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和年级第一我都要》高清蓝光在线观看-聚力影视
她和年级第一我都要
地区:其它
  类型:剧情片
  时间:2022-10-07 14:07
剧情简介
天哭,这种事情都发生了,从虚空中流出猩红的血,这预示着那些人都殒去了,发生了最严重与可怕的血劫。“太惨了,那么多的人口,无穷无尽,最少几千万,甚至过亿,就这样被活祭了?!”“怎么能下的去手,那还是人吗,做出这种事!”天下共愤,所有生灵都充满了怒火,同时也惶然,心中生出一股无力感。世间震撼,各方都议论纷纷。尤其是,虚空兽下界、开启一条路,这件事更是让人胆寒,灵魂深处十分不安,有一种大恐惧。很快,一则消息被证实,真的有神祇下界!“果然……下来了,太残忍了,为了跨界,竟然致数以千万甚至过亿的人口成为祭品,收割生魂,这是何等的血腥?”世间的大教,一些古国,最是不安,这件事影响深远,在这个时候有神祇下界,足以改变地上的所有格局!三生山,茅草屋前。石昊得到消息,一阵沉默,难怪一直心神不宁,竟有这等惨事发生,最可怕……终究还是来了。“无数人口失踪,许多大部落化成死地,几个大族直接消失,一些小国寂寂,到底死去了多少人?”他自语。他眉心青筋浮现,握紧了双手,恨不得一拳轰杀所有跨界而来的生灵。他知道,那是血祭,骨书中有过这样的记载,最是残忍,所有人都成为了祭品,有伤天和,引发可怕天象!“战王、鹏九统领等,一致请您避退,要隐忍。”送信的人说道。点燃神火的生灵下界,不只一尊,谁能挡住?在这个无神的年代,谁出面谁就得死,尽管不忿,也得要忍。“我知道,你回去吧。”石昊点了点头。他不想避退,因为有人下界而至肯定要来寻他,如果找不到,也许会发生一些让他不安、遗憾终生的事。侍卫长脸色发白,张了张嘴,想要劝解,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好,面对禅位的人皇,他敬畏有加。“有什么冲着我来好了,先过我这一关。”石昊挥手,让他离去,有些事没得选择,他不会逃避,哪怕可能会死。清风徐徐,草木清新,石昊一个人站在山上,看着远空,秀山飘着云气,带着霞辉,如同仙境。可是,这世间注定不会祥和了,将会流血,要有大风暴。“昊儿!”带着颤音的喊声传来,秦怡宁、石子陵来了,第一时间赶到,他们得到了消息,担惊无比,跨界而至。“父亲,母亲!”石昊露出笑容,能在此时见到他们,心中一下子晴朗了很多,了却一桩心愿,即便发生什么,也不算多么遗憾了。“昊儿赶紧走,不能呆在这里!”秦怡宁严肃无比,拉着石昊就走。石昊摇头,挣脱她的手,道:“娘,我不能走。”秦怡宁急了,她自然知道自己的长子做过什么,与上界为敌,在这次即将到来的风暴中必要遭到清洗。身为母亲,怎能不焦急?她第一时间赶来,就是要带他走,让他躲避,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在这里等死。石昊安慰,告诉他们,自己不会有事,也绝不冲动,一定没有任何问题。“昊儿,不要这样。我们曾经失去你,现在一家人好不容易团聚,再也不能发生意外,我们……承受不起。”连石子陵的声音都发颤了,要带他走。他们很焦虑,内心有一种惶恐,紧紧拉住石昊的手臂,不肯放松,一定要将他带走。“父亲,母亲,你们不要担心,我怎么可能会死去呢?一定要好好的活着。