。”石昊一连说了三个身份。蓝一尘身体剧震,吃惊的看着他,喃喃道:“我就zhidao,踢到铁板了。”不说其他,但是荒的身份。就足以让他长叹,雷帝宝术一出,会死死的克制他。石昊没有多说,怕打击他信心。洛道也是神色复杂。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遇上了这尊魔王,其凶名赫赫,震动上界。连仙殿传人的次身都给斩了,如果zhidao是他,怎么keneng会半路摘桃子。抢他神药。至于远处的那些人,一个个头皮发麻,无论是荒,还是罪血后代,那可都不是一般人能惹的,他们一哄而散,全都跑了。荒在这一代人中太有名气了,早在元天秘境时就已经煮过初代吃了,更遑论后来跟天人族的战斗等。如果不是初代,或者一族至尊,谁敢去惹他,故此一群人吓到发毛,一起溃逃。“你……还是荒?”旁边,红凰结结巴巴,才zhidao石昊还有这样的身份,原来早就来到了上界了,闯出了这么大的威名。地上,两名初代都低头,蓝一尘小声道:“你该不会想奴役我们一辈子吧,如果是这样我宁愿去死!”石昊zhidao,两人zhidao了他们的身份,心中的傲气被削去了不少,已然有些松动了念头。“离开仙古,我们各走一边,谁都不欠谁,在这里也不是非要奴役你们,只是请你们帮忙,在寻自己的造化时,也帮我找一些圣药、不死神泉等,我很需要。”石昊说道。两人无言,说的这么好听,还不是将他们视作手下,依旧是仆从待遇。“我所说是真的,你们不是奴仆,是我道友,不会夺你们造化,我只需要含生命物质多的药草等。”石昊笑眯眯的说道。两人腹诽,有这样揍道友的吗,身体都快被拆了,有这样拿脚丫子踩着道友的吗?浑身骨头都快断了。最后,两人被放开,皆低着头,同意了他所谓的彼此“相互照应”的说法。远处,还没有彻底离去的几名修士看到了这一幕,都震惊,两大初代真的臣服了?这绝对是一则惊人的消息!“有人收服了初代,这是大事件啊!”他们大震动,这注定要引发波澜。外界,各教修士也是一惊,眼皮直跳。蓝金岭的强者还有赤州的洛家的人都暗自长出了一口气,虽然族中的人杰被俘,成为仆从,但总算保住了性命。“毕竟是初代,怎么能放心呢?”石昊轻语。“用‘种阵术’吧。”打神石说道。这是一种玄妙的阵法,如同在人体内栽种一枚种子,生根发芽,掌控其生死。两名初代闻言,全都神色大变。“好!”石昊详细了解后,点了点头。“你……”洛道还有蓝一尘,不禁倒退,神色异常难看。“毕竟,我们还不熟,前期只能委屈你们了,等以后彼此知根知底,一定帮你们解开。”石昊微笑。事实上,他一直在盯着两人。可惜,一个是金属人,肯定煮不烂,没法吃,另一个虽然有部分朱雀血,但却是人形的,也下不了嘴。“杀了的话,也没法吃,太浪费了。”如果让人zhidao他的想法,一定会目瞪口呆,这也太……另类了,而蓝一尘与洛道若是zhidao他的念头,一定会气到吐血。“法阵已经破开,还请两位相助。”石昊说道。请他们从那个缺口进去,采摘虚天神藤。两人一叹,没什么好说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活着总比被当场击杀强。“哧!”当两人进去时,一道犀利的剑气突然爆发,将蓝一尘斩成两截,大阵隆隆作响,爆发威势。“算计我?!”打神石震怒。显然,破开的大阵发生了变化。虚天神藤迷惑众人来此血祭,让大阵有了异常,此时被引动了。打神石早就判断出,血祭后,大阵很keneng会迅速瓦解,也keneng会发生异常,变得很强,现在显然发生了后一种情况。蓝一尘翻滚了出来,洛道也脸色苍白。“怎么回事?!”他们怒吼。这几乎是送死。“出了点意外,很快解决。”打神石道。蓝一尘的两截身子很快合并在一起,断裂处熔化为金属液体,而后冷却。不久后完好如初。这种能力让石昊都是一惊,很变态,跟不死身似的,身为初代级高手。果然都有非凡手段与本领。“这很耗元气。”蓝一尘看着他那发光的眼神,一阵头大,真怕石昊让他用命去填法阵。硬闯进去采药。石昊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他用重瞳仔细看过,只要击碎蓝一尘的元神,依旧是要死,不死身会失效。“轰!”大阵发光,不断闪耀各种符号,散发恐怖气息。