我还没吃过真龙肉、仙凰肉呢,更没有去过上界,也舍不得你们,我要长命万岁,与世同存!”石昊故作轻松的笑道。“你这孩子!”夫妻两人紧张担心的同时,也被他说的有点哭笑不得。说一千道一万,他们非要拉石昊走,内心极度不安,怕就此失去长子,已经发生过一次,决不能容忍再发生一次。“放心吧,我会第一时间躲避,绝不去送死。”石昊安慰,对他们下保证。而后,他转移话题,问起了秦昊最近的情况,究竟怎样了。“虽有一些惊险,但是成功了。”“他成功啦?!”石昊惊讶。这也是石子陵夫妻最近一直没有出现的原因,一直守在不老山,忐忑与不安,看着秦昊植入至尊骨,在那里沉眠。还好,终于成功了,现在秦昊已经觉醒,非常顺利。无论是上界的不老山,还是在下界的道统,最近都无比低调,封闭山门,什么都不参与,就是在做这件事。一切都早已准备好,那块骨投影多年,一直悬于虚空中的一方生命池内,现在降临而下,植入了秦昊体内。“弟弟恢复的怎样?”石昊很关心,因为这件事有很大的风险。“他的生命力很强,早已生出那种精血,一点后患也没有,最为主要的是,他服下了一颗来自上界的神丹。”石子陵道。神丹,那是神圣宝药,辅以数百种天地灵株以及各种神虫、矿物等炼熬炼而成,最是稀珍,一颗就可让人牙齿更替、骨头重长、血肉再造,真正的脱胎换骨。石昊点头,这样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肯定能在第一时间复原,并且越发的强大起来。事实上,他也很好奇,那块骨到底会有多强?离开身体后,被放置在一座古祭坛上也不知道多少万年了,竟还有生机,不曾枯死,这实在吓人,难怪被认为是仙骨。石昊见到了父母,了却了一桩心愿,此时他很想回石村去看一看,真的很不舍,想再去看最后一眼,但是他却怕,怕将灾祸引到那里,故此只能忍住。石村,是他心灵的寄托之地,那里充满祥和,是一处世外桃源,他不能容忍发生变故,与父母一样重要。“好想再回去看一眼。”他轻语,但是却不能吐露心声,让身边的两人担心。他知道,接下来将会有无尽的凶险,能够平安度过吗,为何心中不宁,有种不好的预感?随后,石昊再次去了那个小镇,带着一群衣服破旧的孩子走街串巷,为他们买各种小吃,让一群小家伙满足无比,小脸上都挂着开心的笑,吃的嘴角、脸上、衣服上都是食物残渣。石子陵、秦怡宁跟在后面,内心有一种酸苦,他们知道,这是长子的内心世界,他在缅怀、渴望,这是他曾经美好的回忆,回不了石村,在这里重温。两人想到过去,心中满是愧疚,觉得对不起石昊,更加希望带他走,不容许不好的事再一次发生!石昊的两个肩头上各坐着一个孩子,都十分幼小,刚学会走路那种,说话都不利索呢,他们都在笑,稚嫩的小脸,充满光辉,小衣服破旧,但却与石昊的笑容一样灿烂。“昊儿这孩子……”石子陵夫妇跟在后面。忽然,一张纸鹤降落,带着光晕,出现在石昊的掌心,惊的一群孩子都睁大了眼睛。石昊神色凝重,这是他留给石国皇宫的纸鹤,若是来三生山寻不到他,可以在附近放飞纸鹤,便能将消息送达。他展开信笺,看到了里面的内容。“大哥哥,你要走了吗?”在他的肩头,那个小男孩问道,扑闪着大眼,难舍难离。“要离去了,以后再回来看你们。”石昊笑道。另一个肩头,那个小女孩瘪嘴,一副要哭的样子,道:“大哥哥,你要走了,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到呀?”“有缘再见。”石昊将他们放下,而后迅速远去。石子陵夫妇紧紧跟随,也离开了这里。“父亲,母亲,你们放心,我现在要躲避起来,但不能跟你们去不老山,等一切平静下来再见……”石昊说了很多话。这一刻,他非常不舍,像是有说不完的话语,强忍着留下的冲动,带着一种酸涩,而后头也不回的远去。“昊儿!”石子陵夫妇在后面大叫。一转眼,石昊就消失了,离开了三生山,化成一道流光远去,义无反顾,头也不回的冲向远方。他已经知道,这一次是七神下界,强势而来,这如何能敌?不久前,毛球与小红合力,持镇国神器才杀掉一个,现在七尊下界,这简直无解!就在刚才,他得到确切消息,有几尊神降临在石国皇都,指名点姓,要他过去,不然血洗那里。石昊握紧了拳头,他隐居在三生山,就是想独自对抗,摆脱与其他的人联系,一人承担。可是,那几尊神不可一世,直接放言,他们不愿移步,就在石国皇都等着他,速速回去,否则后果自负,这简直嚣张到了极点,让他自己去送死!分明知道他在三生山,但几人不来,就是要这样的张扬,让他自己回去领罪,等着承受神罚,将他斩杀。“何等的跋扈?!”石昊低语。再想到他们跨界时所造成的杀劫,以无数人血祭,石昊更是身体颤抖,怒发冲冠,恨不得将他们全部斩杀。可是,七神下界,俯视人间,谁能抗衡?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一个必死的局。有一个十二周年活动庆,为我们的黄金总盟诸神拉下票,具体投票方式可以看书评区置顶。谢谢。(未完待续。)
23802864次播放
84421人已点赞
72738人已收藏
明星主演
冬天很冷2
醉风流
迷茫的荆棘
最新评论(888+)

木羊君

发表于44分钟前

回复 不学无术99 : 一只手狠狠,抓住自己,大腿的这唐门弟子抬着自己,大腿的艰难,向着唐门宅邸大门走去的而至于这条街道上附近,那些百姓们的则皆是以嬉笑,姿态看待着这个刚刚出尽丑态,家伙。” 


新海诚

发表于93小时前

回复 对弈红尘: 这部犯罪片《她和年级第一我都要》个别人认出石昊,出惊呼声。这个名字很长时间不被人提及了,在他消失一年时还有人议论,随后便慢慢沉寂了,今日却又被人喊出。荒!真的是他?众人回头,许多人都在凝视!非常眼熟,真的是那个人!只是他比以前多了种平淡,少了种张扬,整个人都安静了不少。在场有相当一部分人都见到过荒,此时皆露出诧异之色,他怎么又出现了?在人们的认知中,他失去了至尊位,再也不会出现了。谁也没有想到,就在今日,他再现天神书院中。“真的是他,荒又回来了!”一走就是近三年,这段日子他在哪里,都在做什么?许多人都心有疑惑。“荒,曾经的一代年轻至尊啊,只是因为没有完美的古种,最终没落了,他现在回来意味着什么,难道融合道种成功?”一些人激动,特别是天神书院那留下来、没有被仙院还有圣院看中并选拔走的学生,更是满脸兴奋之色。“我天神书院不是没有人,而是早先没有回归,现在直接来了一位真正的至尊,连九幽獓都曾败在他的手中,更是曾经敢跟小天王叫板!”一些人大笑,非常激动。因为,在这两年来,天神书院没落的不成样子,真正的奇才被选走,就此一去不回。书院中再也没有惊艳的学生,在两大书院的压力下,可谓暗淡无光,失去了昔日的原有的风采与璀璨。如今的天神书院很低调。这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实在没有出色的弟子,剩下的人在仙院与圣院看来,都是“朽木”,不可雕也。