这让几人惊异,这株神药果然成精了,居然还懂得牵引法阵,动用血祭之力。“跟我斗,你还嫩,一会儿断了你的根,吃了你的藤,看你还如何闹腾。”打神石恶狠狠的威胁。药田中,一株神药在发光的药田中来回“爬动”。它一米多长,拇指粗,雪白晶莹,带着蓬勃的生命气息,药香浓郁的化不开,银辉灿烂,如一条长着叶片的小龙,栩栩如生。此时,它居然在摇动叶片,又怕又惊。“别抗争了,你逃不了,若是不闹邪,我保证留你神根,让你活下去。”石昊说道,对于这种举世难求、价值无量的神药,他也不想灭绝掉,只想取药茎就好。让人吃惊的是,那雪白的虚天神藤居然在点头,藤身摇摆,像是在回应般。果然,打神石很顺利的清除了最后的障碍。“你自己出来。”石昊带着几人守在外面。虚天神藤的根茎也是洁白色的,近乎透明,光辉柔和的近乎梦幻,它的根须拔地而出,如龙在游动,贴着地面快速而来。它很顺服,径直从大阵的缺口出来,向石昊爬去。“嗖!”突然,虚天神藤扎进了地下,要施展土遁逃走。这种神药离飞天还欠缺火候,但是土遁术绝对举世难寻多少个比肩者,快到不可思议,一下子就没影了。“可惜啊!”此时,就是蓝一尘、洛道都觉得无比的遗憾,这样一株神药从眼前消失,任谁都会觉得心中空空落落。就是外界与石昊有仇怨的一群人,也都一叹,这样一株神药逃走,让人觉得心疼与惋惜不已。当然,也有不少人幸灾乐祸,毕竟是石昊损失了一株神药,而非他们。“咻!”突然,白光一闪,虚天神藤再现,从土里冲了出来,向大阵中逃去。砰的一声,它撞在了一层光幕上,无法再进去了。“小样,就zhidao你不肯屈服,无论地下还是原路,都被我布下了法阵,逃不了。”打神石得意洋洋。这是石昊了解到这种神药的奇特处后,特意嘱咐它小心,让它暗中布下了阵法。刷的一声,石昊探手,快到极致,一把将这株神藤抓了起来,它通体无暇,比羊脂玉还要洁白透亮,光辉洒落,浓郁的芬芳让石昊觉得自己要飘了起来,简直要羽化成仙了。他的每一寸毛孔都在吸收光雨,那是神性物质,通体舒畅了,这种药性超出想象的惊人。至此,石昊才长出一口气,他也没有想到一株药居然这么滑溜,幸亏没有大意,不然的话真的被它逃走了。“这……抓住了?!”洛道忍不住咽口水,一株无上神药,就这样被他亲眼目睹落在一个人的手里。要zhidao,放眼上界三千州也没有几个大教拥有这等稀世神物,只有一些“伪神药”,虚天神藤一旦出世,足以让那些古老的道统疯狂。外界,跟开锅了一般,别说真神、天神,就是一群教主的眼神都变了,幽邃无比,外放出的气息惊人。若不是实在进不去,肯定会有一战!“这是……真的吗,居然捉到了一株无上神药。”红凰美眸发出异彩,觉得晕晕乎乎,有点不真实。这样一株可以让三千州修士为之而疯狂的神药,就这样落在了石昊的手中,让红凰觉得太梦幻了。一米多长的虚天神藤,盘绕在石昊的手臂上,雪白灿烂,神辉化成一轮白色的大日,它处在中心,如一条真龙蛰伏。“吾道可期!”石昊心中激动,无比振奋,这是一场无法想象的巨大收获。他取出一口鼎,将药田中的宝土都收了进去,而后将虚天神藤栽进鼎中,收了起来,对此他不会跟红凰客气,这株药他必须要带走,留着闭关时用。“我去找蓝雨、莹莹她们。”红凰告别。随后,石昊向蓝一尘还有洛道了解了一下目前仙古内的情况,用以判断处境。“黑暗神子、仙殿传人等进入仙古最深处的那些小世界了,还未出现,而那些古代怪胎的动静也还不大。”“有人在仙古深处发现了疑似十凶之一留的巢穴,很多人前往了。”这是石昊得到的两则最重要的消息,他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随后,蓝一尘、洛道也离去了。石昊跟他们约定了时间与地点,保证每隔一段时间就送来一株圣药,若有多余,他们两人可以自行留下。“走了。”石昊带着打神石、皇蝶,从这里消失,以极速避过所有人,兜了一大圈,而后悄无声息的回到了青石路那里。“天地为炉,万道为火,焚肉身,燃元神,筑真我。”石昊轻语,盘坐在此,决定闭关,提升自己的实力。。 

猜你喜欢
布衣神相小说
热度
97396
点赞

友情链接:

abp 041 2015中国好声音 失眠黄秋生 以茶入药小说 apple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