天神书院的学生很没有地位。在两院弟子的面前抬不起头来,因为无一人可以跟圣院还有仙院的弟子争锋。在两院弟子出现的场合,天神书院的弟子备受排斥,甚至被严厉的呵斥,丝毫不被看在眼中,缺少应有的尊重。“荒。真的是你?”有人大叫着,冲了过来。在过去,石昊身在天神书院时,跟这些学生没有什么交集,倒是跟一些绝顶奇才起过冲突。进行过征战,比如说绿陀、王曦等。然而,时过境迁,只有他们与石昊留下,那些所谓的天纵奇才都走了,只有少部分人留守书院,哪怕是面对曾经很陌生的石昊,他们也生出无限的好感。如同见到了知己般。一些人甚至喜极而泣,血液沸腾,忍不住想仰天长啸。因为在过去实在遭受了太多的不公与屈辱。就比如这一次,在天神书院的自家中,当地下的仙家洞府将要开启时,天神书院中的弟子却被呵斥与勒令后退,不得靠前。这是何等的尴尬,实在是一种奇耻大辱。让人觉得羞愤,无地自容。但却又无可奈何!因为也曾有人不忿,进行过抗争。但是不得不说,没有被选走的这部分学生目前真的不是对手。在几次冲突中,不要说紫日天君、戚顾、大须陀等真正的至尊,就是他们的书童、仆从都没有出手,其他人出面,便将这些人镇压了。有几人曾被打的大口咳血,被扔在天神书院的门口,却只能挺着,默默说不出话来,讲不出道理,憋着一口淤血,黯然后退。其他人没有冲过来,但也都在好奇,那是属于两院的弟子。对于荒,可以说少有人不知道,在两三年前他也是一位风云人物,曾有一系列辉煌战绩,如见到并收服世界另一岸修出三道仙气的年轻奇才莫道为侍从,更是击败九幽獓等。在两三年前,提到荒,许多人都是敬畏的,带着惧意,怕与他为敌。只是,时光荏苒,天才辈出,融合完美古种的人相继出世,他还能有曾经的地位吗?只怕不复当年风光!冷静思索,许多人都认为,石昊注定要失去天神境的辉煌了,因为他缺少一颗无上古种!石昊被缠上了,天神书院中十几人围在他的身边,眼中的热切让他有些吃不消,同时也让他一叹,这两三年来天神书院果然被人轻视的过分,遭受了各种不平事。“那是什么?”远处,许多人都有疑问,盯着石昊的手中。瑞气点点,在他的手中有一个石匣,很古朴,也很神秘,流动出一缕又一缕白雾,更是有仙道霞光漾起。这让很多人心动,这是一个宝匣!它竟然自主冲了出来,从那烂泥塘下飞出,显然已经通灵,让每一个人都心头火热,恨不得冲过去夺走。就是蓝仙、紫日天君、戚顾等人也在好奇,那石匣中到底有什么。石昊掂量了一下,就要开启,但就在这时远处有人开口,道:“且慢!”“你有何事?”石昊并不停止,漫不经心,依旧在研究这个石匣,它被流光包裹着,有股祥和气,竟很结实,初次尝试,居然没有打开。“这位道友,石匣是从烂泥塘下飞出的,应该是来自仙家洞府,是无主之物,不应归你所有。”这是一个身材非常高大的人形生灵。在他的头上,长有一只金色的独角,一双眸子也呈淡金色,长如火焰般光,雄拔的躯体给人一种压迫感。很明显他认出了石昊,知道他就是荒,便是以前没有见过,刚才也肯定听到别人的议论了,而现在他却还上前,无形中表明了一种态度!众人露出异色,他们知道,这个人安没什么好心思,这是要挑战荒的威严,掂量他如今的真正实力。此人虽然说的很委婉,没有直接撕破脸皮,但是那种姿态。那种语气,无论如何都是故意在阻拦。“既然是无主之物,你喊且慢有何意义,无主的东西落入我手中,便算是有主了。”石昊冷淡地扫了他一眼。那长有一只金色独角的人形生灵被这一眼扫过后。感觉一阵心悸,他心头一跳,这荒……难道依旧很恐怖不成,不是没有合适的道种融合吗?!他满头火焰般的长披散,金色瞳孔中射出妖异的光芒,他并未退缩。反而向前逼近了几大步,道:“它是无主之物,需要上缴,到最后需要经过大家讨论,然后才能商谈归属!”很多人没有言声。只是眼中精光流转,在这里看戏,人们明白此人铁了心要挡石昊,不让他得石匣。天神书院那些学生眼中出现愤怒的火焰,全都非常生气,这实在是欺人太甚,如果是大须陀、蓝仙等人得到石匣,此人敢吗?此人看到是荒归来了。难道认为他不复往昔神威、故意上前来挑衅吗?天神书院一人怒道:“你是仙院的金角犀吗,我知道你,灵犀神通了得。肉身强横,防御力惊人,有一定的名气,但是这样霸道,未免有些不知进退,凭什么拦我天神书院的人得宝?”“道友说笑了。我只是就事论事,公平起见。当如此才对,难道你觉得天神书院的人就可以不遵守规则吗?”金角犀微笑道。而后。他又看向群雄,道:“你们说对不对,理应由大家来评断归属,这是一件无主之物,诸位道兄觉得呢?”天神书院的弟子愤怒,此人还真是执意挑衅,欺负天神书院的弟子中没有高手吗?很明显,人都有私心,既然有人拦下石昊,诸强中的不少人自然不愿意仙家宝物落在别人手里,一些人纷纷附和金角犀。这部分人皆点头,表示同意金角犀的话,既然是无主之物,就该由众人商议才能做决定。“如果是大须陀、紫日天君得到,你们敢如此吗?”天神书院的弟子斥道,同时对金角犀恼恨无比,此人完全是绑架众人意志。“荒,石兄,很不好意思,我并不是针对你,但这件事真的要公平一些才好,请你将石匣交出吧。”金角犀微微笑道,不仅瞳孔金光盛烈,连肌肤都出金色的光泽,道:“你看,这是大家的意思,不是我一个人的念头,我们都希望此地祥和一些,避免流血,让大家感受到公正。”天神书院的弟子对他咬牙切齿,金角犀还真是道貌岸然,竟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是大家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亦或是你身后人的意思,你想要的话就来取吧。”石昊轻蔑的看了他一眼。他表现的很平淡,根本没讲这些当作一回事。“你什么意思?!”金角犀被他这种冷淡,还有轻蔑的眼神灼痛了心神,让他生出一股耻辱感,一个失去了昔日荣光的人,居然这样看不起他!而且,对方的眼神是*裸的,不带丝毫掩饰的,就像是在看一个最卑劣与低贱的人在表演般。“我早先听闻,此地宝物谁得到便归谁,你临时改变,代表了谁,大须陀,还是紫日天君,亦或是蓝仙?”石昊轻慢地说道。金角犀很想喝斥,反驳他,称这是众人的意思,但是又怕得罪四大至尊,不敢直接出口,一时间竟进退两难。“想要的话就过来拿,不想要的话就滚!”石昊很直接。“你!”金角犀勃然变色,他只是想替人掂量一下石昊的虚实,可现在却下不来台了,寒声道:“那好,我就自己来取,代表诸位道友向你讨要!”“你只是你自己,代表不了任何人,不要标榜的那么高尚,不然的话一会儿会更难堪!”石昊冷淡的说道。所有人都心头一跳,这绝对是荒的风格,不久前看着他平和而又出尘,仿佛缺失了过去的锐气,现在看来他始终未变!金角犀真的上前了,他非常的谨慎,体形暴涨,上半身化成了神犀,巨大的身躯无比迫人,神皮出淡金色的光泽。那根犀角更是璀璨无比,出电芒,还有金属属性的精气,恐怖无比,剑芒冲出。他的下半身依旧是人躯,此时快冲了过来,想要强行收走石匣,他动了攻击。就在他临近时,石昊才动,身姿飘逸,出手若电,但却有一种美感,向前击去!直至绚烂尽敛,最后归于平静,如同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众人眼前一花,石昊结出一种古朴的法印,一跃而起,突破金角犀的教主级防御,而后喀嚓一声,斩下了他的巨角。短暂宁静,独角犀出一声凄厉的嚎叫,惊天动地,大地崩裂,远处的山峰都要倒塌了,乱石冲天。他的实力非常强大,拥有可怕的神能,但是现在,却在一个照面间丢掉了自身最为强大、赖以成名的金角!所有人都呆住了,这才刚开始啊,就又结束了,仅一招而已,金角犀就痛失凝聚了一身精华的神角!“以天神境的力量,破开金角犀防御,斩下犀角,好手段!”就在这时,对面的蓝衣仙子开口。众人一怔,是蓝仙在点评,道出了这样一种情况。所有人都震撼,天神级的力量突破教主级高手的防御,这跟天方夜谭般,那可是跨了一个大境界啊!“有意思,以天神级力量击教主级高手最薄弱的防御点,而后借助敌人的力量引共振,击断敌手自己的角。”蓝仙说道。众人惊愕,荒竟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利用金角犀自己的力量折断了他的角,这很恐怖!“你……”金角犀痛苦,那可是他日后成道的东西,就这么毁掉了,简直让他悔恨的想自杀。“你还想讨要石匣吗?”石昊冷淡的问道。金角犀生一声怒吼,转身就走,他知道,荒很可怕,哪怕没有融合一颗完美的种子,现在看来凭他也对付不了。“谁让你走了,听闻神犀肉不错,你先留下。”石昊说道。“啊……”金角犀大叫,毛骨悚然,立时化形出本体,成为一头小山般的金色犀牛,转身就逃。因为,他曾经听到过一些传闻,荒当年鼎盛时,最喜烧烤各种奇珍异兽,非常“可怕”,是一头魔王。“哪里走?”石昊在后轻语道。就在这时,远空传来大风声,并且有紫光漫开,一个年轻人带着祥和的紫气,从天而降。“梓潼救我!”金角犀大叫道,实在是被吓坏了,忍不住当众呼救。荒虽然离开多年,但是威势依旧在,金角犀一番简单试探后,彻底恐惧了。“梓潼,是紫日天君的书童!”有人轻语,来人正是追随紫日天君的强大书童。“金角犀你站在我的身边,我看谁敢动你!”名为梓潼的书童带着祥和的紫气,站在那里,很有底气,冷声说道。石昊嘴角噙着一缕冷笑,向前走去,这金角犀敢向他挑衅,原来背后是这书童,是紫日天君的人!“梓潼你退后。”就在这时,天空中无比璀璨,一轮紫色的大日压落下来,恐怖无比。在紫色的大日中,有一道身影很模糊,散着惊人的神能波动,宛若要压崩日月河山,正是紫日天君。“你就是荒?虽然初次相见,但久闻大名!”紫日天君开口。:"..",。,谢谢!


神圣萝卜

发表于65小时前

回复 荒凉记忆 : “嘿,哈哈……”对面,传来大笑声,穿金裂石,让人头骨都要被震裂了。【】还好,这里都是高手,若非是其他修士在此,多半会在这笑声中解体,形体会在此炸开。笑声刺耳,具有可怕的穿透性,像是绝世仙金在被锤炼,发出铿锵声,飞出电芒,破坏力惊人。大笑者,带着仇恨,带着敌意,一步一步走来。他身穿赤红甲胄,身材很挺拔,看着很英武,有一股凌厉而*人的气息,尤其是他俊美的面孔略带狰狞。他走来时,周围法则链条晶莹,一道又一道,从的身上垂落下来,像是凤凰翎羽,华丽而灿烂。毫无疑问,他非常的强大,踏着虚空而来,所走过的路,模糊了,塌陷了,天宇都在颤栗!他像是一头真凰,沐浴万丈光辉,披着翎羽,被法则神链所环绕,绚丽而慑人!他是赤蒙泓,身为帝族嫡系,是赤王的后人,实力异常强大,所向披靡。他对荒有着刻骨的恨,因为,此前两人曾因悟道仙茶叶而激战,那一战惊天动地,结果赤蒙泓败了,很惨。那一日,荒当着所有人的面,斩下他的一条腿,当众烤熟,当作食物!他是谁?赤王的后人,具有至强者的血脉,祖上是号称打遍天上地下无对手的帝族,结果他却那么惨败。上一次,他近乎被废,但是,身为帝族后人,族中自然有逆天宝材,帮他复原了。并且,他在族中一位大能的帮助下,完成了一次惊人的大蜕变,这一次过天渊就是为了找荒报仇。“荒,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我重逢后会怎样?”赤蒙泓瞳孔内,瑞霞绽放,身体明灿若仙胎。他长发披散,根根晶莹。面孔俊美,十分出众,整个人如同被秩序神链环绕的战神,风采过人。“你会沦为食材!”这是石昊的回应,很直接。也很霸道。到了而今,他已经不需要隐忍,想杀帝族嫡系之心,赤ll,毫无掩饰之意!赤蒙泓笑了,很冷,也很慑人,赤色甲胄铿锵作响,如同赤色龙鳞在抖动,赤霞滔滔。淹没长空。“荒,你死定了,今日将是我雪耻之日,抽你神魂,扒你筋骨,报当日之仇!”赤蒙泓的话语很冰寒。身为帝族,却遭遇了那样的耻辱,他无时无刻不再想着复仇,要让荒付出血的代价。“此外,你要祈祷。帝关千万别破开,不然的话,我会亲自杀进石族,屠掉你身后的所有余孽!”赤蒙泓目光森寒。腾的一声。石昊身上散发煞气,一股强大的杀机从他那里弥漫开来,并且身体如同火炉,焚烧出冲霄的炽盛光芒。他被激怒了,没有人可以这样威胁他,石村。他身后的那些亲人,是他的逆鳞!“当然,除了你的族人,还有那群小孽障!”赤蒙泓继续开口,看向帝关城墙上,那里有一大群孩子,来自原始帝城。“我保证你的愿望会落空,这次你跑不了,这里不再是异域,没有人会为你出头,我会杀了你,当作食料,带回村子!”石昊开口。“杀!”下一刻,两人几乎同时大喝,像是两团燃烧的太阳一般,照亮天宇,全都发出了宏大的一击,异象惊人。他们上来就血拼,动用至强秘法!“砰!”一刹那,两人隔着很远,都散发出无量光,拳印与掌印碰撞,摧枯拉朽,让浩瀚大漠内金色沙浪滔天,淹没天日。那种景象太恐怖了,无垠战场上飞沙走石,数十万里剧震。虚空,全部裂开了,黑色的大裂缝交叉着,蔓延向无尽远出,天地破碎,在两人最强的对决下,完全的破损了。这种景象骇人,像是要灭世!这就是帝族吗?帝关,城墙上,所有人都颤栗,哪怕是遁一境的大修士也是如此,生出一股惶恐感。也唯有石昊才敢要将帝族当作食料吧,这种生物太恐怖了!砰砰砰!两人拳掌交击,如同天庭之鼓在擂动,震的苍宇塌陷,虚空爆碎,两道身影在飞快移动着,纠缠在一起,激烈厮杀与大战。石昊心中吃惊,这个对手绝对远超过去,道行激增,比以前强了一大截!显然,这名敌手身上发生了一些事。正如石昊所猜测的那般,赤蒙泓发生过一次大蜕变,等于一次涅槃重生。上一次,他败走,回到族中被不朽者送进血池,让他脱胎换骨,如同凤凰涅槃一般,浴火重生了一次!如今的赤蒙泓,强的可怕,简直没有破绽!因为,那血池是赤王为后人留下的,里面有其少许真血,那血y被炼去所有杀气,留下精华,可温养出绝世法体。“荒,你纳命来!”赤蒙泓断喝,经交手后,他底气十足,誓要击杀石昊。轰隆!这一刻,赤蒙泓的状态非常诡异,他完全不同了,整个人流动蒙蒙血光,散发着让至尊都动容的气息。那种气息太慑人,仿佛有一尊仙人要出世。“那是什么?”有人失声惊呼。赤蒙泓,他在变化,由人形化成一座炉子,殷红若血,赤霞裂天!怎会有这种变化,他的形体大变样,宏大而惊人,从那高空中压落下来,镇杀石昊。赤王炉!一些人惊醒,谈起这一脉,最震惊世间的莫过于赤王的战绩,曾屠掉一位仙王,炼化了其血尸。炉葬仙王,养成至宝!这是世间的传闻,而也正是因为如此,还传承下一种诡异的秘法。现在,赤蒙泓正在施展,与以前不同,不是法相的体现,而是自身演化成炉体,这相当的妖邪。当!石昊轰击在炉体上,竟发出清脆的金属颤音,这让人惊讶,那是r身还是一口炉子?“r身成炉,温养尸神!”异域方向,有人失声道。哪怕是来自异域的修士,也相当的震惊,他们想到了一则传闻,该族有一些人在练这种秘术,源头指向赤王昔日之战。所谓r身成炉,是曾跟赤王炉交融而得到一种秘术,可使自己体魄转化为赤王炉。当然,这不是主要之处,最惊人的地方是,可藉此走上一条可怕之路,那就是温养尸神。所谓温养尸神,不是温养尸体之神,而是效仿赤王大气魄,斩仙王,斩己神,再次蜕变而生出更强元神。当年赤王一战之下,至今不出,不现人间。相传,那是因为,他在练无上玄功,当年斩杀仙王后,他付出代价极大,但同时也是一场大机遇。他以赤王炉葬下仙王尸,自身也沉浸炉中不出,以尸磨砺自己,斩杀自己的元神,想涅槃出更强之神。“上一次赤蒙泓被荒所伤,进了血池,竟意外见到了赤王炉,跟其交融,得到了这桩**!”有人低语道,让人震惊。“咚!”赤红的炉体,流淌金属光泽,有不灭之势,铿锵作响。最为可怕的是,炉体发光,从当中喷薄出血气,并从炉口内站起一个人,向着石昊抱去,要将他拉进炉中。“嗯?”许多人震动。因为,那个人很可怕,穿着残破的甲胄,身材高大,有让众生颤栗的气息,宛若一尊真仙降世。“化敌为尸,以尸养神,收!”那宏大的炉子发光,要将石昊收进去,那个生灵探出手臂,恐怖之极。这桩秘法果然可怕,让人惊悚。人们知道了,赤王炉葬下仙王后,在奴役他,也在借尸而修炼自己。赤蒙泓不过是跟那炉体短暂交融,就有了这种异象,获得奇诡秘法,可见真正的古炉与赤王会多么的古怪与可怕。轰!石昊震动,散发宝光,撕开天宇,他在抗拒,但是那炉子中探出的一双手臂真的很恐怖,仿佛有仙道气机。嗡!赤红炉子一颤,要将石昊收进去了。谁都没有想到,两人的这一战,上来就要分胜负,决生死,这么的激烈。“这是赤王炉的气息,凝聚在他的身上,这如何……对抗?”众人动容,带着至强者的气息,对付同辈敌手,这占据了巨大优势。赤蒙泓跟那古炉曾交融,得到的好处无法想象。“铮!”石昊扬手,在他指端,剑气纵横激荡!在那里,竟飞出一片赤霞,骇人之极。“噗!”下一刻,血光飞起,石昊抬手间,居然直接戳透火红的炉体,剑气撕开那里的炉壁,景象恐怖之极。那是什么?所有人都震惊,荒在抬手间,怎么就能撕开鲜红的炉子,刚才他的拳头都打不动啊!“啊……”赤蒙泓大叫,显然遭受重创。“噗!”下一刻,石昊抬手,在其指端,一柄赤色流转的神剑浮现,由赤霞组成,他持着,横扫了过去。炉口那里立着的身影,噗的一声,被斩落下头颅来。“不可能,这是什么剑,那是何法?”异域,许多人大叫!明天三章,所以夜里就只有这一章了。(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
她和年级第一我都要
热度
97396
点赞

友情链接:

瑞克和莫蒂第五季第四集 从观众席走向娱乐圈 胭脂电视剧全集 飘飘欲仙 狼太郎 逃脱 蓝静仪